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令牌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令牌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登上神战之地的孤岛,将那老者放下来,一言不发,默默的刨土,然后将这位老者放入简陋的墓穴中,让他面向剑门的方向。

    “水长老,你脚下是土,四处是水泽,入土为安,你叫做水子安,我把你葬在水边,你安息吧。”

    钟岳起身,看着手中的日月太极纹的令牌,迟疑一下,塞入水子安的手中,将墓穴填上。

    他看向远处,孝阴、孝晴和孝圆三位巨擘站在那里,冷冷的向他看来,看着他将水子安埋葬。

    这三位巨擘此刻也身上个个带伤,显然一路追击钟岳并不好过,毕竟这里是神战之地,想要平安进出几乎没有可能。

    此刻水子安已死,这三位巨擘虽然可以趁机杀近,将钟岳铲除,但是看钟岳走入神战之地居然没有碰到任何凶险,可见他多半知道另一条生路,想要追上他,恐怕要浪费不少时间。

    钟岳轻声道:“薪火,你上次提议将来让他们去吃屎对吗?”

    薪火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钟岳冷漠道:“我答应了。倘若我将来得势,我必将削尽孝芒神族所有族人△的神血,贬为牲口,一日三餐不得饱,若要吃饱,须得以屎为食。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他转身,走下孤岛,孤身一人走向神战之地的最深处,消失在苍茫的迷雾之中。

    “死后也要面朝故土,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孝晴目光闪烁,低声道:“只是,水子安真的死了么?我们虽然见到了他的尸体,但是他有没有死还没有确定。我恐怕这里面有诈,毕竟想杀一位智者。尤其是这位智者还是一位强者,实在太难了。”

    他们与水子安搏杀了三日三夜,没有任何休息,一直战斗,虽然看到钟岳将水子安下葬,也感应到水子安气息全无。更知道水子安的生机已经被他们斩断,但还是有些不信这样一位智者就此死了。

    “我们登岛看看!”

    孝阴目光闪动,率先一步向那座小岛走去,孝晴孝圆两位老妪紧紧相随,三位巨擘一路破开飘来的残缺神通,竭力向小岛接近。

    突然他们脚下的沼泽剧烈震动,只见沼泽下恐怖的神威传来,一只头颅冉冉从水下升起,这颗头颅只剩下半边。眼瞳中神威滔天。

    三位巨擘心中一惊,急忙停顿,缓缓向后退了两步,退出那颗头颅的感应范围,谨慎的看着那颗脑袋。

    “神魔尸首炼就的魂兵,有些难办了。”

    三位巨擘皱眉,孝阴看向孝圆,低声道:“用你的皓月镜照一照那座墓穴。看看他到底是死还是装死!”

    孝圆点头,立刻催动皓月镜。镜光照向小岛,镜面中顿时显露出墓穴中的情况。

    三位巨擘向镜面看去,只见水子安坐在墓穴中,身上的黑血已经干涸,尸体变了颜色,的确是已经死了。

    “既然已经死了。那就不必冒险冲撞这颗神魔尸首了。”

    孝阴松了口气,道:“刚才那个名叫钟岳的小鬼,以我们三人的脚力应该可以追上他,但与这里的神通和残魂碰撞,恐怕就算我们杀了他。也都会遭到重创。”

    孝晴老妪笑道:“只不过是一个不足为虑的小鬼头罢了,让我们族的一些小辈去连云山脉等他便是,犯不着我们为他冒险。”

    孝阴点头,三位巨擘立刻联手退出神战之地,向生路返回。

    “剑门神使,你可以放心了,水子安已死。”

    到了生路之上,孝阴身披灰袍,淡淡道:“我们亲眼见到他丧命,亲眼看到他被埋葬,绝不会有错。”

    生路上,那个身影躬身,笑道:“有劳三位祭祀。还有,钟山氏钟岳呢?”

    “那个小鬼进入神战之地,不知到何处去了。”

    孝阴摇头道:“他身上应该还有另一条生路的地图,你没有想到吧?你得到的地图,只是其中一条生路,那小鬼从另一条生路上离开。”

    “另一条生路?”

    那个身影怔了怔,低声道:“不可能,我在剑门中只看到一副地图,怎么可能还有另一条生路?”

    孝阴思索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看他举步维艰,只怕另一条生路也有诸多危险,并非是一条康庄大道。我会命四方神庙的弟子前去连云山脉等他,只要他走出神战之地,便会送命。水子安之死不是一件小事,你须得立刻回剑门。”

    那身影点头称是,突然道:“水子安死了,敢问三位祭祀,他身上的那些令牌何在?”

    孝阴呆了呆,看向孝晴孝圆,两位老妪也是摇头,低声道:“没有看到那些令牌。难道说,水子安半生收集的令牌,落在那个钟山氏少年的手中?有这个可能!”

    那神使身影轻轻一震,失声道:“糟了,这小子若是带着那些令牌回去,除掉水子安的意义就不大了!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回到剑门!”

    孝阴三人皱眉,水子安最强的就是人脉广,这些令牌可以让许多高手为他办事,除掉水子安倒还罢了,若是没有将这些令牌拿到手,那就有些糟糕了!

    孝阴沉声道:“连云山脉另一侧就是大荒,我们轻易不能过去,若是惊动了老剑神,那就凶多吉少。你是神使,你去连云山脉,务必要将那小子留下,夺回令牌!”

    那神使身影一晃而没,消失不见。

    孝圆老妪叹了口气,道:“真是节外生枝,偏偏那小子知道另一条道路,被他带着那些令牌逃了出去。我们走吧,这些小事情,便交给小辈们去办。”

    三位巨擘联袂离去。

    而在神战之地的深处,霓虹飘荡,雾气翻涌,时不时有神灵的残魂在沼泽中游荡。又有各种残破的魂兵、神兵陡然间大放异彩,还有神通碰撞,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

    偶尔有滔天的大水奔流而过,天空中甚至还可以看到大海倒悬,群山漂浮如印,地底陡然间便会冒出一座火山大肆喷涌火力。然后消失。还有一种种图腾所化的奇兽奔驰,狰狞凶恶。

    钟岳举步维艰,行走在这片绝地之中,他脑中浑浑噩噩,不辨东西,好在有薪火潜心运算生路,总算没有走错路。否则若是错了一步,只怕他便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他的心神沉寂在巨大的悲恸之中,伤心于水子安之死。

    “奇怪……”

    薪火突然道:“我突然想起一事很是古怪。岳小子,你有没有看到水子安那老小子身上的令牌?”

    钟岳神态木然,摇头道:“不曾见到。”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

    薪火露出疑惑之色,道:“他的实力的确很强,元神体内的秘境可以炼成百宝镯之类的魂兵,但是需要他临死前自己炼制,否则他的元神体内的秘境,还是会崩塌。将他藏在秘境中的宝物统统扔出来。他的元神秘境若是崩塌的话,那些令牌应该会散落得到处都是才对……”

    钟岳呆了呆。眼神中有了一丝生色:“你的意思是?”

    “这个小老头有没有可能诈死?”

    薪火道:“也有可能是他死了,但生前的实力太强,元神秘境没有立刻崩溃瓦解,那些令牌还藏在他的秘境之中。不过水子安这老小子,好像也没有强到这个程度。”

    钟岳长长吸了口气,突然间神采奕奕。坚定道:“薪火,我们回去,找到那个小岛,我要再看一看水长老!”

    薪火吓了一跳,连忙道:“想要原路返回。困难程度更高,很难再找到那个岛屿。”

    “无论花多长时间,都要返回那座岛上!”钟岳沉声道。

    薪火无奈,只得依他。

    过了十多日,钟岳才寻找到那座小岛,费尽千辛万苦才再次登上岛屿,岛屿上,水子安的墓穴犹在。钟岳拜了拜,随即法力发出,墓穴缓缓分开,露出里面的景象,钟岳呆了呆。

    墓穴中的水子安已经不见踪影!

    墓穴是空的!

    “这……”

    薪火挠头,露出疑惑不解之色,喃喃道:“明明我也感应到他的气息全无,已经死翘翘了,为何墓穴是空的?以他的本事,绝不可能骗过我,难道尸体被野狼拖走了?这里不可能存在生灵……难道是被神魔神通给化作灰烬了,也不可能,小岛并没有被毁掉……啊!我知道了!”

    这朵小火苗一脸严肃,向钟岳道:“这位水长老,他诈尸了!”

    钟岳却是大大的舒了口气,笑道:“诈尸也好,诈死也罢,咱们不用追究了。或许我们回到剑门,会再次遇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水长老也说不定。”

    薪火嘀咕道:“明明已经死了的,别说心跳,元神都在崩溃,怎么可能没死?肯定是诈尸!你在剑门遇到他,一定要砍掉他的脑袋,否则他就会吃人。这种高手尸变很凶的……”

    钟岳下了小岛,走向连云山脉方向。

    神战之地的深处,一位老者背负双手遥遥看向钟岳离去的方向,面色死气沉沉。

    “门主,钟山氏身上的确有大秘密,但却绝不会威胁到我剑门。”

    这老者身后,一个受伤老人连连咳血,喘息道:“他有赤子之心,居然舍命来救我,我原本打算让自己尸沉沼泽的,没想到他死都背着我,害得我不得不自绝生机。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将我救回来,只怕我真的就要死了,我差点连元神都要分解了……”

    ————说水长老不死才投票的兄弟,快点回来投票喽!!(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