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易如反掌

第八百五十八章 易如反掌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后,伏殇皇太子的记忆便是一部伏羲神族的血泪史,他的仁慈变成了对伏羲神族的残忍,造成了长达两万多年的伏羲氏抗争史。

    有强大的使者降临,自称天的使者,将当时最为强大的存在召集起来,一场血洗在酝酿。

    伏殇皇太子也察觉到不妙,但他面对这个局面居然心慌意乱起来,拿不出任何主意。而在此时护送伏旻道尊帝棺前往祖星的伏羲氏强者遭到了埋伏。

    最为强盛的皇族中坚力量几乎被一网打尽,而伏殇皇太子这个时候出面,对天下各族说伏旻道尊做错了,他代表伏羲神族向天下各族赔罪。

    这两件事直接让伏旻道尊十二万年来为伏羲神族积累下的无敌威慑丧失殆尽,让所有种族看到了伏羲氏的软弱和衰落!

    万族造反,群起而攻,伏殇皇太子没有在第一时间去镇压,没有用铁血手段震慑,而是一再退让,终于变成了一场不可挽回的灾难。

    这时候的伏羲神族依旧是最为强大的种族,依旧拥有着碾压各族的实力,但因为他的懦弱和退让,让伏羲神族不断被蚕食。

    极为讽刺的是,连曾经靠他庇护的那些帝级存在也纷纷反叛,包括转世到伏羲氏的那些大神通者,打起替天行道的大旗。

    待到千年后,一场血脉大诅咒爆发,彻底断送了伏羲氏的未来。

    天元天帝在那个时候得到天的使者的支持,成为天帝,自甘降级,称作天子,天之子。从此,真正意义上的天帝成为历史。

    伏旻道尊用魂飞魄散的下场为伏殇争取了千年的时间,这千年之中,他未能作出任何力挽狂澜的举动,从而有了之后的种族覆灭。

    这也就导致了集伏羲氏最后气运的族长风常阳即便有惊天动地的才华,也无力回天,不得不跪求各族的帝,跪求那些叛徒,给伏羲氏留下一丝血脉。

    终于,风常阳自陨于天河之上,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儿子抬头做个伏羲的未来。

    伏殇也活了下来,是“天”感念于伏旻道尊开辟六道轮回的功劳功德,还有些心系伏羲的存在,不忍让伏羲氏灭绝,还有些存在感念于伏殇的平庸和庇护,只将他封印,镇压在天狱之中。

    钟岳心中一片悲凉,伏殇皇太子宅心仁厚,在伏旻道尊铲除未来伏羲氏的一切障碍时,护住了那些存在,到头来,因为他的宅心仁厚,他只护住了他自己,而葬送了自己的种族。

    伏殇的精神力收回,这位皇太子早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意气风发,现在的他老态龙钟,只是一个自怨自艾行将就木的老人。

    “废物!”

    薪火愤愤道:“你还活着作甚?”

    伏殇低下头,默不作声。

    钟岳叹了口气:“薪火,走吧。”

    薪火飞回他的眉心,依旧恼怒不已:“他不是没有才华,而是他的才华和智慧配不上他的地位!让一个才华和智慧不配地位的人担当高位,这才是最大的祸害!竖子,不足与谋!让他关在这里直到老死都是便宜了他!”

    钟岳沉默,摇头道:“我还是希望有朝一日,他能走出这个小宇宙,重振其父遗风。”

    “我看你是妄想,竖子贪名而无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遗风,易风,还是你来继承伏羲氏的遗风罢。”

    钟岳闻言,心中有一种无力感,在地纪时代的末期,三五千尊帝级存在,虽然大部分都已经死在伏旻道尊的剑下,但是还有遗老活了下来,还有“天”高高在上,他如何去对抗如此庞大的势力?

    他随即振奋精神,哈哈大笑道:“管他娘的什么天,提刀砍他娘!”

    “对!”

    薪火哈哈笑道:“砍他娘的!”

    一人一火爆了几句粗口,将心中的那种无力感清除出去发泄出去。

    钟岳取出燧皇留下的三十幅天道图,细细琢磨研究,心道:“扶黎捉住穆三太子,先折磨他一段时间,我再去搭救。不吃一番苦,我搭救他他怎么会感恩?”

    他苦研三十幅天道图,但是天道图蕴藏的奥妙还是晦涩难解,根本无法看懂。

    这天道图实在太高深了,饶是他开创了阴爻阳爻推演法,也是一筹莫展。

    “难怪燧皇无法传授给薪火,让薪火将天道图流传下来。”

    钟岳叹了口气,将天道图收入自己的识海中,转而去参研伏旻道尊心经。伏旻道尊心经对他来说则要轻松许多,有了伏殇皇太子的修炼经验和领悟,这门功法一切晦涩之处都迎刃而解。

    原本钟岳参悟这门功法,有着无数无法参悟之处,所以他只能专攻六道轮回,而现在有了完整的伏旻道尊心经,加上伏殇的经验和领悟,他便可以系统的修炼这门功法!

    这是伏旻道尊镇压一个时代的功法,其中囊括的知识浩如烟海,伏旻道尊因为是后天生灵,而无法蜕变成为道神,但是这门功法却绝对是道神级别!

    钟岳不仅惊叹,忘我的投入到钻研之中,废寝忘食。

    伏殇皇太子的领悟是帝级的领悟,这一点对钟岳来说至关重要,帝级的领悟可以让他少走许多弯路。

    他对大道的领悟已经达到帝君的层次,不过这只包括先天太阳大道、先天太阴大道、先天神道、先天魔道和先天雷霆大道这五种。

    先天易道他并未达到这种层次。

    他能够在金乌氏与金乌氏的造物主论道,甚至战胜对手,靠的就是他对先天太阳大道的领悟更高。

    但是如果换成其他大道,如五行,如六合,他便拍马不及了。

    而伏殇皇太子帝级的领悟,便可以让他再进一步,让他的眼界更宽,底蕴更深!

    最为关键的便是先天易道,倘若对先天易道的领悟能够达到帝级层次,他必然会有一个恐怖的提升!

    由先天易道逆推神、魔、阴、阳和雷,也可以助他将这五种先天大道提升到帝级的层次!

    这就非常可怕了!

    “薪火,完整的伏旻道尊心经最大的优点,恐怕还不是对我六大先天大道的提升。”

    钟岳怔然,突然道:“而是其中完整的六道轮回理念!”

    伏旻道尊心经中拥有完整的六道轮回,六道轮回是在伏旻道尊的主导下创立,完善,集合了那个时代所有强者的智慧,这些强者的智慧被统一在伏旻道尊心经之中。

    “有了完整的六道轮回理念,我可以补全历代伏羲天帝的功法,不仅仅是伏羲,甚至还有燧皇!”

    钟岳兴奋无比,飞速道:“历代燧皇的功法,我也可以用六道轮回理念完善!让这些功法变得完整,变得无暇!”

    薪火也是呆了呆,惊喜若狂:“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我的传承还有用?”

    “有用!”

    钟岳重重点头:“有大用!我将这些功法补全之后,它们便是囊括六道轮回的完美帝级功法,自然是有大用!甚至连燧皇的功法也有大用,囊括六道轮回的火纪帝级功法!”

    薪火双手叉腰,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来,传承之火也有大用了!嘿嘿,我原本还担心自己的传承变成了没用的大路货,现在看来,薪火大老爷还是顶呱呱的大宝贝!”

    钟岳露出为难之色,道:“不过短时间内,我无法补全任何一门功法。单单是将伏旻道尊心经完全参悟,都需要花费不知多少时间的努力,更别说补全其他帝级功法了……”

    “不急,不急!”

    薪火依旧兴奋,道:“你现在以修炼为重任,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待到你提升到造物主、帝君的境界,补全这些帝级功法便没有那么困难了。伏羲氏的少年,努力!薪火大老爷全指望你了!”

    钟岳继续闭关潜修,全心全意的参悟伏旻道尊心经,他的先天易道也在不断壮大,不断精深。

    他的先天易道被他炼成先天神刀,这口神刀汲取了伏殇的修为大道,已经变成帝君级的宝物,但是这并非是他自己的修为。

    他若是想发挥出先天神刀的一切威能,便需要自己对先天易道的领悟达到更高层次。

    当然,由于修为所限,就算他对先天易道的领悟达到帝君层次,他也不可能将先天神刀的威能悉数发挥出来,不过发挥出一成半成应该还是可以办到。

    一成半成的帝君之宝,威能已经极为可观!

    钟岳枯坐月余时间,突然心中微动,感应到自己所布下的封禁被触动,不由睁开眼睛。

    “易风易师兄是否在这里?”外面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钟岳心中一怔:“金何兮?她怎么追到这里了?”

    他这次离去,自问没有留下蛛丝马迹,金乌氏的金何兮居然能够寻到这里来,颇为出乎他的意料。

    钟岳走出宫殿,只见一位身着金羽霓裳的女子风姿卓卓的站在远处,刚刚踏足到他留下的禁制之中。

    金何兮浅笑道:“易兄,与你论道时在你的衣角上动了一点手脚,这才能够寻到你。”

    “手脚?”

    钟岳纳闷,金何兮取出一根丝线,笑道:“我从你的衣裳上抽取了一根丝线。你的衣裳应该不是你自己炼制的宝衣罢?少了一根丝线,你自己觉察不到,而丝线却是你衣裳的一部分,自然要追着你,我便是靠这根丝线寻到你。”

    她松开手指,只见那道丝线飞来,自动钻入他的衣裳之中,穿插交错,恢复如初。

    “这件衣裳是我一个朋友所织,的确不是我炼就的神兵。”

    钟岳恍然大悟,笑道:“何兮师姐,你来寻我所为何事?”

    “自然是再论一场!”

    金何兮眼中金光闪动:“现在你可以放心了,这里不是汤谷,你就算胜过我也可以大方离去!”

    “师姐,你看我这只手掌。”

    钟岳哈哈大笑,亮出一只手掌,掌心之中一****日冉冉升起,正是先天大日。

    “我的道,叫做易道。反掌之间,阴阳变幻,乾坤逆转。”

    钟岳手掌翻起,一轮先天明月从掌背飞出,日月旋转乾坤变换,阴阳并存,先天大日与先天明月交相辉映,嗡的一声化作一张先天太极图将他囊括在图中!

    “这便是易如反掌!”钟岳悠然道。

    金何兮正要与他论道,见到这一幕不由呆滞,面色唰的一下变得无比苍白。

    只见这卷先天太极图不但做到了阳极阴生,甚至更进一步,做到了阴极阳生,阴阳相辅相成,完美无缺!

    这种层次,超越了她太多!

    “我……”

    过了片刻,她涩声道:“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