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河边洗刀

第二百三十六章 河边洗刀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他踏上东荒的那一刻,关于他的行踪便被人悄然散布出来,师不易又在闭关之中,无暇旁顾,没有师不易这尊巨无霸,与钟岳有仇的妖族实力便蠢蠢欲动。

    妖风呼啸,妖云弥漫,一尊尊妖族强者前去钟岳的必经之路堵截追杀。

    “东海龙岳,在海中是一条龙,但上了岸他就是一条虫!”

    陷空圣城中,狶樵与土狮山两位灵体境强者坐在酒楼中开怀痛饮,坐看其他妖族强者纷纷出城而去,狶樵冷笑,向另一位妖族炼气士道:“苇东兄,术千秋术老爷子可好?”

    那位炼气士高高瘦瘦,闻言点头道:“家师身体倒还好,但是听到清荷师妹一事,气得不轻。这次要我出来,便是把清荷师妹请回去,还有就是见一见这位东海龙岳。”

    清荷一事,在陷空圣城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城中炼气士都传说术千秋这位巨头将清荷许给了东海龙岳做妾,后来又有传言说,不是做妾,而是做通房丫鬟,比妾的地位还要低一些,更是让人哗然。

    这个传闻,自然落入术千秋的耳中,苇东这次赶到陷空圣城,为的便是处理好这件事。苇东与狶樵的关系不错,狶樵又与土狮山关系很好,三人相逢,又都与钟岳有仇,自然好好叙叙。

    “其他强者都已经动身,前去截杀龙岳,咱们还要再等吗?”苇东忍不住道。

    狶樵笑道:“这些家伙未必能截得下龙岳。那厮鬼得很,当初我们五六位灵体境的炼气士截杀,也没能将他拦下。还是被他闯入陷空圣城逃过一劫。让他们先去,就算他们无法将龙岳那厮斩杀,也可以让龙岳身负重创,而我们稍晚一步,便会捡个便宜,以逸待劳将这小子干掉,报仇雪恨!”

    他摸了摸自己的獠牙。两根獠牙断了一对,都是被钟岳以獠刃斩断。心中大恨。

    土狮山深有同感,点头道:“龙岳那厮实力并不如何,但是逃命却是一把好手。这厮不像是一条龙,反倒像是泥鳅成精。滑不溜手。不过,有这些家伙先消耗他的实力,他若是负伤,那就没办法逃过我们的追杀了。”

    苇东失笑道:“一个开轮境的小辈,有这么厉害?”

    “厉害倒不至于,任何一个灵体境强者都可以将他干掉,关键是捉不住他。”

    狶樵起身,笑道:“好,该我们动身了!苇东兄放心。这一路上会有强者万里传音,通知我们龙岳的方位,逃不了他!”

    三位灵体境强者下楼结账。随即腾空而起,驾驭妖云而去。

    过了四五日,狶樵、苇东和土狮山三位灵体境强者来到一片大河边,那“神秘强者”万里传音,告诉他们“龙岳”就在附近,即将渡河。

    三人站在岸边。向大河对面看去,只见那里竟然有恐怖的气息动荡。山林如同杂草般被掀起在半空之中,一根根参天巨木在恐怖的神通威力之下纷纷破碎!

    一头翼展数十丈的灰鹰冲天而起,与一位炼气士交战,战斗十分激烈!

    “是鹰天击!”

    狶樵凝目看去,失声道:“鹰家的强者!这家伙,居然也去追杀龙岳那小子了!”

    鹰天击此刻已经显出神枭之身,灵体合一,神枭元神与肉身结合,化作高达二十丈的神人,羽翼展开,灰羽为剑,万千剑光斩下!

    一道道灰色剑光在半空中来回穿梭,羽翼一振,便将山峦中的森林掀得飞起,巨树都在剑光中粉碎!

    他的神枭之身极为强大,五大元神秘境统统开启,五轮闪耀,灵体境强者的强大之处展露无余!

    灵体境强者之所以要比开轮境强者更加强大,主要是因为开轮境强者开启元神秘境,元神秘境的力量投影,化作五轮,借与肉身使用元神秘境的力量。而灵体境却是元神与肉身合二为一,元神秘境开启,相当于肉身也开启了五大秘境,力量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与鹰天击交手的正是“龙岳”,身后显出六目神人,长有八臂,竟然与鹰天击正面冲突,正面碰撞,丝毫不落下风!

    狶樵三人看的瞠目结舌,灵体境强者与开轮境炼气士之间的差距极大,但是现在,“龙岳”竟然在开轮境便拥有了和灵体境强者一战的实力!

    不仅如此,他举手投足,都是蛟龙翻飞,半空中万千蛟龙狂舞,来回冲撞,犀利无匹,组成龙城,组成龙壁,组成龙钟,组成笼罩,一种种龙族的大神通在他手下施展开来,如同半空中出现一座龙域,将鹰天击困住!

    龙腾百变神通!

    鹰天击竟然落在下风!

    灵体境强者在一位开轮境炼气士面前,竟然落在下风,让狶樵、苇东和土狮山三人都只觉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仅如此,钟岳的六目神人元神展开八臂,竟然与鹰天击近身一战,八极杀阵连环变换,将妖神明王诀施展得淋漓尽致,与鹰天击以硬碰硬,丝毫不落下风!

    突然间,刀光亮起,匹练般的光芒照耀半空,鹰天击怒啸,二十丈神枭之身被生生劈开!

    半空中血落如雨,鹰天击死于非命!

    狶樵、土狮山和苇东看得心惊胆战,对视一眼,眼中露出退意。

    “这小子,有些太生猛了吧?妖神明王诀虽强,但也没有强横到这种程度吧?”

    狶樵打了个冷战,低声道:“莫非他在东海又有所际遇?”

    苇东突然道:“我在想,在咱们之前追杀堵截他的那些强者,现在都到哪里去了。”

    狶樵和土狮山齐齐打个寒颤,接着便看到钟岳走到这条大河的对岸,站在岸边,向这边看来。

    “我们有三位强者,并不惧他分毫!”土狮山壮着胆子,恶狠狠道。

    狶樵连连点头,看向苇东,道:“苇东兄,你的实力比我强,我和土老弟走的都是野路子,而你师出名门,一定有办法除掉他吧?”

    苇东不置可否,沉吟片刻道:“还要再看看,毕竟他有一口獠刃,是神骨所炼……”

    钟岳没有立即渡河,而是站在河边,轻轻抬手,河水蒸腾而起,化作一朵乌云,漂浮在他的头顶百丈之处。

    接着他的六目神人元神腾空,站在乌云之中,六目转动,如同乌云上的六轮明月,但见河水不断蒸腾,乌云越来越大,云中雷霆闪电咔嚓咔嚓乱劈,然后哗啦啦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那六目神人真的如同一尊操控雷云闪电的神明,高高站在云上,而钟岳则站在云下的雨水中,踩在河面上。

    三位炼气士看去,只见雨水之中,钟岳站在河面上沐浴,在大雨中清洗丈七獠刃上的血迹,一丝不苟。

    河边洗刀,操云控雨,驭雷闪电,这种意境,给人以宁静致远,清雅脱俗的感觉,又给人以狂野豪放的感觉。

    钟岳也仿佛陷入这种玄妙的意境之中,河边洗刀,每一个动作都似乎带着与众不同的韵律,仿佛有着极为玄奥的玄机蕴藏其中。

    那纷纷落下的雨水化作一条条细小无比的蛟龙,从他额头滑下,从他手掌上滑下,从他的獠刃上滑落,落入河水之中。

    只见那河水里,一条条小巧的蛟龙欢快的游来游去,时而跃出水面,时而扎入水中。

    他刚刚斩杀强敌,从极动陷入极静,战斗意识犹在,进入玄妙的意境之中,领悟出非凡的道理,因此才会出现这些异象。

    过了片刻,他将身上的血污洗净,刀上的血迹洗干,然后便见半空中的乌云散去,那二十丈有余的六目神人向下落去。

    接着,令人惊骇的一幕出现。

    那六目神人伴着最后一道雨水落下,落入钟岳眉心,接着便见钟岳的肉身竟然节节暴涨,肉身肌理变化,血肉重组,筋躯狰狞,个头眨眼便从丈余肉身,化作二十丈三寸的魁梧神人站在河面上!

    “灵体境!”

    苇东脸色微变,低声喝道:“不好,他进入灵体境,我也不是他的对手!退!”

    狶樵和土狮山心头巨震,突然只见钟岳那高达二十丈有余的肉身微微晃动,迅速缩小,恢复如常,显然刚刚凭借河边洗刀的意境强行进入灵体境,但境界不稳,又从灵体境的境界中掉落到开轮境,没能站稳。

    苇东停下脚步,狶樵和土狮山也立刻停下,都是松了口气。只要钟岳没有进入灵体境,那便还不是他们三位灵体境强者的对手!

    钟岳叹了口气,收起獠刃,迈步从河面上向他们走来,轻声道:“我在妖族中,根基浅薄,不能以理服人,只能以力服人。三位,今日我不杀你们,你们可以为我做个见证。”

    狶樵杀气腾腾,小眼睛紧紧盯着他走来的身影,高声道:“见证什么?”

    钟岳背负獠刃,走至大河中央,淡然道:“见证我这一路走来,杀掉的高手。”

    三人心头一震。

    “敬畏是打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想要得到尊敬,须得先让其畏惧。谁也不会敬畏一个乞丐,能够得到敬畏的,只有强者和权威!”

    钟岳即将走到狶樵三位炼气士所在的河岸,丝毫没有改变方向的想法,依旧笔直向他们走来,淡然道:“我想让东荒敬畏我,但是将所有追杀者都杀掉,我的战绩便不被其他妖族所知,所以我留下你们性命,替我宣扬我的威严!你们沿着我走过的道路去看,看看到底有多少灵体境强者死在我的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