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六十三章 铁血依然在

第九百六十三章 铁血依然在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之所以一心要请这些族老前去相助,就是为了要引先天帝君出来,让先天帝君不得不出手!

    这样一来,阴康氏的实力可以保全,而这几个族老和转世的大神通者也可以除掉!

    这几个老不死的,都是见利忘义之辈,有着豺狼之心,只要见到一点血腥便会扑上去。

    他们原本见到风青羽消失,伏葆初死亡,有些不愿意见风无忌,而钟岳只需要寥寥几句话,便可以勾动他们心底的贪念,心中的**,让他们主动请缨,出去受死。

    在世外之地,钟岳根本没有任何手段对付他们,只能任由他们逍遥快活,但是到了外界,钟岳有一千种办法置他们于死地!

    “这片世外之地,还有没有帝级存在?”

    钟岳思忖,刚才那几位族老与伏葆初一样,都是帝君级的强者,虽然修为无比深厚,但比帝级存在还是要逊色不知凡几。

    他曾经在七万年前见到过隐藏在这里的两尊帝级存在,这里的老一辈对他来说都不陌生,毕竟他在这里“生活”了六七十年之久。

    无论伏保正还是伏宝儿亦或是伏保田,他都认得,都曾经见过,叫得出他们的名号。他做鬼魂的那段时间,已经将这些叛徒和外族研究透彻。

    当年这里还有更多的伏羲神族的叛徒和转世的外族,而今已经没有那么多了,许多都已经寿终正寝。

    过去了七万年,那两尊帝是否还活着,这还是未知之数。

    他最为担心的便是这两尊帝,担心自己的偷天换日玄功是否能够瞒得过他们。

    而至今为止,这两尊帝依旧不曾现身,让他多少可以松了口气。

    “还有另一个存在,风常阳族长的弟弟风常泰。”

    他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幕,风常阳在天河上以自己的胸膛迎上风常泰的那一剑,最终死在自己弟弟手中尸体跌入天河之中的情形。

    他明白这兄弟俩的良苦用心,风常阳大开杀戒,如愿以偿,斩杀不知多少伏羲叛徒和转世的大神通者,甚至杀掉了两尊帝级存在,抒发心中的不屈之意。

    风常泰杀死风常阳,保全了世外之地的最后一支伏羲血脉。

    风常阳死得壮烈,固然值得敬佩,但风常泰才是世上最痛苦的人,他毕生都将沉寂在杀死兄长的痛苦之中。

    钟岳定了定神,只见年轻的伏羲族长走来,依旧是放浪形骸,饮酒作乐。

    “我带你四处走一走。”钟岳面色平静道。

    风纪开默默地跟上他,钟岳仿佛对这里很是熟悉,带着他闲庭信步,翻山越岭,没过多久来到一处山崖前。

    钟岳一道道印法打出,那些印法形成的图腾纹理仿佛钥匙的齿,印入山崖中便像是齿与弹片相扣,必须层层扣在一起才能打开锁。

    不过钟岳施展出的印法要比钥匙复杂了无数倍,这些印法打出,山崖轻轻一震,变得透明。

    风纪开露出讶异之色,他身为伏羲神族的族长,还不知道世外之地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钟岳走向山崖,他连忙跟上,浑敦羽留在外面。只见里面藏有很辽阔的空间,空中印满了各种感悟,无数文字记载着一位帝级存在推演功法的过程。

    “这里是你父亲闭关推演宇清宙光玄经之处,你没有来过这里。”

    钟岳道:“这里面记载的都是他的感悟,他是绝世的奇才,只可惜他没有得到完整的宇清宙光玄经,未能补全这门功法的第六道建立轮回。”

    风纪开沉默。

    现在他已经相信了钟岳的话,这个地方连他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相应的印法解开封印进入此地,而钟岳却可以轻易摸到这里,可以解开封印。

    只有那个“未来的鬼魂”才能有这个手段。

    钟岳散去偷天换日玄功,相貌变化,恢复本来面目,正色道:“祖星人族伏羲氏,钟山氏钟岳,见过世外之地的伏羲族长!”

    风纪开呆呆的看着他,面前这个年轻的神魔就是他的父亲一直说的那个“鬼魂”,来自伏羲氏的祖星的“鬼魂”!

    自己父亲的晚年背负着叛徒的骂名,没有任何朋友,只剩下谁也看不见的鬼魂是父亲的朋友,唯一的知己。

    等到这一天了。

    终于等到父亲所说的这一天了。

    他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七万年了,他苦苦等待七万年了,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崩溃,怀疑是否真的存在那个未来世的鬼魂,他一次又一次的重聚信心,却一次又一次的信心瓦解,不止一次对未来产生怀疑。

    他不知道自己这七万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只觉从前种种,浑浑噩噩,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仿佛梦魇一般。

    而今,父亲口中的那个“鬼魂”终于来了!

    “外面还有伏羲吗?”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问道。

    钟岳迟疑一下,点头道:“还有一位女伏羲。”

    “还有伏羲,还有伏羲”风纪开喃喃道,终于忍不住让自己眼泪流了出来。

    他在父亲的密室中伏地大哭,哭声如同鬼泣,幽咽,撕裂。

    钟岳默默的站在那里,等待他从悲恸中清醒过来。

    过了良久,风纪开稳定自己的情绪,枯坐在那里,又过了良久,他涩声道:“未来的鬼魂,你需要我做什么?”

    钟岳沉默片刻,道:“将来,随我出去,战斗,厮杀,博取一个未来。纪开族长”

    他迟疑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你的外貌虽然还年轻,但是你这么长时间沉迷于醉酒,这么长时间没有经历过战斗,你的兵器,还堪用吗?砍得动敌人的头颅吗?你的血,还能沸腾吗?是否能面对死亡而不变色?你还是伏羲吗?”

    他眉心中精神绽放,突然有无边的血海涌现出来,无数神魔在血海上空战斗,雷电交加,到处都是断肢断臂从空中坠落,还有一颗颗头颅滚落下来!

    他在向风纪开展示战斗的残酷,无比恐怖的场景。

    “走出去?战斗?砍头?还有死亡”

    风纪开盯着那血海,那厮杀,面色苍白,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胸口,他心脏在剧烈跳动,怦,怦,一声接着一声,一声高过一声,越来越快,似乎要跳出胸腔!

    钟岳眼中露出怜悯之色,这里是世外之地,风纪开是在世外之地生长,长大,他没有经历过任何战斗,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没有经历过外界的险恶。

    这里是一个温室,他是温室里成长的花朵,就算是修为再高,就算是天分再高,也始终没有经历过风吹浪打。

    他甚至没有杀过生!

    他上战场,是否会胆怯?他是否会怕见到鲜血?

    他面对敌人时是否会迟疑,是否会怜悯对方的性命?

    这样的一位伏羲族长,真的是自己所需要的强者吗?

    风纪开的面色愈发苍白,抓住胸口的手越来越用力,额头青筋凸起,突然呼呼的喘着粗气,仿佛是被捞上岸的鱼儿,大口大口的喘息。

    他没有经历过战斗,没有经历过厮杀,他甚至害怕死亡!

    钟岳叹了口气,收了漫天异象,起身默默离开。

    “铁”

    突然他背后传来风纪开梦呓般的声音,接着苍啷啷一声,一口遍布锈迹的铁剑被他插在地上。

    钟岳停步,回头看去,只见风纪开抓住锈铁剑的手在颤抖,想要将这口锈剑拔出,却似乎没有任何力量。

    他绝对是世外之地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这口铁剑也是他自幼炼就的神兵,伴随他一起成长,但是此刻他却觉得这口锈铁剑无比的沉重,让他难以拔起来。

    钟岳脸色黯然,铁还在,血还在,但铁已锈,血已凉。

    风常阳的儿子在温室里生活了太久,迷醉了太久,也失意太久,尽管有着通天的修为和实力,但已经无法再舞动他的剑,激荡他的热血了。

    他不是钟岳要找的人,他就像是一个另类的伏殇,已经被磨平了棱角,自怨自艾,只能适合养老,在自怨自艾中默默地老死。

    他的剑锈了,不过大圆满帝君的剑怎么会锈呢?

    锈的是他的心。

    他的心锈了,剑才会锈,才会钝。

    像他这等存在,神兵反映的是其内心,剑上的锈迹不除,便说明他的内心依旧锈迹斑斑。

    内心锈迹斑斑,怎么能激荡起热血?

    伏羲是无有畏惧的战神,连血都无法热起来,又怎么可以称作伏羲?

    “装醉太久,会变成真醉。”

    薪火摇了摇头,低声道:“装作无能太久,会变成真的无能。他不应该等七万年这么久的,时间太久了,把他磨平了。”

    钟岳叹了口气,继续向外走去,却在此时,他身后有微弱的光芒映照,钟岳心中微动,再次停下脚步。

    只见那光芒在渐渐明亮,将他的影子投在墙壁上,让他的影子越来越清晰。

    他听到了风声。

    轻轻的风声,让人战栗的风声。

    钟岳怔然,喃喃道:“薪火,你听那风。”

    背后有风声传来,风声中光芒越来越明亮,钟岳转过头去,看到跪地的风纪开手中那口锈剑在绽放光芒,铁剑上的锈迹在脱落,露出里面内蕴的无穷神光!

    风纪开身边,有风在流动,风在响,在啸,在围绕着他呼啸而鸣!

    斑驳铁锈脱落得越来越多,风纪开手中的神剑也在呜鸣,声音从低沉变得清脆,变得悦耳,悠扬!

    风声,剑声。

    大风!

    苍啷

    风纪开奋力拔出铁剑,身躯站起,挺直,恐怖的气息在动荡,大道围绕他轰鸣,似乎有无穷的愤怒在嘶吼嘶喊!

    他震动手中的铁剑,人和剑融为一体,锐利得像是经历了七万年的打磨!

    “铁血,依然在!”

    风纪开咬牙,爆喝,如同雷音滚滚:“伏羲钟山氏,伏羲风氏风纪开,愿与你并肩而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