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一十九章 二十四帝兵拱天庭

第九百一十九章 二十四帝兵拱天庭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庭各处一片混乱,南天门的天王各部,天河源头的水师大营,东落、西落、北落、南落四大师门,以及周天星斗各部、帝苑禁军、天军、御前禁军等等,统统如同没头的苍蝇,各部统帅手足无措,呆呆的看着天庭四大天宫中的那一口口威能绽放的帝兵,浑然拿不出半点的主意!

    这次天帝寿诞盛会,天庭各路神魔大军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只要有人胆敢在这场寿宴中生事,便立刻拿下,确保寿宴平平安安,生不出半点幺蛾子。

    而现在,寿宴还未开始,原本他们以为万无一失的准备统统没了用处!

    “哪个天杀的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南天门的三尊大天王吹胡子瞪眼,拍案怒道:“这屁股谁来擦?”

    四大天宫环绕中央的帝苑和凌霄宝殿,各种帝兵威能冲荡澎湃,帝威滔天,甚至动摇了帝苑和凌霄宝殿的天帝气运,这就非同小可了。

    凌霄宝殿中,帝明天帝微微皱眉,唤来鬼师,道:“幽冥,你去查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鬼师鬼幽冥起身,闪身出了凌霄宝殿,抬头看去,只见此刻各大帝族尚未悉数来到此地,但从天庭各宫中浮现出的帝兵便多达二十余口!

    鬼幽冥大皱眉头,前往监天司,唤来监天司的太史令,道:“你监控周天运转,天庭一切难逃你的耳目,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惊扰了陛下?”

    那太史令乃是一尊帝君,身如古树,扎根在监天台上,巍峨入云,遍体是眼,每一片树叶上都长出一只眼睛,还有树叶枝条探入虚空,深入到各个空间之中,监控诸天运转。

    他的树身上也是遍布怪眼,很是可怖。

    另有监天司的数不清的天目神族,天听神族,天觉神族,天命神族,天魂神族等奇特种族的神人站在太史令的身上,观察紫薇天庭、帝星、紫薇星域各大诸天、圣地的动静,甚至暗查古老宇宙、三千六道界的动静,观测虚空界的运行。

    监天司太史令可以说将天下动静掌控,闻言道:“回右天丞,天庭西天宫中,先天宫易君王所居之地,混沌氏的一位年轻神魔是个愣头青,带来了混沌氏的帝兵扶桑树,将树种下,西天宫的各路豪强精神涌动探查,触动了这株神树,引起这场骚乱。”

    鬼幽冥大皱眉头:“这定然是先天宫的易君王捣鬼,故意引发帝兵冲荡,要削陛下气运。”

    眼下这场骚乱他也是无计可施,当今时代,帝级存在虽然不是独一无二,但每一口帝兵却都是独一无二,常年得到各自种族的祭祀膜拜,有些帝兵久而久之成灵.

    独一无二的帝兵与独一无二的帝兵相逢,自然是任谁也不能甘居下风,理所当然的要爆发出一切威能,彰显自己的存在!

    帝兵之威是何等可怕,当初钟岳暗算世外之地前来追杀他的伏羲叛徒伏葆初,伏葆初中计杀了狰族老祖,被昊英氏的帝兵一击重创,不得不逃入昊英氏帝陵,结果死在帝陵之中。

    伏葆初乃是大圆满境界时的帝君,修为实力无比恐怖,甚至可以说不逊于玄奇二叟,但在昊英氏的帝兵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这些帝兵威能爆发,鬼幽冥虽然是强横无边的存在,但也无法让帝兵平静下来。

    他当即返回凌霄宝殿,回禀天帝:“此事是先天宫易君王捣鬼,引发帝兵对抗,冲击陛下气运。”

    帝明天帝微微皱眉:“众卿可有主意?”

    殿下群臣面面相觑,都是摇了摇头,神武威王出列道:“陛下传令各大帝族,让帝族收起各自的帝兵便可。”

    鬼幽冥摇头道:“这样便弱了陛下的威风,显得陛下有求于他们。”

    神武威王皱眉,道:“不若陛下亲自对抗这些帝兵,将之一一镇压……”

    他说到这里便说不下去,若是帝明天帝镇压不住呢?

    帝明天帝一人对抗二十多口帝兵,镇压不住的话,天帝的颜面何存?

    帝明天帝起身,挥袖道:“退朝。”说罢走入殿后。

    殿后,墨隐早已等候,笑道:“恭喜陛下,这是诸帝拱卫天庭之兆。”

    “而今这些帝族帝兵削我气运,你却说是诸帝拱卫天庭之兆,先生,欺君之罪你担得起么?”

    帝明天帝冷笑道:“各路诸侯的住所,都是你安排的罢?你将这些帝族安排到四大天宫之中,这些帝兵的排列有序,守住四面八方,夺我气运,削我气运,你安排的确实很好!”

    他不由动怒,原本天庭的气运便不如从前昌盛,现在二十多口帝兵一削,便更是如残花飘零,而这些帝兵的排位显然是出自墨隐的安排。

    墨隐笑道:“诸多帝兵可削气运,也可以助涨陛下气运。陛下,等到帝后娘娘前来,自然一见分晓。”

    帝明天帝心中微动,他的正宫娘娘也是帝族,是乌明氏的当代族长,但是却没有居住在天庭之中,平日里居住在乌明氏的圣地之中。

    墨隐笑道:“帝后娘娘到了,带来乌明氏的帝兵,那时乾坤逆转,天下帝兵拱卫凌霄宝殿,诸天气运来朝,陛下江山永固!”

    帝明天帝松了口气,笑道:“我错怪了先生。”

    西天宫,钟岳与浑敦羽、扶黎等人站在扶桑树下,尚且没有多少感触,有扶桑树保护他们,各大帝兵下方,也有各大帝兵庇佑,没有多少危险,帝兵庇护各自族人。

    而其他神宫神殿中前来赴宴的神魔那就遭了秧,被恐怖的帝兵帝威压得几乎所有神魔都无法动弹,即便是老牌的帝君也是行动艰难,体内大道被诸多帝兵的威能压得战战兢兢!

    浑敦羽连忙取出明镜,将这幅难得的场面映照在镜中,记录道:“人让我种树,引发一场动乱,我以为人让我种树之举,不怀好意。”

    钟岳凑头看了一眼,诧异道:“羽师兄是在为我写史吗?倘若是写史的话,不应该有任何主观好恶的判断,是非功过,后世评说。”

    浑敦羽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钟岳道:“你把‘我以为’那段话统统划掉。”

    浑敦羽点头,钟岳放下心来,抬头打量扶桑神树,这株神树威能无限,虽然不知道混沌氏是如何祭炼的,但观摩神树便可以领悟出一种厉害之极的大神通,很是值得他去研究。

    浑敦羽没有将自己的评价擦掉,而是在后面继续写道:“人让我删掉评价,担心自己留下污点。”

    突然,钟岳化作金乌飞上扶桑神树,越飞越高,来到树顶,金乌吞吐天火,很是惬意。

    “倘若能够将这天火炼化,对我来说也是了不起的宝物,只是想炼化帝兵的天火,有些困难。”

    他落在一片扶桑叶上,四下看去,只见天庭诸天收入眼底,很是壮观壮阔,而四大天宫的帝兵弥漫着万千大道,呈现出种种异象,却也是惊人无比,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感。

    “不对,不对,这些帝兵的位置有些不对!”

    钟岳面色凝重,望向各个帝兵,只觉这些帝兵出现的方位有些不太对劲,天庭气运极强,现在却被这些帝兵削得七零八落,惨淡不堪,让他觉得有些诧异。

    “帝明天帝安排各路诸侯住下,肯定不会胡乱安排,怎么可能形成帝兵削天帝气运的格局?这里面肯定有些蹊跷。”

    他当即飞身落下,向浑敦羽道:“羽师兄能否收起扶桑树?”

    浑敦羽摇头道:“帝兵之威抗衡,我若是突然收了扶桑树,其他帝兵的威能便会趁势碾压过来,我们都要被压得粉碎。”

    钟岳微微皱眉,却在此时又有一口帝兵被其他帝兵威能触发,帝威绽放!

    这口帝兵来自东天宫,有了这口帝兵的加入,原本天庭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的气运顿时汇聚,气运滔天,神霞如虹,神气万里,条条道道,奔腾如龙,向帝苑的凌霄宝殿冲去!

    原本天庭的气运便是强横无比,气运肉眼可见,而现在这气运更是无以伦比,气运轰动诸天,光辉夺目,甚至浓郁的气运形成漫天异星的异象!

    将星拱卫帝星的异象!

    这口帝兵的出现,让诸多帝兵从削天帝气运,变成了二十四帝兵拱卫天帝气运的格局!

    却在此时,凌霄宝殿上,突然帝明天帝的身影出现,顶天立地,肉身广大,接受二十四帝兵拱卫带来的恐怖气运!

    广袤无垠的天庭,各部天兵天将见此异状,纷纷躬身膜拜,放声高呼!

    “天子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声音震荡,响彻天庭,甚至传到帝星之中,极为震撼!

    前来参加天帝寿宴的各路诸侯见状,纷纷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这等气运,这等帝威,谁还能夺取天帝之位,威胁到帝明天帝?

    钟岳也是瞠目结舌,过了片刻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原来墨隐墨先生是精通气运之道的大行家。这一手,的确厉害非凡。陛下,你应该也到了吧?”

    “易君,我的确到了。”

    先天帝君的声音传来,道:“紫光君王吩咐我,让我在暗,你在明处,方便行事,所以我一直未现身见先生。”

    “陛下该现身了。”

    钟岳断然道:“直接前往凌霄宝殿,与天帝分庭抗礼夺取气运!”

    先天帝君身躯大震,现出身形,出现在钟岳面前,皱眉道:“易君,此事非同小可,我前去分割气运,帝明直接与我翻脸,借势说我造反,便可以挟二十四帝兵之威将我诛杀!”

    钟岳悠然道:“陛下放心,你这一去,其他有心帝位的存在也会坐不住,纷纷前往凌霄宝殿,瓜分天帝气运。谁都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如此一来,可破二十四帝兵拱卫天庭的局势,也可以增强陛下气运!”

    先天帝君心头震动,仔细看了他一眼,认认真真道:“易君,你不要害我。万一有个闪失……”

    钟岳笑道:“陛下信我?”

    先天帝君细细观察他,额头眉心的那枚竖眼金光闪闪,想要睁开,却又被封印,无法睁开。

    这枚眼睛是他师尊,那尊邪恶存在的眼睛,他原本想用此眼看钟岳的来历和根脚,只可惜被封印。

    此刻事关他的身家性命,他想要张开这只竖眼要看钟岳真心。

    钟岳直视他的眼眸,声音震动:“陛下信我?”

    先天帝君咬牙,不再试图张开眉心竖眼,哈哈笑道:“我信易君!”

    他说罢腾空而起,向帝苑的凌霄宝殿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