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034章 最残酷的真相

第1034章 最残酷的真相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些帝君都是针对对方致命弱点施展出致命一击,这的确是致命一击,让遭到攻击的对手无一幸免,悉数死在对手的攻击之下!

    凤鸣山坐在血泊之中,呆呆的看着那面如镜般无暇的先天龙鳞,眼中露出恐惧。

    相比凤玉兰等人,他太弱小了,这些帝君无一向他出手,让他活了下来。

    凤鸣山打个冷战,毛骨悚然,这一关没有任何禁制,没有任何杀机,无暇的明镜连半分的威能都没有,但造成的伤亡却是最可怕的,将邪帝、魔帝、黑帝这等存在最为出色的帝君级弟子一网打尽!

    在这块先天龙鳞面前,他们都变成了恶魔!

    风无忌也活了下来。

    凤玉兰等人出手,自然是针对最为强大的存在,对自己最有威胁的存在。而他们相对弱小,但也借着弱小而保全了性命。

    先天龙鳞前,又有一人缓缓站起,突然间化作一道流光向先天龙鳞冲去,消失在龙鳞的裂缝中。

    钟岳与浑敦羽走来,看着地上的尸体,度鸦、臯阴这些存在即便是放在紫薇,那也是名动一方,堪称帝君之中的绝顶人物。

    然而在这里,却死于一块先天龙鳞的前方,一死便是六大帝君,仿佛帝君很不值钱一般。

    他们并非愚蠢,事实上他们都很精明,甚至连风无忌也算计不到他们,但就是因为他们太聪明,导致了这个结局。

    先天龙鳞映照出他们的一切弱点,而他们又分属不同势力,彼此之间恩怨颇多,自己的破绽被人看透,自己又看到别人的破绽,那么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尽快的干掉对方!

    若是不干掉对方,那么等待他们的便会是对手的袭杀!

    前方路上危险重重,谁也不知道身边的对手何时会对自己痛下杀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将掌控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种想法很好,但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那就只剩下如今的下场了。

    “祖庭中,只剩下我们了。”

    钟岳感慨一声,风无忌毛骨悚然,后退两步,笑道:“易先生,这次我没有与你作对,你没有理由杀我对不对?”

    钟岳轻笑一声,没有去看他,而是向先天龙鳞的那个缝隙走去,悠然道:“你不与我作对,我自然不会对你下手。风师兄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风无忌松了口气,向先天龙鳞看去,只见先天龙鳞中有钟岳和浑敦羽的影子,他目光闪动,试图从明镜中寻找出钟岳的弱点。

    钟岳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巨大的龙鳞前,任由他观看,笑道:“看够了没有?”

    风无忌脸色微变,连忙道:“我并无恶意!”

    钟岳背对着他,摇头道:“你放心,我现在还不会杀你,我一直在寻一个杀你的理由,所以我任由你看我身上的破绽,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你大可以将我身上的破绽记下来,我不会介意。”

    风无忌微微一怔,只听他继续道:“你现在看到的破绽,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破绽。你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我的破绽便已经消失,等你鼓足勇气对我下手时,你便死定了。”

    风无忌不敢多话,也不敢再看先天龙鳞。

    钟岳轻笑一声,与浑敦羽走入先天龙鳞的缝隙之中,穿过此地。

    凤鸣山枯坐在那里,这次对他的打击实在有些太大,他的师兄师姐们死掉了,死在伏羲氏的祖庭之中。

    此行之前,他们还得到凤天元君的指点,对这次行程信心满满,然而现在……

    待他如姐如母的师姐玉兰也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

    若是凤天元君知道此地如此凶险,为何还要让他们来?

    先天龙鳞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露出冷冷的讽刺,似乎在说杀他们甚至无需动用杀阵或者禁制,只需要在他们面前放一面镜子即可。

    凤鸣山木然,却在此时,突然凤玉兰的尸体动了动!

    “师姐!你还活着?”

    凤鸣山又惊又喜,随即愕然,只见凤玉兰的尸体直直立了起来,一股恐怖的能量从她体内爆发,迅速充斥周身!

    她的脖子断了,灵、魂俱灭,但是她的眉心中却有一根凤羽飞出,围绕她的脖子缠绕一周,连接伤口。

    凤鸣山身躯颤抖,低下头颅。

    那不是他的玉兰师姐,他认得那根凤羽,那是他们的老祖宗凤天元君的羽毛。

    他的师姐已经死了,现在控制他师姐肉身的是老祖宗的那根凤羽,凤羽中藏着老祖宗的力量和神识,相当于老祖宗的分身。

    凤玉兰的肉身现在变成了老祖宗的身外身!

    凤玉兰,现在应该称作凤天元君,凤眼看向四周的尸体,突然笑道:“几位道友,你们还要藏到何时?”

    凤鸣山身躯一震,看向四周,只见度鸦全身骨骼悉数断裂的身体以诡异的姿态扭动,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张开嘴巴,嘴巴里有两条舌头,其中一条舌头如同活物,吞掉另一个舌头,盘踞在度鸦的口中。

    而臯阴邪君的尸体也是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一枚眼球从臯阴邪君的眉心中飞出,然后停留在他的眉心,臯阴邪君也“活”了过来。

    与此同时,魔元术、神秋山也纷纷“复活”,只剩下那个年长道童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的气息无比强大,无比浓烈,甚至比臯阴、度鸦等人生前还要强大数倍!

    “黑帝竟然还在闭生死关,看来是一心要突破,修成道神了。”“魔元术”看了看年长道童的尸体,呵呵笑道。

    “这家伙,竟然要走到我们前头,先我们一步成就道神。”

    “臯阴邪君”嘿嘿笑道:“我们要不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惊喜?魔帝,我们去偷袭他,保管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魔元术”冷哼一声,不去搭理他。

    凤鸣山心中一片冰凉,突然大声道:“为什么?”

    众人纷纷回头,向他看来。

    凤鸣山怒气填胸,厉声道:“你们明明将自己的分身化身藏在他们体内,为什么刚才不露面?为什么你们还要派我们前来?”

    他越说越怒,高声责问自己的老祖宗和其他先天神王,怒问道:“你们的本事这么强,为何还要让自己的弟子前来送死?”

    臯阴邪君,也即是先天邪帝的身外身,笑道:“你已经说出答案了,为何还要再问?”

    “我已经说出答案了?”

    凤鸣山呆了呆,心中一片冰凉:“送死?这就是答案?你们派我们来,就是为了让我们来送死?老祖宗,我们是你的弟子,我们是你的后裔啊,为什么要让我们送死……”

    他的身躯颤抖,声音也颤抖了。

    凤天元君深深看他一眼,还未来得及说话,先天邪帝已经替她说道:“你这小辈真是多话。你应该知道,若是没有你们前来送死探路,我们岂能来到这里?若是我们真身前来,恐怕连祖庭的门户也进不来。”

    凤鸣山心中更冷,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老祖宗,我们是你的弟子,是你的血脉啊……”

    凤天元君似有不忍之色,幽幽道:“鸣山,你眼中的生死在我眼中不过是一缕过眼云烟,我从宇宙之初诞生,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我生了不知多少孩子,见到我的无数孩子长大,成年,老去,死亡。我见证了无数生灵如同蚍蜉一样朝生暮死,我们先天神魔的感情与你们后天生灵的感情完全不同。你有的爱恨情仇愤怒悲喜,我没有。你若是拥有与我一样无尽的寿元,你便能理解我了。”

    凤鸣山手足冰冷,喃喃道:“我们先天神魔,你们后天生灵?老祖宗,我们不是同一个种族吗?我们都是天凤皇族才对!我们天凤皇族自黑暗时代便已经存在,是火纪时代的皇族,无比荣耀的种族!”

    元鸦神王摇了摇头,失笑道:“小鬼头,你们自始至终都不是同一个种族,你是天凤皇族,但凤天元君可不是天凤皇族。你们天凤皇族,不过是她的子孙后代罢了,怎么可能是同一个物种?”

    先天神帝淡漠道:“自始至终,先天神魔与后天生灵便不是同一个种族。所谓同族,是同祖同宗,我们先天神魔无祖无宗,我们是你们的老祖宗,怎么会与后天生灵是同一个种族?”

    凤鸣山哈哈大笑,状若疯狂,撕扯自己的头发撒腿狂奔而去。

    他只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坚持统统崩塌,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为之骄傲的身份为之骄傲的种族,统统坍塌下来变成灰烬,变成废土!

    他的道心就这样被几位先天神王只言片语瓦解,崩塌得一塌糊涂!

    现在他只想逃,逃走,逃离此地,逃出这个冰冷的世界!

    “几位道友,你们过分了。”凤天元君瞥了众人一眼,冷冰冰道。

    先天邪帝呵呵笑道:“我们只不过是在告诉他事实而已,谁知道他的道心如此不堪,接受不了事实。”

    凤天元君冷笑一声,知道这几个老鬼的打算,他们无非是见到凤鸣山的资质过人,所以直接将最残酷的真相摆在他的面前,摧毁凤鸣山的道心!

    “不错的孩子,可惜已经疯了。”先天魔帝微笑道。

    元鸦神王笑道:“咱们继续走罢,那个小伏羲和另一个小家伙已经出动了。能否得到伏旻道尊留下的宝藏,还要依靠他们。”

    五位强者迈步向前走去,突然,先天邪帝停下脚步,看向风无忌,呵呵笑道:“小友,你要不要一起跟来?”

    风无忌额头冒出冷汗,谄笑道:“诸位前辈,晚辈的本事低微,还是不要进去给诸位前辈添麻烦了。”

    “小滑头。”先天邪帝哈哈一笑,迈步前行。

    风无忌连忙转身便走,脸色阴晴不定,心道:“这些老家伙都是精似鬼,钟山氏这次要遭殃了!他在我面前这么牛气,在这些老鬼面前还能牛的起来吗?”

    ————最近上秤称了称自己,又长膘了……猪,不能再吃了,会被杀掉的哦~~一脸严肃。与各位共勉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