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恶龙脱困

第八百七十四章 恶龙脱困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再次详细检查,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只是觉得这女子的肌肤细腻白皙,如同羊脂美玉,托在手中便让人忍不住沿着她的肌肤滑动。

    阴燔萱低吟一声,脸色微红,把双腿收了回来,柔声道:“夫君是否有所发现?”

    “没有。”

    钟岳若有所失,摇头道:“可能是因为血脉封印太深,不如这样,等到你再感觉到痒的时候告诉我,我再检查一番,说不定能够发现端倪。”

    阴燔萱将裙子放下,羞红着脸低声称是。

    钟岳收了异样心思,笑道:“再过不久,紫光君王的第三波使者便要到了。前面两次,他是用人情,现在改用强了。”

    过了小半日时间,只见滚滚的神光从沿途中的一座圣地中升起,那些神光化作一道道光轮,共有六道。

    六道光轮冉冉升起之时,一个巨大的头颅也在从圣地中缓缓抬起。

    他的半边身子便比这座圣地还要庞大,伟岸无双。

    “易君王留步。”

    那个只露出半边身子的巨人开口,钟岳的大军来到他的面前,仿佛是一支前进的蚂蚁军队。钟岳走出宝辇,抬头仰望,长声笑道:“原来是鲲皇。”

    这巨人乃是鲲鹏神族的皇,乃是一位近乎帝君境界的造物主,鲲鹏神族也是先天宫麾下一个大种族,势力强大。

    如今的时代叫做神纪时代,神纪时代与火纪时代、地纪时代不同,当年火纪、地纪,只有天帝才可以被称作皇,如天皇、地皇,而今神纪时代,各族之主都被称作皇,如人皇、辟邪神皇。

    鲲皇便是鲲鹏神族的皇。

    鲲皇瓮声瓮气道:“易君王,紫光君王传令与我,让我请易君王留步,稍作休整。”

    钟岳哈哈笑道:“稍作休整是假,紫光君王是要你务必留下我,不得让我赶往镇天府!”

    鲲皇笑道:“易君王是妙人,我自然无法瞒过你,不过紫光君王与我有恩,还请易君王能够赏个脸面小住几日。”

    钟岳摇头:“我奉帝君之命前往镇天府上任,镇守镇天雄关,事关重大,不敢有一刻耽误。若是耽误了我的公务,你吃罪得起?”

    鲲皇探出手来,呵呵笑道:“易君王休怪,紫光君王与我有大恩,他的命令,我不敢违背。帝君怪罪我自然是吃罪不起,但一切过错有紫光君王顶着,我最多只会被帝君责罚几句。所以还请易君王不要反抗,小住几日便可!”

    他的手掌越来越大,掌中浮现出天地日月星辰,巍巍如同一片世界,竟然要一掌将百万神魔兜住!

    钟岳不肯留下,他便要强行留下!

    钟岳冷笑一声:“赤松,祭阵图!”

    赤松听命,立刻呼喝一声,兵戎、秋伊、火融等伏羲领袖喝令百万神魔,将八阵图的威能催动,这八阵图几近造物之宝,威力滔天,撼动时空!

    鲲皇手掌稍稍遇阻,笑道:“易君王,你的先天禁军在我面前不堪一击,何必反抗?我毕竟是成名多年的造物主,你前世虽是先天神,但这一世不过是一尊天神……”

    “天神?”

    钟岳哈哈大笑,赤松已经将八阵图合并,化作一卷笼罩千万里的大阵,无数神魔成为阵中的一份子。

    八阵图的威能顿时节节攀升,直达造物之宝的层次!

    鲲皇脸色微变,八阵图合一,竟然化作造物之宝,而且竟然将造物之宝的一切威能催动,让他的手掌无法接近,这倒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要知道,钟岳的这百万神魔大军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神侯,与他这尊造物主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没想到这卷八阵图一出,竟然能够挡住他的这只手掌!

    “鲲皇,我虽是天神,但别说你,就算是偃师熙偃师天王也死在我手,你比偃师天王如何?”

    钟岳身躯一摇,脚下阵法激荡,一座神魔太极大阵与八阵图相连,化作先天神魔太极八阵图,这座阵图甫一形成,钟岳顿时感觉到无边的力量涌来,这是何等浩瀚的力量?

    他的身躯越发伟岸,脚踏星河,身躯之魁梧丝毫不逊于鲲皇。

    鲲皇脸色剧变,不再有任何的轻视,鼓荡一切修为法力与钟岳拍来的手掌抗衡,只听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鲲皇闷哼一声,口吐鲜血,仰面倒下,身躯越来越小,最终砸入鲲鹏神族的圣地之中。

    钟岳挥袖,散去神魔太极图,身躯越来越小,落在宝辇车辕上,转身走入宝辇中。宝辇内传来阴燔萱的声音:“鲲皇,外子能够成为先生,被帝君拜将镇守镇天府,并非是你所能匹敌。你退下吧,不要再来生事。”

    赤松兵戎等人对钟岳敬畏莫名,大军开动,继续前行。

    鲲鹏神族圣地,鲲皇纵身跃起,吐出口中的坏血,脸色惊疑不定,突然伤势爆发,又是几口坏血吐出,跌倒在地。

    诸多鲲鹏神族的强者连忙涌出,将这位老祖抬到担架上飞奔而去。

    “快去告诉紫光君王,便说我无能,未能留下易君王!”鲲皇咳血,吩咐道。

    紫光君王赶到人皇殿,姜伊耆慌忙来迎,又惊又喜道:“师兄,你今日可算有空来看我了!”

    紫光君王连忙道:“帝君何在?”

    “走了两日了。”

    姜伊耆笑道:“你我虽然毗邻,但这些年相见的少,难得你来一次,不管有天大的事,也须得陪我喝两杯再走。”

    紫光君王有心要走,但又怕走了之后伤了姜伊耆的心,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笑道:“那就喝两杯。不过我不能久留,只喝两杯便走。”

    两人坐下,姜伊耆命人备酒,紫光君王目光闪动,试探道:“伊耆请帝君来人皇殿所为何事?”

    “为人族的诸天一事,人族诸天不完整,还欠缺了六道轮回,所以我寻思着帝君是否能帮忙补全。”

    姜伊耆为他斟酒,道:“你是帝君面前的红人,你帮我说道说道。帝君拒绝了我,说为人族补全诸天,事关重大,牵扯太多,他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

    紫光君王饮酒,笑道:“伊耆,你知道多少势力在盯着帝君,等着他犯错?这个时节你便不要多事了,等到帝君登临帝位,我让帝君帮你打造一个完整诸天!”

    姜伊耆大喜,连声称谢。

    紫光不悦道:“你我何等交情,何须道谢?只要你不与易奸来往,我自然会竭尽所能为你张罗此事。”

    他饮下两杯酒,告辞离去,姜伊耆也没有多加挽留。

    过了十多日,紫光君王回到先天宫,终于寻到先天帝君,连忙道:“帝君,易君王如今已经走了四个月之久,带走了百万神魔大军,还带走了帝君赐给他的三大诸天!”

    先天帝君笑道:“三大诸天是我赐给他的,他带走也是无妨,毕竟他要镇守镇天府,不能什么都不给他。我还担心他要的少了,打算调拨给他一些粮仓辎重。”

    “他带走了他的妻子,这件事帝君是否知道?”

    先天帝君微微皱眉,道:“他带走了阴康氏的天女?”

    紫光君王点头。

    先天帝君思索片刻,道:“易君此举有些欠妥当啊,他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若要我安心,须得将自己妻子留下,为何还带走了夫人?”

    “此人大奸若忠,而今露出马脚了!”

    紫光君王道:“还请帝君即刻下令,将他追回,留他夫人做质。”

    “若是直接追上他,让他夫人留下做质,岂不是说我不信任他?他岂不会心有怨怼?”先天帝君迟疑道。

    紫光君王道:“他是明白人,帝君无需直说,只消说留下易夫人镇守缙云圣地即可。他还能抗旨不成?”

    正在此时,突然外面传来侍卫声音,道:“主上,易君王使者来报。”

    先天帝君心中微动,让那使者进来,来者是个人族的神明,叩拜一番,道:“易君王让小臣送书于陛下。”

    先天帝君接过书信,展开看时,笑道:“紫光,易君已经知道你的作为,在书信里解释了一番,骂你一通呢。”

    紫光君王凑头看去,又惊又怒,这信上说道臣之所以带走阴燔萱,是因为夫妻虽然成亲但分别时间太多,难能温存,而且阴燔萱是圣灵体,也是臣的一大臂助。

    更何况,若是臣真的要造反,陛下留她做质也是无用,陛下若是杀她,便是得罪了阴康氏,所以陛下留下她也无法作为人质要挟。与其留下阴燔萱不如让她上前线,与臣并肩作战,同为陛下效力云云。

    书信后,钟岳又痛骂紫光,说道此人是奸佞之臣,不为陛下出力反倒********想要陷害忠臣,臣若是反叛陛下也是被这奸臣逼得不得不反,劝陛下早日锄奸,推出午门斩首以谢天下,感慰忠臣之心。

    “陛下斩首紫奸,将紫奸头颅寄到镇天府,臣将其首级炼成便壶,便溺其中泄恨!”信末写道。

    紫光君王气得七孔生烟。

    先天帝君将书信毁去,笑道:“紫君,你担待一些,他说的也不无道理。而且他已经行至半程,岂有再将他召回的道理?由他去吧。”

    紫光君王颓然,突然道:“既然如此,帝君对他也不可不防,还请帝君派一个忠义之士做他的副手。”

    先天帝君点头,命人请来穆苏歌,道:“你去镇天府,助易君镇守。”

    穆苏歌领命,即刻启程。

    “夫君,腿又痒了。”诸天麒麟宝辇中,阴燔萱羞涩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