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中的温柔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中的温柔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剑心堂主摇头道:“这些日子以来,内门之间的挑战几乎没有断过,这些弟子的实力已经进步斐然,风长老对他们太苛求了。”

    “不是苛求,而是内门的小家伙,的确缺乏生死磨砺!什么是炼气士?当年我们剑门的先辈来到大荒,妖魔环伺,拼死战斗保护人族,经历生死磨砺,心一动,杀气万丈,群魔辟易,这才是炼气士!”

    风瘦竹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臂,遥指钟岳,道:“钟山氏的小家伙很好,杀气一出便让人无法与之抗衡,其他的内门弟子,哪个能够比得上他?”

    八位堂主都有些不以为然,风瘦竹将他们的神色收入眼中,冷笑道:“前不久东荒传来消息,妖族的圣城主师不易收了一个龙族为关门弟子,名叫龙岳。这个炼气士也只是脱胎境的修为实力,但是在圣城血战,一战干掉一两百位妖族炼气士,其中还有开轮境的炼气士!我剑门脱胎境弟子,谁有这个本事?最近,又有消息传来,这个龙岳从圣城返回孤霞城,一路过关斩将,前后有五十八位开轮境高手死在他的手中!”

    八位堂主暗暗咂舌,失声道:“脱胎境干掉开轮境,这怎么可能?”

    “长老开玩笑了吧?一战屠杀一两百位炼气士,而且是妖族炼气士,就算是龙族也无法办到吧?”

    “不错!人是会累的,防御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滴水不漏。除非把自己包成一个茧才能挡下大部分攻击,面对音攻魂攻便又无可奈何,只要有几个精通音攻魂攻的炼气士进攻他。便可以让他的防御被破!”

    “一两百位炼气士谈何容易?小伤积累成大伤,绝对是必死无疑!妖族肯定是在吹牛!”

    “绝对吹牛!脱胎境与开轮境之间,差距太大,除了五行灵体恐怕无人能够越级挑战!就算是五行灵体想要胜过开轮境也是极为艰难,更别说杀了五十八位开轮境高手了!”

    “我们长老会也是前不久得到这个消息,拿到消息时,长老会也是吓了一大跳!”

    风瘦竹叹了口气。道:“前不久神族来客,那几位大祭司聊的也都是此事。显然他们也得到了消息,知道了师不易收了一个极为厉害的关门弟子。那几位大祭司与我们互通消息,若是这个龙岳出现,便先行干掉。免得养成大患!你们能从我剑门中挑选出一个炼气士,与那个龙岳媲美吗?”

    八位堂主都是呆了呆,默不作声。

    剑门的龙虎榜上,脱胎境的高手不少,比如前三位的都是可造之才,如有虞氏虞正书、水涂氏水清妍和丘坛氏丘妗儿,但说到斩杀开轮境炼气士,一战屠杀一两百位炼气士,他们都不认为这三人能够办到。

    水清妍的身份没有暴露。这些堂主不知她是天象老母,自然是把她当成普通的炼气士看待。

    “其实像龙岳这等炼气士,在各族之中都有一两位。”

    风瘦竹颓然道:“各大种族栽培出的炼气士。都是经历残酷的选拔,胜者为王,而我剑门却还小打小闹,这样的话,是出不了雄霸蛮荒的霸主的……你们看,这便是龙岳的相貌。”

    他展开一幅画。画中的赫然便是钟岳化作龙岳时的样子,图画中的钟岳在屠杀之中。应该是有人记录下他长街血战的情形,显然人族在妖族的圣城中也有细作,暗中记录下钟岳长街一战,将消息传回剑门。

    八位堂主看得脸色剧变,钟岳长街一战,斩杀一两百位妖族,干脆利索,尸体堆满长街,血浆成河,简直就是一尊杀神!

    “你们将这幅画各自描摹一分,在各堂开讲时,让门下的弟子都记得这个龙岳的面孔。”

    风瘦竹吩咐道:“若是这头龙族出来游历,不幸被他们遇见,让他们立刻逃走,千万不要向他动手!而且尽快通知堂主长老,让堂主长老出马,将此子斩杀,免得养成大患!”

    八位堂主心中一凛,连忙将“龙岳”的画像临摹下来。

    “这个钟山氏……”

    风瘦竹精神一振,双目炯炯有神,看向钟岳,喃喃道:“钟山氏的杀气够重,说不定可以与那个龙岳媲美,只是不知道他如今的修为进境如何。不过他即便不如那个龙岳,也是可造之才,身经百战,才能养出这么重的杀气!”

    盾壁堂主道:“龙岳,钟岳,都有一个岳字。若是钟岳经过一番调教,说不定大荒东荒,便是双岳争锋了。可惜……”

    他痛心疾首道:“钟岳这小子,自打进入内门,一次也没有听讲!我盾壁堂他从未去过!”

    “我剑心堂他也没有去过!”剑心堂主也是痛心疾首道。

    “剑气堂也从未见过他的踪影!”

    “他也没有去过阵纹堂听讲,半年时间都未曾见过他的影子!”

    ……

    一位位堂主纷纷告状,风瘦竹原本对钟岳极为看好,闻言也是迟疑了一下,心道:“难道这个钟山氏只是个银枪蜡笔头,只有杀气够强,其他的都够呛?他进入内门,没有去八堂修行,成就只怕有限……”

    钟岳杀气爆发,吓得十几位前来寻仇的内门炼气士屁滚尿流,只是剑门最近发生的诸多大事中的一件小事,很快风波平息。风瘦竹等长老最近头疼事极多,长老会的所有长老都无法清闲下来,除了孝芒神族前来挑事,各大神族的宾客前来调和,还有一件要事便是调查孝初晴到底是死在何人之手。

    这一次,剑门长老会可谓是调动了一切能够调动的力量。搜寻战斗地点,寻找一切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但都没有寻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没过多久。八位堂主将“龙岳”的画像向内门八堂弟子展示,画中展露出“龙岳”的长街血战,让内门上下一片哗然,钟岳在妖族的所作所为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

    “龙岳”被誉为脱胎境第一强者!

    内门所有弟子更是如临大敌,即便是剑门的高层也是极为重视,倒是钟岳自己听闻自己的事迹,不免有些哭笑不得。

    他在剑门并不多么引人注目。没想到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却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这些日子里,剑门内门弟子说来说去。说的都是他长街血战,以及他杀回孤霞城的事迹,杀回孤霞城经历的战斗,因为剑门没有得到多少消息。所以更是传得神乎其神,让钟岳听到“自己”的事迹都感觉到极为汗颜。

    “这些家伙把我传的不像是龙族,而像是抓起妖族像萝卜一样啃的大魔王……”

    钟岳依旧窝在洞府中,没有参与到内门弟子的挑战之中,而是继续雕琢,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在洞府中雕琢出数以百计的蛟龙,千姿百态,细细揣摩敖凤楼传授他的蛟龙图腾,得到更多的感悟。

    突然。洞府外又传来叫门声,钟岳开门看去,只见门外鹿婆婆黑着脸杵在那里。鹿婆婆身后,一个柔柔的声音传来:“师兄……”

    一位少女从鹿婆婆身后走出来,身穿嫩绿嫩绿的薄衫,低头走到钟岳身前丈余处,偷偷抬眼看了钟岳一眼,俏颜飞红。

    “原来是妗儿师妹!”

    钟岳又惊又喜。道:“你的腿脚好了?快快里面请!”

    鹿婆婆白他一眼,虎虎道:“我家姑娘早就听说你回来了。原本以为你会去看她,我家姑娘在阳神殿里梳妆打扮了大半日,左等右等你不来,等了两三天你还不来。我家姑娘心想去见你,又怕人说闲话,等你来,你又不来!这不,纠结了老半天还是跑过来了!”

    “婆婆——”

    丘妗儿扯了扯鹿婆婆的衣襟,小心翼翼迈开脚步竭力跟上钟岳,声音轻柔道:“我腿脚好得差不多了,只是从小到大没有走过路,腿太细,没有力量,而且时不时有些犯木。虞大长老看过了,说是我体内的木气还是有些重,病根不容易驱除,肌肉也不结实,要常锻炼一下。若是平日里修炼神通或者与别人交手,还是坐木轮椅比较好。”

    她险些摔倒,钟岳连忙挽住她的手,丘妗儿心里甜滋滋的,鹿婆婆咳嗽一声,两人都没有听见,鹿婆婆又咳嗽一声,钟岳回头道:“婆婆放心,我搀住师妹,不会让她摔倒的。”

    鹿婆婆双眸喷火,提醒道:“男女授受不亲……”

    丘妗儿认认真真道:“婆婆,我腿脚不便,师兄牵着我的手也是担心我摔倒。”

    钟岳牵着这女孩的手,领着她走入自己的洞府,鹿婆婆连忙跟上,唯恐丘妗儿吃亏。

    丘妗儿回头道:“婆婆,你出去一会儿,这里有钟师兄,我有点事儿想问问师兄。”

    鹿婆婆脸色黑如铁:“不行!老身担心他把持不住,你便会重蹈夫人覆辙!”

    钟岳哭笑不得,丘妗儿也是无奈,只得让鹿婆婆跟着,两人来到洞府瀑布下的长桥上,只见桥上水雾形成一道虹桥,五颜六色。

    丘妗儿瞥了钟岳一眼,露出忧色,过了片刻咬牙道:“师兄,孝初晴孝师妹死了,你那日说的玩笑话……”

    钟岳微微一怔,哈哈笑道:“师妹该不会认为孝初晴是我杀的吧?”

    那少女连忙摆手道:“钟师兄自然不会这么做,我就是说说而已,师兄这么善良……”

    钟岳心道:“不是我善良,而是你太善良了……”

    他心中也有柔软的部位,被这少女触动,有些感慨。

    他在外改头换面,在妖族大打出手沙发果断,与妖族的巨擘勾心斗角,但是面对这个少女,钟岳看到了她身上有自己不具备,或者说是刻意去遗忘的东西。

    他彻底放松下来,耳畔的战斗声渐渐远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