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杀大神通者

第八百三十八章 杀大神通者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伏葆初与风无忌抬头看去,那老树上钟岳悠然自得,笑看他们,风无忌心中一沉,伏葆初吐出涌上喉头的败血,笑道:“这个就是易先生?竟能在不知不觉间将老夫引入这场危局之中,果然不凡。人族小丫头,你比他要逊色一分呢。”

    天丝娘娘闷哼一声。

    伏葆初虽然身负重创,但却依旧淡然如初,悠然道:“你很不坏,小小年纪便敢暗算一尊帝君,甚至逼我杀了那尊夸父神皇,了得,真是了得。”

    风无忌心中凛然,想到夸父缪之死。

    夸父缪的死亡看似偶然,但实则必然,是钟岳拨动因果的后果。钟岳让天丝娘娘算到他的方位,将他们引入昊英氏附近的狰族圣地,而狰族老祖宗的幼子狩猎,钟岳化作白鹤引诱,狰族老祖宗的幼子箭射白鹤。

    恰恰天丝娘娘等人刚刚来到,白鹤经过天丝娘娘等人身边,夸父缪误以为射向自己,将狰族老祖宗的幼子射死。

    狰族老祖宗脾气火爆,率众杀来,伏葆初心狠手辣,直接干掉夸父缪,以为能够化解这场恩怨。但他不知狰族老祖宗的脾性,终于引起这场恶斗。

    伏葆初实力强横,毕竟是从上古活到现在的老怪物,斩杀狰族老祖宗,立刻引动附近的帝族昊英氏的连锁反应。

    昊英氏的帝兵复苏,帝威直接轰击而来,伏葆初带着他们夺路而逃,看似漫无目的,逃入昊英氏帝陵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但实际上应该是昊英氏的强者运用帝兵威能,将他们逼到这里。

    而钟岳应该也将此事计算其中,所以提早在这里等候,看他们的下场。

    “如果他的因果之道真的如此厉害的话,昊英氏的强者应该很快便会来到这里。”风无忌额头冷汗滚滚。

    伏葆初微笑道:“你很不错,胆敢以神明境界便暗算帝君,我很欣赏你。我还缺少一个童子。你若是主动归顺,我可以收下你。”

    钟岳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突然道:“天河之洲的伏羲分为三个派系,一派叛徒。一派转世,一派是仅存的伏羲氏,你是叛徒还是转世到伏羲氏的上古大神通者?”

    伏葆初眼中寒光一闪,冷笑道:“小辈,你胆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ㄨ】可知道后果?”

    “你与我说话是在借机疗伤罢?”

    钟岳平静万分道:“你的伤势很重,你也是大神通者,能够在帝兵的轰击下而不死,难能可贵。不过你体内的大道也被震得七零八落,破碎不堪,想要短短片刻时间恢复到巅峰状态并不可能。”

    伏葆初哈哈笑道:“老夫现在杀你易如反掌!”

    风无忌低声道:“前辈,他在拖延时间,等待昊英氏的强者前来。”

    伏葆初心中凛然。

    钟岳摇头道:“无忌,你误会我了,我并非拖延时间。”

    风无忌笑道:“你不叫我先生了?早年的时候。你对我毕恭毕敬,言必称先生的。”

    他说的是他的身外身蒲老先生,当初钟岳在人族剑门中时,对蒲老先生毕恭毕敬,称作先生。

    “先生?”

    钟岳微微一笑,轻声道:“这个词不是谁都能当得起的,我如今被二十四帝族称作先生,被先天宫拜做先生,是因为我能够当得起。作为先生,纵横天下。驰骋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若是杀不了一两位大神通者,还值得先天帝君如此重视?”

    他悠悠道:“我可以无需动手。让昊英氏杀了你们,也可以亲自动手,将你们灭在帝陵之中。”

    伏葆初嗤笑道:“黄口小儿,大言不惭,区区神明境界便敢说杀大神通者……”

    他身躯微动,顿时帝陵中的封禁爆发。恐怖的威能绽放,伏葆初连忙停步,微微皱眉,向四下看去。

    “你们不信,那么我只好亲自施为了。”

    钟岳体内突然一尊尊分身走出,这些钟岳都是一脸无奈,纷纷向帝陵中走去,唉声叹气道:“作为分身,待遇就是这么挫,如今只能死一遭了。”

    “记得要复生我!”一个钟岳分身回头道。

    一个个钟岳分身硬闯帝陵,顿时将这座帝陵的封印封禁全面引动!

    这幅场面恐怖,帝陵中的帝威滔天,帝级存在死前所布下的各种杀阵,封禁,统统启动,甚至这里还埋藏着诸多神兵,被当成阵眼,此刻万千神兵威能爆发,最低也是神皇级别的神兵,高的便是帝君级别的神兵,这些神兵连接帝陵最深处,应该是与帝棺相连。

    想要完全破阵破封,最为简单的办法便是深入帝陵,寻到帝棺,从根本上瓦解帝陵的禁制和杀阵,而那将更加凶险。

    钟岳体内,源源不断的分身走出,相继闯入帝陵,任何一处封禁和杀阵刚刚平息便又被他触动,让帝陵变成一个莫大的杀劫!

    这幅场面恐怖万分,如同世界毁灭了一般,各种神光动荡,天地粉碎,化作地水风火涌动,杀阵之中可怕的能量席卷一切!

    在这股恐怖的动荡中,伏葆初等人已经完全看不到身影,只听在无数震荡的道音中听到伏葆初的嘶吼声。

    钟岳坐在树杈上,面无表情,过了片刻,突然嘶吼声平息,巨大的帝陵中出现一片平静之地,天丝娘娘气喘吁吁,抓住一杆大旗,将这杆大旗连根拔起。

    而伏葆初和风无忌就在她不远处,各自遍体鳞伤,伏葆初修为最强,受到的攻击也是最为凶猛,口中血流不断,肉身也被打得破破烂烂。

    “天丝娘娘果然厉害,居然能够寻到其中一座杀阵的阵眼。”

    钟岳露出诧异之色,悠然道:“不坏,不坏。风无忌,你们中间出了一个内奸恐怕你还不知道吧?”

    “内奸?”

    风无忌心中凛然,连忙向天丝娘娘看去,伏葆初也是脸色大变,目光凶恶向天丝娘娘看来。天丝娘娘咯咯笑道:“易先生,你休要挑拨离间。你若是有胆,便与妾身斗一斗彼此的因果之道。何必挑拨我们,借他们之手杀我?”

    钟岳微微一笑,悠然道:“天丝娘娘,你故意中伏。想借我之手除掉伏羲氏的叛徒,干掉这个老帝君,你瞒得过他,瞒不过我。我如今的因果造诣虽然在你之上,但并未超过你许多。我化作白鹤引你们入伏时你便已经察觉对不对?你却没有提醒伏羲叛徒,也是想除掉他对不对?”

    他不再释放自己的分身去触动封禁,帝陵恢复平静。

    伏葆初探手抓住天丝娘娘的脖子,恶狠狠道:“这个小畜生说的是不是真的?”

    天丝娘娘咳嗽连连,嘶声道:“你信得过他却信不过我么?他要连我也陷在这里,我岂能助他?我若是故意引你入伏,我也要死……”

    风无忌连忙道:“前辈,现在还需要她来破禁保命!”

    伏葆初放下天丝娘娘,呵呵笑道:“是老夫多疑了,小娘子勿怪。咱们一起破禁。离开这里,杀了那小畜生。”

    天丝娘娘大口大口喘气,恢复过来之后,道:“帝陵总的阵眼在最深处,帝棺所在的地方,以我们的本事无法破解,只能一座一座杀阵的解开,很是耗费时间。我需要细细推算这帝陵的禁制和杀阵,你们跟着我,万万不能走错一步。”

    钟岳悠然道:“你们的时间所剩不多。帝陵的杀阵封禁即将颠覆,到那时所有杀阵和封禁都会改变,与从前截然不同。”

    伏葆初脸色大变,四下看去。看出厉害。

    他们身边的杀阵被破,暂时安全,不过帝陵的封禁和杀阵在运动之中,很快便会颠覆,到那时山川变化,逆转乾坤。天空会变成大地,大地变成天空,山峦变成河流,平地拔起山川,日变月,月变日,颠覆一切,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

    天丝娘娘推演良久,连忙起身道:“帝陵快要颠覆了,随我来!”

    她迈开脚步走向下一座杀阵,风无忌与伏葆初连忙跟上她,一路上惊险不断,突然天地倾覆,伏葆初力扛压下的圣山,却见帝陵开始颠覆,所有的封禁和杀阵都在变化,即将颠覆一切,连忙高声道:“小娘子,快快破了这座杀阵!”

    天丝娘娘目光巡视,突然快步走去,探手抓起一杆阵旗,笑道:“杀阵已破。”

    这杆阵旗被拔出,她身边的杀阵倒是破了,但伏葆初扛起的那座圣山却突然变化,化作珠联璧合的一座阵法,无数神镜高悬,阵法远去,将伏葆初运送到帝陵深处。

    伏葆初脸色剧变,厉声叫道:“小娘子,你这是何意?”

    天丝娘娘冷笑,将阵旗收起,笑道:“易先生是要你死,不是要我们死,何必因为你们而让我们陷落于此?你若是死了,说不定易先生还会放我们一条生路。无忌先生,我说的对不对?”

    她转身看向身边的风无忌,风无忌额头冒出细密冷汗,心中一片冰凉,不动声色道:“娘娘所言甚是。”

    他心头震撼:“钟岳说得没错,这个人族女子就是奸细,故意引我们入伏!”

    天丝娘娘隔着重重杀阵向钟岳看去,咯咯笑道:“伏葆初必死无疑,易先生是否能网开一面?”

    钟岳悠然道:“你们若是能够躲过昊英氏强者的追杀,我又何必赶尽杀绝?”

    他的身影从老树上陡然消失,不见踪影。

    而在此时,远处传来一股股可怕的气息,昊英氏的强者到了。

    天丝娘娘见他离开,松了口气,又看了风无忌一眼,浅笑道:“无忌先生,伏前辈是死在易先生手中,不是死在我手中,对不对?”

    风无忌点头,道:“娘娘放心,那位老爷面前该怎么说,我自有分寸。”

    天丝娘娘看着他的面孔,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目露杀机,风无忌心中一紧,道:“我师尊乃是先天神,上承于天,我若是死在这里,娘娘你在那位存在面前绝对无法交代!伏葆初之死事关重大,若是没有我帮你说话,你也无法交代。”

    天丝娘娘噗嗤笑道:“说的好像我故意要害死伏前辈一般,我怎么会害他?分明是易先生害死的他。”

    帝陵深处,伏葆初的惨叫声传来:“无忌,你还想不想解开你的血脉封印?救出我,我带你回世外之地,将你身上的伏羲血脉封印解除!你的盘瓠血脉也有封印,以我的身份和脸面,盘瓠氏会给我这个面子,帮你解开封印!”

    风无忌对他的惨叫声充耳不闻,含笑点头道:“娘娘说得对,伏葆初前辈是被易先生害死的,我心中虽然很是悲痛,但也无可奈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