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103章 道是癞蛤蟆(第三更!)

第1103章 道是癞蛤蟆(第三更!)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时候他们俩小无猜,懵懂的青春洋溢着初恋的心跳声,初次品尝恋爱的甜蜜,钟岳每当回忆起那段岁月,还是不自觉流露出自心底的笑容。

    不过少年的时光过去的太快,随着彼此的成长,责任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一股脑的全部压在当年那个钟山氏的少年肩头,要他扛起。

    他不得不拼命,不得不勾心斗角,不得不出生入死,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会死亡,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回来,所以他不敢给眼前这个少女永恒的承诺。

    他唯一敢的,只是说会对她好不会辜负她而已。

    但即便是这样菲薄的承诺,也让这个少女义无反顾的跟随他,离开了生养她的祖星,离开了自己的亲人。

    她还为了不拖累他,主动向神垕娘娘请求变成人蛇身的华胥氏,而且还在担心他是否会觉得自己不好看了。

    若说感情,他们之间的情感最深,也最是单纯。

    钟岳与丘妗儿就这样的坐着,交流着彼此的感悟,亲昵而宁静,丘妗儿是唯一一个能够让他忘却雄心壮志,忘却世俗的纷争的女子,在她身边,他能够找到自己心中最初的天真与平和。

    他们耳鬓厮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自己的所得,印证所学,他们的神魂也在交流,变得无比亲密。

    钟岳很想这一刻永远也不要过去,但是再美好的时光也始终有过去的时候,钟岳修成先天坤土大道,终于要离开了。

    他游下祭坛,走向远处,突然背后传来那个女孩的声音:“师哥!”

    钟岳回头,祭坛上,丘妗儿张了张口,似乎有千言万语,最终也没有将那千言万语说出来,只变成了一句话:“师哥,我等你啊!”

    钟岳心神大动,只觉胸腔中的柔情突然激荡起来,化作无可遏制的洪流,化作喷涌欲出的爱恋。

    “妗儿,我要娶你!”

    他大声道,宣泄着心中的感情,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坤土之气的圣地中,肆无忌惮的放飞自己的情绪。

    “你等我,我会回来娶你!不管怎么样,不管天翻地覆,我一定要娶你!你等我回来!”

    丘妗儿呆了呆,脸色羞红,心里只觉甜滋滋的,又是酸酸的,兴奋的冲他挥手。

    钟岳转身远去,祭坛上的少女只觉心跳的很快,自己的身躯又有些无力,斜斜的依靠在祭坛的柱子上滑坐下来,又是笑又是落泪。

    “他承诺了,师哥他承诺了……”她喃喃道。

    钟岳走出华胥星海,心头亢奋的情感还是没有回落下来,还沉寂在刚才的表白之中,他向小师妹表白了,终于表白了!

    突然,薪火打个哈欠道:“钟山氏的种牛,对面的那个女孩子你打算承诺她什么?”

    钟岳连忙抬头,只见君思邪驾着一艘画舫,斜斜的依靠在画舫的窗棂边,看着他似笑非笑。

    “师弟。”她轻声道。

    “这情债,你背了许多,需要用一辈子去还,也未必能够还完。”

    薪火悠悠道:“你对这个海誓山盟,便是辜负了那个。钟山氏,不要轻易许诺啊。”

    钟岳大步走上前去,大声道:“师姐,将来我若是向你求亲,你会答应吗?”

    君思邪怔然,摇头笑道:“傻子。”

    她荡着画舫远去,钟岳呆了呆,望向她远去的船,高声道:“师姐,你答应吗?”

    君思邪站在画舫的船尾处,风姿卓卓,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喊道:“我当初为什么跟你出来?”

    钟岳大喜,哈哈大笑,高声道:“你等我!”

    君思邪满心欢喜,荡着船儿驶入华胥星海的深处,船桨波动,荡起一颗颗星辰。

    钟岳喜不自胜,定了定神,向外走去,还未走出重重圣山,又逢一女子走来,却是华胥氏的未来女娲华倩玟,两位尚未出世时便已经注定了这辈子的亲事。

    华倩玟没心没肺,哼着小曲儿往这边走来,与钟岳打个照面,连忙停了小曲儿,肃容正装,款款施礼,轻声细语道:“钟相公。”

    “钟山氏,你又要许什么诺言?”薪火兴致勃勃的问道。

    钟岳头都大了几圈,华倩玟非比寻常,是祖辈们在**十万年前便定下的亲事!

    伏羲氏的领袖,注定要迎娶华胥氏的领袖!

    伏羲与女娲,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儿,这是祖制,是规矩!

    薪火兴奋起来,眼巴巴的等待着钟岳要许出什么承诺。这朵小火苗还从未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事情。

    钟岳笑道:“倩玟为何对我这么客气?”

    “古人不是说夫妻要相敬如宾的么?”

    华倩玟眨眨眼睛,笑嘻嘻道:“娘娘也说,遇到了你可不能像从前那样疯疯癫癫,将来我是要嫁过门的。万一疯癫了,岂不是要被夫家耻笑?”

    钟岳哑然,道:“倩玟,其实我已经成亲了……”

    “是萱儿吗?”

    华倩玟又恢复本来面目,嘻嘻笑道:“她又打不过我,无可奈何的。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打不过她。这丫头片子,手段越来越强了,上次我出门参加你那未来诸帝大会,与她私下里聊了聊,我就问她我嫁过来在你家能排老几?她便挺不乐意的,要和我比较比较,然后我们便在台上公开较量一场,你也看到了的。我急于回家,便没有与她厮并到底。我才刚刚回来便听闻你也来了,你脚步倒快……”

    钟岳听得云里雾里,突然醒悟过来,失声道:“未来诸帝大会结束了三十多年了,你才刚刚摸回来?你去哪里了?”

    华倩玟赧然,不好意思道:“我迷路了,走了老久,总是摸不着华胥圣地在哪里,后来见到一片天火之海,才知道到了天火荒域。幸好遇到了你的故人凤鸣山,他带着一批族人离开天火荒域,说是要去开荒,建功立业。他给我指了路,然后我便到了古老宇宙……”

    钟岳哭笑不得,道:“古老宇宙与华胥圣地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你怎么跑到那里?”

    “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后来不知怎么地便到了帝星,看到许多帝灵在打架。”

    华倩玟眨眨眼睛,道:“好在总算摸回来了。对了,咱们定亲,你打算何时迎娶我?”

    钟岳头大如斗,支吾道:“咱们还不熟,现在谈这个是否早了?”

    “也是,所以要交流感情。”

    华倩玟拉着他的手向外走去,笑道:“我知道有个地方适合谈情说爱,你随我来。”

    钟岳跟着她踉跄前行,却见这华胥氏的少女将他拉到一个山花漫烂之地,星空飞瀑如长河倒挂,各色花开,有蝶女在神花间飞来飞去,提着小巧的花篮,从神花中采取神蜜熬炼成药。

    “这儿最好了,是我心中最适合谈情的地方。”

    华倩玟拉着他兴冲冲的在花海中徜徉,突然眼睛一亮,拈着一朵花,笑道:“一花一世界,花中世界是否有大千道妙,是否有亿万生灵?他们是否有着自己的悲欢离合爱恨痴歌?”

    她面上挂着笑容,幽幽道:“他们的道是何道,他们的情是何情?他们一生有着什么样的际遇?”

    她的问题极多,钟岳根本来不及回答,突然这女孩唇来到花边,似乎在嗅香气,然而钟岳却看到她的思绪与元神放飞,离开身体,遨游大千时空,不知何处去了。

    她的问题多,突然间的顿悟,拈花微笑,元神飞去,真是率性而为。

    钟岳无语,一个路痴还喜欢用这种方式悟道,不知道她的元神是否还能摸得回来。

    他张开三目天瞳,四下搜寻终于找到华倩玟的元神,短短片刻这女孩儿的魂便飘飞道华胥圣地之外,欢快的遨游,从太阳中穿过去,调戏太阳中的日灵,忽而顿足进入虚空界,坐在上古先贤面前,正儿八经的论道。

    忽而又下界,来到一个陌生的星球,坐在池塘里和王八对眼儿。

    “倩玟的道心太单纯了,她虽然不是圣灵体,但是对道的亲和却不比燔萱差。难怪她会迷路,这个女孩子动不动便会悟道,然后追着道儿跑,转而又被其他大道所吸引过去。”钟岳心道。

    他元神离体,穷追猛赶,终于追上这个乱跑的灵魂,钟岳想将她拖回来,不料却被华倩玟拖住。

    这女孩的元神强得出奇,两人元神遨游,上天入地,做尽了平日里在钟岳看来荒唐无比的事情。

    “你看,道无处不在呢!”

    华倩玟让他与一只蛤蟆对视,兴奋道:“你盯着这蛤蟆的眼睛,细细的看,是否能够看出他也有道。道无高下,可以矫腾如龙,也可以是一只癞蛤蟆!”

    两人魂游不知多远,他们的肉身已经感应不到,华倩玟这才想起来回去,为了防止她再次跑丢,钟岳亲自带路,终于返回华胥圣地,找回自己的肉身。

    “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又近了一步!”华倩玟兴奋道。

    钟岳哭笑不得,道:“倩玟,你今后在我面前无需做出端庄姿态,尽管恣情,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你。”

    这个女孩活泼单纯,故而大有成就,倘若束手束脚,束缚了她的天性,反而是耽误了她。钟岳并不想因为自己与她的亲事而束缚着她。

    而且,自己与这个女孩的一番胡闹胡折腾,钟岳居然真的现天地万物万灵莫不是道,各有动人之处,虽然他在这一途上没有多大的天分,但华倩玟却在上面有着过人之资。

    华倩玟眼睛一亮,笑道:“这是你说的!”

    “当然,今后要记得路,不要跑丢了。”钟岳谆谆嘱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