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岳父

第九百八十六章 岳父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有神魔连忙纷纷起身,甫崖帝君与多音帝君也是连忙起身,不敢怠慢,钟岳躬身道:“陛下。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w}w>.)8)1]z〉w}.>>

    先天帝君温言道:“易君,我亲自来与风神永说情。风神永毕竟是大圆满的帝君,上古的大神通者,杀了他们不如用他们……”

    钟岳突然道:“陛下还记得当年先天宫拜将,我所提的几个要求吗?”

    先天帝君微微一怔,颔道:“记得。”

    “我要有生杀予夺大权!”

    钟岳沉声道:“我要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权!我做任何事,紫光不得过问!我做任何事,无需事先禀告陛下!这四个要求,陛下答应之后,当朝拜我一拜,我这才接受兵符绶印高冠博带赴任,带领百万神魔,而今打下这片江山。”

    先天帝君点头,道:“易君居功至伟,可以说是白手起家。可是风神永与伏保正对我先天宫的战力至关重要,他们毕竟是上古大神通者,神通广大,若是斩了……”

    “陛下何以认为自己能够驾驭他们?他们可以背叛伏羲氏,为何便不会背叛陛下?若非我有手段,拿下他们,否则此刻陛下看到的便是我的尸骨,我镇天关的五千万神魔都要葬送,镇天关也要易主。”

    钟岳取出兵符,绶印,摘下高冠,解开博带,放在一旁,轻声道:“陛下若是愿意信任两面三刀的叛徒,还请收回这些东西,镇守这镇天关陛下另请高明。”

    先天帝君皱眉,道:“易君先留下这些。我已经下令,让伏保田带领我的手书前来,让你放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君命已下,也不可收回,易君自己斟酌。”

    他的身躯陡然瓦解,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甫崖帝君皱眉,低声道:“帝君生气了。

    易先生不再考虑一下?”

    多音帝君点头道:“帝君动怒,若是易先生一意孤行,便是不给帝君脸面,当众扫他的颜面,臣子不为。”

    钟岳挥袖,落座下来,沉声道:“继续行刑!”

    狞皇咽了口唾沫,鼓荡法力,继续斩下!

    狞皇连砍数十刀,终于将风神永的头颅砍下,不由呆了呆,连忙道:“主公,没有血!”

    风神永脖子处血肉蠕动,又长出一颗头颅,脸上露出讥讽之色。

    “我来!”

    钟岳霍然起身,大步走过去,心念一动,一道白光腾空而起,化作一口神刀,一刀斩落下去,风神永头颅落地,鲜血从脖子处流出!

    这一刀技惊四座,甫崖、多音与阴傅康都露出惊容,霍然起身,惊疑不定的看向斩神台。

    这一刀是钟岳刀斩帝级存在风振老祖参悟而出,一刀落下,能够切开肉身中内藏的大道图腾,连帝级存在的肉身都承受不起,更何况是风神永?

    钟岳收刀,返回座位,沉声道:“血已经流出,继续行刑!”

    风神永的脖子处血肉蠕动,又有一颗头颅生长出来,风神永脸上露出惊恐和慌乱之色,看着狞皇的刀落下。&#;&#;&#;&#;&#;&#;&#;&#;&#;&#;&#>

    他已经不再淡定从容,脸上的讥讽也消失不见,刚才钟岳那一刀断去了他的不死之身的大道图腾,甚至连他的元神也被切开,让他的元神和肉身的不死之身失去了功效!

    而在此时,他体内的神血流失,激了斩神台的威能,他感觉到自己的神血力量化作针对他自己的手段,斩神台中如同有无数个钩子勾来,勾住他体内的各种大道,勾住他的元神、肉身、法力、精神。

    狞皇乃是顶级的造物主,手中的刀是他的利爪所炼,放在体内温养了万年,其种族天赋便是专斩元神魂魄!

    风神永看着这一刀落下,心中万念俱灰,却在此时他的目光余光瞥见一个身影飞来,惊恐的眼眸中顿时流露出喜色和希望。

    “伏保田来了!带着先天帝君的手谕前来救我了!我若是脱困,必然将这小子的秘密捅出去,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叫做自寻死路……”

    城外,伏保田的气息震荡,声音轰鸣,厉声喝道:“易君王接旨——”

    狞皇连忙住手,斩魂魔刀悬在风神永头上,看向钟岳,钟岳面色一沉:“给我砍!”

    狞皇怯懦道:“可是主公……”

    钟岳身形闪动,刹那间来到他身边,从他手中夺刀,刀光一闪,风神永头颅落地!

    狞皇心中一惊,却见钟岳转身,斩魂魔刀又回到他的手中。

    “你!”伏保田怒喝。

    钟岳躬身:“臣,接旨。”

    伏保田瞪大眼睛,捧着先天帝君的手谕,身躯颤抖,呆呆的看着斩神台,只见斩神台上,血流如瀑,风神永一身精血汩汩流出,涌向斩神台下方的那座冤魂池。

    他的肉身被斩,元神中的魂魄也被一刀斩杀,死得不能再死!

    “大胆易风!”

    伏保田怒喝,指着钟岳,厉声道:“帝君下令让你放了风神永,而你却出手将他斩杀,你好大的胆子!今日这斩神台上,要有你的头颅!”

    钟岳直起腰身,满面笑容,哈哈笑道:“上使这是说的哪里话?你宣旨了吗?”

    伏保田呆了呆,冷哼一声:“帝君的旨意是什么,你心知肚明!你违反帝君旨意,你的脑袋也要不保!”

    钟岳面带笑容,和善无比,道:“伏师兄,你看我的兵马雄壮否?”

    伏保田向四下看去,只见五千万神魔整齐划一,的确称得上一支雄兵!

    “伏师兄再看我的将官威武否?”钟岳继续道。

    伏保田打量那些神官,只见造物主多达五六十位,再加上阴康氏的强者,有近百位造物主,还有阴傅康等圆满的帝君在场!

    钟岳指向天空,微笑道:“伏师兄再看我的宝物是否够多?”

    伏保田眼角乱跳,看到空中挂着的一座座诸天大放异彩。

    钟岳淡然道:“伏师兄何不坐一坐,喝杯茶再走?”

    伏保田笑容满面,哈哈笑道:“易君王秉公执法,斩杀叛逆,大快我心!杀得好,杀得好,这等逆贼造反作乱,就是应当一刀两断!对了,伏保正何在?”

    “苍天有眼,伏保正逆贼已经被炼死了,我正准备将这两个老贼的头颅挂在城门前示威。”

    钟岳殷勤道:“伏师兄喝杯茶再走吧?”

    “不了不了。”

    伏保田连忙摆手,笑道:“我虽然很想与易君王喝两杯,但是公务繁忙,还要返回先天宫,向帝君禀告风神永伏保正这两个叛贼授的大好消息,告辞了,告辞了。”

    钟岳起身相送,笑道:“师兄有空常来。”

    “一定,一定。易君王留步,快留步。”

    伏保田远去,大圆满帝君的度极快,料想要不了多久便会回到先天宫。钟岳返回斩神台,狞皇正在检查斩神台的冤魂池,禀告道:“主公,冤魂池中的能量充沛,下次再斩帝君,便没有这么麻烦了。”

    阴傅康冷哼一声,嘿嘿笑道:“姑爷这斩神台建的不错,连大圆满帝君的脑袋都给砍了,姑爷的脑袋放在上面,估计砍起来也是特别利索。”

    钟岳满脸堆笑,道:“岳父——”

    “少来!”

    阴傅康怒道:“先天帝君的面子你都不给,他来求情,你好歹抬抬手,就将风神永当个屁放了,你偏偏要砍!”

    甫崖帝君与多音帝君也是心惊肉跳,对视一眼,各自告辞离去。钟岳起身相送,回来之后,阴傅康还是冷笑不已,钟岳笑道:“岳父,我还有外援,先天帝君暂时不会动我。”

    阴傅康冷笑道:“穆先天想要动你的话,我阴康氏可保不住你。”

    “金乌氏再加上阴康氏,是否能够保住我?”钟岳问道。

    阴傅康纳闷:“金乌氏?金乌氏为何保你?”

    钟岳连忙拉住他的手,满脸堆笑道:“岳父,您不知道金乌神帝说要与咱家联姻呢!你看,这等好事自己就送上门了!”

    “联姻?”

    阴傅康纳闷道:“金乌氏是古老宇宙的神族,那里神魔不两立,金乌氏又是帝族,断然不会与我阴康魔族联姻……”

    “岳父想到哪里去了?人家相中的是您的女婿呢!”

    钟岳满面红光,呵呵笑道:“金乌神帝要把他最为出色弟子嫁给你家姑爷,这不就两家联姻了吗?”

    阴傅康怔了怔,瞪大眼睛:“金乌氏嫁女,嫁给我家姑爷?哪个姑爷这么大胆,娶了我阴康氏的女儿还敢再娶?老子要切掉他的丁丁数一数年轮!”

    钟岳满脸尴尬,讷讷道:“这个……”

    阴傅康醒悟过来,黑着脸看着他,钟岳讷讷道:“岳父……”

    “你有几个岳父?”阴傅康冷笑道。

    钟岳胆怯道:“可能还有几个……”

    阴傅康大怒,恶狠狠的盯着他,过了片刻颓然道:“罢了,老子不说你,老子这辈子娶妻无数,没资格说你。不过老子是族长,娶这么多房为的是种族的繁衍,将我阴康氏最优秀的血脉流传下去,你小子……”

    钟岳叫屈道:“我也是族长,而且还是独苗啊!”

    阴傅康瞪他一眼,摆了摆手,道:“你想让我在萱儿那边为你说情?老子才不去,你自己的事自己搞定!我估计穆先天还没将你斩,萱儿便将你斩了。你好自为之。”

    钟岳头大,他的目的便是让阴傅康前去说情,阴傅康这老狐狸识破他的诡计,所以干脆利索的拒绝了他。

    “倘若等到金乌氏的嫁妆来到,那时东窗事再告诉燔萱,她心里肯定不太乐意,事情闹得会更大。”

    钟岳踟蹰,过了片刻,咬了咬牙,终于决定亲自去与阴燔萱解释。

    “金乌氏要嫁女给夫君?”

    阴燔萱闻言,诧异片刻,突然笑道:“这是好事,夫君有了金乌氏这一大臂助,自然是如虎添翼。而且夫君的种族只剩下一两人,若是妾身因为妒忌便让夫君不得纳妾,岂不是要绝了伏羲神族?”

    钟岳见到她没有任何作伪的神色,心中诧异,笑道:“夫人能理解便好。我并非是贪恋美色之人,与金何兮没有感情。”

    “金何兮?”

    阴燔萱问道:“夫君已经知道金乌氏要嫁给你的是谁了?”

    钟岳剧烈咳嗽,转换话题,道:“金乌氏的嫁妆来到镇天关,估计还要三四年的时间……”

    突然一位神将禀告道:“主公,关外有一支队伍,说是金乌氏的使者,求见主公!其中还有一位娘娘,说是主公的妻子!”

    阴燔萱似笑非笑道:“真是巧了。这位何兮妹妹已经把自己当成娘娘了,夫君何不前去相迎,也好让妾身见一见这位娘娘?”

    钟大官人打个哈哈,心中纳闷不已:“金乌神帝不是说只送嫁妆的吗?怎么把金何兮也一起送来了?而且度这么快!”(未完待续。)

    看过《人道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