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手下留情

第九百八十五章 手下留情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沉默,将风神永抓在手中,抬头看了伏殇一眼,轻声道:“这个囚笼早已困不住你了,你随时可以走出来。只是,你何时才能走出你心灵的囚笼?”

    伏殇身躯颤抖,看向六道界珠外的世界:“走出去?”

    “对,走出去,像个伏羲一样。”

    伏殇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浓,连忙摇头:“我不出去!我不要出去!外面都是尸骨!都是鬼!等待吃我的血肉的鬼!他们知道是我害死他们的,我不出去……”

    钟岳微微皱眉,外面都是鬼?

    是他心中的鬼魂才对吧?

    他心中有愧,愧字,便是心中的鬼,心里有了愧疚,外面的世界便都是向他索命的鬼。

    “钟山氏的大种牛,这个皇太子已经没救了。”

    薪火失望万分,摇头道:“你将这些伏羲氏的叛徒送给他,企图唤醒他的血性,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他的道心早已瓦解了,回不来了。”

    钟岳摇头道:“不是我要他回来,而是伏羲神族需要他回来,需要他振作起来。”

    风神永将这话听在耳中,心头大喜:“这小子果然是那个野生伏羲!逃出去,只要逃出去便可以将这个消息卖个好价钱,荣华富贵,尽在我手!整个镇天关中,除了伏殇,没有能杀死我的,所以我还有机会!”

    镇天关,银色的天幕徐徐散开,天河恢复正常,诸多神魔在打扫战场,修补破损的楼船与神兵,还有些则是在疗伤。

    钟岳这次让他们迎战两大圆满帝君,两位上古大神通者,可以说着实激励了他们的战斗欲望,从前他们谁也不曾想到他们能够与上古大神通者一争高下,而现在却感觉到无边的斗志!

    当然,风神永和伏保正的帝击之术太强,将他们大阵轰破,展露出上古大神通者惊天动地的伟力。

    不过,他们毕竟是上古大神通者,这一战虽败犹荣,而且钟岳一刀分开两人,斩断蛇尾,破了他们的帝击之术,这就非常振奋人心了!

    军心可用。

    二十八诸天高悬,诸天之力滚滚落下,一座斩神台已经被搭建出来,斩神台上有诸神在牵引诸天之力,不断祭炼这座神台,已经接近尾声。

    钟岳已经传令,要在这座斩神台上将其中一尊大神通者斩首,以儆效尤!

    将一尊上古大神通者斩首示众?

    这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先生,这件事是否还需要通知我父神?”穆苏歌看到钟岳提着风神永的脖子走来,连忙上前问道。

    钟岳笑道:“陛下此刻估计已经知道了,不过这两个叛逆是陛下委派来的,的确要通知陛下一声。殿下,你派出使者,或者用图腾神桩联络陛下便是。”

    “我父此刻已经知道了?”

    穆苏歌微微一怔,顿时醒悟过来,钟岳的意思是镇天关中有先天帝君隐藏下来的亲信,此刻已经将这件事上报给先天帝君。

    穆苏歌有些担忧,连忙道:“先生,我父神他……”

    钟岳摆了摆手,笑道:“君臣虽然亲密,但也要留一手,陛下在我这里留下眼线也是理所当然,苏歌殿下无需放在心上。”

    穆苏歌放下心来,道:“我不知道眼线是如何禀告我父神的,但我一定秉公而断,如实禀告。”

    钟岳点头,穆苏歌连忙取出图腾神桩,道:“那么我便联络父神。”

    钟岳提着风神永向斩神台走去,风神永大急,想要张口说话,却任何声音也无法发出,心中不由一惊:“伏殇将我一切都封印了!”

    他无法发声,无法催动元神,无法动用精神法力,更无法动弹。

    斩神台上,钟岳四下打量,只见诸多造物主正在台上刻画图腾纹理,纹理形成了复杂无比的血槽。

    一尊造物主上前,却是狞族的狞皇,躬身将钟岳引领到囚台前,道:“主公请看,这里是斩首之地,囚台打开,便可以将犯人的压在囚台之间,扣住他的肉身元神,锁住他一身的神通变化。”

    钟岳细细打量,只见囚台上下都有些极为复杂诡异的大道图腾纹,深奥难懂,应该是一种封印法门,即便是他一时片刻间也看不出其中的奥妙。

    狞皇笑道:“第一刀砍掉神魔脑袋鲜血流出来时,鲜血便会流入这些血槽,激发台上的图腾纹理,将犯人的元神和肉身勾住。有些神魔神通广大,第一刀未必能砍死,脑袋砍了之后会再长出来,而他流出的鲜血便会催动这些血槽,这些图腾纹激发,便可以克制他的不死之身和不死元神。等到肉身长出来另一颗头颅,手起刀落,元神与肉身便会一起被斩杀。”

    钟岳赞道:“不愧是狞族,这斩神台真是妙到极点。倘若第二刀还无法将其斩杀呢?”

    “那就第三刀!”

    狞皇面带狞笑,道:“这第三刀就非同小可了。主公,你看这边。”

    他走向台下,斩神台的背面,只见斩神台的背面是一个莫大的池子,池子里面没有任何水,四壁和池底也烙印着复杂的图腾纹理。

    “这里是冤魂池。死在这座台上的神魔冤魂都会被积蓄在这座池中,他们生前的精气、血肉,都会化作池中的养分。这第三刀抬起,便会调动冤魂池中的能量,爆发出斩灭元神灵魂的一击!”

    狞皇嘿嘿笑道,面目倍加狰狞:“我狞族和狰族虽然本事不怎么强,但是历代天帝打造斩神台用的都是我们狰、狞二族,连天工神族都无法与我们争锋。我狞族中还保留着斩神台的图纸,如果有狰族帮忙,那就更完美了。”

    钟岳心中微动,狰族是昊英氏麾下的种族,他遭遇伏葆初时利用狰族将伏葆初害死,狰族也死了一位老祖宗。

    不过昊英氏乃是帝族,拉拢他们恐怕着实不易。

    “狰族的功法神通是专破肉身,他们帝君的角炼成的刀,就算是帝君的肉身也是一刀斩杀。而我狞族利爪炼成的刀则是专斩元神,任何元神都会被斩断!当然,像这种上古大神通者就有些困难了。”

    狞皇道:“而今冤魂池中没有任何冤魂,也没有蓄满精血,倘若是天庭的那座斩神台,有狰皇在此,我与他联手,可斩此獠。”

    他兴奋道:“用大神通者的血祭炼斩神台,这座斩神台的威能将来一定强悍的可怕!”

    钟岳点头:“你将他押到石阀上,召集我镇天关的将士。”

    狞皇领命,将风神永押往石阀,将风神永扣在石阀中间,锁住其神通变化。

    镇天关的各部大军聚集在斩神台下,各路神将则是屹立在神台的两侧,甚至连阴康氏的魔神也纷纷赶来观礼,阴傅康与各位族老也是前来。

    “姑爷,他是先天帝君派来的,你将他杀了,先天帝君面前如何交代?”阴傅康问道。

    “只要禀告一声,其他不用交代。”钟岳笑道。

    “姑爷霸气!”

    阴傅康竖起大拇指,赞道:“霸气得自己要做先天宫的宫主了!先天帝君砍你脑袋的时候,老子可不帮你!”

    “岳父多虑了。”

    钟岳哑然失笑,传令道:“刀斧手何在?”

    狞皇越众而出,叫道:“刀斧手在此!”

    钟岳点头,道:“风神永蓄意谋反……”

    “且慢!”

    突然一个声音从镇天关外传来,高声道:“易君王且慢!”

    钟岳循声看去,只见一尊神将浑身披挂,迈步走入星河之中,高声道:“且慢下手!”

    钟岳起身,命人打开城门,笑道:“原来是左翼垒壁关的大都统,失敬,失敬。不知大都统前来有何要事?”

    那位神将乃是一尊帝君,道号多音帝君,怀中抱着琵琶,满脸堆笑,连声道:“副都统,是副都统!现在还不是大都统,大都统还活着呢!”

    先天宫的势力范围有双翼一首,首是镇天关,双翼是左翼的垒壁关,右翼的御天关,多音帝君便是左翼的副都统,钟岳在先天宫中见过一面。

    钟岳笑眯眯道:“大都统不是老了吗?你早晚会继承他的位子,成为大都统。”

    多音帝君脸上的笑容仿佛鲜花盛开,连忙道:“先生客套,恭维我了。先生,我得到帝君传讯,让你刀下留人。帝君说了,风神永与伏保正反叛一事他已经知道了,是他考虑不周,不过他们罪不至死,还请先生刀下留情。帝君已经命使者上路了,再过不久便会带着他的旨意赶来,让我先行一步说情。”

    钟岳请多音帝君落座,道:“师兄有所不知,伏保正冥顽不灵,已经伏法被我炼死了。”

    多音帝君瞪大眼睛,吓了一跳,失声道:“已经有一个大神通者被炼死了?”

    钟岳淡然道:“这两个逆贼公然说要造反作乱,拿下我和我镇天关,以及我满城的神魔性命,先给天庭作为晋身之资。这等恶徒,谁敢留他?”

    多音帝君为难道:“帝君要保他……”

    “师兄尽管坐着观礼,陛下那边有我来说。”

    钟岳下令道:“刀斧手,行刑!”

    狞皇咧嘴,从口中拔出一口魔刀,魔刀一出阴风惨淡,向被压在囚台下的风神永走去。

    “刀下留情!”

    关外传来一声高喊,钟岳微微皱眉,起身看去,多音帝君也是起身,观望一眼,笑道:“甫崖老道来了!”

    一位老者快步赶来,踏河而过,正是御天关的大都统,连声道:“先生,刀下留情,刀下留情!帝君传讯与我,要你先不要杀他们,他的使者已经上路了……咦?先生,你已经砍死了一个吗?只剩下一个了!”

    “师兄请坐。”

    钟岳连忙起身,请甫崖帝君落座,道:“行刑!”

    甫崖帝君刚刚坐下,闻言立刻跳将起来,正要说话,钟岳摆手,道:“师兄看到我这里的将士身上带伤没有?看到我镇天关内多出许多坟冢没有?这两个逆贼险些将我镇天关五千万神魔儿郎杀得精光,不斩杀他们,我如何领兵服众?你也是带兵的名将,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甫崖帝君闻言,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狞皇挥刀斩下,半空中二十八诸天各自射出一道光芒,注入这口斩魂魔刀之中,刀光落下,只听叮的一声,如同砍在金石之上,二十八诸天威能加持,让魔刀威能暴涨,魔刀顿时砍入风神永脖子三寸。

    狞皇再次扬刀砍下,却在此时,穆苏歌迟疑一下,道:“先生,我父要亲自与你说话……”

    他祭起图腾神桩,那图腾神桩突然轰隆一声炸开,桩中的图腾纹飞舞,自动组合,化作先天帝君的模样,道:“易君,手下留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