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被俘(儿童节快乐!)

第八百五十五章 被俘(儿童节快乐!)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觉得你若是胜了我,我金乌氏容不得你?”

    金何兮摇头道:“你大可以放心,我金乌氏毕竟是帝族,还不至于这么小的肚量。不如你我再斗一场?”

    “你可以这么说,但我不可以这么做,我还不想因此而彻底得罪金乌氏。”

    钟岳走下钓鳌台,金何兮传音道:“既然你担心我金乌氏会害你,那么改日你挑一个地点,我们再比一场……”

    她还未来得及说完,四周无数金乌氏的神魔纷纷涌来,欢呼声响彻云霄,围绕她又唱又跳,庆祝金乌氏的这场大胜利。

    金何兮来不及与钟岳定下时间地点,便被自己的族人们包围起来,各种道贺之声不绝于耳,即便是金乌氏的造物主此刻也放下身段,连连向她道贺。

    金何兮忙得不可开交,金乌氏的神魔欢声震天,无数金乌漫天飞舞,将她高高托起,金翼如云,载着她飞来飞去,变化阵型。

    金何兮只得与自己的族人共欢喜,庆祝这场胜利,金云飞来荡去,环绕着扶桑神树一圈又一圈,金云中传来金乌氏神魔的歌声,忽远忽近。

    钟岳遥望片刻,向金初斐请辞,笑道:“叨扰宝地这么久,我也该离开了,初斐兄,改日有缘再会。”

    金初斐因为要陪伴他们,没有前去庆祝,闻言连忙笑道:“易兄,一时胜败无需挂在心上,你用我金乌氏的大道论道,战败我金乌氏十八造物,这等才学已经震动天下,名扬古老宇宙了。”

    钟岳笑道:“客气,客气。区区小败,还不能撼动我的道心。告辞。”

    金初斐连忙相送,妖星月、摩浩尊等人也纷纷请辞,金初斐将众人送出汤谷神城,殷勤道:“诸位若是有空,一定要再来汤谷,我们把酒言欢!”

    “一定,一定!”

    钟岳登上宝辇,穆苏歌驾车,正欲离去,突然妖星月追来,笑道:“易兄是否有空去我天妖氏一晤?”

    钟岳停下宝辇,突然纪云飞笑道:“易兄,我纪通氏距离汤谷不远,还望师兄有空去坐坐。”

    摩浩尊哈哈大笑道:“易兄,摩云氏恭候大驾!”

    梵傅主率领诸多仆从走来,悠然道:“大梵氏来自地纪时代,古老而悠久,大概是诸多帝族中能够与易氏相提并论的大族了。”

    峪泰走来,笑道:“大峪氏好客,不会像金乌氏斤斤计较,若是易兄有空,不防去我大峪氏一会。”

    钟岳一一还礼,笑道:“我还有琐事在身,恐怕是无法前往宝地与会了,诸位师兄见谅。不过诸位师兄还请放心,但若是有那个穆三太子的消息,易某一定会通知各位,将穆三太子擒拿!”

    众人哈哈大笑,纷纷道:“易兄闻弦而知雅意,不愧是易氏的少年英雄!”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来日再会!”

    众人各自登上座驾,纷纷远去,钟岳放下车帘,面色平静道:“苏奴,我们走。”

    穆苏歌连忙道:“少主,我们去何处?”

    “先走一段路,离开了金乌氏再说。”

    穆苏歌不解其意,驱车远去。还未离开金乌氏的势力范围,穆苏歌停下宝辇,道:“少主,外面有位老者挡住去路。”

    钟岳掀开车帘,迈步走出,只见一位金乌氏老者背负双手站在前方,衣衫猎猎,无风自动。

    “晚辈见过金乌氏之主。”钟岳躬身见礼。

    那位老者转身,诧异道:“易氏果然有几分能耐,居然知道老朽。”

    钟岳笑道:“晚辈虽然修为卑微,但见前辈的背影,便知道能有如此气概气魄,定非凡夫俗子,一定是冠绝当代的人物。能够拥有这等气概气魄气场的,自然只有金乌氏当今的族长了。”

    那位老者露出笑容,和煦万分道:“易氏的子弟确实非凡。老朽金曜贤,忝为金乌氏的族长,此来是感谢易小友给我金乌氏留了一分情面。”

    他遥望金乌氏的扶桑神树,那里还在庆祝,无数金乌氏神魔欢庆金何兮的这场胜利,悠然道:“他们眼界浅,不知道你让何兮一次,以为何兮胜了你。不过老朽却看得分明,你若是想胜她并非没有可能,你主动散去先天大日,老朽很是感激。”

    钟岳愕然,失声道:“前辈何出此言?何兮师姐是以真本事胜我,阳极阴生,这等手段已经达到先天太阳大道的极点,突破了极限,我虽然精通先天太阳大道,但是却未能参悟透彻。因此见到何兮师姐这一手,便自知必败无疑,与其被她击败,不如索性主动认输,还能保存一分颜面。”

    金乌氏老族长眼眸锐利无比,目光落在他的脸上,似乎要洞察他的真实想法。

    钟岳坦然,面色还有些惭愧,过了片刻,金曜贤笑道:“易小友的先天太阳大道应该是祖上所传吧?”

    钟岳点头,道:“确是祖上所传。只是我资质驽钝,未能臻至阴极阳生的道妙。”

    金曜贤叹道:“修炼到你这一步也是极为了不起了,就算是我金乌氏也只有何兮能够胜过你一分。罢了,小友请吧。”

    钟岳躬身施礼,登上宝辇,道:“前辈,晚辈告辞。苏奴,起驾。”

    穆苏歌向金曜贤躬身施礼,驱车离去。

    走了片刻,钟岳推开车窗向后看去,只见那位金乌氏老族长已经消失无踪,这才松了口气:“捡回一条命……”

    穆苏歌连忙道:“少主,刚才那位金乌氏族长……”

    “不怀好意。”

    钟岳面色平静道:“他不知道我是否是真的论道落败,所以前来探我的底细。我若是承认我能够胜过金何兮,而今我们便死在那里了。”

    穆苏歌吓了一跳,失声道:“他敢下手?”

    “怎么不敢?”

    钟岳淡然道:“金乌氏乃是火中之精,纯阳生灵,最为强大之处便是对阳的理解是其他种族无法望其项背。我若是论道胜了金乌氏所有的神魔,金乌氏便不再是最强,种族的依仗都沦为第二等,他能忍?就算我是古老的神族易氏的传人,他也一定会痛下杀手,不能容我。毕竟,金乌氏的先天神帝还在世,他有这个本钱与易氏开战。”

    穆苏歌毛骨悚然,这才有些后怕,突然醒悟过来:“少主,你刚才说你能够胜过金何兮?难道说你也领悟出了阳极阴生?”

    “阳极阴生而化太极,我臻悟此道要比金何兮早了些年头。”

    钟岳笑道:“殿下,你无需再称我为少主了,金曜贤没有跟来,殿下可以换回本来面目了。”

    穆苏歌松了口气,恢复本来面目,道:“先生,如今咱们前往何处?”

    钟岳将扶黎所送的那头昆神释放出来,沉声道:“跟着这头昆神,去见古老宇宙的人族,招安他们!”

    扶桑神树旁边,这场盛大的庆祝渐渐平息,金何兮离开族人,寻到族长,道:“族长,若是我与易道友论道败落,只怕会丢了我金乌氏的颜面。不知族长可有对策?”

    金曜贤慈眉善目,呵呵笑道:“你怎会落败?神帝亲自教导你这么久,你的造诣已经超过我良多,你若是落败,我金乌氏便没有能够胜过他的了,即便是我亲自上阵也是不成。”

    金何兮追问道:“若是我与他论道真的败了,族长难道没有预备的计划?身为一族之长,族长应该不会坐视这场失败吧?”

    金曜贤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笑道:“身为族长,的确要做多手准备。你身为我金乌氏下代族长,我也该教你一族之长的一些道理。倘若他胜了你,他必死无疑,非但他要死,其他如妖星月、梵傅主、峪泰,他们也统统要死。我金乌氏哪怕与这些帝族交恶,也必须要将此事盖住,不能传扬出去。”

    金何兮呆了呆,躬身道:“何兮明白了。”

    “你不明白。”

    金曜贤呵呵笑道:“你以为我是为了我金乌氏的名声?非也,我并非这么小的气量。我之所以不容易氏超越你,是因为我金乌氏的立足根本决不能被外族超越,若是超越了我族,必须抹杀。这才是一族之长所要做的事!当年地纪时代的霸主伏羲氏,是何等的强盛可怕?诸帝之主,统帅所有帝族皇族,为何落败?立足根本都被外族所知,甚至超越,谈何不败?如此强大的皇族,而今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立足根本若是被外族超越,距离灭族也就不远了。伏羲氏开辟六道轮回,将六道轮回散播天下,教授各族,颠覆从前的一切道法神通。各族潜入伏羲氏,盗取功法绝学,伏羲氏因此衰落。”

    他凝视金何兮,幽幽道:“你身为我的继任者,将来你可能面对有些事情有违你的本心,但为了种族的大计,你都要做出最有利于种族的决断,本心放在一边!”

    金何兮肃然,再次躬身:“何兮明白。”

    金曜贤挥了挥手,让她离去。

    穆苏歌依旧驱车在古老宇宙追赶那头昆神,这头昆神乃是神侯级的存在,速度极快,羽翼震动便切破虚空,但穆苏歌乃是圆满境界的造物主,昆神的速度对他来说只是等闲。

    如此一路飞行一个多月之久,那头昆神还在振翅飞行,不知人族到底在何处。

    穆苏歌皱眉,突然星空炸裂,一只厚重无比的手掌轰破虚空向他抓来。

    那只手掌强壮无比,肉厚骨粗,大手之上缠绕各种大道,强横得离谱,穆苏歌脸色微变,身躯摇晃,迎接这一掌,两只手掌刚刚相碰,只见一尊伟岸无比的野人从空间中跨出。

    轰隆——

    星空剧烈震荡,那野人挥起大骨头棒子便向穆苏歌当头砸下,笑道:“穆三太子,你如今自投罗网了!正好抓住你卖个好价钱!”

    穆苏歌脸色剧变,却在此时四周的星空中一尊尊野人迈步走出,祭起粗大无比的锁链捆来。

    穆苏歌身现十八臂膀,刚刚抓住锁链,扶黎的大骨头棒子落下,砸得他头晕眼花,那四周的野人各自祭起骨头棒子、狼牙棒等粗犷的武器砸来,穆苏歌连连抵挡,突然被锁链捆住。

    扶黎在他脑袋上连砸四五下,将他砸得元神几乎出敲,但元神被锁链捆住也无法脱身。

    只见诸多野人上前,一条大棍子穿过他被捆绑结实的四肢,两个雄壮野人将他抬起,迈步便走。

    “这些野人如何知道我便是穆三太子?”

    穆苏歌脑中浑浑噩噩,突然醒悟过来:“是那头昆神!那头昆神见了我的真面目,而我麾下的虎蛟骠骑肯定也出卖了我!这些混蛋!”

    而在宝辇上,钟岳呆呆的站在车辕上,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突然钟岳高声道:“殿下不要惊慌,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必然前去营救,让殿下安然无恙!”

    穆苏歌心中感激不已,高声道:“先生不必以身犯险,告诉我父……”

    扶黎脱下兽皮大裤头,塞到他的嘴巴里。

    钟岳高声喝道:“扶黎,你是求财,不得辱我先天宫的殿下!你好生款待殿下,我自会去与你理论一番!”

    扶黎哈哈大笑,回头道:“易小儿,老子在星洪堡等你!你若是不带着财宝来,老子不撕票,老子只卖掉他!”

    ————兄弟们儿童节快乐!年年有今日啊岁岁有今朝,保持一颗童心!另外,儿童节兄弟们不给宅猪来张月票吗?不来点订阅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