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七十三章 易奸跑路

第八百七十三章 易奸跑路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走出先天宫,将先天帝君的诏书交给扶黎,让他即刻前往古老宇宙将星洪堡带来,不必回先天宫,直接来镇天府。

    “扶黎,你不可耽搁太久,给你七年时间,足够将星洪堡搬来了吧?”钟岳问道。

    “易先生尽管放心!”

    扶黎立刻离去,钟岳带着兵符绶印返回缙云圣地,只见八千伏羲与百万神魔还在不断锤炼八阵图,而今的八阵图早已是神皇之宝,几近造物之宝的程度,威能越来越强悍。

    有了百万神魔,外加三大一等诸天之力的不断加持,磨砺,让这八卷阵图的威能还在不断提升。

    以这个速度,提升到造物之宝也是指日可待。

    这八阵图乃是钟岳所炼的宝物,掌控权还在他的手中,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卷阵图的威力各不相同,各有一番神妙。

    想要炼成造物之宝,需要对造物主的境界有着莫大的领悟,而这一点钟岳并不缺少,他如今的境界虽然是天神境界,炼就六条先天大道,但是他对造物主境界的浸淫可以说完全不逊于任何造物主!

    因此将八阵图提升到造物之宝的层次对他来说,并非没有可能。但是如果要将八阵图提升到帝君之宝的层次,那就没有可能了。

    他对帝君这个境界的领悟还不到火候,无法炼成帝君之宝。

    不过,倘若八卷阵图都能提升到造物之宝的层次,那就是一个巨大的飞跃,那时八卷阵图中内藏造物之力,创造空间和天地,每一卷阵图之中都内藏六道轮回的奥妙,有着神鬼莫测之能。

    而且八阵图虽然是八卷阵图,但是内在却是一个整体,八卷阵图可以合八为一,变成一个集合八阵图一切威能的强大神兵!

    不仅如此,八阵图也并非是完整的阵图,钟岳有着更大的野心,他的八阵图为外在,内在则是神魔太极图。

    倘若他以自身为阵,施展神魔太极图,掌控阴阳、神魔的大道力量,化作先天神魔太极八阵图,那么阵图的威能便会再次直线提升!

    那时威力会有多么恐怖,钟岳自己也不敢想象!

    毕竟,先天神魔太极八阵图不止是八阵图那么简单,而是九阵图,完全催动的话,其威力大概相当于造物主境界时的钟岳!

    造物主境界时的钟岳,实力到底有多强?钟岳自己心中也没有底。

    此刻,八阵图中,兵戎、秋伊、火融、禺绒、娲云、苍崖、太岁、黎华各自率领十多万神魔冲杀,八位伏羲首领主掌阵法变化,将八卷阵图的威能催发,八卷阵图相互碰撞,轰轰隆隆,阵图中的神魔遭遇,便是大打出手,杀得天崩地裂。

    而赤松则站在八卷阵图上空,随时准备操控八卷阵图,免得诸多神魔出现伤亡。

    “夫君。”

    阴燔萱迎来,她如今实力非凡,甚至给钟岳一种压迫感,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够在同境界与他并驾齐驱甚至超过他的,这女子绝对是其中之一!

    而今,阴燔萱的修为深不可测,对大道的亲和力比天河之上时更加浓烈,钟岳很想再与她较量一场,不过担心被她击败在属下面前出丑。

    天生圣灵体的过人之处,不是勤修苦练就可以追的上的。

    “夫君这些年操劳忙碌,倒是忘记了自己的家呢。”

    阴燔萱笑道:“这次夫君是否是前脚回来,后脚便走?”

    “这倒不是。”

    钟岳将先天帝君拜将一事说了一番,道:“而今我准备率领麾下神魔,前往镇天府上任。这一去,便是浅滩蛟龙入大海,荆丛凤凰飞九天,一发而不可收拾!伴君如伴虎,在先天帝君身边我难以舒展拳脚,但是到了外面,我便可以大展宏图!燔萱,你也随我一起去镇天府。”

    阴燔萱蹙眉道:“只怕先天帝君不肯放行,会把我留下作为质子。”

    “无妨。”

    钟岳笑道:“先天帝君小事糊涂,大事精明,我们立刻就走,他反应不及。惟独是紫光君王,大事小事都精明,现在我只虑他,不过我们立刻出发,紫光君王就算反应过来我也有应对之策。”

    阴燔萱立刻前去收拾东西,钟岳连忙止住她,笑道:“不用收拾。”

    “不用收拾?”阴燔萱怔了怔。

    钟岳精神波动,传音缙云圣地所有神魔,赤松等九位领袖立刻整顿神魔,屹立在八阵图之上,钟岳一声令下,八阵图向上翻涌,威能爆发,将先天帝君所赐的三大一等诸天卷住。

    那三大一等诸天乃是三个世界,内藏六道轮回,每一个诸天内部都有六道银河星系,而且又藏有地狱轮回,是相生的重叠空间,可以说沉重无比。

    里面有着亿万万的生灵,这些生灵在其中繁衍生息,膜拜祭祀,让诸天之力绵绵不绝,威能强大。

    不过这些生灵多是低等生灵,地位并不比人族高出多少,很难诞生出强者。对于这些生灵来说,诸天便是一个宇宙,而创造诸天的存在便相当于创世神。

    诸天唯一比不上六道界的地方便在于六道界更为广阔,天材地宝更多,盘古神人无比强大,可以养活更多的生灵,孕育出无比强大的存在。

    这是诸天不能与六道界媲美的地方。

    但诸天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那就是诸天可以当成神兵,当成自己力量源泉。

    这三大诸天是先天帝君所开辟,被先天帝君祭炼纯熟,交给钟岳使用,虽然沉重,但掌控权在钟岳和阴燔萱手中,拖动三大诸天藏于八阵图中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夫君,先天帝君恐怕不会容忍我们将这三大诸天也带走吧?”阴燔萱只觉有些不妥,连忙道。

    “先天帝君肯定会许我带走这三大诸天,这三大诸天本身便是笼络我的条件,紫光君王肯定会有所阻挠,但也无可奈何。”

    钟岳将三大诸天收起,取出一根图腾神桩,联系姜伊耆,吩咐一番,随即收了图腾神桩,道:“燔萱,祭车。”

    阴燔萱祭起诸天麒麟宝辇,钟岳牵着她的手登上宝辇,夫妇二人下令,百万神魔立刻动身,赶往镇天府。

    过了不久,紫光君王接到消息,说易君王已经率领缙云圣地的百万神魔前往镇天府,失声道:“这么快?”

    “易君王的缙云圣地各大军营都在,所有东西都没有收拾,只带走了百万神魔,所以才能这么快离开。”

    紫光君王脸色微变:“帝君赐给他的三大一等诸天呢?”

    “也被易君王带走了。”

    “易夫人呢?”

    “易夫人也跟着去了!”

    紫光君王脸色大变,连忙唤来一尊神皇,道:“青树,你快去追上易君王的军队,告诉他让他留下易夫人镇守缙云圣地!我去见帝君!”

    青树神皇领命,纵身跃起,脚踏一朵青云化作一道青光向钟岳的大部队追去。

    紫光君王急忙动身,赶往先天宫。

    诸天麒麟宝辇速度虽快,但毕竟人马众多,虽有百万神魔催动八卷阵图飞行,速度却是要比青树神皇逊色良多。

    过了三四日,青树神皇追上钟岳的先天禁军,高声道:“易君王留步!”

    诸天麒麟宝辇中,钟岳向阴燔萱笑道:“紫光君王的事来了。”说罢传音赤松等人,让他们驾驭八阵图继续赶路。

    钟岳走出宝辇,向青树神皇看去,笑道:“原来是青树小友。你有何事?”

    青树神皇连忙躬身道:“先生,紫光君王吩咐让我请你留步,请下尊夫人留在缙云圣地,镇守这座圣地。”

    钟岳诧异道:“原来是紫光师兄的主意。青树小友,你有先天帝君的诏令么?”

    青树神皇呆了呆,摇头道:“没有。”

    钟岳笑道:“我与紫光一左一右,都是帝君所封的君王,紫光君王的命令我岂能听从?若是你拿来帝君的诏令,我必然听从。青树,回去吧。”

    青树神皇无奈,只得飞速赶回,向紫光君王报讯。

    紫光君王赶往先天宫,途中突然醒悟:“青树神皇绝对留不下易奸,肯定会被他只言片语打发!他哪里是易奸的对手?”

    他刚刚来到先天宫,只见穆苏歌走来,笑道:“紫君为何这么匆忙?”

    紫光君王连忙扯住穆苏歌,道:“殿下,你即刻追上易君王,让他务必留下帝君所赐的三大诸天,还要让他留下易夫人镇守缙云圣地!事关重大,回头我再向殿下解释!”

    穆苏歌见他说得郑重,连忙起身去了。

    紫光君王闯入先天宫,求见先天帝君,却得知先天帝君此刻被姜伊耆请了去,说是姜伊耆请先天帝君商议人族诸天一事,跺脚道:“伊耆这厮这个关头请走帝君,真是给我添乱。”

    他连忙赶往人族圣地,心道:“但愿三太子能够拖住易奸的脚步……”

    过了十多日,穆苏歌追上钟岳的先天禁军大部队,高声道:“易先生留步!”

    钟岳停下宝辇,走出来笑道:“殿下,是来与我辞行的么?”

    穆苏歌降落下来,道:“不是。是紫光先生吩咐我,让你留下三大诸天,还要夫人留下镇守缙云圣地。”

    钟岳面色一沉,勃然大怒:“紫光奸臣又来害我!三大诸天是陛下赏给我的,岂能留下?我百万神魔镇守镇天府,原本便是兵少将寡,这厮是要使出绝户计,害我性命!我去撕了他!”

    穆苏歌一头冷汗,连忙抱住他,道:“先生息怒!”

    钟岳挣扎,怒道:“我与夫人成亲这么久,恩爱温存的时间都没有,这老贼还要分开我与夫人,我一定要砍碎了他!”

    穆苏歌讷讷道:“我原也觉得有些不妥。先生,我回去与他说道说道。”

    钟岳咬牙道:“殿下与我狠狠骂他!”

    穆苏歌连连点头,返回先天宫。

    钟岳目送他离开,立刻回到车中,连声道:“快走!快走!只消走出半年的距离,就算还有追兵追上我们,也是半年之后的事了,那时我们已经到了镇天府!”

    阴燔萱上下打量他,突然噗嗤一笑,钟岳向她看来,笑道:“燔萱笑什么?”

    “我笑夫君装得真像,越发像是个枭雄了。”

    阴燔萱笑吟吟道,突然脸色微变,钟岳纳闷道:“怎么了?”

    “妾身的腿这几日总有些痒,不知道是不是血脉封印有些没有除去。”她轻蹙眉头,轻声道。

    “不可能复发啊,我明明已经除去了你的血脉封印……你不要慌,我帮你看看。”

    钟岳掀起她的裙摆,将她的修长的双腿放在自己的双膝上,细细查看,推敲捏拿,检查她双足的血脉,思索道:“好像没有残留的封印……”

    阴燔萱狡狯的眨眨眼睛,道:“妾身总觉得似乎要变成鱼尾了,夫君再细细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