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放下他吧

第一百九十四章 放下他吧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别为我内疚,有个地方写错,圆月状的魂兵主人是孝圆,孝晴是挂在深空射线罗网上的老妪,已经改正,特此通知。阴晴圆缺二男二女,孝阴孝缺是男子,孝圆孝晴是女子。)

    水子安身上到处都是血斑,身形依旧矫健,足下生出大水如同长河,将他托起,长河如龙如蟒,载着他来回冲撞,试图破开三大巨擘的围困,逃脱出去。

    他老了,气血不如从前旺盛,连续战斗了三天之久,他的气血枯败,身上多出负伤,肉身行动力有些不便。

    若是壮年,他还不至于三天便气血枯败,毕竟他是水涂氏,在水系神通的造诣上远超常人,后劲绵长。

    “水子安,你的确厉害,居然能够坚持到现在,可惜你已经老了,不如从前了。”

    那老妪孝圆催动皓月镜,明镜如月高悬,一道道剑气从镜中射出,与剑六十四式不断碰撞交击,笑道:“为了杀你,而不被你临死反击,我们才用了三天时间消磨你的气血,不过现在,你已经油尽灯枯。现在,是该收割你的性命了!”

    半空中,剑六十四式如龙滚动,复杂无比的剑式展开,纵横交错,皓月明镜也是一件了不起的魂兵,不逊于剑门的十凶兵,但缠斗良久,也始终无法攻入剑六十四式。

    而半空中的灰黑色长袍则是另一件威力极为强大的魂兵。是孝阴所炼,浸淫他一生的心血。

    只见这件灰黑色长袍来去如风,时而披落在孝阴肩头。护持其周身,让他生生闯入剑六十四式之中,挡下剑六十四式的攻击,时而长袍飞起,猛地一张,向下罩落,将一道道剑气收入披风之中。炼化成灰。

    而另一位巨擘所炼的深空射线罗网大网一抖,便是网罗天下。一道道射线隐匿虚空,藏在天地间,收网时网中一切都被切碎。

    这三位巨擘任何一位单对单水子安丝毫不惧,但是三大巨擘联手。再加上三大魂兵,便让他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

    好在这三位巨擘爱惜自己的性命,要消耗他的气血和修为,逼迫他旧伤爆发,然后再取他性命,因此没有一上来便拼命。

    而现在水子安气血枯败,已经到了该收割果实的时刻了!

    “水子安,死罢!”

    三道身形暴起,孝阴呼的一声将灰袍穿在身上。两手一抖从袖筒里穿过,手掌探出,生生闯入剑六十四式之中。袖筒抖动,两只大袖越来越大,越来越圆,呼呼呼将一道道剑气收入袖筒之中。

    水子安正欲催动袖筒内的剑气,突然孝晴、孝圆两位女神族齐齐暴喝,元神浮现。百丈元神脖颈一晃,生出三颗脑袋。齐齐大吼,吼声惊天动地,滚滚声浪直冲水子安而去!

    啸月神吼!

    水子安被震得吐血,脚下的长河被震断,水花四溅,干瘦身躯倒跌飞去,而在此时孝阴炼化袖筒中的剑气,移步之间追上半空中的水子安,双掌摁在他的胸口。

    轰隆——

    水子安胸膛塌陷,肋骨噼里啪啦爆碎,胸腔干瘪下来,而在此时皓月明镜射出的一道道剑光顿时冲破剑六十四式的阻拦,一道道剑光激射而来!

    水子安背后浮现出河伯元神,足下生出一朵朵水莲花,层层叠叠的莲花将水子安包围,护在其中,而河伯元神手持连连挑动,将一道道剑光挑飞。

    孝圆长啸,身形扑至,摇身一晃,显出三头,化作獒身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向河伯和水莲花咬下。

    河伯探手抓去,莲花升起化作花骨朵落在手中,而水子安躺在莲花之中,身形爆退,却在此时深空射线罗网出现,猛地一兜,将河伯连同莲花一起兜住,一道道深空射线威力爆发,穿插而过,将河伯元神洞穿,几乎射成破筛子!

    呼——

    水莲花开,越来越大,将深空射线罗网撑开,河伯将水子安夹在腋下冲出罗网,孝圆所化的三头巨獒迎面撞来,几乎将河伯元神撞散,水子安伤势更重。

    孝阴脱掉长袍,迎风一抖,如同乌云向河伯和水子安罩下。

    那河伯落地,眼看便要无法逃出罗网,突然化作一滩大水四下冲刷而去,将水子安藏于水下。

    “想走?”

    孝晴将深空射线罗网祭起,大网罩住四下空间,隐遁在空中,而孝阴孝圆则一前一后守住这条生路的两端,等待水子安现身。

    突然,罗网猛然亮起,一道道湛蓝色射线爆发,射中一朵莲花,只见这朵水莲花不断膨胀,将罗网撑开一线,水流从下方呼啸冲出。

    “不是从生路走的?”

    三位巨擘都是一怔,只见那水莲花撑开罗网之处,位于神战之地的绝地之中,水子安赫然是撑开罗网,冲进了绝地!

    “他伤势这么重,已经必死无疑,为我们还要继续追杀吗?”

    孝青老妪收起深空射线罗网,皱眉道:“这神战之地只有一条生路,其他地方都是绝地,有死无生,即便我们三位巨擘联手,恐怕最多也就是自保。他进去自然是必死无疑。”

    孝圆老妪冷笑道:“神战之地危险重重,别说他即将要死了,就算是他全盛时期闯入这片绝地,也是有死无生。不必冒险!”

    孝阴点头,道:“的确如此。我们联手,可以闯入神战之地,但也仅仅是有自保之力而已,更何况他只有一人,而且油尽灯枯。”

    而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三位祭祀,水子安足智多谋,不见到他的尸体。实难让人无法放心。”

    一个颖长的身影出现在生路之上,影子分出三股,在地面上照出三颗头颅的模样。

    剑门神使。

    他竟然一直隐藏在左右。始终没有现身。

    “不见水子安尸体,岂能放心?就算是绝地,也要闯进去,亲眼看到他死,才能令我放心。三位祭祀,水子安若是活着走出此地,我们便算是功亏一篑了。”

    那神使的身形飘忽不定。影影幢幢晃动,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真面目。道:“而且,他身上有诸多令牌,这些令牌便是最为珍贵的财富,每一块令牌背后都有一位强者。可以让令牌的主人为其办一件事情。这些令牌若是落在我孝芒神族的手中……”

    三位巨擘对视一眼,孝阴长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好!我们联手闯入神战之地,就算有危险,也尽可以应付!”

    三位巨擘各自将魂兵祭起,走入神战之地,向水子安追去。

    而在此时,水子安身形再现,周身是血。元神破破烂烂,踉跄在水泽上奔行,竭力向前逃去。

    噗通。

    这老者栽入水泽之中。双手努力撑起身躯,想要站起来,却有跌坐在水中,他回头看去,只见孝阴孝晴孝圆三位巨擘追来,他挣扎起身。却无力站起。

    “那里应该是剑门方向吧……”

    他挣扎坐起,朝向剑门方向。嘴角血流不断,面色坦然,眼神渐渐黯淡下来。

    “先祖的足迹,从这里通向大荒……我好像看到了他们万年前披荆斩棘的身影了……”他喃喃道。

    突然,一片绚丽的神光涌动,神光破破烂烂,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是滚动的一轮烈日,破了半边,还有一轮明月,不知被什么洞穿,接着一个身躯矫健的少年从破烂的神光中跃出,落在水面上,向他走来。

    “钟山氏……”

    水子安心中一惊,想要挣扎站起又一次无力跌坐在地,怒道:“你怎么出来了?给我滚回去!咳咳!”

    他大口大口吐血,努力张开眼睛,想要做出凶狠的表情,眼皮却越来越重。

    钟岳跳出阴阳秘境,走上前来,水子安只觉自己被这少年背在背上,一脚高一脚低的向神战之地的深处走去。

    “薪火,你能再次靠谱一次吗?”钟岳识海中,他的元神向那朵小火苗道。

    “别白费力气了,我的生机绝了……”

    水子安咳嗽连连,喃喃道:“我的生机已经被他们震碎了,没有活着的希望了,放下我吧……”

    薪火紧张兮兮的通过钟岳的眼眸观看四周,察觉四周隐藏的神通和杀机,指点钟岳一步步向神战之地深处走去,这朵小火苗也有些焦急:“这里的残余神通太多了,想要走出去有些困难啊……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不会出错,绝不会出错,容我再算算……”

    “别为了我这个必死之人搭上自己,不值得,放下我吧……”

    “臭小子,这是你的令牌,我现在要你收回令牌,把我放下来自己逃命……”

    “岳小子,后面的追兵近了。”薪火提醒道。

    后面,孝阴孝晴孝圆三位巨擘接近,突然间被一道残余神通困住,三位巨擘大打出手,终于破开那道残缺神通,再次追杀而来。

    “放下我来,你不放下我,你就是人族的叛徒……”水子安咳血,热乎乎的鲜血顺着钟岳的脖颈流了下来。

    钟岳默不作声,努力前行,背着这老者踏入神战之地的更深处。

    “放下我……”他背上的老者声音渐渐低了,过了片刻没有声音传来。

    钟岳继续向前走,晃了晃头,把眼泪甩出去,背后,孝芒神族的三位巨擘再次接近,三大强者联手连连破开一种种强大的神通余波和诡异的神灵秘境,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岳小子……”

    薪火迟疑一下,忍不住道:“把他放下吧。”

    钟岳努力向前走去,薪火只得全力推算,从无穷杀机中搜寻一条新的生路,过了片刻,又忍不住道:“把他放下吧,已经没有气息了,背着他,你的行动不便,咱们都难以逃出此地……”

    钟岳背上的温度渐凉,那老者的体温渐渐散去。

    钟岳摇头,看向前方,只见神战之地的沼泽中还有一座孤岛,至今未曾被此地混乱的神通摧毁。

    “薪火,到那里去。”

    他声音沙哑:“我想把他葬在那里,让他坐在自己的坟墓中,面向剑门方向,面向先祖们走过的路……”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泪水,因为我爱你们爱得深沉,宅猪深沉的说,求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