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四十一章 柔肠削英雄之气

第八百四十一章 柔肠削英雄之气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与君思邪、丘妗儿儿女亦步亦趋的跟随神垕娘娘,神垕娘娘妙语如珠,指点二女修行,对钟岳却不闻不问。

    钟山氏的年轻神明如同被架在火炉上烤一般,坐立不安。

    神垕娘娘讲解的是地母皇道经,这门功法是她所开创,只能女子修炼,钟岳虽然可以参研,但是修炼的话便会改变肉身结构,变成女子,所以只能听听。

    神垕娘娘讲解片刻,等待丘妗儿和君思邪自己领悟吸收。两个女孩儿也是有些心不在焉,不断的向钟岳看来,估计心神已乱。

    “伏羲氏的领袖,你为何总是心猿意马?”神垕娘娘瞥了钟岳一眼,又打量君思邪和丘妗儿,嘻嘻笑道。

    “娘娘何必明知故问?”钟岳闷声道。

    神垕娘娘笑道:“薪火的传承者,哪个不是妻妾成群?你居然还为这件事发愁,真是辱没了薪火的名声。”

    钟岳识海中,薪火连连点头,深表赞同:“辱没了传承者的名声,作为钟山氏的大种牛,我对你很是失望!你这样颓废,还怎么振兴繁衍伏羲神族?”

    钟岳哭笑不得,振奋精神,放下心头的束缚,无数分身走出,便要参悟神垕娘娘的神性。

    “大家伙,一起配种去也!”一个钟岳分身兴高采烈的叫道。

    钟岳面如焦炭,黑着脸将他收回体内。

    其他分身噤若寒蝉,连忙闭上双眸,细细感应神垕娘娘的神韵,捕捉其神道本质,从神垕娘娘的气息之中寻找根本的神性。

    钟岳偷偷向身边二女看去,君思邪笑吟吟磨着牙,能够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本性难改!”

    丘妗儿低声道:“师哥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有着他的苦衷……”

    只是尽管她对钟岳极为信任,此刻也不禁有些动摇。

    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她也不知道钟岳是否变心。

    钟岳心知这绝对一时半刻解释不清,只得老老实实的参悟神垕娘娘神性,不再言语。

    魔主魔性主破坏,是破坏之主,有着毁灭一切的欲望,而神垕娘娘的神性却有着孕育万物,造化众生的感觉,那是神主神性,是天地母,众生母。

    钟岳细细感悟,区分两者不同,相互印证。魔主魔性与神主神性之间仿佛是对立的两面,相互印证之后,对他感悟神主神性来说更加容易。

    他的先天神道在渐渐完善,越来越完整,神垕娘娘走到何处,无数个钟岳也跟着走到那里,亦步亦趋,不离左右,只是双眸还是闭合。

    君思邪转身离去,道:“我出去散心,找倩玟师姐聊聊。师妹,你随我一起去?”

    丘妗儿摇头:“我等师哥。”

    钟岳这次见神帝,见神性,要比肩魔主魔性容易了许多,也没有魔主魔性那么凶险,十多日后,他无数分身纷纷返回他的体内。

    先天神道,终于成就!

    钟岳气息大涨,只觉神魔圆满,不由自主的便感觉到第六道先天之气,先天易气在吸收其他五种先天大道的能量和图腾纹,壮大自身,心中有些诧异。

    这道先天易气是伏旻道尊的剑柄中蕴藏的先天道气,钟岳参研修炼伏旻道尊心经,这些年来也有所得,先天易气在不断壮大,但是成长速度不如其他几种先天之气。

    不过先天易气有个特点,便是能够吸收其他先天之气的能量,甚至把其他先天之气中蕴藏的先天图腾当成养分,吸收到先天易气之中,很是古怪。

    钟岳认为自己的先天易气能够修成先天易道,便是注意到先天易气的这个特性。

    而今,他成就先天神道,炼就五道先天大道,凝练先天易道的速度也因此大增。

    神垕娘娘笑道:“不坏,你能这么短便修成先天神道,着实不坏,难怪传承之火欣赏你。”

    钟岳躬身称谢,道:“若是没有娘娘相助,我也无法修成先天神道。”

    “如今的时代不再是从前,天地大变,天地规则大改,若是守旧,固守旧法,肯定会被时代淘汰。”

    神垕娘娘道:“我这次出山,见过当今的帝明天帝,游历紫薇,见到几位不逊于帝明天帝的存在,又去见几位故友,了解当年的种种故事,心中很是感慨。你能跳出伏羲氏功法范畴,没有一脑门子扎入伏羲氏的功法中,我很是欣慰。只是你将来所要面对的凶险和局面,恐怕也要远超史上任何一个时代。”

    钟岳点头,自古以来还从未有哪个时代像如今的时代这般昌盛,这般兴隆,拥有如此之多的强者。

    自从六道轮回建立,神魔寿元延长五六倍之多,积累下的强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甚至连帝境也变得不再那么困难。

    从前的炼气士哪怕是天帝也只有一两万年的寿元,而现在的帝君便有长达十万年之久的寿命,有着大把的时间去修炼,去突破。

    地纪时代结束至今,有十万年之久,这十万年中,到底天下积累了多少大神通者?

    那些参加过地纪覆灭之战的大神通者,恐怕还有不知多少在世!

    神垕娘娘说他要面对的凶险和局面,古之未有,并不为过!

    “将来你若是起事,我可以帮助你一些。”

    神垕娘娘轻声道:“但你不要报太大希望,寄希望于他人身上,外人能够帮助你的,只是杯水车薪。即便是我,在你的仇家面前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

    钟岳心中凛然,躬身称是,道:“娘娘能否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一切?”

    神垕娘娘凝视他,道:“你能战败我么?”

    钟岳呆了呆,连忙摇头。

    “等你能够战败我,我告诉你我所知的一切。现在告诉你,说不定还会连累到我。”

    神垕娘娘瞥了一直一言不发的丘妗儿一眼,笑道:“你的小媳妇儿已经在这里等待你很久了,你还不去安慰安慰。”

    她衣袖飘飞,已经远去。

    钟岳来到丘妗儿身边,丘妗儿低着头,默不作声。

    “妗儿,咱们去外面走走?”钟岳提议道。

    他们来到外面的先天之气所化的灵湖边,丘妗儿又现出华胥真身,人首蛇身,游走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钟岳迈步走在她的身边,丘妗儿从湖中游到一朵莲花之上,坐在莲中,很是文静。

    钟岳坐在她的身边,过了良久,道:“妗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

    丘妗儿默默点头。

    钟岳感慨道:“那个时候的我们真是单纯,我有时候便在想,若是那个时候我鼓起勇气,向你娘求亲,我们结为连理,留在剑门,或许我们会是另一种生活,美满而清净。可惜,这种念头我只能在闲暇时想一想。你跟着我走出祖星,伴随我经历这么多苦难,受了这么多委屈,我不会负你,也不能负你。将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丘妗儿眼圈微红,默默点头。

    钟岳大着胆子,拦住她的腰肢,道:“我还曾想过,将来我们成亲,回到祖星是何等风光,只是不知道那时我们的故人是否还在。每每想起他们,我归心似箭,只是现在还不能回去。”

    丘妗儿靠在他的肩头,柔声道:“师哥,无论将来有多危险,我都跟着你。师哥,我变成华胥氏了,每天都很努力的修炼,我不会拖你后退。你……”

    她看着自己的蛇尾,声如蚊呐:“你会不会嫌弃我的腿不好看……”

    钟岳心神微震,很有抛弃一切,不让这女孩受到任何伤害的想法,随她远走高飞,给她一个安定安宁的生活。

    只是,他抛不下。

    钟岳展颜笑道:“怎么会?你的腿最好看了,最好看了……”

    湖光洒着清波,远远有女荡舟,舟上的华胥氏女儿清如水,歌喉也如水情长,曼妙悠扬。

    钟岳心头一片宁静,看着那微微动荡清波起伏的光芒,只觉身边的少女的心儿似乎能将他的心肠融化,融得火烫,这是其他女子不曾给过他的感觉。

    这不是****,而是爱恋。

    “若是能够长久这样……”

    他愿天长地久。

    远处的舟近了,舟上三个女子,一位是华倩玟,刚才唱歌的便是她,一位是君思邪,抚动琴弦,还有个小女孩,只是十一二岁的年纪,脸色冷冰冰的,一幅很不爽的样子,向这边荡舟而来。

    钟岳和丘妗儿起身,那船上华倩玟牵着那小女孩,吃吃笑道:“易先生,你女儿还认得么?”

    “才不是!”

    那小女孩怒气冲冲道:“我不是他女儿!我是堂堂的男儿!”

    华倩玟噗嗤笑道:“女希又在说胡话了。易先生,这便是你的女儿华女希。”

    “我姓黎!”

    那小丫头暴跳如雷,怒冲冲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叫黎女希,不姓华,我是外姓!”

    “叫姑姑!”华倩玟佯怒道。

    君思邪笑道:“当初你还吃奶,我还给你换过尿布……”

    “不要提这件事!”那小丫头脸色涨红。

    钟岳哑然失笑,道:“黎阳神君?”

    那小丫头女希向他看来,老气横秋道:“你冒用我的身份,别想让我叫你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