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夫人们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夫人们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伏保田回到先天宫,向先天帝君禀告自己的遭遇,道:“易君王一意孤行,当众将风神永处斩,非但没有尊帝君旨意,反而威胁我。还请帝君下令,将此獠处斩!”

    先天帝君面带怒色,冷笑道:“这混蛋连我的命令也不听,真是混账……”

    “帝君且慢。”

    突然,外面传来紫光君王的声音,紫光君王快步走了进来,笑道:“帝君还不至于为区区小事而惩罚易君王吧?”

    先天帝君冷笑道:“他现在已经拥兵自重了,将来还不是要造反?”

    紫光君王劝谏道:“风神永与伏保正在众目睽睽之下要造反,要杀尽镇天关的守将投靠天庭,不但这么说,而且也这么做了,罪该万死,易君王的处置并无过错。”

    伏保田目光闪动,道:“易君王飞扬跋扈……”

    紫光君王看他一眼,淡然道:“易君王有这个权力,先斩后奏之权也是帝君给的。帝君,你若是拿下易君王,谁来镇守镇天关?”

    先天帝君笑道:“我原本也没有要拿下他的意思,只是要吓唬吓唬他而已。紫光,你向来与他不和,为何反倒为他说话?”

    “他溜须拍马,我鄙其为人,但佩服他的手段,况且易君王并无过错,所以必须要为他说话。”

    紫光君王笑道:“陛下,我想借这位伏师兄一用。”

    先天帝君笑道:“你身边没有高手,我担心你会遭到刺杀,有伏保田在你身边,我也安心。伏保田,你今后便跟着紫光君王,保护他的安危。”

    伏保田躬身称是。

    紫光君王告辞,带着伏保田离开,待回到他的宫殿,紫光君王落座下来,沉声道:“伏师兄,最近我心中总有些不安,你帮我去办一件事情。我要你去天庭一趟,见一见武都郎。”

    “武都郎是谁?”伏保田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紫光君王道:“古老宇宙的先天魔神,与黎阳神君是死对头,而今居住在天庭之中。黎阳神君前世是死在武都郎的手中,被武都郎偷袭,结果死于非命,这一世转世人族,成为易风。你去见武都郎,观察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观察其智慧,其神通,比易风如何。”

    伏保田恍然大悟,失声道:“紫光先生是怀疑这个易风,有可能不是黎阳神君?”

    “黎阳神君与武都郎争斗不知多长时间,不分胜败,说明他们的智慧神通不相上下,而易君的表现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其智慧,其手段,都不像是武都郎那样的存在所能匹敌。你观察武都郎,前来报我。”

    紫光君王道:“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帝君,只来向我汇报,明白吗?”

    伏保田迟疑一下:“帝君在我身上设下封印,我若是对他不忠心,他虽是可能将我弄死,若是不告诉他……”

    紫光君王冷笑一声,背负双手,悠然道:“伏师兄,若是说易君王能有一千种方法置你于死地,那么我便会有一千零一种办法让你死于非命,比他还要多一种!你若是泄露消息,我会让你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伏保田心中万分不爽,道:“我已经投靠了先天帝君,天河水师与盘瓠水师都看在眼里,恐怕此刻已经传遍了天庭。我若是去天庭,恐怕立刻就被押上斩神台了!”

    紫光君王悠悠一笑:“易君王连杀风神永与伏保正,你心中不忿,逃出先天宫,这种谎话对伏师兄应该不难吧?”

    伏保田会心一笑,紫光君王目光闪动,道:“你不想扳倒易君王为风神永和伏保正报仇雪恨吗?现在这就是个大好时机。”

    伏保田慨然道:“既然如此,我去便是!”说罢,向外走去。

    紫光君王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低声道:“易先生,不是我怀疑你,而是你值得怀疑。你这一世如此厉害,武都郎岂能杀得了你的前世?除非……你根本不是黎阳神君!”

    镇天关中,金乌氏的使者带来了诸多财宝,看得镇天关的无数神魔眼花缭乱,单单神阳炼成的明珠便有上万颗,被炼成了一串串的项链,钟岳亲近之人都被赠了一串。

    金何兮虽然随行,也来到这镇天关,但是却没有与钟岳相见,而是被阴燔萱迎了去,至于钟岳则是接见金乌氏的使者,免得失了礼数。

    这些宝物中还有一根刚发芽的嫩枝,是扶桑母树上的新枝,也被当成嫁妆送来。这虽然是一根树枝,但是要知道混沌氏的帝兵也仅仅是扶桑母树上的一根枝条而已,仅凭一根枝条便可以炼成帝兵,可想而知这件嫁妆的分量是何等之重!

    嫁妆中还有一株火珊瑚树,是从混沌火海中打捞出来的异宝,天然便是宝物,内藏混沌气与混沌火。

    除此之外还有金乌神帝炼就的金叶一箱,上面烙印着先天大道的纹理,金乌族长送的车马楼船无数,金乌氏族老所赠天金丝等各种异宝,诸天神珠也赠了九枚,让镇天关又多出九座诸天。

    阴傅康也是看得头皮发麻,金乌氏实在是财大气粗,比阴康氏还要富有数倍,不过这也难怪,金乌氏乃是先天神帝的部落,有一尊先天神帝坐镇,坐拥混沌火海、扶山和扶桑神树,自然宝物无数。

    阴康氏的魔帝死得早,而且是被流放到天河之洲,论富有程度当然是拍马不及。

    “神帝还赠给姑爷一枚混沌神果。”

    金乌氏的使者取出一个金匣,毕恭毕敬道:“这混沌神果奥妙万千,服下一颗便可以冲开体内所有秘境,让肉身可与先天神魔媲美。混沌神果只有我金乌氏的族长才有资格服用,神帝将公主收为义女,将来接任族长,公主已经服下了一枚混沌神果,这枚神果便赠给姑爷。”

    钟岳大喜:“燔萱心中不开心,我没有什么宝物哄她,不过有了混沌神果,倒可以让她的圣灵体发挥到极致!只是……”

    钟大官人眨眨眼睛,混沌神果也是嫁妆,将这枚神果赠给大妇,二妇会不会翻脸?

    “何兮已经服用了一枚混沌神果,我也服用了一枚,这神果对我们都没有用处,对燔萱的用处最大,送给她是理所当然。”钟大官人心中自我安慰道。

    他取来金匣,命人将各种宝物收拾整齐,送入君王殿的宝窟之中,请金乌氏的使者下去歇息。钟岳处置妥当,立刻前往君王殿的后花园,寻找阴燔萱,心道:“有了这混沌神果,再加上风师兄的祭道法,燔萱的实力恐怕又将有莫大的提升……”

    君王殿的后花园中,阴燔萱与金何兮款款落座,身后各有使女伴随左右,二女聊些家长里短,阴燔萱笑道:“何兮妹妹,嫁入这个家门简单,我夫君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大小通吃。只是家门中有大有小,听闻何兮妹妹是神帝的弟子,金乌神帝亲自指点,想来是高明万分。妹妹又是金乌氏的公主,天之骄女,何不趁此机会,你我姐妹小小的比试一番?”

    金何兮笑吟吟道:“姐姐,我认输便是。”

    阴燔萱扬眉,笑道:“你我都是神魔,一路修炼而来,经历的战斗也是数不胜数,岂能不战便认输?”

    金何兮摇头道:“不是我怕输给姐姐,而是我不能比。”

    “为何?”阴燔萱纳闷。

    “我……”

    金何兮含羞带怯,低声道:“我有孕在身,怀了夫君的骨肉。我不是怕姐姐,而是怕动了胎气。”

    “胎气?骨肉?有孕……”

    阴燔萱脑中轰然,钟岳兴冲冲走来,远远笑道:“原来两位夫人都在。燔萱,何兮,你们俩的确应当多亲近亲近。”

    阴燔萱深深看他一眼,道:“夫君,何兮有身孕了。”

    钟岳脑中轰鸣,失声道:“有身孕了?我的孩子?不可能!何兮,我与你之间的事情已经过了两三百年了吧?若是你有身孕孩子早就出世了!金乌氏怀胎时间能有这么长?”

    金何兮噗嗤笑道:“夫君,妾身在与燔萱姐姐开玩笑呢!燔萱姐姐刚才说要与妾身比试比试,妾身自忖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借有身孕推脱,没想到姐姐真信了!”

    钟岳松了口气,突然又提起一颗心,有些胆怯的看了阴燔萱一眼。

    “原来妹妹是骗我。”

    阴燔萱不动声色,笑道:“我还当真了。既然如此,何兮妹妹何时打算比试一下?”

    金何兮笑嘻嘻道:“我素来久闻圣灵体冠绝天下,没有对手,不过妾身在古老宇宙中也没有遇到几个对手,既然姐姐想比试一番,小妹自然乐意奉陪。”

    二女目光遭遇,眼中迸出火光。

    钟岳头大,阴燔萱主动提出与金何兮比试,自然是有大妇的作风,把金何兮打一顿,盖过她的风头。

    而金何兮先说自己有身孕,为的只是借机点出自己早就与钟岳有过一段关系,再借钟岳之口点明,连消带打,把阴燔萱大妇的气焰打压下去。

    这二女都不是省油的灯!

    “薪火啊薪火,你的那些传承者是怎么处理这种状况的……薪火?薪火?”

    钟岳识海中,那朵小火苗打个哈欠,道:“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很困,估计要睡一段时间。这种小事你自己处理便是,没事的话别吵醒我。”

    “不靠谱的火苗!”

    钟岳大怒,这朵贼火苗自从与他的灵魂相容,哪里还需要沉睡?分明是拿不出个主意,这才假装昏睡!

    小火苗假寐,心道:“有一代传承者便是后宫失火,被自己的夫人们活活打死的,这件事我还是不参与为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