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093章 求道于情(第三更!)

第1093章 求道于情(第三更!)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摇头,轻声道:“还记得老头子吗?”

    风孝忠呆了呆,眼角抖动,冷笑道:“别以为你搬出老头子我便不敢杀你!”

    “当年我第一次遇到风裳老爷子,他正在我剑门的玉林中雕刻一尊玉雕。”

    钟岳的目光温柔,这一刻他不再是叱咤风云跺一脚天地都要抖三抖的无双智将,他仿佛回到了千年前,那时他还是个少年,他第一次遇到剑门的老门主风裳。

    风裳在玉林中见他,一言不,正在用心雕琢一个女子的雕像,那女子背生双翅,但却是个孝芒神族的女子,长着三颗螓,面目姣好,一面温柔,一面俏皮,一面庄严。(宅猪按:详情请见第九十三章老头子,嗯,这是个比较早期的坑。)

    “老头子雕琢得很是认真,我原本以为他是在雕琢一尊神女,后来才知道,他雕琢的是自己的儿媳。”

    钟岳继续道:“那时,他想必便已经有放你脱困的意思,但是又担心你无法控制自己的道心,陷入疯狂,所以雕琢了儿媳的玉像,估计是想让你见到那尊玉像,想起曾经的恋人,能够将你从疯狂之中拉回来。后来,你还是走了,或许老头子知道你我会相遇,所以让我看见了那尊玉像。”

    “你想让这个女子控制我?”

    风孝忠面带杀气,这一刻钟岳感觉到他的杀气如同汪洋怒海般恐怖,风孝忠是彻彻底底的对他动了杀心!

    风孝忠是求道者,一心求道,他的心中只有两个羁绊,一个是他心目中无敌的父亲,老头子风裳,另一个便是他的爱人,被孝芒神族大祭祀处死。

    父亲象征着关爱,而他的爱人则是他心中仅存的美好。

    钟岳将他心中那份仅存的美好挖出来,在他看来这就是冒犯,就是控制!

    钟岳摇头,道:“你心中始终有一道难过的关隘,那道关隘便是你的心结,你爱着那个孝芒神族的女子。现在我为你寻来一个一模一样的女子,你若是一心求道,便去杀了她!”

    风孝忠暴怒,眼瞳中流露出疯狂之色,冷冷道:“你以为我不敢?谁敢阻我求道,我便杀谁,没有例外!”

    他杀气冲天,迈步便向盘素心走去,盘素心正在破天关中东奔西跑,试图寻到离开之地,浑然没有留意到这尊杀神的接近。

    风孝忠走近,突然这女子回头,风孝忠心中一惊,杀气不觉散去,目光中的疯狂之色褪去,不自觉的变得温柔起来。

    他内心中柔软的地方被触动,想起了自己曾经美好的爱情。

    盘素心眨眨眼睛,问道:“这位师兄,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么?”

    风孝忠僵硬的面孔挤出一丝笑容,声音也不觉温柔下来:“你想要离开这里?”

    “是啊!”

    盘素心气呼呼道:“那个易君王好不讲道理,强行将人家掳了来,困在这里,害得人家有家难回!这破天关实在太大,我找不到出去的路,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还是没有找到出路。你也是被易君王掳来的吗?”

    风孝忠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盘素心愤愤道:“这个易君王,真是作恶多端!你放心,我来保护你,他绝不敢动你!”

    风孝忠又点了点头,笑道:“好啊,你保护我。”

    盘素心东张西望,悄悄向前走去,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上一身神兵神将的衣服,然后才好溜出去,否则被他们现了又会将我们捉起来。”

    她还未说完,风孝忠突然身形闪动,将远处的两尊神将擒下,将两人身上的铠甲扒下,然后回到她的身边。

    盘素心还不知他已经一来一回,只觉他手一翻便多出两套铠甲,又惊又喜,赞道:“你竟然还有这等宝物,看来你准备逃走已经准备了很久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风孝忠。”

    两人换上神将的铠甲,盘素心放下头盔面铠,罩住面孔,牵住风孝忠的手,悄声道:“你随我来,咱们混出去。”

    风孝忠跟着她,道:“这一路只怕危险重重……”

    “所以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易君王察觉。那厮神通广大,厉害得很。”

    盘素心面色凝重,悄然道:“我上次落入他的六道轮回中,走了不知多久都没有走出去,你若是被他的轮回困住,估计就要死翘翘了。”

    风孝忠连连点头。

    盘素心带着他东躲西藏,赤松正率领军队巡逻,看到两人鬼鬼祟祟,正要上前盘问,风孝忠狠狠的瞪他一眼,赤松连忙装作没有看见,绕道过去。

    盘素心吓得香汗淋漓,拍了拍胸脯,道:“好险,幸好我洪福齐天!小忠,你跟着我算是跟对了。”

    却在此时,一尊神将走来,道:“你们两个……”

    啪!

    风孝忠将他打翻在地,昏死过去,盘素心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见状才松了口气,赞道:“小忠出手真快。”

    风孝忠怔然,想起从前快乐的时光,目光温柔。

    突然,他看着盘素心的背影,目露凶光,缓缓抬起手:“你毕竟不是她,不是她……”

    “快点跟上来!”盘素心回头向他招手。

    风孝忠眼中的凶光散去,老老实实的跟上前去,只听身边的少女低声道:“我看到破天关的门户了!好紧张,好刺激,咱们快要逃出去了!你一定要跟上我,否则便又会被易君王那恶棍给抓回去了!”

    风孝忠连连点头,道:“你说什么时候走,咱们便什么时候走!”

    两人等待片刻,钟岳下令让守城的将士换岗,两人立刻抓到机会,趁机溜出破天关。

    风孝忠回头看去,只见钟岳站在高处,向他遥遥挥手。

    风孝忠怔怔的看着钟岳,目光复杂,然后转身,与盘素心远去。

    盘素心激动的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喜不自胜道:“我们竟然逃了出来,竟然真的能从臭名昭著的易君王手底下逃出来!小忠,你真是我的福星!”

    风孝忠露出笑容,这次笑容不再那么僵硬,问道:“你打算去哪里?回盘瓠氏吗?”

    盘素心怔然,摇头道:“盘瓠氏?我不回去了,也回不去了。族长丝毫也不怜惜我的性命,竟然拿我来要挟易君王,若不是易君王帮我炼一尊分身,只怕我早已死了……小忠,帝星是纷争之地,太乱了,杀戮太多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没有纷争的地方。”

    风孝忠点头,道:“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两人渐行渐远。

    破天关中,钟岳目送他们远去,阴燔萱走上前来,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突然道:“像他们这样,或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钟岳点头,揽住她的腰肢,道:“希望有一天,你我也能如此。”

    阴燔萱笑道:“夫君,你怎么知道风师兄一定会跟她走?万一风师兄决绝,杀了她呢?”

    钟岳摇头道:“风师兄,天人也,对道用情极深,他对道用情这么深,对情用情更深。他寻回自己的感情,必将不会对她动杀心。”

    “你怎么知道盘素心会喜欢他?”阴燔萱问道。

    “风师兄虽然是恶人,但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只要与他接触,了解得越多,便越会喜欢他。”

    阴燔萱迟疑一下,道:“风师兄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还是当成盘素心?他能分得清区别吗?”

    钟岳茫然,随即摇了摇头,振奋精神,笑道:“风师兄寻回自己的感情,那么他的儿子便要头疼了!孝无忌,你若是胆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便会实现我的诺言!”

    帝星,大庭氏,风无忌正在大庭氏做客,突然打个冷战,心中诧异:“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不祥之兆。”

    “罗老,你虽然与世无争,但是你毕竟是大庭氏的客卿,而今大庭氏屡吃败仗,你岂能不出手相助?”

    风无忌将心头的不安放在一边,向对面的头生双角神武不凡的先天神道:“而今,大庭氏皇庭氏已经都在天帝陛下的战车上,罗老身为碧落宫的强者,岂能不出?”

    罗老摇头道:“碧落先生只让我们下山历练,我进入红尘之中,也只是想洗涤道心,验证所学,对于世俗的帝位之争并无想法。”

    风无忌眼珠子转动,笑道:“罗老,你还记得易君王冒充我,来到这里骗取你的长生之法吗?当时易君王可是说要饶你一命,你怒不可遏,而今易君王就在破天关,为何罗老今日反倒怯战了?”

    罗老闻言,眼角跳动,起身道:“也罢,我便随你走一遭,见一见易君王!”

    风无忌大喜,起身笑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是奉天帝之命,腰带陛下所赐令牌,还要前往伯皇氏、无怀氏、水龙氏,劝说这三家起兵相助。罗老不如随我一起前去,水龙氏伯皇氏和无怀氏那里,也有罗老的同门师兄弟,罗老的面子广,我劝他们未必能够劝动,还须得罗老出马!”

    罗老慨然道:“我在碧落宫也有几分颜面,我与你一起去游说他们,务必要他们出山,与那易君王一论高下!”

    风无忌喜不自胜,笑道:“我盘瓠氏的天河之洲,而今已经聚集了九五至尊,倘若能够得罗老相助,更是如虎添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