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我爱娘娘久矣

第九百七十五章 我爱娘娘久矣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研究完了,那么这个风青羽如何处置?”风孝忠问道。

    风青羽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连忙高声道:“我愿降!唯易君王马首是瞻……”

    “残杀我同族不知多少,岂能留他?”

    钟岳祭刀,刀落头落,风青羽死于非命,元神连同魂魄一起被斩,死得不能再死。

    钟岳沉默,这样的死法已经算是便宜了他,不过在风孝忠这里经受了近两百年的折磨也算是出了口气。

    “师弟又要离开了?”

    灵玉宫前,风孝忠有些不舍,道:“你我联手,研究速度提升不是一倍两倍那么简单,十七门帝级功法我们都可以两个月便推演出来,还有什么能够难倒我们?你留下来,我们一起求道!”

    他对钟岳的感情并非是世俗的友情,而是对于道友的感情,求道路上不再寂寞的感情。

    “师兄,你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做研究,而今天下并不太平,敌人众多,而我在外便是为师兄打下一个可以让你安静研究的地方。”

    钟岳笑道:“现在你还没有引起多少注意与重视,但是将来会有伏羲氏可怕的敌人注意到你,准备扼杀你,湮灭你。将来,说不定你会为了一个安静研究的地方,而不得不与我一起对抗那些强敌。毕竟,你是从天皇帝道走过的人物!”

    “天皇帝道?”

    风孝忠脸色微变,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我不留你。不过师弟,若是有时间的话,你需要走一遍天皇帝道。天皇帝道中应该……”

    他微微皱眉:“应该有你需要的东西。”

    钟岳微微一怔,点了点头,正要离开,突然又折返回来,道:“我曾听一尊先天神魔说起过五种长生的道路,前面四种都没有多少可能,惟独第五种有可能长生。这种长生法门便是后天生灵修成道神,或许对师兄有所帮助。”

    他将碧落先生所说的道神成就之法说了一遍,道:“碧落先生说,后天生灵成就道神,需要蜕掉后天肉身、垢身、因果之身、杂念之身和道身,我以为大有道理。”

    风孝忠心头微震,细细感悟,过了良久叹道:“对我的确大有作用。师弟,你在外历练,也得到了许多我得不到的东西。或许将来我真的会如你所说,走出灵玉宫,与你一起历练这天地洪炉,经受千锤百炼。”

    两人各自躬身,钟岳起身远去。

    风孝忠目送他走远,放眼打量类星泽,心道:“天地之大,未必能放得下我的灵玉宫,这乱世,不知何时会波及到类星泽。倘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也需要走出去了,经历风尘洗礼才可蜕去铅华。”

    钟岳远离灵玉宫,这才将浑敦羽请出元神秘境,两人不紧不慢的赶往镇天关。镇天关的路途极为遥远,饶是他修成真神,长途跋涉也是吃不消,须得停下来落脚,休息几日,恢复了体能才能再次上路。

    一场大的征伐席卷了宇宙八荒,他所过之处,无不是战火连天。

    众生都是天地洪炉中的祭品,也都是参与夺帝之战的帝级存在的祭品,即便是神魔也不过是祭品的一员。

    天地不仁,大帝不仁。

    一路上,钟岳看到了在水火中挣扎的各族众生,无数户人家妻离子散,无数生灵葬身水火之中,无数生灵毁于神魔大战之中。

    他看到自己的心中生出了怜悯,这是对各族遭灾的子民的怜悯之心。

    他的心境已经达到帝境,对自己的内心一切都了如指掌,洞如观火,任何心思,任何念头,任何想法,都井井有条。

    “对各族的怜悯之心倘若不加以限制,便会变成伏殇,伏殇怜悯各族而忘记自己的种族,让自己的种族灭绝,死难者无数。”

    他心中平静道:“看到各族黎民百姓受苦,对各族生出怜悯之心,其实更应该珍视自己的种族,不让自己的种族陷入那些遭灾的种族一般的下场,这才是真正的怜悯。”

    路上,他也看到人族遭劫,只要力所能及,一定要救起来,放入自己的元神秘境中,让人族暂且在那里休养生息。

    乱世中,遭劫的人族也是数不胜数,他只能尽力而为。

    “咦……”

    钟岳突然看到几尊人族的神人,这几位神人正在潜入两大神族的战场,将其中一个神族部落奴役的诸多人族解救出来,趁乱带领人族离开战场。

    在战场外漂浮着几艘楼船,船上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族,这几位人族的神将人族的奴隶带上船,只见楼船已经塞满,其中一位女子道:“装不下了,该是与主公汇合了,早日返回,将他们安顿下来……你们是谁?”

    几尊人族的神心头大震,只见两个年轻神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船上,站在他们身边,其中一个丰神隽永,气质非凡,另一个则是淳朴老成,胳膊弯处搭着一根小树枝。

    钟岳目光闪动,笑道:“你们放心,我也是人族,途经此地,看到你们在迁徙族人所以前来查看。敢问你们是来自哪个势力?”

    那几尊人族的神人对视一眼,那个女子笑道:“我们是人皇部下。人皇知道天下大乱,我人族民不聊生,所以让我们四处寻找受苦的同族,趁着这个乱世迁回人皇殿。敢问阁下是?”

    “原来如此。”

    钟岳笑道:“我是先天宫的易风,也是人族,与人皇很有交情。现在天下大乱,四处都闹匪乱,有魔神烧杀劫掠,路上并不安全。我也要回去,不如我护送你们人皇殿。”

    “易君王?”

    那几尊神人脸色大变,一位年轻神人惊呼道:“先天宫的易先生!糟了……”

    “闭嘴!”

    那女子瞪他一眼,连忙笑道:“不敢有劳易先生,我们的头儿就在不远,他乃是神侯的境界,而今快修成了神皇,有他在……”

    “神皇也并不能确保你们安然无恙。”

    钟岳笑道:“我如今已经是真神境界,等闲神皇也不是我的对手。”

    那几尊神人面面相觑,只得硬着头皮催动楼船舰队,驶向星空深处。

    过了不久,钟岳看到前方的黑暗星空中停留着数百艘楼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舰队,楼船上的人族更多,数以千万计。

    一艘艘楼船长达千里,船上有着诸多人族的神,身穿铠甲,举止整齐划一,如同一支军队一般。

    远处还有零零星星的楼船驶来,与舰队汇合。

    钟岳抬头打量,这些舰船上没有明显的标识,也没有悬挂旗帜,看不出是出自哪个势力。

    “庆庆,你们回来了?”

    一尊真神连忙飞来,落到船上,大声道:“我们的楼船已经满载了,不能再接引更多的族人了,主公说……这两位是?”

    他看向钟岳,露出疑惑之色。

    那个名叫“庆庆”的女子连忙笑道:“这位是先天宫的易君王,另一位是混沌氏的浑敦羽师兄,我们刚才遇到的!易君王听说我们是人皇部下,还打算护送我们回人皇殿呢!”

    那尊真神听闻“易君王”三字,眼中精光一闪,又听到“庆庆”后面的话,眼中精光消失,恢复如常,笑道:“易君王真是古道热肠,不过我们这点小事还是不劳易君王费心了。易君王应该是回镇天关罢?咱们并不顺路,不敢劳烦易君王。”

    钟岳微微一笑,轻声道:“没有关系。你们的主公何在?何不与我引荐引荐?”

    几人对视一眼,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庆庆”干笑道:“他不是我们的主公,是头儿。”

    钟岳面带微笑:“我与人皇交情深厚,你们不必防备我。”

    突然,只听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易先生,羽师兄!原来是两位大驾光临,我还以为庆庆他们遇到危险了呢!两位,这边请!”

    钟岳循声看去,只见一位年轻男子快步走来,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气度不凡,极为出彩,看他修为是个神侯,但却极为强大,在人族之中属于相当难得的人物!

    神侯修为境界便拥有如此气度,无论放在哪个种族之中都极为出众。

    钟岳暗赞一声,笑道:“他们说你是人皇座下,奉人皇之命前来搭救族人,伊耆与我交好,我还不曾见过阁下。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那年轻男子躬身见礼,道:“我叫云卷舒,是人皇刚刚提拔的外事使,虽然心仪易君王但却不曾见过面。两位,请随我来,咱们主舰上聊。”

    钟岳点头,随他来到主舰,云卷舒请他与浑敦羽进入楼船的阁楼之中,吩咐左右道:“我陪着易君王和羽师兄,你们下令起航。”

    左右的神人退下,命令舰队起航。

    钟岳四下打量,道:“云卷舒,名字很是奇特。云兄,认得天丝娘娘否?”

    “天丝娘娘?”

    云卷舒目光迷茫,摇头道:“不曾听过。”

    钟岳道:“认得墨隐否?”

    “也不曾听过。”云卷舒摇头。

    钟岳轻轻点头,道:“你不认得他们也好,他们虽说是人杰,但各为其主,你若是遇到他们恐怕他们便会拉拢你了。他们的智谋过人,只是格局太小。你的行事方式中有天丝娘娘的影子,天丝娘娘麾下也有一批人族神人,分头行动,打探消息,与你麾下的神人相似,我还以为你是天丝娘娘门下。”

    云卷舒笑道:“易君王误会了。我虽是人皇麾下的外事使,与外族往来,但天丝娘娘和墨隐这两个名字却从未听过。”

    钟岳不疾不徐道:“我心仪天丝娘娘久矣,只可惜娘娘已经嫁人,她自言所嫁之人才华胜她百倍,比我还要出色,我心中很是不服。我还以为你是天丝娘娘的相公,说不得我还有机会。”

    云卷舒目光闪动。

    钟岳继续道:“天丝娘娘,我之所爱……”

    “易君王可否不要再说天丝娘娘?”

    云卷舒咳嗽一声,忍不住道:“毕竟是别人的娘子。”

    “又不是你的,你着急什么?”

    钟岳悠然道:“我素爱天丝娘娘,朝思暮想,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她的相公得到六道天书,不过夫妻各有其志,各自辅佐一位帝级存在,各为其主,想要助其夺得帝位。他们夫妻两边下注,打得好算盘,只是他们早晚会碰上,交手争斗,夫妻感情肯定会决裂。”

    云卷舒额头冒出一根青筋。

    钟岳唏嘘道:“那时便是我趁虚而入的天赐良机,我助娘娘铲除其夫,然后便可以抱得美人,得偿所愿。”

    “易君王夺人所爱,是否有人品不佳之嫌?”云卷舒皮笑肉不笑道。

    钟岳笑道:“天丝娘娘的夫君又不在这里,反正你又不是,说说也是无妨。天丝娘娘,绝代佳人,智计百出,曾经与我有过数次交锋,打得我又爱又恨,让我倾心她……”

    云卷舒突然道:“刚才易君王说墨隐与天丝娘娘格局太小,我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还请易君王教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