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五十三章 道压诸皇

第八百五十三章 道压诸皇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钓鳌台上空,无数金乌氏的强者还未来得及离开,突然只听有人失声道:“那个金乌氏被混沌神鳌送出来了!”

    众人纷纷向下看去,不由心神大震,果然看到那头混沌神鳌将钟岳喷出。

    “他竟然还没死!”

    “混沌神鳌有没有对他说出未来的预言?”

    “他有没有参研神鳌背上的道图?”

    ……

    无数金乌氏的强者精神大振,充满了期待,虽然这次金乌氏没能钓上混沌神鳌,但毕竟有一位族人被神鳌咬住,甚至被神鳌拖入混沌之中然后生还,说不定这位族人得到了混沌神鳌的指点。

    入海口处,钟岳身形化作三足金乌,振翅飞起,躲开下方一道亿万里的火浪,心中有些惋惜和不解:“混沌神鳌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关于未来的预言?”

    混沌神鳌的预言极为准确,是他们畅游时光看到的未来的画面,可以得知许多事情,为何这头混沌神鳌没有说出预言?

    他想问将来人族是否还是如此凄惨,想问将来伏羲氏能否东山再起,想问自己将来的成就,想问他是否能够战胜邪恶存在,想问能否报得种族的深仇大恨,想问如何解开人族的血脉封印。

    他想问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可惜混沌神鳌直接将他送了出来,一句预言也没有告诉他。

    “或许,只有为混沌凿开另外两窍,让他有了鼻息,或许他才会说出预言。”

    钟岳想到这里,有些懊悔,就算是知道这一点他也没有这个实力开辟混沌,为混沌雕琢出鼻腔。

    “不对,不对,金初斐说金乌氏曾经钓起过混沌神鳌,得到神鳌的预言,这么说来应该无需为神鳌雕琢七窍便可以得到神鳌对未来的预言吧?难道说我没有得到神鳌的预言,是因为我不曾钓起他?”

    他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神鳌已经回到混沌之中,不再露面,他心中的疑惑也无人能解。

    薪火突然道:“岳小子,或许他已经对你说过了关于你的预言,只是你关心则乱,当时没有觉察到而已。”

    钟岳怔了怔,薪火道:“他曾说过伏羲氏帝岳,是否是说他在未来看到你修成了帝级存在?否则为何称你为帝岳?”

    钟岳露出失望之色,先天金乌扶摇而起,振翅向钓鳌台飞去,道:“仅仅是成为帝岳的预言吗?我早已知道我若是不死的话,将来肯定会成为帝级存在,作为薪火传承者若是没有这个能耐,也就不配做传承者了!混沌给我这个预言,有些敷衍。”

    “这倒也是。”

    薪火点头道:“下次等你有实力了,再将这头神鳌钓上来询问他,还要在他背上刻字。嗯,就写薪火到此一游。”

    钟岳失笑,突然薪火沉寂下来,钓鳌台上方,几尊金乌氏的帝君飞来,莫大的法力将他缠绕,裹挟着钟岳冲天而起,下一刻,钟岳在这七大金乌帝君的保护下降落在钓鳌台上。

    钟岳身躯一摇,化作易风的面貌,躬身谢道:“多谢金乌氏的前辈搭手相助。”

    “他不是我金乌氏的族人?”

    钓鳌台四周的天空中,无数金乌神人一片哗然,他们本以为钓到神鳌被神鳌拖入混沌的是金乌氏的强者,不曾想到来头居然不是金乌氏,而是一个外族。

    那七尊金乌帝君也是微微皱眉,金初斐连忙上前,道:“几位老祖,这位是易氏易风师兄,祖上曾经出现过几尊帝级存在,家族来历古老。”

    其中一尊老金乌帝君看向钟岳,上下打量审视,道:“易风小友,你是否得到了神鳌的预言?可否向老夫说一说预言内容?”

    钟岳摇头,道:“前辈见谅,我被神鳌吞下,并未得到神鳌预言便被神鳌送了回来。”

    老帝君微微皱眉,道:“小友竟然精通我金乌氏的功法,甚至化作先天金乌神体,精妙之处甚至不逊于我金乌氏,倒是让老夫有些好奇。小友,不知能否让我们探查一下小友的肉身元神?”

    其他六尊金乌帝君不等钟岳答应,精神力便侵入他的体内,元神肉身的一切隐秘都被这几尊帝君肆无忌惮的探查一番。

    突然,这几尊帝君的精神力扫过他的识海时,那三十幅天道图光晕流转,将这几尊帝君的精神统统震了出去!

    六尊金乌帝君各自闷哼一声,脸色大变,心头大震,对视一眼,向那老帝君传音道:“大兄,他识海中有帝级神通护脑。”

    “帝级神通护脑?他不是祖上有帝级存在,而是易氏中还有帝级存在在世,用帝级神通护住他的大脑和元神!”

    老帝君脸色微变,愈发客气起来,施礼道:“小友,我金乌氏有些莽撞了,还请小友不要见怪。”

    能够在钟岳识海中布下帝级神通,守护他的大脑和元神,自然只能是帝级存在亲手所为。

    而且,那位易氏的帝级存在必然对这个易风很是器重,说不定视其为传人,所以才会亲自留下神通。

    一尊老妪笑道:“易风小友来历高贵不凡,我金乌氏怠慢了。小友,你被混沌神鳌带到混沌之中,有什么见闻?”

    其他金乌帝君目光炯炯,落在他的身上,很是期待。

    钟岳摇头道:“我被神鳌吞入腹中,哪里能够看见四周?我只看到无边的黑暗,然后便被神鳌送了回来。”

    几位金乌帝君露出失望之色,挥了挥手,漫天的金乌强者散去,叹道:“这次也是我们准备不周,好不容易有神鳌上钩,去让他挣断了钓线逃脱,不能怪易小友。初斐,你这几日好生陪着易小友,不得怠慢了。”

    金初斐连忙称是。

    那位老金乌帝君传音道:“初斐,我金乌氏钓神鳌这么多年,神鳌对我们不闻不问,他一上来便被神鳌咬钩,肯定有什么秘密。你尽量接触他,从他口中套出这个秘密!”

    金初斐凛然。

    七位金乌帝君看向下方的入海口,只见所有的混沌神鳌都消失无踪,不由神色萧索,喃喃道:“几万年都不曾上钩,而今却……难倒真的还要再等几万年?”

    七位金乌帝君相继离去。

    金初斐走上前来,向钟岳笑道:“刚才险些吓死我了。易兄,你胆子却也真大,居然真的用自身去钓神鳌,万一有个闪失,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钟岳笑道:“我也是一阵后怕。”

    摩浩尊、妖星月等人上前,庆祝钟岳死里逃生,金初斐笑道:“易兄,我见你的金乌功法似乎与我金乌氏的有所不同,但另有一番精妙之处,不知可否交流一二?”

    钟岳慨然笑道:“这是自然。我这次前来拜会金乌氏,也是想见识一番正宗的金乌氏功法。初斐兄若是能够指教,也是我的荣幸。”

    金初斐与他论道,探讨先天纯阳大道,只觉钟岳的造诣无比深厚,远超自己,自己只能与他对话片刻,便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心中不禁骇然。

    他是金乌氏,在先天纯阳大道上有着其他种族都无法媲美的优势,而今居然几句话便败给了一个外族!

    “师兄稍等片刻。”

    金初斐传音,过了不久,一尊金乌氏的神皇飞来,身披金羽衣,落地三足跏趺而坐,笑道:“易老弟,初斐与你辩论道法,不敌你,所以请我来与老弟辩一辩。”

    钟岳笑道:“师兄请。”

    两人坐谈论道,道音震荡,过了片刻,那尊金乌神皇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金初斐连忙再次传音,又有几尊金乌神皇遥遥飞来,落地而坐,环绕钟岳,与他辩法。

    空中一轮****日飞起,纯阳大日照耀四周,无数图腾纹翻飞不定,符文变化明灭,却是钟岳在与这些神皇辩法较量。

    这不是较量修为,而是考校各自的造诣,若是论修为,这些神皇每一个都能轻易灭掉钟岳,但是考校造诣,钟岳便大占上风,一轮黎阳高悬在上,镇压诸皇,让一轮轮纯阳大日暗淡下来,图腾不再翻飞,符文不再闪耀,太阳各自熄灭。

    过了不久,又有几尊金乌神皇飞来,落地参加到这场辩法之中,一轮轮太阳升腾而起,图腾变化,符文明灭。

    不过片刻,所有太阳悉数熄灭,一位位金乌神皇面色灰败。

    金初斐心中骇然,连忙传音,只见数以百计的金乌神皇纷纷飞向钓鳌台。

    钓鳌台上,几百尊金乌神皇环绕钟岳,一圈又一圈,道音如同洪钟大吕,震荡不绝,大日横空,神光照耀,一炷香未过,道音黯哑,太阳熄灭。

    纪云飞、妖星月等人惊骇,钟岳与这些金乌神皇辩法,辩的是对方的先天纯阳大道,但竟然在短短片刻便镇压诸皇!

    这怎么可能?

    穆苏歌则是觉得理所当然,心道:“这些金乌氏虽然是天生的金乌,但先生更高一筹,前世乃是太阳中诞生的先天金乌,与他辩法,岂能胜过他?”

    突然,一尊尊金乌神皇起身退下,只见十八位苍老的金乌老者联袂而来,哈哈笑道:“易氏了得,竟在我金乌氏论先天纯阳大道,今日我们几位老朽前来请教一番。”

    钟岳肃然,道:“请。”

    妖星月等人惊骇欲绝:“十八位金乌氏的造物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