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八百一十章 风、钟之约

第八百一十章 风、钟之约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与风孝忠继续研究这尊先天神魔肉身,两人的无数分身如同劳碌的工蚁一般工作,发掘先天神魔秘境中的一个有一个奥秘。

    有他强大的演算推演能力的加盟,速度顿时大大提升。

    这种研究对外人来说,枯燥乏味,没有多少乐趣,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有着任何事情都难以形容的乐趣。

    因为每一个发现都是他们从前所未曾接触过未曾学习过的,时时刻刻他们都有新鲜的发现,都有新鲜的领悟,而每一个发现每一个领悟都会带给他们莫大的欢喜。

    解开先天神魔的先天图腾,了解一个个秘境的构造和原理,就像是解开一个又一个谜团,那种满足感和愉悦感无法替代。

    钟岳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风孝忠这等天才会沉醉于这些事情,现在甚至他也迷上了这些看似枯燥的研究,沉迷于开启一个又一个奥秘之中。

    他的那些分身中的杂念越来越少,进而大多数分身越来越统一为痴迷于研究,没有其他想法。

    突然,钟岳心中一惊:“连我的分身都沉迷于这些研究之中,这说明我在慢慢变成另一个风孝忠!”

    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风孝忠并没有刻意去改变他的观念,但钟岳的心态在潜移默化中还是发生了改变。

    改变他的是对未知的好奇心!

    这种强烈的好奇心便是风孝忠的求道之心,对未知的渴望,让钟岳的所有分身的杂念消失无踪,他有十万分身,十万分身有十万想法,十万个不同的念头。而今在好奇心的催动下变成了同一个念头。

    这种转变是可怕的,恐怖的,若是沉迷于此。便会忽略一切外物,最终觉得其他一切事情都与自己无关。包括族人,包括其他生命。

    风孝忠有一种疯狂的魅力,这种魅力影响着他。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钟岳会觉得解剖其他鲜活的生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会觉得解剖同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非观便会坍塌不复存在,自己处世原则也会沦陷、丧失,与风孝忠没有什么区别。

    他敬重风孝忠。但并不想成为风孝忠。

    “师弟,你打算离开了?”风孝忠突然抬头道。

    钟岳点头,心中有些不舍,求道之心太强烈了,让他难以割舍,不过再不走的话,恐怕他便再也走不掉了。

    风孝忠怅然一叹,有些落寞:“你可知道,你有可能是我这一生中遇到的唯一一个可以与我称道友的人?你若是走了,这条道路上。我可能再也遇不到其他人了。”

    他显得有几分寂寞,钟岳与他相辅相成,用强大的推演能力弥补风孝忠的不足。风孝忠敏锐的洞察力又让钟岳的推演能力得到进一步发挥,两人若是合作的话,可以有更快的进益,这也是他看重钟岳的地方。

    钟岳笑道:“师兄,我并非是一去不反,我还会经常来看你。我留下百尊分身在此,帮助你参研奥妙,进境虽然稍微慢了些,但比从前还是快了许多。”

    风孝忠突然道:“你能忍受得了那种疼痛?我虽然传授你封印一切疼痛感官的法门。但是你离开之后需要把这些疼痛感官解开封印。因为疼痛是保护自我的本能,一个人若是没有了痛觉。便会忽视危险,从猎人变成猎物。”

    钟岳点头。没有痛感的话的确很是危险,他必须要解封自己所有的痛感,才能让自己警觉,头脑冷静,耳目聪明。

    “百尊分身的疼痛,我应该可以忍受。我智慧未逮之处,有你的智慧弥补,我将我的推演之法传给你!”

    钟岳身躯一摇,收回绝大多数的分身,只留下百尊分身,精神波动,将自己开创的阴爻阳爻推演法门毫无保留的传授给风孝忠,起身便要离开,突然停下脚步,道:“师兄,你不是想研究一下我的真身吗?我请你看看我的真身!”

    他身躯震动,气息气血变得无比浓烈,体表一重重先天龙鳞次第生长出来,一层层铺上腰间,伏羲神心解封,爆发出无比浓烈的气血,眉心裂开,第三神眼出现,神骨铮铮,神血轰鸣!

    他的伏羲元神解封,现出伏羲真身,如同一尊战神出现在风孝忠面前!

    一片片先天龙鳞贴在体表,如同最为透彻的明镜,折射出世间万物的最基本构造,折射出大道的纹理。

    钟岳身遭日月漂浮,脑后六道轮回,阴阳与神魔化作涌动的太极图案。

    “这是我的真身,伏羲氏的真身。”

    钟岳沉声道:“师兄,这就是我的秘密。”

    风孝忠眼睛明亮,越来越明亮,双眸突然变得有几分疯狂,似乎蠢蠢欲动,想要将钟岳剖开,研究这种无暇神体的一切奥妙。

    不过誓言束缚着他,让他不能动手。

    “伏羲真身的一切奥秘,都已经被我的敌人破解。”

    钟岳声音震动,如同洪钟大吕:“你见过那个敌人,他破解了伏羲氏的一切秘密,一切祖传的功法神通统统被他破解!你在十万年前见过他!”

    风孝忠身躯大震,眼中露出疯狂之色,疯狂越来越浓:“他解开了你的身体的一切奥妙?”

    “是解开了你我肉身元神的一切奥妙!”

    钟岳蛇尾游走,展露出伏羲氏的天赋神通,三枚神眼内藏三昧,日月代表着阴阳,时间和空间,第三神眼将时空统一,他的神心如同神炉轰鸣,提供无比可怕的气血壮大战力,神骨不灭,蛇尾游弋在虚空与现实之间,龙鳞映照一切奥妙!

    这是一具完美的肉身,一具天生的神体,几乎寻不到任何弱点,强大得如同一尊战神!

    钟岳声音震动:“你继续解封血脉,便会与我一样成为伏羲,但是这个敌人已经破解了我们肉身和元神的一切天赋神通,天生的图腾,是我族最大的敌人!师兄,你至今未曾解封血脉,是怕再次遇到他吗?”

    风孝忠眼中的疯狂渐渐平息下来,淡然道:“是。不过将来我会去见他,现在还不成。他是我的敌人,对手,我如要追求最为高深的大道,让我的道心无暇,我必须要面对他这一关!”

    钟岳笑了,散去伏羲真身,笑道:“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师兄,告辞!”

    他皮肉颤动,改变肉身,封印血脉,篡改元神,逆转气息,又变成人族易先生,向外走去。

    风孝忠突然道:“你放心,我虽然不会助你,不过将来我会让刑天、狮驼他们去助你。你传授我推演之法,又传授我你的先天元神的奥妙,我不会白拿你的。”

    他精神波动,滚滚的见解涌来,悉数涌入钟岳的脑海之中,道:“这是我目前的参悟,有些或者适合你,或许能够帮到你。”

    钟岳只觉脑海中无比庞杂的讯息涌来,那是各个种族的天赋神通天生图腾,以及风孝忠对各个境界的感悟,对六道轮回的感悟,以及对天地大道的感悟。

    这些东西极为驳杂,不成系统,显然风孝忠还在追寻大道奥妙的积累阶段,无法将这些东西统一。

    但是,这些东西极为有用,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钟岳长揖,躬身辞别。

    风孝忠长揖还礼,再抬头时,钟岳已然消失不见。

    “原来是他……将我困住八百多年的对手,让我死了无数次才逃出的那个邪恶,原来是他。”

    风孝忠眼中疯狂之色渐浓,低声道:“我回去再见你,不过那一次,我要将你剖开,研究你的一切奥秘。呵呵呵,你的身体和元神一定很有趣儿,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与你再次相遇了……”

    钟岳离开这座圣山,解封自己的一切痛觉感官,顿时几乎让他灵魂扭曲的疼痛涌来,让他浑身上下冷汗直流。

    这是撕裂灵魂的疼痛,而且是撕裂成上百份之多!

    钟岳咬牙,镇定住精神,心道:“风师兄说他分出百万元神,疼痛可以忍受,只是会干扰到他的判断。我难道连分裂一百份的疼痛也承受不起?这也是一种修行,习惯了就好!”

    “你相助外人,还是不是我父?”

    风无忌遭到重挫,心中大怒,转身走去:“你这样待我,便休怪我绝情,动用那位存在的力量!不过我不会杀你,你毕竟是我父亲,我只是让你认错,知道自己错得是多么离谱!”

    没过多久,风无忌寻到天丝娘娘,道:“你通知老爷,便说这次失利,遇到了一尊可怕的存在,请他派出几尊神皇助我!”

    天丝娘娘见他吃瘪,心中既惊又喜,暗爽不已,笑吟吟道:“无忌先生雄才伟略,为何连区区一个人族也对付不了?你折兵损将,让我上禀老爷,老爷还以为是我坏了他的大事,惩戒我而不会惩戒你,我岂会这么做?”

    风无忌冷哼一声,这个天丝娘娘的确很难应付,看穿他的想法。

    “看来只能我亲自向那位存在汇报,让他赐给我几尊强者了。”

    风无忌让天丝娘娘退下,取出一炷香点燃了,过了片刻,那黑袍男子的虚影浮现,风无忌躬身道:“陛下,那个易风,是一尊伏羲!我寻到他,但他身边有一尊很是厉害的存在,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恳请陛下派出更多的神皇给我,无忌一定能够将他们统统擒拿,不负陛下所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