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十章 事了拂衣去

第九十章 事了拂衣去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君思邪回头看去,只见身边和身后空空如也,便是连蛟龙也径自散去,消失不见,地上只有自己的琴,琴柱上琴弦缠绕如同蚕茧。

    而一路伴随她,为了救她而拼命而流血的那位钟山氏少年,则已经飒然无踪。

    “天女在找什么?”君山氏的族长见她东张西望,不由得纳闷,问道。

    “没什么。”

    君思邪收回目光,低头凝视湖面,只见水中自己的倒影有着几分少女的温柔:“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功。钟山氏钟岳……我记住你了。”

    她抬起头时,便已经恢复成骨子里都带着一股子骄傲的天之娇女,淡然道:“族长大人,咱们回去吧。我重伤在身,需要抓紧疗伤,族长准备好灵玉膏、灵元丹了吗?”

    “已经备置妥当!”

    “好,回君山!”

    君山氏族长见她即便是身受重伤,也是如此干练果断,不禁老怀欣慰:“思邪不愧是我族的天之娇女,将来必会成为我大荒的女头人,引领我君山氏走向昌盛大兴!”

    君思邪回头看去,只见青山漫漫,鹰鹤翱翔,少女转过身来,心中默默道:“这世上还有一个来自钟山氏的大男孩,见过我的内心温柔……”

    苍茫青山,钟岳站在龙首之上前行,蛟龙身躯蜿蜒起伏,他根本称不上“事了拂衣去”这般潇洒,伤势还是很重,肋骨隐隐作疼,衣衫也是破破烂烂,沾染血迹。

    “伤势太重了,下次出门一定带着一些灵玉膏,否则没有被妖族强者打死,结果伤重死了,那就死得冤枉了。”

    虽然如今钟岳体魄惊人,但是再强的体魄也有受伤的一天。

    “如果让伤口自我痊愈的话,估计要等到十多天后了。等到我回到剑门,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

    钟岳遥望,大荒剑门还很遥远,如今没有了妖族强者的追杀,他也无需一路颠簸前行,而是尽量使得自己舒适一些,但速度肯定会慢下来,自然回到剑门的时间便会被推迟几日。

    薪火又一次陷入沉睡,一直没有出声。

    “对了,我融合大日金乌,修成灵魂一体,不知大日金乌之灵的玄机中,是否有防御手段?”

    他心中微动,边走边着手整理自己融合灵之后的所得,心道:“君师姐也说我尚未开发灵的玄机,没有得到玄机中蕴藏的奥妙,我是该细细参悟我的大日金乌之灵的玄机奥妙了!”

    大日金乌之灵有三种形态,共有三种图腾。

    第一种图腾便是大日图腾,共有三十六道图腾纹,钟岳细细领悟,参研三十六道图腾纹的奥妙,心头不由一跳。

    “这是……炼体的图腾纹,比蛟龙绕体诀的图腾纹精妙了不知多少!”

    他长长吸了口气,蛟龙绕体诀经过他的改良,融合了雷系图腾和龙骧图腾,在炼体之上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功法了,让他还不是炼气士时体魄便强悍得堪比只炼体的强者了!

    而与大日图腾相比,蛟龙绕体诀简直不堪入目!

    大日图腾的图腾纹只有三十六道,数量上还比不上玄武图腾,玄武图腾有四十六道图腾纹,但是图腾纹的数量多寡,并不代表图腾的强弱。

    比如“自在大剑气”的图腾纹只有一道剑纹,便胜过其他功法不知凡几。

    而大日图腾的图腾纹,论深奥精妙程度,都要远胜玄武图腾,钟岳细细参研一番,只觉晦涩难懂,难以领悟。

    他定了定神,开始研究大日金乌的第二形态。三足金乌形态的图腾纹比大日形态还要多,多达六十四道。

    “飞行战斗法门!”

    钟岳心中怦怦乱跳,金乌图腾乃是极为强悍的战斗法门,而且也是一种飞行的法门,如果修炼有成,势必极为强悍!

    而且,他敏锐的感觉到,如果将金乌图腾中蕴藏的玄机领悟出来,精神力化作双翼,势必在空中战斗更加灵活多变。

    最为关键的是,金乌双翼,可以突破音障!

    钟岳虽然见识不多,但炼气士也遇到过不少,还没有看到哪位炼气士的羽翼飞行之术可以突破音障!

    因为羽翼飞行之术主要是羽翼展开振动空气,借空气的反作用力飞行前进,想要靠羽翼突破音障,就算是翅膀是钢铁打造也不成,更何况是精神力观想出的图腾羽翼?

    而金乌双翼竟然可以做到!

    金乌图腾六十四道图腾纹,每一道图腾纹都比大日图腾更加复杂,更加深奥,更加玄妙,也更加难以领悟。

    “如此难的图腾纹,想要得到其中奥妙玄机,只怕要参研十多日才能办到。”

    他继续研究第三种图腾,三足神人图腾,过了片刻,钟岳不得不放弃研究。

    前面两种,无论是大日图腾还是金乌图腾,他多多少少都能看出些玄机。而三足神人图腾共有一百零八道图腾纹,更为高深,他一点玄机也看不出。

    而且三足神人图腾,对修为的要求很高,是一种灵体合一状态下的战斗法门,强悍无比!

    “大日图腾和金乌图腾很值得研究,若是能够参悟出其中的奥妙,可以让我又少了两个短板!”

    钟岳用心钻研,身心投入到三十六道大日图腾纹的奥妙之中,餐风饮露,无暇旁顾,而蛟龙还在载着他向剑门山而去。

    一路上,逢山则蛟龙攀山而过,逢河蛟龙踏河而行,平安无事。

    不知不觉间,十多日时间过去,钟岳将三十六道大日图腾纹参悟得七七八八,猛然间抬头,只见前方便是剑门!

    煌煌剑门山如剑挺立在天地间,其高,目力无法企及,唯有剑门金顶光芒大方,从高处的云海之中照耀光芒。

    他在参悟大日图腾之时,还在不断的吸收斩马刀狼牙棒等魂兵内的金气。

    原本蛟龙背上驮着小山般的斩马刀碎片,此刻已经全部被他吸收了金气,化作了齑粉。

    如今他体内金气浑厚,足足能观想出六面玄武金灵盾,防御虽然称不上密不透风,但是想要攻破他的防御,并不容易。尤其是他已经做到非想非非想,只要攻击临身,玄武金灵盾便会自动出现,无需可以观想。

    “我自从成为内门弟子,还没有去过我的洞府,正好大日图腾快要参悟完全,不如去洞府中修炼。听闻在洞府中修炼,速度要比其他地方稍快一些。”

    钟岳向内院走去,待走到内院前的山崖边,敲响铜锣,只见一只巨型白鹤从云雾中飞来,将他驮载到对岸。

    “原来是钟山氏钟小哥儿,你有所不知,原本负责此地的鳄龙不知何故消失不见,如今换做我来当值。”

    那白鹤口吐人言,却是清脆的女子声音,笑道:“我是桃林氏长老的坐骑,被赐姓为桃,钟小哥儿可以叫我桃鹤儿。”

    钟岳点头,看向山崖下方,只见山崖两岸依旧有血肉蠕动,诸神封印镇压,而那个鳄龙为了报恩当初将他打落山崖,之后便被它的恩人击杀,葬身在山崖下。

    “我从魔魂禁区逃出,成了妖族的领主,又登上月亮,然后传送到太阳上感悟大日金乌之灵,然后大原荒地遇到君思邪君师姐,一路逃过妖族追杀,这种惊心动魄的事情,说出去有多少人肯信?”

    他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不禁有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突然他心中微动,问道:“桃鹤儿,鳄龙是谁的坐骑?”

    桃鹤儿脆生生道:“鳄龙是雷湖氏长老雷山的坐骑,后来因为雷洪有功,赐给了雷洪。雷洪如今乃是剑门四大年轻高手,用不着鳄龙,所以让鳄龙来镇守此地。”

    “雷山长老的坐骑?鳄龙说他为了报恩,难道他的恩人便是雷山?或者说是雷洪?不对,那时候雷洪明明在孤霞城附近,不可能是他。莫非是雷山杀了鳄龙?”

    钟岳登上对岸,心道:“君师姐说她被人出卖,这才中伏,出卖她的人就在风、方、雷这三人,如果雷山长老让鳄龙杀我,那么出卖君师姐的人,一定便是四大年轻高手之一的雷洪了!与天象老母勾结的,不仅仅有水涂氏,难道雷湖氏也参与其中?”

    “钟师弟,你总算从灵空殿内出来了!”

    钟岳还在思索,只见庭蓝月迎面走来,钟岳细细打量这位少女,庭蓝月显然也感应到灵,成为炼气士。

    这少女不由分说便将他一把抓住,急促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你有所不知,你那洞府被人堵住了,都在等你回来!”

    “我的洞府被人堵了?”

    钟岳诧异,道:“怎么回事?”

    “好像是因为一面剑牌儿。”

    庭蓝月快言快语,道:“我听人说,那面剑牌儿非同小可,事关下任门主,这些人不忿你得到剑牌儿所以要在你的洞府前堵住你。这些家伙,已经堵了快三个月了!”

    “原来又是那块剑牌引起的骚乱,不知是水涂氏还是雷湖氏放出我有那块剑牌的消息?”

    钟岳心中微动,笑道:“那块剑牌儿我已经将剑牌还给它的主人了。庭师姐无需担心,我去告诉他们剑牌不在我手上,他们自然会离开。”

    庭蓝月摇头道:“这可难说。你先不要急着回洞府,黎秀娘和虞飞燕也成为炼气士,我去寻她们,为你助阵,不能让这些家伙欺负你!”

    钟岳摇了摇头,正欲说话,这位少女已经快步离去。

    “庭师姐真是古道热肠,就是性子太急了。”钟岳抬腿向自己的洞府走去,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