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1004章 撕裂人心的哭声

第1004章 撕裂人心的哭声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目天瞳的威能实在诡异,庭封岑用三目天瞳与钟岳对视,落败不敌,魂飞魄散,连他们的保命神通都未能保住他的性命!

    “我儿……”

    庭道极脑中轰鸣,颤抖着伸出手将庭封岑的尸体从象背接下,庭封岑身上一点点伤口也没有,但是元神却已经被斩,魂魄飘散,没有转世的可能!

    庭封岑三只神眼依旧瞪得滚圆,威风凛凛,脸上还挂着喜色,显然他的死亡是在一瞬之间,元神直接被对方的瞳力斩杀。

    他们留下的帝君级的保命神通,没有半分作用,三目天瞳的瞳力没有触动这些神通分毫。

    楼正师心头大震,抬头向钟岳看去,只见钟岳的第三神眼闭合,恢复如初。

    “三目天瞳破妄天经!他也会三目天瞳破妄天经,比庭封岑更加高明!”

    楼正师脑中一片混乱:“他是真神,就算有神皇的战力,同样是三目天瞳也不可能将庭封岑这等强者一眼瞪死!难道说他的三目天瞳才是正宗?他化作无忌先生的模样,潜入世外之地,到底得到了多少伏羲氏的绝学?”

    他心中冰凉:“他学会了伏羲氏的绝学,想要杀他,没有那么容易……”

    “攻城!”突然,庭道极双目赤红,恶狠狠道。

    楼正师心中一惊,连忙摇头道:“道极兄,我们刚刚来到城下,两家的大军尚未演练,配合并不完美,不如先等两天,两军演练一番,熟悉之后才好攻城。”

    庭道极冷哼一声,拂袖道:“区区弹丸之地,弹指可破,何用演练?楼师兄,你来对付阴康水师即可,其他的交给我们皇庭氏!”

    他陡然爆喝:“擂鼓!鸣钟!给我攻城——”

    鼓声响起,紧接着诸天神道钟震荡,钟声之中,皇庭氏的大军如同潮水向镇天关涌去,而那钟声浩浩荡荡,冲击镇天关,甚至激荡的星河澎湃,巨浪滔天,压向镇天关的城门。

    却在此时,一株神树落入星河之中,扎根星河,神树冉冉升起,将钟声和滔天大浪挡住。

    城墙上无数神魔身影晃动,镇天关的诸神严阵以待。

    楼正师看向皇庭氏的大军,微微皱眉,皇庭氏的军队冲出去的时候阵列整齐,但是奔到星河旁边时,阵法便已经散乱,心中不由暗叹一声。

    皇庭氏虽然是帝族,但是已经几万年没有经过战斗了,军备涣散,显然远不如钟岳的先天禁军纪律森严。

    “这一战,我们的兵力虽强,但只怕占不到任何便宜……”

    虽然如此想,楼正师却不能看着皇庭氏单独攻城,当即勒令天河水师出动,杀入星河。

    星河中战舰楼船扬帆起航,影影幢幢,千帆竞发,天河水师与阴康水师在星河的背面遭遇,阴康氏的镇天河鼎压下,压得星河浪花不起,大陆之中阴康氏的众生祭祀镇天河鼎,让镇天河鼎的威能更加恐怖!

    楼正师怒吼一声,只身站在星河之中,河水没腰,化作顶天立地巨神,掀起风浪,对抗镇天河鼎。

    而在天河正面,皇庭氏的造物主以自己的肉身为桥,横跨星河,让无数皇庭氏的大军从自己身体上扑到对面。

    作为帝族,皇庭氏的造物主众多,一尊尊造物主匍匐下来,庞大的身躯形成桥面,背上的皇庭氏神魔如同密密麻麻的虫子,疯狂向镇天关涌去。

    有神魔试图飞起,但是触碰到镇天关上空的封禁,肉身元神直接瓦解,死于非命。

    其他神魔见状,连忙老老实实的从造物主身上奔行。

    而在此时,突然间镇天关中的一座座诸天大放异彩,滚滚的诸天之力轰入天河之中,河面风浪大作,星光喷涌,星水动荡,星沙飞舞,席卷而来,将不知多少皇庭氏的高手冲入河中!

    即便是那些造物主也被大浪冲击得肉身千疮百孔,一个个痛呼连连。

    皇庭氏一尊尊族老杀向天河,镇压天河风浪,将各自诸天祭起,与诸天之力抗衡,半空中顿时浮现出姹紫嫣红的神光,相互碰撞。

    而在此时城门大开,一支支大军杀出,为首的是肥遗神族的巴皇、狰族狰皇等顶尖的造物主,不由分说便向作为肉桥的皇庭氏造物主攻去,将那些造物主打落星河之中。

    那些造物主背上的皇庭氏强者一个个被星河淹没,接着巴皇等造物跳入星河,与皇庭氏造物在河中搏杀,巨兽在水中出没,杀得天崩地裂!

    “铺桥!”

    庭道极怒吼,后方的皇庭氏强者祭起一块块神木,哗啦啦向河面铺去,与此同时对岸城门中也有许许多多的桥板飞出,也铺在河面上,分不出是谁搭的桥。

    后面的皇庭氏大军冲来,裹挟着前方的皇庭氏神魔向对面的城门冲去,冲到一半是突然一面面神木桥板飞起,从河面上抽走。

    后面的神魔冲来,将前面的神魔挤入河中无数,被星水冲刷,顿时变成白骨,白骨也接着粉碎!

    一座座诸天涌来,将镇天关中的诸天压住,皇庭氏的十多位帝君探手抓向星河,从河中捞起一把把星沙,向天上一抖。

    只见星沙变成漫天繁星,接着但见那些帝君张口喷出一条大道,将颗颗星辰串联起来,在星河上搭出一道道飞桥。

    皇庭氏的强者立刻登桥,鱼贯涌向镇天关,突然河中大浪突起,有巨蛇双尾,张开血盆大口向皇庭氏的诸多强者吞下。

    “肥遗神族真是多事!”

    一尊皇庭氏帝君登桥,冷哼一声,脑后飞出一道金光,围绕巴皇的脑袋转了一圈,巴皇巨大的脑袋顿时跌入星河。

    突然巴皇那无头身躯又长出一颗脑袋,不敢放肆,立刻遁入河中,消失不见。

    “肥遗神族的身外身?”

    那帝君诧异,却不放在心上,巴皇虽然是肥遗神族的皇,但比他这等帝君却还要逊色许多。皇庭氏其他帝君登桥,大军攻城,下方的星河之中体型巨大的造物主在兴风作浪,扶桑神树与诸天神道钟更是屡屡交锋,无数根须汲取星河能量,千枝万条抵挡诸天神道钟。

    诸天神道钟的威能浩瀚,但也无法越过星河。

    而城墙上,先天禁军架起弩弦车射向皇庭氏的帝君,阻挡帝君的脚步,另有神光炮,向星桥轰去,试图轰断星桥,将桥上的神魔轰杀。

    城墙上还支起天罗地网,挡住攀上城墙的皇庭氏神魔,墙上的将士手持长枪,将挂在网上的神魔捅杀!

    咚——

    剧烈的震动传来,一尊帝君杀到城门下,祭起一面神镜,神镜中光芒如柱,轰击城门,让城楼都抖动不休。

    “祭星光镜!”金何兮下令。

    城中顿时万千面明镜升起,组成一片天幕,映照星河中无数星光,万千道光芒照射,顿时不知多少皇庭氏神魔被镜光蒸发!

    “祭旗!”

    庭道极怒喝,亲自登桥,只见万千面大旗祭旗,庭道极手掌连连探出,抓起一面面大旗抖手射出,咄咄咄,无数面大旗射入镇天关的上空,钉在那些明镜之上,旗面展开,将镜光挡住。

    “飞云车!”

    庭道极爆喝,一艘艘飞云车驶来,车上神魔祭起飞云车,长长的云梯搭在城墙上,无数神魔疯狂沿着梯子向上攀去。

    金何兮立刻传令:“挂神阳灯笼,点燃太阳珠!”

    一只只灯笼被挂在城墙上,诸多金乌将士纷纷化作金乌飞入灯笼之中,灯笼内神火熊熊,如同怒龙冲出,将一辆辆飞云车和云梯点燃。

    这支军队是她陪嫁来的金乌氏神人,数量不多,灯笼也是陪嫁品,此刻也被她用到战场中。

    庭道极大怒,强行杀上城楼,突然皇庭氏后方大乱,九镇十二堡的大军从背后杀来,撕裂皇庭氏大军的后方,而前方钟岳将城墙上所有的先天禁军收入八阵图中,催动先天八卦,在城楼上挡下庭道极!

    庭道极无法杀入镇天关,却在此时皇庭氏一尊尊帝君登上城楼,将钟岳包围。

    突然,一声大笑传来:“易君王,御天关来援!”

    又有一声大笑传来:“易君王,我垒壁关的援军也到了!”

    庭道极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多音帝君与甫崖帝君各自率领千万神魔从两翼杀来,杀入战场,巨大的垒壁城和御天飞堡横冲直撞,垒壁城上无数神魔将士祭起万千的神兵魔神兵,四下屠杀,而御天飞堡上箭光如雨,射向皇庭氏。

    垒壁城和御天飞堡中有巨人擂鼓,鼓声响彻天外,斗志高昂,多音帝君和甫崖帝君杀上城楼,与钟岳汇合。

    “退!后退!”

    楼正师突然下令天河水师退出战场,天河阵图祭起,化作一道巨大的星轮,与镇天河鼎碰撞一记,逼退阴康水师,厉声道:“道极兄,速速后退!”

    庭道极心中一片冰凉,四下看去,只见皇庭氏的大军死伤惨重,败局已定,只得暗叹一声,传令道:“皇庭氏儿郎,退出战场!”

    他与十多尊族老帝君亲自断后,挡住先天禁军、垒壁关和御天关的反扑,不过扶黎、扶烈、穆苏歌等人率领大军从两翼进攻,不断蚕食,还是让皇庭氏折兵损将无数。

    这场厮杀持续了十多日,楼正师与庭道极终于撤出两星之地,借助诸天神道钟逼退镇天关、垒壁关和御天关的大军。

    钟岳站在城楼上,向关前看去,只见先天禁军的将士正在清扫战场,这场恶战让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神兵碎片,还有些残废的神魔倒在血泊之中,未能跟上撤退的部队。

    火光熊熊,照耀着战场中的尸体,阴影幢幢,明暗不定。

    “啊啊啊——”战场中,一尊皇庭氏的神人抱住一具尸体,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的双腿断了,怀中的尸体应该是他的亲人。他张开嘴巴似乎有千言万语,但因为太悲恸,所有的语言到了嘴边都无力形容此刻的悲伤,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那是撕裂人心的哭声。

    先天禁军兑阵的统帅黎华走上前去,躬身道:“师兄,我出手很快,没有痛苦的。”

    那尊皇庭氏神人抬头,木然的看着她,黎华祭起一道光芒斩出,那尊皇庭氏神人的头颅落地。

    城楼上,钟岳暗叹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