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星海匪盗

第九百七十七章 星海匪盗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首领,为何不抢他们?”

    丁鹤率领舰队远去,一尊魔神疑惑道:“那个易先生只不过是个天神,就算天神境界能够战胜先天神魔,也不是魔皇妖皇的对手,咱们没有必要怕他!”

    “你懂个屁!”

    丁鹤冷笑道:“他已经是真神了!”

    那尊魔神笑道:“真神也不可能干得过魔皇,咱们这么多魔皇妖皇……”

    “屁!真动起手来,不够他一个人杀的!”

    丁鹤冷哼一声:“刚才他的神眼照耀,连我都觉得被他看穿了一切奥秘,不动手还则罢了,一动手的话我在他手中撑不出十招便会脑袋落地!你以为我为何这么客气?不是老子敬他身份,而是敬他实力!我们是求财,不是求着送死。况且,易先生乃是先天宫的左君王,未来诸帝榜的榜首,知道榜首是什么吗?未来的诸帝之首,这是要做天帝的人物!岂能招惹?而且……”

    他面色古怪,低声道:“释放我们的那个存在,也曾说过若是遇到易君王,都要礼让三分。我们能够活着逃出镇狱,全仰仗那位存在,那位存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她的话不能不听。”

    他回头看向钟岳所在的楼船,传令道:“通知混乱星海的那些无法无天之徒,告诫先天宫易先生在船上,他们万万不可抢夺这支舰队!”

    那魔神领命,祭起图腾神柱,联络混乱星海。

    混乱星海中聚集的都是星空匪盗,无法无天之徒,作恶多段。这些匪盗往往都是被镇压在各个种族诸天之中的罪大恶极之徒,以往都是镇压在各族诸天的狱界或者地狱轮回的镇狱之中。

    就在天帝寿宴期间,突然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各族的诸天中的狱界和镇狱纷纷失去掌控,让这些穷凶极恶之辈逃脱出来。

    这些囚徒聚散成风,四处劫掠,各族因为战事太多,无暇追捕他们,被囚徒们逃到了混乱星海,啸聚星海之中。

    没过多久,消息便已经传遍混乱星海,所有的匪盗都得到这个消息,知道先天宫的易君王在附近的一支舰队上。

    舰队行驶了十多日,一路平安,突然星空中血云滚滚,又有一路邪魔杀来,舰队中的人族神人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那血云中的存在极为强横,血云化作洞天,洞天笼罩之处,只见落入洞天中的星球都变得血迹斑斑,充满了魔性,血云中赫然是一尊造物主!

    这次云卷舒的面色也不禁有些凝重,造物主来袭,他绝对无法挡下,即便加上钟岳这个大高手也是不成!

    钟岳悠然道:“不用担心,我说过沿途会帮你抵挡匪盗,便不会食言。羽师兄,等到这个造物主杀近,你便祭起神树压他一压,我去将他的头砍下来。”

    浑敦羽称是。

    那血云笼罩范围极广,沿途吞纳一颗颗星球,甚至连一轮太阳也被染得血红一片,眼看便要将他们所在的舰队吞没,突然只听一个声音道:“血祖,血祖!快快住手!船上的是易君王!”

    那朵笼罩极广的血云突然顿住,血云收缩,露出一个满脸是坑的红袍老者,红皮肤红发红眼,连牙齿都是红的。

    那红袍老者诧异道:“易君王?哪个易君王?是否是先天宫的易君王?”

    远处飞来一尊妖皇,振翅赶来,叫道:“正是先天宫的易君王。血祖不要动粗,而今混乱星海的同道都得到了易君王要从此经过的消息,你在外面还不知道。”

    血祖眼睛一亮,连忙向钟岳等人看来,笑道:“哪位是易君王?可否相见?”

    钟岳迈步走出,道:“在下便是易某,见过血祖。”

    “果然是一表人才,不愧是易君王易先生!”

    血祖哈哈大笑,拍了拍手,道:“捧酒来!”

    只见他羽翼下几只血蝙蝠飞出,落地化作血衣女子,其中一女子捧着一坛酒,另外两个女子则各自捧着一个海碗。

    血祖拍开酒坛,斟满海碗,碗中的酒赤红如血,笑道:“易君王,这酒可敢喝?你若是敢喝,我便敬你一碗!”

    “有何不敢?”

    钟岳哈哈大笑,便要走出楼船主舰,云卷舒连忙道:“不可,小心有诈!你是先天宫的易君王,镇守镇天关的主将,你若是陷落在血祖手中,镇天关便算是丢了。”

    钟岳笑道:“人家请我喝酒,去去也是无妨。”

    云卷舒大怒,气道:“你这是草莽之气,有负先生的美誉!”

    钟岳迈步走向血祖,与血祖相对,从那女子手上接过一碗血酒,血祖捧起另外一碗,笑道:“干了!”说罢一饮而尽。

    钟岳低头看去,只见大海碗中的血酒如同猩红的琥珀,弥漫着刺鼻的腥气。

    血祖亮出海碗的碗底,笑道:“易君王,请吧?”

    钟岳仰头,一饮而尽,突然眼前一亮,赞道:“真是好酒!”

    “自然是好酒!”

    血祖大喜,笑道:“我这酒乃是采了上万种六七万年的神药,炼制而成,这些神药非比寻常,都是生了胳膊生了腿的神药,每个圣地都当成宝贝儿养着。我这两万年来都是为了酿这一坛美酒而东奔西走,盗取各个圣地的神药。时至今日,才酿出这一坛。”

    他哈哈笑道:“今日能够与易君王同饮,也算是不辱没我这两万年的辛苦。现在可以回去与兄弟们吹嘘吹嘘了!”

    他卷起那几个女子,呼啸而去,消失不见,而那尊鸟翼神皇也跟着消失不见。

    钟岳返回主舰,云卷舒冷笑道:“易君王,堂堂的智者,居然与草莽之辈一样,如此放肆大胆,谁的酒都敢喝!若是你的对手知道你有这个毛病,肯定会设计害你,让你死于非命!”

    钟岳肉身震动,突然有道道神霞从体内溢出,飘香万里,那一碗酒的药力强横无比,让他元神也跟着震动,肉身元神都得到极大的提升。

    他的修为也跟着猛增一大截,修为法力更加雄浑。

    钟岳立刻调动雄浑无比的药力,催动三十三重天大曜天经,脊梁骨噼里啪啦爆响,一重天接着一重天被强横霸道的药力冲开!

    修成大曜天经最为关键的便是冲开三十三块脊梁骨,化作三十三洞天,而做到这一步,需要勤修苦练,即便是钟岳恐怕也需要百年的光阴才能将三十三洞天冲开。

    而现在凭借那一碗血酒的药力,他竟然一鼓作气打通了二十八重天,速度之快让他自己也是瞠目结舌!

    “卷舒放心,酒里没毒。”

    钟岳继续炼化血酒药力,悠然道:“而且,我知道这位血祖并无恶意,我也知道他为何向我敬酒。咱们继续走。”

    云卷舒冷笑一声,下令舰队继续赶路。

    走了两日,只见前方白骨累累,无数白骨堆积成一颗巨大的星球,那星球上有白骨大殿,殿中有一个宝座,宝座上坐着一尊尸魔,周身弥漫尸气,座下则是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

    “尸魔王……”

    云卷舒脸色剧变,低声道:“这家伙听说是一尊魔尸,尸体经久不化,被魔族膜拜了几十万年之久,成了灵,灵中还有魂,诞生出这个怪物……没想到连这等恶魔都出来了,看来这天下真的是要乱成一团糟了!”

    “先天宫易君王?”那尸魔王开口,声音阴森无比。

    钟岳点头,道:“正是易某。见过尸魔王。”

    尸魔王走出白骨大殿,取出一壶酒,在白骨台上斟酒两杯,道:“血祖吹牛,说请得易君王喝酒,而易君王赏脸喝了。所以我也来请易君王赏个脸面,饮了此杯!”

    钟岳迈步便去,云卷舒连忙高声道:“当心有诈!他们第一次不下毒,第二次便有可能下毒了!”

    钟岳径自走过去,与尸魔王面对面,端起酒杯,笑道:“尸魔王请。”

    “请!”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钟岳打个冷战,赞道:“真是好酒!”

    尸魔王面无表情道:“比血祖的血酒怎样?”

    “不分轩轾。”

    尸魔王很是满意,但是面目依旧没有表情,催动白骨星球而去,道:“我这酒是采黄泉之水,与我同棺埋葬,众生祭祀几十万年才酿成,众生的祭祀凝聚形成的无上道液,总共不过一壶而已。”

    钟岳返回主舰,体内传来一声声震动,脊梁骨二十八重洞天之上又有四重洞天被冲开!

    云卷舒命令舰队前行,过了两日,只见旌旗飘飞,声乐悦耳,诸多神女踩着祥云拥着一辆华丽无比的宝辇驶来,那宝辇中坐着一尊年轻的神人,仪表堂堂,神武不凡,起身笑道:“来者可是先天宫易君王?”

    钟岳起身,道:“正是易某。阁下如何称呼?”

    “我本名已经忘记,不过混乱星海的朋友称我为夜天子。”

    那夜天子笑道:“听闻易先生途经此地,特来献上薄酒一杯。”

    钟岳起身赴会,与夜天子对坐饮酒,一杯酒喝下,钟岳剩下一重洞天被那酒中的药力轰然冲开,动容道:“夜师兄,这酒是……”

    “我叫夜天子,这酒自然是帝酿。”

    夜天子微微一笑,诸女奏乐曼舞,拥着宝辇而去。

    云卷舒思索道:“敢叫夜天子的,必然是一个帝族,可能与前朝的天庭有关联。这个夜天子,有可能是天元天帝的太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