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九百零七章 帝君来访

第九百零七章 帝君来访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燔萱惊骇,还在想着刚才在钟岳脑后那乍现即逝的第七道光轮,听到伏殇的话突然醒悟过来,失声道:“皇太子,你刚才看到了吗?第七道光轮!第七秘境的投影!”

    伏殇摇头,道:“开启第七轮他现在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后面还有十万里路。等到他走出十万里路,你再惊呼也不迟。”

    “十万里路才走出第一步?”

    阴燔萱愕然,老老实实的把钟岳拖走。没过多久,某人又活蹦乱跳的跑到六道界珠中,在伏殇面前作死。

    伏殇原本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有些不耐烦,不过见到他上次脑后居然出现了第七道光轮,居然耐下心来,只要他遇到危险便出手助他一臂之力,闭合他的空间秘境,救他性命。

    有伏殇这尊帝级存在,钟岳就算想死都死不了,更何况不想死?

    “没见过作死了一次,还会欢天喜地的继续用同样的方式作死第二次第三次的……”这位前朝皇太子也不禁摇头不已。

    随着时间推移,钟岳脑后的第七轮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渐渐能够坚持到半个时辰,不过每一次他的第七轮总是以崩溃瓦解而告终。

    第七轮崩溃瓦解,代表着他的第七秘境开辟失败,无法将第七秘境与前面的六大秘境统合起来。

    钟岳继续试验下去,也始终未能摆脱这个局面,不由大皱眉头。

    造成屡次失败的原因便在于,第六秘境血脉秘境能够与其他秘境完美的融合,变成同一个体系,形成六道轮回体系。

    而他的第七秘境空间秘境,则无法与六道轮回融合,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体系,这才是造成他失败的最大原因所在。

    想要将第七秘境与六道秘境融合,他需要开辟一个比六道轮回体系更为庞大的体系,不仅如此,他还需要对六道轮回体系有着至高的领悟才能做到这一点!

    六道轮回体系是伏旻道尊那个时代集合无数强者的智慧才将之完善,想要完全弄明白六道轮回,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以及智慧,都是无法想象。

    即便是天帝对六道轮回也有不解之处,比如天元天帝炼制天元轮回镜,因为对六道轮回的领悟出现不足,导致炼制失败。

    钟岳对六道轮回的理解远未达到那种层次,所以想要将第七秘境彻底开辟出来,与六道轮回组合,变成一个完整体系,以他目前的本事还远远不够。

    不过他可以暂时的开启第七秘境,在半个时辰内将自己的战力再提升一个档次,这就非常了不得了!

    只是,第七秘境的开启时间有限,时间越长对他的负担越大,需要谨慎为之。

    “不必急于一时,第七秘境可以慢慢完善。”

    钟岳放松心态,开始研究天道图,当一条道路走不通时,可以试着走其他道路,说不定便有可能触类旁通,借助他山之石攻玉,这是他修炼至今得来的经验。

    大司命所念诵的道语他还记得,是三十种道语,按照道语的意思来说,便是三十天道的名称。

    天纲、天纪、天乞、天印……

    三十幅天道图在大司命那里产生了变化,变成道语,天道图中的奥妙便隐藏在这三十种道语之中。

    这是大司命对三十种天道的理解,他从燧皇那里看到了三十天道图,再加上他自己的领悟,与燧皇的三十天道图已经有所不同。

    可以说,钟岳拼死去听他的三十道语,得到的不仅仅是燧皇的天道传承,同样也得到了大司命的天道传承。

    燧皇留下的天道图近乎无解,而大司命的道语反倒成为解开天道图奥妙的钥匙,不能不说世事神奇。

    他拼命之下,得到了两个莫大的机缘!

    大司命的三十道语钟岳已经听过一遍,大部分道语他都已经记下,只是其中有些晦涩之处以他的能力无法复述出来。

    他念诵这三十道语,一遍又一遍,激发识海中的天道图,每次都会有不同的领悟。

    假以时日,他领悟出的越多,便可以越来越丰富这三十道语,最终将大司命与燧皇所传的三十天道悉数掌握!

    “易卿。”

    突然,钟岳脑海中传来先天帝君的声音,钟岳心中微动,走出君王殿,打算前去迎迓。

    “不必惊动诸臣。”

    先天帝君的声音传来,道:“我与你在船中相见。”

    钟岳走向古船,来到甲板上,过了片刻脚步声传来,钟岳回头看去,只见先天帝君与砻姪登上古船,向他走来。

    镇天关虽然是一座雄关,高手众多,但对于先天帝君这等先天神魔来说,想要在不惊动扶岐支扶炎山这两尊帝君的情况下进入镇天关并不困难。

    钟岳脑中轰鸣,看向砻姪,心头大震:“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大司命念诵三十天道语,引发出三十天道,结出三十种惊天动地的宝物形态,轰击那口大鼓,造成的破坏力甚至让这艘古船也破败不堪,伤痕斑驳,藏于古船中的钟岳也被震成重伤,几乎没能活着回来!

    当时泰逢、砻姪等四位帝君被大司命控制,念诵复生道语,他们处在那次大碰撞的核心位置,饶是他们都是圆满帝君,比驾驭八阵图的钟岳还要强大,但是也绝不可能在那等层次的碰撞中存活下来!

    半点可能都没有!

    而现在,砻姪却偏偏好端端的站在他的面前,与先天帝君结伴而来,看样子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

    这怎么可能?

    而且,钟岳驾船逃出镇天府时,曾经回头看过,并未发现有人离开镇天府,然后镇天府震动便消失不见。

    那么砻姪是如何出来的?何时出来的?

    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砻姪是在大司命的庇佑下存活下来!

    先天帝君的这位道友,已经拜入大司命的麾下,不再是先天帝君的盟友,而是大司命安插在先天帝君身边的奸细!

    钟岳目光闪动,不动声色,向先天帝君见礼,又向砻姪女君见礼,笑道:“砻姪师姐一路追杀,害得我四下逃命,好不辛苦。”

    砻姪落落大方,笑吟吟道:“惭愧,我等被那异香蒙蔽了道心,从前的淡定从容统统不翼而飞,以至于酿出这等祸事。易君海量,还请不要见责。”

    钟岳微微一笑,大有深意道:“我与师姐虽然交锋数度,但也同仇敌忾,共度难关,而今见到师姐平安归来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不知道师姐在我走后有什么遭遇?”

    砻姪此刻的风度的确与第一次见到她时大为不同,气息给人一种高远飘逸的感觉,道:“易先生前脚刚走,我们后脚便逃了出来,哪里还有遭遇?先生有这艘神船,速度比我们快,以至于我们身受重伤。先生能够得到这艘神船,据为己有,真是幸事一件。”

    “我们?”

    钟岳头脑懵然,难道说泰逢等人也还活着?

    砻姪打量这艘破破烂烂的古船,目光隐晦,道:“我后来听闻,那座镇天府的主人也是这艘古船的主人,先生需要当心了。听说镇天府的主人已经复活了,说不定会收走这艘古船呢。”

    钟岳心中凛然,知道这位女帝君在威胁自己,也是在利诱自己。

    他若是将他们投靠大司命的事情捅出去,便休想保住这艘古船,而如果隐瞒下来,古船便可以归他所有。

    这应该是大司命做出的交易!

    钟岳两次无意中触动了史前神王留下的复生烙印,最后一次则是成功让大司命复生,大司命将这艘古船留给他,估计是为了报答他。

    不过钟岳若是坏他好事,他肯定会将这艘船收走。

    “大司命为何还没有动静,反倒派他们出来?而且是潜入先天帝君身边?”钟岳思索,心中有些不解。

    突然他想到关键:“先天帝君是邪恶存在的弟子,邪恶存在一定是当年暗算大司命的古神王之一!”

    先天帝君面带忧色,轻声道:“易君,我七弟摩梭不见了,泰逢他们说是被时空乱流卷走,拍成一幅画。这件事你是否知道?”

    钟岳点头,当时奔赴镇天府,他在船上向后看去,恰恰看到“老七”跨出神船发出的光流,被拍成一张没有厚度的贴画的情形。

    那一幕很是震撼,堂堂的帝君,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便被混乱的时空压成了一幅贴画,仿佛时空碎片一样没有任何厚度!

    “摩梭帝君没有回到紫薇?”钟岳纳闷道。

    先天帝君摇头,叹道:“至今没有他的消息。我担心他被卷入时空深处,无法回来。我与他们前来,便是询问你是否有办法寻到七弟。”

    钟岳沉思,过了片刻,摇头道:“倘若镇天府还在,这艘船前往镇天府途中,经历时空乱流,说不定还可以寻到他,将他接引到船上。而现在……”

    镇天府已经消失,而那条通往镇天府的道路自然也跟着消失,想要寻回“老七”,恐怕是再无可能了。

    先天帝君突然落泪,喃喃道:“我长子死时,我也不曾流泪,死了儿子还可以再生,但兄弟没了,道友没了,我到哪里再去寻一个可与我交心交流的道友?七弟,你放心,无论你流落到何时何地,我都会寻到你!”

    钟岳劝慰道:“陛下节哀。以我之见,摩梭师兄倘若能够寻到我们如今的时空,他便可以回来,帝君一定有重见他之日。”

    他对空间大道和宙光大道都有所研究,通往镇天府的道路时空混乱,老七摩梭有可能是被卷到未来,也有可能被卷回过去。

    倘若是过去,他会变成一幅时空中漂流的画,永远无法落脚,倘若是未来,那么则还有相见的机会。

    先天帝君叹道:“只能如此了。易君,我快要突破,修成帝境了。”

    钟岳心头大震,脱口而出道:“陛下,还要多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