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185章 我有大粗腿

第1185章 我有大粗腿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混沌氏也会这种神通?”

    钟岳心头大震,第一时间生出的念头便是,混沌氏是那两位可怕的存在之一,然而第二个念头便是否认第一个念头。

    第三个念头便是,另一尊上岸的混沌!

    不过,混沌神通也并非只有混沌才能施展吧?或许还有其他存在可以施展出混沌神通,比如穆先天,钟岳便见过他的魔道真身在吞噬混沌气,而金乌氏中,也有不少存在采集混沌火来炼制神兵。

    “不管怎么说,这个存在绝对可怕,不过从葬帝身上,或许可以寻到那人的根脚。”

    他想到这里,跟随众人,与葬帝一起进入那片雾霭般的封禁之中。这封禁看似雾霭,但是走入其中却发现别有洞天,在他们周围无数有如圆盘般的世界旋转飞舞,时不时有世界诞生,有世界毁灭,诞生时爆发出恐怖的能量,毁灭时的爆炸更是惊天动地!

    “诸位小心。”

    葬帝的声音传来,道:“这里有大千时空,藏着一念化生万界的奥妙,若是走错了便会流落到不知何处去了,连我也无法找回你们。倘若你们跌入毁灭的世界中,便会与天地同灭,即便是神王也无法从圣地中复生。”

    先天邪帝点头道:“一念化生万界,这种神通的确是克制神王的手段,倘若跌入其中,神王大道便会与那世界相连,从而剥夺了与诞生自己的圣地的感应。世界毁灭,神王也灰飞烟灭,自然身死道消,活不过来了。”

    钟岳心念微动,向先天邪帝道:“道兄,这种神通如何破解?”

    先天邪帝看他一眼,道:“无从破解。嘿嘿,他的神通,即便是伏旻道尊也破解不了,想破他的神通的存在多了,但没有一个成功。”

    钟岳凛然,看向先天魔帝先天神帝,两位太古神王的身外身沉默,各自摇头。

    邪帝笑道:“伏羲,你想这种事情做什么?走到路头你就死了,不必想太多。”

    钟岳微微一笑,道:“道兄,上次咱们碰面时,我可没死呢,死得反倒是你们三位的身外身。”

    邪帝想起在祖庭,自己的身外身被钟岳操控祖庭的帝尸群殴致死,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葬帝带着众人穿过这片雾霭,众人都是松了口气,葬灵神王又取出血粪四处倾洒,修补圣地的损伤。

    “葬灵贤弟,你即便将血灵丹涂遍了整个圣地,葬地神王想要复活也还是极为艰难。”

    先天神帝道:“这里的大道破碎了,大道没有恢复,他便休想复生。等到这里的大道重聚,恐怕已经要过去几十万年了。莫非你有什么手段,可以让此地的大道恢复?”

    葬灵神王不答,脸上的肌肉抖动几下。

    众人各怀鬼胎,各自有着各自的想法。

    没过多久,他们遇到了一块皮,那是从脸上撕下来的皮,铺在前方天空中,仿佛是永恒的镶嵌在那里。

    这张脸太大了,以至于铺出来的面积遮住了他们面前的天空,那张脸皮很是活灵活现,正张开眼洞上下打量他们。

    那人皮上的眼洞虽然空空洞洞,但里面却有着无穷的光芒映照出来,宛如真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众人被这双眼睛看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一切秘密都被其看穿!

    任何神通,任何神兵,在这双眼睛前都没有半分秘密可言。

    “比我伏羲氏的三目天瞳还要可怕!”

    钟岳心头大震,他终于遇到了一个在天赋上还要超过伏羲氏最高成就的存在!

    “连脸皮都不要了,道兄真是舍得。”

    魔帝讥笑一番,道:“智慧天王,轮到你了。”

    他显然认得这张面孔的主人,说话丝毫没有顾忌。

    邪帝笑道:“他早就不要脸皮了,抢夺我们的机缘,自己跑去道界快活!”

    智慧魔王上前,向那张巨大无朋的面孔躬身施礼,那脸皮对她视而不见,而是看了看钟岳,若有所思。

    “还请前辈网开一面,让晚辈等走过去。”智慧魔王再拜,道。

    那张面孔依旧没有动静,而是继续看着钟岳,钟岳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只觉自己体内的各种秘境都被看穿,而且这双目光竟然在映照他的大脑,向他的道一秘境中看去,似乎想要洞彻他的道一秘境中的奥秘!

    他的道一秘境,隐藏的秘密极大,甚至超越薪火,绝对不能被这双眼睛看穿,否则必会有大难临头!

    后天生灵逆转先天的奥秘,藏在他的道一秘境中,这是后天生灵侵占先天神魔的生存空间的关键所在,若是被发现,任何一尊先天神魔恐怕都容不得他!

    钟岳竭力封锁自己的道一秘境,但是在那双目光中还是难以支撑,渐渐的被他的目光映照到道一秘境之中!

    “羽师兄,扶桑枝!”

    钟岳声音沙哑,传音浑敦羽,浑敦羽连忙取出扶桑枝,钟岳不由分说将扶桑枝祭起,唰的一声隐没在他的眉心中!

    这株扶桑枝扎根在道一秘境的先天八卦圣地之中,顿时滚滚混沌火弥漫,混沌气缭绕,将他的道一秘境守护起来。

    那张脸皮上的眼睛目光照入他的道一秘境,只看到厚重的混沌和混沌中的火焰,无法将他的道一秘境看穿。

    “有些意思……”

    那张脸皮张开嘴巴,发出声音,却是太古时代的先天道语,在场只有寥寥几人听得懂,其中便包括钟岳。

    “魔帝、神帝、邪帝,三位师弟,你们居然也来趟这趟浑水。”

    那张脸皮露出奇怪的表情,口中继续传出道语:“这是道神较量的地方,你们插手,难道便不怕能力不够,折损在此?”

    “不劳道兄挂心。”

    先天神帝淡然道:“你当年劫我们的缘分,自己成为道神,也该补偿我们了。”

    “我已经成为道神,无牵无挂,无有因果,一切都与我无关,补偿你们休要再提。”

    那张脸皮笑道:“不过,你们想要前去送死,我又怎么会不成全你们?你们上来吧。”

    突然,脸皮的嘴巴张开,一条猩红色的舌头从脸皮后面探了出来,越来越长,越来越宽,一直铺到他们的脚下。

    众人看着这条舌头,都有些发毛,不敢踏足,即便是智慧魔王等人也不禁打个哆嗦。

    魔帝、神帝和邪帝一起迈动脚步,登上这条舌头,其他人硬着头皮走上去,还未站稳,突然那条舌头卷动,将他们卷起向嘴巴中落去。

    唰——

    一道光芒闪过,众人张大眼睛,待到恢复视线,能够看清四周一切,却发现那条舌头已经消失不见,而他们依旧站在那张脸皮前,仿佛他们从未移动过。

    那脸皮上的奇怪的眼睛依旧在盯着他们,三位太古神王都是松了口气,道:“走吧,我们已经被他挪移到对面了。”

    钟岳怔了怔,看向四周,果然景色大变,的确是被挪移到了对面,只是那张面孔依旧对着他们,让他们误以为还在原地。

    那双眼睛还在看着他,似乎要看穿他脑中的混沌气到底在隐藏些什么,让他很不舒服。

    “伏羲氏真是人才辈出,即便只剩下最后一只,也还是可敬可畏。”那张面孔从他背后发出声音,道。

    钟岳回头看去,却见那张面孔渐渐隐去,消失不见。

    “邪帝道兄,刚才那位道兄的神通,如何破解?”钟岳向邪帝笑道。

    邪帝笑眯眯道:“你想宰了他?我也想,这个混蛋当年是不太可能成为道神,结果抢劫我们的机缘,成了半个道神,让我们恨得牙根痒痒。不过,你前面就要死了,何必惦记着如何宰了他?”

    钟岳笑眯眯道:“既然我都要死了,那么邪帝道兄何不知无不言?就算说了,你不也是没有损失?”

    先天邪帝打个哈哈,向魔帝和神帝道:“我喜欢这小子,很邪性,对我胃口。如果不是一定要干掉他,我真想将他收入门下。”

    钟岳客客气气道:“还请三位道兄指点。”

    “黑帝可以对付他,我们不成。”

    先天神帝摇头道:“当年我们被他暗算,都不是他的对手,唯有黑帝是与他对应而生,相生相克。”

    钟岳暗叹一声,只得作罢,好奇道:“这位存在是半个道神?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本事不够,无法炼出所有的污垢,只炼出了半具道身。”

    邪帝冷笑道:“抢夺我们的机缘,毕竟是抢来的,所以只能成半个道神。不过也很了不起了,最低打得我们没有脾气。”

    终于,他们来到天留下的神通禁制前,那是一幅天道图,风无忌当先一步向图中走去,众人迈步跟上,一路平安,穿过这幅天道图。

    他们距离灵根垂落之地越来越近,已经来到葬地神王的头颅所化的圣山下,第九灵根的根须便是扎根在葬地神王的头颅之中,从他的七窍穿入,盘踞在他的脑颅内。

    众人登上这座恐怖的圣山,来到伏旻道尊所设的禁制前,一双双目光落在钟岳身上,三位太古神王直接将钟岳夹在中央,满面笑容,却是担心钟岳撒腿冲入伏旻道尊的禁制中,将他们丢在这里。

    钟岳干笑两声,真诚万分道:“诸位放心,我与你们有过协议,自然会带着你们穿过去,你们不相信我的人品?”

    “不信!”葬帝、智慧魔王等人冷笑不已。

    钟岳只得硬着头皮带领他们走入道尊禁制,过了良久,终于即将走出这片禁制,风无忌笑道:“马上就要到路头了,易先生还有什么遗言?不妨现在说说。”

    钟岳讷讷道:“无忌先生莫要开玩笑,大家都是好朋友,打打杀杀多伤和气?”

    终于,他们走出这片禁制,出现在葬地神王头颅的嘴巴所化的深渊前,道道星河垂挂,落入这个深渊之中。

    众人停下脚步,齐刷刷向钟岳看去。

    “且慢动手!”

    钟岳笑道:“诸位,我给你们看样好东西,一条大粗腿!相王,你还不出来!”

    轰隆——

    一条大粗腿如同天柱,被他从道一秘境中请了出来,矗立在众人面前,巍峨,巨大。

    众人心头大震,这是太古神王的腿,不知何故被钟岳藏在自己的元神秘境中!

    “相王这厮……”三位太古神王脸色齐变。

    那条大粗腿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都没有动静,钟岳脸色挂不住,踢了踢这条粗腿,试探道:“相王,邪帝魔帝他们都在这里,您老不出来溜达溜达?”

    “你大爷的害我!”

    那条大粗腿中传来相王愤怒的声音:“我和你们伏羲氏没关系,你少来陷害我!我不趟这趟浑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