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136章 忠肝侠胆,后世评说

第1136章 忠肝侠胆,后世评说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阳侯魔帝追杀上前,对钟岳不闻不问,径自去追杀金乌神帝。

    帝后娘娘连忙高声道:“阳侯道兄,不必理会金乌,先铲平央尊、长生和金天帝!”

    阳侯魔帝的速度极快,飒然间便消失无踪,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神魔不两立,他与金乌神帝是死对头,两人已经纠缠了不知多少万年,金乌帝已经受伤,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混账!”

    帝后娘娘收回生命古树,杀向央尊帝、长生帝和金天帝,央尊、长生和金天帝正在围攻清河帝,将清河帝打得遍体鳞伤,帝后娘娘祭起生命古树,这株老树吸收了帝明一身修为和精血,威能更加强悍,三尊帝级存在联手对抗,也是节节败退。

    生命古树的威力越来越强,天地灵根的妙用本来便是神鬼莫测,混沌氏能用一根扶桑枝炼成帝兵,大司命能用世界花开辟紫薇,大燧能用彼岸花架构虚空界,可见天地灵根的威能。

    生命古树虽然已经枯死,但依旧要超越其他帝兵,帝后娘娘持此枯树来打,让央尊帝、金天帝和金天帝承受不住。

    尤其是金天帝,刚才被清河帝偷袭,深受重创,成为最薄弱的一环,他的境遇最是危险。随他而来的金天氏强者,几乎死绝,即便他能够逃出生天,恐怕金天氏也会因为这一战而一蹶不振!

    碧落宫,碧落先生眼中神光大作,冷哼一声,正要取出天罚,突然只见天空中一只乌鸦飞过,呱呱叫了两声。

    碧落先生停下脚步,放下天罚,面色如古井无波。

    而在此时,钟岳催动千翼古船行驶到南天门,紫光君王立刻上前,道:“易君,陛下如何?”

    “陛下技高一筹,已经将场面彻底引爆,而今大局已经明朗!”

    钟岳沉声道:“如果我猜得不差的话,陛下假死之后,此刻已经在其先天圣地中以道复生,留下帝后娘娘与其他诸帝争锋。帝后了得,有天丝与无忌先生相助,虽然不至于将诸帝一网打尽,但也可以将诸帝打得元气大损。”

    紫光君王点头:“诸帝相争,渔翁得利。让帝后与长生帝、金天帝争斗,即便帝后获胜也是元气大伤,而后便是陛下渔翁得利。我们先天宫的势力须得从这场纷争中抽身而退,保全实力。”

    钟岳催动千翼古船,杀入乱军之中,破天关的亿万神魔见他亲自上阵征战,士气大涨,奋力厮杀,将天庭大军杀退。

    钟岳呵斥一声,让各军将士催动十口帝兵,挡住天庭大军,镇住阵脚,高声喝道:“楼正师,星斗各部,南天门各部,三离宫部,天枢部,还不归顺?”

    楼正师叹了口气,看向南天门方向,只见天庭中许多熟悉的面孔变得面目狰狞可怖,如此陌生。

    而后方,便是钟岳的大军,将他们夹在中央。

    相左雨高声道:“楼正师,我都降了,你还不降?易君王待我不坏!”

    楼正师万念俱灰,看向钟岳,厉声道:“易君王,陛下真的故了吗?”

    钟岳点头:“千真万确。帝明不是死于先天陛下之手,而是死于帝后娘娘之手,无忌先生也可以作证。”

    楼正师看向风无忌,厉声道:“陛下故了?”

    风无忌点头,笑道:“在我的计谋下,即便是天帝也要驾崩。楼正师,而今帝明嫡系,只剩下你们几个孤魂野鬼了,你若是降了我,我饶你不死,还可以让你掌管天河水师。”

    “贱妇,小儿,误我帝明朝江山!”

    楼正师面色惨然,看向身边的诸多将领,只见他们个个带伤,难以再战下去,哈哈笑道:“陛下驾崩了,身为忠臣岂可事二主?陛下待我仁至义尽,我身为陛下臣子,他归天之后也是帝魂,不能没有忠臣义士辅佐。诸君,我随陛下而去,你们降了易君王,他不会亏待你们。”

    钟岳脸色大变,连忙道:“楼师兄,难道你便不想替帝明报仇?”

    楼正师摇了摇头:“多谢易君王厚爱,我一介武夫,只知兵事,阴谋诡计我不在行。但即便是勇力,我也不敌帝后娘娘,只怕是无法为陛下报仇了。易君,我老了,而我部下却还年轻,还可以为你征战!永别!”

    “陛下,老臣来了!”

    他祭起自己的神剑,神剑光芒照耀,一剑斩落,身首异处。

    钟岳呆了呆,看了看楼正师的尸体,脑中昏昏沉沉,有些难以接受。

    “易君王。”

    楼正师的尸体旁边,一尊尊天河水师大将身躯木然的站在那里,其中一位造物推开面盔,向钟岳看来,挂满血迹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还请易君王恕罪,我等与易君作对这么久,死伤在易君收下的弟兄不计其数,我们若是投靠易君,便对不起那些弟兄的在天之灵。”

    钟岳沉声道:“你们要投靠帝后?”

    那尊造物主摇头,哈哈笑道:“投靠帝后,对得起陛下,对得起楼帅吗?诸位弟兄,谁与我陪楼帅走一程?”

    钟岳心头大震,只见一尊尊天河将领一个个默不作声,相继祭起各自的神兵。

    “楼帅在天之灵,并未走远,我们来了!”

    铮铮铮——

    一口口神兵落下,一缕缕英灵远去,那些天河将领的尸体跌趺在楼正师身边,围绕这位主帅环绕一圈。

    “这天下,最不缺的便是忠义之士。”

    钟岳不忍去看,道:“羽师兄,你将他们的尸体收了吧,厚葬他们。”

    “楼正师愚忠,易君王也是假仁假义!”

    风无忌站在南天门上,哈哈大笑,高声道:“神天王、魔天王,各部主帅,楼正师愚忠害死自己,你们也要陪他一起上路不成?而今帝后娘娘乃是正统,大宝之主,寰宇间最为强大的势力!你们还不归降?”

    神天王向周天星部、天罡星部、地煞星部等各军统帅看去,众将一片沉默。

    “这天庭中,已经没有了忠义二字。”

    神天王脱下身上的将袍,哈哈笑道:“诸位弟兄,我是不想再为莫名的理由厮杀下去了,我的雄心壮志被消磨得空空荡荡,只觉心灰意冷。从前那个值得我追随一生的天帝陛下已经不在了,那个值得我效力的朝廷也不在了。我现在只想解甲归田,这个神天王,谁爱做谁做。告辞了!”

    魔天王脱掉战袍,哈哈笑道:“我随你去!”

    “我也有些意冷。”

    周天星部统帅星随云丢掉将袍,笑道:“我不敢像楼师兄那样随陛下而去,只有也归隐了。易君王,可以给一条生路吗?”

    天罡星部、地煞星部、天枢部、三离宫部的统帅各自脱掉战袍,默默的看向钟岳。

    神天王沉声道:“孝无忌薄情寡义,断然不会放过我们,唯有易君高义,能够给我们一条生路。还请易君成全!”

    钟岳沉默,挥了挥手,道:“你们的部下,你们可以尽数带走。去吧。”

    “多谢易君王恩德!”

    诸将齐齐躬身,神天王高声道:“愿意随我走的,跟上来!愿意留下来的,投靠易君王,有他在,你们足以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大半将士随他们而去,还有千余万神魔选择留下,钟岳下令,十大帝兵放开一个口子,将这千万神魔接引入阵,沉声道:“我再立一军,便叫做帝明军,你们今后保住这个军号。”

    众将士大哭,泣血拜谢。

    “这场夺帝之战,登上帝位的无论是谁,都不会干净清白。”

    钟岳叹了口气,喝道:“退兵,驻扎帝星!”

    紫光君王看他一眼,笑道:“易君,你这话有些大逆不道。”

    钟岳淡然道:“你觉得陛下干净吗?”

    紫光君王沉默,过了片刻,道:“这句话不应该你我做臣子的来说,而是由史官去评。易君,陛下的举动虽然有些不堪,但也算是圣明,战争,本来便应该无所不用,没有道德可言。”

    钟岳诧异:“你是这么以为的?”

    紫光君王不答,过了片刻,他语调缓慢道:“你我这些出谋划策的,总有些理想,但理想与现实,毕竟是有差距的。”

    破天关大军稳步后退,十口帝兵悬于大军后方,不给天庭军队以任何可趁之机。即便是退兵,风无忌也抓不到任何机会可以进攻。

    沿途中,钟岳下令让斥候出动,打探这场帝战的结果,过了两个月,他率领大军退到帝星,又命派出一批斥候分别前往长生氏、中央氏和金天氏,打探消息。

    这一战,帝后可谓是大获全胜,除掉了帝明和穆先天这两个最为强大的对手,又有阳侯魔帝为帮手,而且还收了清河帝,谋略实在是深沉。

    过了不久,第一批斥候归来,带来天河中的战况,那场帝战中金天帝重创喋血,不得不臣服帝后娘娘,而长生帝与央尊帝遁走,帝后与清河帝追杀,不知所踪。

    又过不久,第二批斥候归来,长生帝与央尊帝退回中央氏,祭祀上古中央五帝,请来五大天帝帝灵,逼退帝后与清河帝。

    而栗陆氏、水龙氏、提挺氏等古老帝族经此一役,元气大损,大不如从前。

    “我知道云卷舒投靠谁了。”

    钟岳将这些消息整理一遍,心中暗道:“云卷舒啊云卷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