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手太快(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手太快(求月票~)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请兄弟们翻翻帐号,有没有月票,宅猪拜谢!)

    “孝真死了?”

    看台上的诸多孝芒神族炼气士微微一怔,纷纷起身,向他怀中的孝真看去,戚风、虞正书、田延宗等人又惊又喜,也纷纷起身看去。

    那白袍祭祀将孝真放下,只见孝真周身骨骼已经断得干干净净,五脏六腑被一拳轰碎,三颗头颅,头骨悉数被震碎,脑浆被钟岳那一拳暗藏太阳之火烧得滚开!

    他死得不能再死!

    虞正书心中骇然,刚才孝真气势绽放,他便已经察觉到孝真实力的可怕,绝对是他前所未见的脱胎境高手,甚至他自忖自己的实力要比这个孝真低了一头。

    然而这等高手,却被钟岳一拳打死,死得无比干脆!

    “钟师弟的实力真是恐怖,我在路上还对他说我是名正言顺的脱胎境第一,有与他动手一争高下的意思……惭愧,他的杀气如此浓烈,我还以为他只是杀气厉害,却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虞正书想起自己一路上的举动,脸色发红,心道:“他不计较我言语挑战,一定是修为实力超过我太多,觉得与我动手没意思。不过为何他说,他不会代表剑门迎战孝芒神族的脱胎境炼气士?”

    “胆敢在我神庙中,杀我神族……”孝芒神族的炼气士仰天长吼,接着低头向钟岳看去。杀气腾腾。

    南明山、君碌堂等人霍然站起,双方气势对撞,在广场上空掀起一股飓风!

    那白袍祭祀抬手。森然道:“今日是大日子,其他神族也派祭祀前来,不要丢了我孝芒神族的脸面!刚才孝真答应了生死由命,那就生死由命!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钟岳欠身,道:“大荒剑门炼气士,钟山氏钟岳。”

    “钟山氏钟岳?”

    那白袍祭祀深深看他一眼。道:“一拳轰杀孝真,就算是修成五行轮的炼气士也多不是你的对手。如此强横的肉身。只有武道宗师才可能炼成,武道宗师不修观想神通,而你却还精通神通,用太阳之火烧干孝真脑浆。剑门居然能有你这等人物。想来,你便是脱胎境要出战之人了吧?”

    钟岳微笑道:“你猜。”

    “你让我猜?”

    那白袍祭祀冷哼一声:“我何须猜?你的实力虽强,但毕竟不是神族,不过是最卑微的人族而已,就算再勤修苦练也强不到哪里去。这就是血脉的力量,我神族的血脉比你们强,所以天生就比你们强,你们人族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始终是低等血脉!”

    田延宗等人不禁动怒,这已经不是折辱他们了。而是折辱整个人族,折辱人族的列祖列宗了!

    钟岳摇了摇头:“我人族是天底下最骄傲的种族,体内流淌的是最高贵的神血。孝芒神族算什么东西?”

    诸多孝芒神族炼气士勃然大怒,纷纷怒喝,那白袍祭祀抬起手,淡然道:“黄口小儿,知道什么叫做高贵?你若是在外面说起人族体内流淌的是最高贵的神血,只会被其他种族嘲弄。不过你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孝天,你出来与他一战!”

    一位孝芒神族弟子躬身出列。杀气腾腾向钟岳看来。

    那白袍祭祀道:“毕竟是没有眼界见识的低等种族,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神族的强大,孝真在我孝芒神族只能算是二流,而孝天则是一流!”

    那孝天扬起头,冷冷道:“孝真的血脉之力比我弱,实力也比我弱许多。我不会一招击杀你,而是慢慢杀你,让你知道杀我神族的下场,我会让你慢慢哀嚎,玩腻了才将你诛杀!”

    左相生咳嗽一声,道:“前辈,还请这边观战。”

    那白袍祭祀迈步走来,摇头笑道:“你担心我插手?殊不知,我还担心你们插手呢。孝天的本事,比孝真强了倍余,斩杀区区人族,轻而易举!孝天,让他们见识见识孝芒神族真正的力量!”

    “吼——”

    那孝天大吼一声,突然趴下,身躯抖了抖,他原本比寻常人高出一头,而现在身躯却在飞速膨胀,越来越大,周身鬃毛和龙鳞飞速钻出,顷刻间便化作一头巨兽!

    三首犬身龙鳞的盘獒!

    孝天皮毛铮亮,龙鳞密布图腾纹,周身散发凶戾之气,小山一般庞大,钟岳在他面前,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不点儿。

    这头盘獒显出原形,接着两足人立起来,高高站起,身躯更显庞大,身体上一块块肌肉高高隆起,筋肉狰狞!

    他长着三颗獒首,巨大的头颅凶恶无比,如同一尊神魔般惊人!

    “好像与天妖黎君相差不多。”

    钟岳背负双手站在那里,抬头打量孝天,心道:“他在孝芒神族中属于一流人物,这么说来,他还不是绝顶人物,与妗儿师妹交手的那个神族另有其人。杀了这个孝天,那个神族会不会现身?”

    孝芒神族故意挑衅,要看此次剑门派来的炼气士都有哪些本钱,以便在对决中施展出克制的办法,但钟岳同样也想看看对方都有那些手段。

    这次是孝芒神族挑衅在先,他还击在后,就算传出去在西荒各大神族面前剑门也不会有任何理亏。

    在孝芒神族的地盘上,打得孝芒神族心痛,肉疼,这个机会旷古难寻!

    “人族,你的肉身够强,不知道比我神族的肉身如何!”

    孝天怒吼,抬脚从上空重重踩下,钟岳不躲不闪,任由他这一脚踩落,只听噗的一声,钟岳如同一根杵在地上的钉子。孝天的脚丫子踩下,竟然被他的身体洞穿了大脚!

    孝芒神族的肉身是何等之强,但在钟岳面前。却仿佛豆腐做的一般!

    他的精神力已经炼到雷池的境地,可以在体内烙印图腾纹,将自己的肉身打造得堪比魂兵,孝天的实力本来就远不如他,再加上钟岳的精神力造诣也远在他之上,孝天贸然用脚踩他,想要侮辱他。只会吃个大亏!

    “孝真,孝天。真是天真。”

    钟岳站在孝天脚丫子中央的血窟窿中,精神力绕体,半点血迹也没有落在身上,轻声道:“前辈。你该出手救人了。剑七式!”

    孝天痛呼,却在此时只见一道道细如毫发的剑气嗤嗤嗤环绕他的周身,剑七式陡然启动,一道道剑气从孝天体内一穿而过!

    那位白袍祭祀正欲出手相救,已经来不及,他的手掌还未来得及触及孝天的身体,只见这尊小山般庞大的孝芒神族身体晃了晃,一块块巨大的血肉徐徐滑落,眨眼间整具身躯便化作一堆庞大的肉块。

    “前辈。你出手晚了。”钟岳歉然道。

    一道道剑丝围绕他飞行,上面还挂着零星几颗血珠。

    “出手晚了?”

    雷腾哈哈大笑,不无得意道:“钟师弟。不是这位前辈出手晚了,而是你出手太快!这也怪孝芒神族太弱了,不经碰,一碰就死了!”

    他扬眉吐气,左相生田延宗等人也只觉心神舒畅,这一路上的小心翼翼早就将他们憋得恨不得大打出手。将心中愤懑发泄出来,但是他们却偏偏不能这么做。只能憋在心里。

    而钟岳连杀孝芒神族的两位炼气士,一招便将对手击杀,让他们心中的愤懑得以倾泻,心神畅快!

    “水子安的剑茧剑丝大阵?”

    那白袍祭祀对雷腾的大笑充耳不闻,眼中精光爆射,长长吸了口气,面色变得无比阴沉:“你是水子安的弟子?”

    钟岳摇了摇头:“无福拜在水长老门下,我只是侥幸学到水长老的一部分剑法。孝芒神族还有向我挑战的脱胎境炼气士吗?”

    看台上的诸多孝芒神族炼气士又惊又怒,钟岳等了片刻,高声道:“堂堂的孝芒神族,已经没有敢于我一战的炼气士了吗?”

    钟岳向看台走去,摇头道:“诸位真是喜欢藏拙,藏在井中观天。呵呵,神族?切——”

    一位开轮境炼气士愤愤难耐,起身便要下场,喝道:“长老,无需与他废话,让我来杀他!只不过一个卑贱的人族而已,敢在我孝芒神庙中嚣张,连杀我两位神族弟子,不杀他何以平我等愤怒?”

    那白袍祭祀也是恨得咬牙,心中杀意便起,突然他心有所感,抬头看去,只见孝芒神庙的最高层上,鬼神族、神鸦族、山神族的几位祭祀与风瘦竹一起,正有说有笑,向这边看来,显然也是察觉到这里的情况。

    “输阵不能输脸,尤其是在这几个神族的祭祀面前。”

    他脸色阴晴不定,按捺下对钟岳的杀意,心道:“三大神族的长老大祭司也会到来,作为这次剑门与我神族对决的公证者,若是在这里杀这小子,只会被耻笑,脸面全无!”

    “退下!”

    白袍祭祀向那开轮境炼气士喝道:“你不是他的对手,他的境界虽然只是脱胎境,但是实力已经达到了开轮境万象轮的水准!”

    那位开轮境炼气士心中一惊,他还是刚刚开启五行轮的炼气士,如果遇到开启万象轮的炼气士,估计也是只有败落一途。

    而在钟岳这个凶神面前,杀人速度之快,连祭祀都来不及出手相救,若是与钟岳对决,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钟岳向他微微一笑,抬手在脖子上虚抹一下,那位孝芒神族眼角抖动,冷哼一声退下。

    “看来在脱胎境上,孝芒神族是没有再敢与我一战的了。”

    钟岳叹了口气,向白袍祭祀施礼道:“前辈,现在可以引领我们去住所了吧?我等长途劳顿,弟子刚才又杀了两位师兄,劳心费力,还需要休息养神,备战后天的对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