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可一世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可一世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象老母的身体合拢,被砍掉的头和脚也纷纷飞回,又组成完整的形态,在她身体合拢时,钟岳隐约听到她的体内传来祭祀声,如有万民膜拜,祭祀之力维持她的灵不灭。

    “薪火,怎么才能消灭魔神之灵?”

    钟岳皱眉,继续催动鹏羽金剑,向天象老母攻去,他与天象老母之间有着极大的差距,能够威胁到她的唯有鹏羽金剑这等神兵利器。

    鹏羽金剑大小由心,轻重如意,这才是他能够伤到天象老母的原因。

    不过鹏羽金剑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若是被天象老母摸清这种战斗方式,钟岳便很难再威胁到她了。

    再加上天象老母的真身被封印在铜殿之中,若是其真身破开铜殿的封印镇压,脱困而出,不但钟岳必死无疑,丘妗儿也会落入她的掌控,剑门也将有一场腥风血雨。

    丘妗儿是木曜灵体,若是被她占据肉身,恐怕将来的天象老母比万年前还要可怕,还要恐怖!

    “灭掉魔神之灵,方法倒是有不少,不过远水难救近火。”

    薪火飞速道:“强大的神魔,可以在对方灵魂破碎,传来祭祀之声时,追本溯源,寻到所有的祭祀之音的来源,一举将所有的祭祀者诛杀。若是没有这个本事,还可以寻到对方的祭祀地,将所有的祭祀者铲除。如果对魂魄有着极深的见解,还可以研究出针对魂魄而不针对灵的神通,轰杀对方的魂魄,没有了魂魄,灵魂便会分解,只剩下灵。”

    钟岳头大,薪火说的每一种方法都不适用于眼前的情形。顺着祭祀之声击杀对方的祭祀者,这需要无边的法力。

    在古代的传说中,倒是有这种情况。有些生灵或者种族祭祀邪神,在邪神被诛杀时。部落中所有人突然横死,几十万几百万生灵在一瞬间统统死亡,场面极为可怖,就是由神魔出手,顺着祭祀之声追本溯源,将祭祀邪神的所有生灵统统诛杀。

    这等法力,已经是神魔的层次,钟岳自然没有这等力量。

    寻找祭祀之地。将所有的祭祀者铲除,则是适用于大势力之间的征战杀伐,破坏对方的神灵魔灵的祭祀之地,让对方神灵魔灵陷入沉睡,瓦解对方的实力。

    而针对魂魄的神通或魂兵,则是最适合眼前的场景,不过对于魂魄之类的神通,钟岳几乎没有涉猎,至于专门针对魂魄的魂兵,更是没有。

    而且。就算有这样的神通,他也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与天象老母正面抗衡。

    因此薪火所说的三个方法,都没有用处!

    唯一有用处的。可能就是鹏羽金剑了。

    鹏羽金剑的神威可以威胁到天象老母的魂魄,这是让天象老母对这口剑忌惮的唯一原因。

    现在钟岳终于体会到剑门的前辈先贤设置镇封堂的苦衷了,碰到天象老母这等魔灵神灵,既不能诛杀,又不能放走,唯有镇压,用时光去消磨。

    “好疼啊!”

    天象老母传来惨叫,鹏羽金剑上下不离其左右,不断给她制造出更多的伤口。将她迫离镇压其真身的铜殿,延缓她的真身脱困的时间。

    鹏羽金剑对她有伤害。主要靠的不是锋利,而是金剑中的神威。毕竟这口剑是鲲鹏神族的圣器的一部分,其神威让她的魂魄受损。

    反而鹏羽金剑斩断她的身体,给她造成的伤害只有疼痛感,让她痛得大呼小叫,不过随着祭祀之音传来,她的身体又会恢复如常。

    “可惜的是鹏羽金剑中的神威不太强,远不如神翼刀的神威,如果能够祭起神翼刀,恐怕一刀便能切了她!”

    钟岳将鹏羽金剑的神威发挥到极致,这神威对他也是极大的威胁,因此只能祭起,不能手持,否则连他的肉身也承受不住。

    突然,天象老母被斩下一颗头颅,那头颅正欲再次与她的身躯融合,钟岳陡然扑至,一拳狠狠轰在这颗头颅上,将这颗鹰首轰飞,向一座铜殿的门户撞去!

    “钟山氏,没有用的!”

    天象老母尖叫,尾勾抽来,钟岳催动鹏羽金剑切下,那尾勾不躲不闪,径自向他点去,尾勾顿时被金剑切断,但是巨大的钩子还是向钟岳撞去!

    咔嚓——

    钟岳被巨大的尾勾撞在身上,体内传来骨骼爆裂的声响,一根根肋骨被生生撞断,而在此时,天象老母的鹰头则撞在那座铜殿的门户上,突然镇印出现在那铜殿的门户前,光芒大放,四异兽浮现,开启门户。

    那铜殿门户洞开,鹰首撞入铜殿之中,随即从镇印中显出的四异兽又各自回到镇印之中,门户关闭。

    天象老母尖叫不绝,扑向那座铜殿,却还是没有来得及救下自己的鹰首。

    而在此时,钟岳紧紧抱住撞在自己身上的尾勾,向另一座铜殿飞去,镇印光芒大放,闪电般飞至,四异兽再次浮现,探爪,将铜殿门户生生拉开。

    钟岳奋力将尾勾扔进殿内,再次封印铜殿。

    天象老母怒啸,鹏羽金剑围绕她上下飞舞,不断将她肢体斩下,断其足,斩其臂,削其尾,裂其身。

    而钟岳则拼死接近,抱起天象老母残肢,开启一座座铜殿扔进去,再次封印,让她肢体分离。

    “扔到我这里来,扔到我这里来!”

    风孝忠的面孔浮现在铜墙之上,大呼小叫道:“我要好好研究研究它!你放心,我不会趁机跑出去的!快开我这座殿门……”

    钟岳充耳不闻,他选择的铜殿都是死殿,殿内被镇压的存在已经被前几任镇封堂主确认已死,至于那些没有确认的铜殿,他坚决碰都不去碰一下。

    就在他开启一座座死殿殿门的时候,其他铜殿中传来惊人的动静,仿佛里面沉睡的东西被惊动,一座座铜殿的铜墙上浮现出一只只硕大的眼球。在不断滚动,注视着钟岳的动向。

    这些硕大的眼球中有的充满了魔性,有的充满了神性。还有的则是弥漫妖气,希冀的看着钟岳的身影。希望他能头脑发昏,开启镇压自己的大殿。

    这幅场面,显得诡异万分,让披着夔龙之皮的丘妗儿不寒而栗。

    “钟山氏,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天象老母八颗头颅被斩掉了三颗,剩下五颗头颅怒吼。身躯围绕镇压她肉身的铜殿飞来飞去,借助铜殿躲避鹏羽金剑。

    鹏羽金剑虽然大小如意,轻重由心,但是太过锋利,如果稍有不慎砍在这座铜殿上,只怕就是为虎作伥,放她的肉身脱离镇压了。

    天象老母已经把握到钟岳和鹏羽金剑的弱点,围绕铜殿飞行,让他捉襟见肘,无法再伤到自己。

    “我的肉身脱困。让你死得惨不忍睹!”

    天象老母尖叫,即便鹏羽金剑没有切开铜殿,她的前世真身也距离脱困不远了。那座铜殿内,动静越来越惊人,她的前世真身在疯狂攻击铜殿,将铜殿的墙壁打得不断向外延展,即将达到铜殿封印的极限!

    而钟岳此刻也浑身是伤,抱住天象老母的残肢封印在死殿之中,看似简单,但是天象老母的残肢之中也蕴藏极为可怕的能量,屡屡将他震伤。

    “岳小子。天象老母的真身要脱困了!”薪火叫道。

    钟岳咬牙,双翼震动。身形陡然加速,向那座铜殿飞扑而去。那座铜殿的墙壁裂开。滚滚的魔气喷涌,腐蚀一切,隐约可以看到一尊魔神屹立在墙后,庞然大物,沐浴在滔天的魔气之中。

    “剑来!”

    钟岳怒吼,鹏羽金剑飞来,落入他的手中,在他握持住这口金剑的一瞬间,他的双臂便被神威压制的肌肤如同蝶衣般飘起,鲜血如珠,一颗颗飘在半空之中。

    “啊啊啊啊——”

    钟岳大叫,黑发飘荡在身后,金剑长达百丈,在铜殿墙壁裂开的一瞬间,一道剑光狠狠的劈入裂缝之中!

    轰隆——

    一声巨响,钟岳整个人和鹏羽金剑切入铜殿,冲入殿内,滔天的魔威镇压而下,他的二十丈身躯开始崩溃瓦解。

    只见一道道剑光纵横辟阖,从这座铜殿的四壁和上下激射而出,嗤嗤嗤,将这座大殿洞穿。

    天象老母正在殿后,看到一道道剑光刺出,脸色剧变,然后便见大殿四分五裂,崩溃瓦解,四壁向四面八方倒下。

    大殿之上,钟岳和天象老母的魔神真身站在那里,一个高达一两百丈,一个高达二十丈,滚滚魔气在两人之间涌动。

    接着,血浆如同瀑布般奔流,只见天象老母的真身一块块血肉从身上滑落,巨大的肉块如山,纷纷坠下,扑通扑通落地。

    顷刻间,这尊魔神便化作一堆烂肉!

    天象老母尖叫,而在滚动的黑暗魔气之中,钟岳的肉身开始崩溃瓦解,被魔气、魔威和鹏羽金剑的神威腐蚀,全身肌肤消失不见,如同血人。

    他的肌肉开始脱落,一块块从骨骼上掉下,即将被魔气魔威化去。

    毕竟这是一尊魔神的尸身,即便死了已有万年之久,也不是他所能承受得起。

    他在铜殿封印被冲破的一瞬间杀入铜殿,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斩碎天象老母的肉身,但魔威神威也将要了他的性命。

    他即将整个人消融在魔气之中!

    呼——

    丘妗儿飞来,夔龙之皮飞舞,远远便向钟岳罩去,披落在钟岳肩头,将他的肉身裹住,阻止魔气魔威和神威继续侵袭。

    但他伤势太重,肉身已经被魔气腐蚀,魔威和神威充斥肉身之中,让他的肉身瓦解了近半,几乎是必死之局!

    “你杀我前世肉身,我不会让你如此轻易的受死!”

    天象老母同时扑来,没有扑向钟岳,而是扑向飞来的丘妗儿,厉声道:“我先占据你小情人的肉身,再来好好炮制你!”

    钟岳回头,看着重来的丘妗儿,血肉模糊的脸庞露出笑容:“师妹,有我在,她占不了你的肉身。别怕……”

    他抬起手中的鹏羽金剑,只见金剑越来越小,化作一片金灿灿的羽毛,神威内敛,钟岳轻轻一贴,将这片金羽贴在丘妗儿的眉心。

    天象老母飞来,身躯扭动,向丘妗儿的眉心钻去,却被一道道剑光弹开,被剑气刺得千疮百孔。

    钟岳眼前越来越黑,双眸渐渐闭合:“薪火,交给你了……”

    他的双眸彻底闭上,随即又自缓缓张开,充满了夺目的光辉,口中传来另一个声音,与钟岳的声音截然不同,充满了狂狷和不可一世。

    “臭小子,把肉身打残了才交给我,呵呵呵,果然伟大如我才是最可靠,最靠谱的!”

    钟岳浑身是血,气息却越来越狂放,叉腰哈哈大笑道:“古往今来最伟大的血脉,觉醒吧!冲开封印镇压的锁,重现世间,让诸神诸魔颤抖恐惧哀嚎,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神的姿态!哈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