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七百八十五章 造物戏志言

第七百八十五章 造物戏志言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数十万神魔死在钟岳的手中?

    什么时候的事?

    难道说那些消失的楼船,消失的祝师神族神魔,都被钟岳抹杀了?

    他虽然前世是先天神,但这一世转世人族,才不过是神明,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大的能为?

    东阿、熙和等人只觉头晕目眩,有些想不通,但兵祖这般面目狰狞的喊出那几句话,看神色不似有假,那么钟岳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将数十万神魔葬送的?

    钟岳伸手一画,又画出一片雷海,挡住那艘战舰去路,摇头道:“你们若是不想杀我,我岂会杀了你们?自作孽,不可活,你们想杀我,我便只能竭尽所能反抗。”

    兵祖与舰船上的数万神魔咬牙切齿,不再祭起传送门户,而是直接冲入雷海,一路破开雷海扬帆驶来。

    轰隆!

    战舰将雷海撞穿,速度极快,向他们扑来。战舰上,幸存的神侯、真神眼中充血,杀气腾腾,只待接近便将他们统统斩杀。

    死在钟岳手中的神魔太多了,一想起那些死去的同族,他们体内的鲜血便要沸腾,便要燃烧,恨不得将钟岳擒下,一口一口的撕掉他的肉!

    战舰的速度尽管极快,催动战舰的有数万神魔,其中不乏有天神、真神和神侯,但想要追上钟岳等人却还不易。

    距离太近,他们不敢动用传送门户,如果动用传送门户,极有可能再被钟岳在门户上动手脚。

    而波嘀毕竟以速度见长,他全力飞行之下,尽管不如钟岳化作先天金乌的速度,但也差不了太多。

    不过波嘀长时间全力高强度飞行,肉身和修为都有些承受不住,继续这样飞的话,必然会元气大伤。

    “难能善了了。”

    钟岳看着渐渐接近的战舰,心中一沉,低声道:“准备战斗吧。你们……谁能活下来,便看运气了。”

    东阿、熙和等人心中一惊,鼓荡法力,打起精神。祭起各自的神兵,随时准备迎战。钟岳脸色阴晴不定,如果他想走的话倒是可以走掉。

    他的宇清宙光玄经,已经修炼到可以一念传送的地步,只要来者不是神皇。休想留下他。

    但是他如果走了,波嘀等人便必死无疑。波嘀等人与他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是有波嘀他们在,自己便会少了许多麻烦。

    最低先天神转世这个身份从波嘀等人口中说出,比从他口中说出要可信许多。

    他不能让波嘀等人全部战死在此。

    不过如果要保全他们,以钟岳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办到。

    后方,战舰追近,神侯的神通已经能够触及到这里,船头几尊神侯各自叱咤,神通遥遥轰来。如同一条条无比巨大且长的大蟒,在星空中腾挪变化,向波嘀咬去。

    波嘀振翅飞行,竭力躲避那一道道神通,他背上,东阿等人纷纷出手,硬撼那些轰来的神通,免得伤及波嘀。

    钟岳也径自出手,全力抗衡。

    神侯是何等强大?哪怕是神通的余波都可以将他们震得吐血,身受重伤。

    众人全力支撑。但是波嘀的速度被拖慢,战舰以更快的速度不断接近,突然十几尊真神隔空出手,一位先天宫弟子措手不及。被一箭射中眉心,头颅轰隆一声炸开,鲜血溅在众人脸上和身上。

    熙和尖叫,祭起神兵疯狂的向那一道道神通迎去,突然战舰上箭光再次亮起,向她射去。

    熙和心中惊恐。连忙躲避,她刚刚躲过箭光,身后的一位先天宫弟子惨叫一声,被那道神箭夺去性命!

    战舰的船头,兵祖化作一口神弓,文昌殿下挽开神弓,两箭射死两人,然后搭上第三箭,箭指钟岳,想了想,又移开箭羽,指向波嘀。

    他没有把握一箭射死钟岳,不过射死波嘀却还轻松。

    这一箭射出,闪电般来到波嘀身后,波嘀毛骨悚然,却在此时一口破破烂烂的神炉呼啸旋转,挡在他身后,这道箭羽叮的一声射入神炉之中,险些将神炉洞穿。

    钟岳催动雷荒天炉,将箭羽炼化成劫灰。

    文昌殿下微微一笑,弯弓引箭,刷刷刷一道道箭光射去,波嘀背上所有人都是他的目标!

    钟岳脸色微变,正欲阻拦,突然只见诸多真神和神侯的攻击同时到来,若是他全力接下这些箭羽,必然挡不住这些神侯真神的攻击。若是不接下的话,波嘀等人统统都要被射死!

    “易先生,你先走!”

    东阿高声叫道:“让先天宫大师兄为我们报仇!”

    一位先天宫弟子拦在钟岳身前,厉声道:“易先生先走!我们挡住!”

    钟岳微微一怔,心中叹了口气:“他们将我当成朋友,将来我必然反出先天宫,那时,我还能忍下心向他们痛下杀手吗?”

    他精神力卷动,将波嘀、东阿等人统统卷起,收入自己脑后六道光轮之中,沉声道:“我带你们杀出去!”

    波嘀等人惊魂甫定,只见钟岳摇身化作先天金乌,振翅躲过一道道攻击,速度极快,想要冲出神通的包围圈。

    战舰船头,文昌殿下冷冷道:“所有神魔听令,挽弓。”

    战舰上,数万神魔一言不发,齐齐取下背上的神弓,金属撞击之声传来,数万神魔一起搭箭挽弓,箭支正在急速飞行躲避各种神通的钟岳。

    “发!”文昌殿下喝道。

    数万道箭光遮天蔽日,掩星遮月,在空中划过绚丽的光芒,向钟岳射去!

    波嘀看着那无比炫目的光芒,胸口一闷,一口黑血吐出,这才觉得好过一些,催动神兵,向那些箭光迎去,哈哈大笑道:“不曾想今日要与诸位一起死在这里!”

    “有死而已!”

    熙和、东阿等人一起放声大笑,在钟岳的脑后光轮中各自催动神兵,鼓荡所有法力,迎上那些箭光。

    他们的神兵与箭光碰撞。一个个被震得吐血,一件件神兵被数以百计的箭光射中,神兵炸开,更多的箭光铺天盖地射来。

    “祭元丹。拼命了!”波嘀咬牙大喝。

    众人纷纷张口,一枚枚元丹飞出,各种元丹力场张开,重叠在一起,将钟岳的身形保护在元丹力场之中。

    咄咄咄咄!

    剧烈的撞击声传来。一道道箭光射入重重元丹力场,波嘀等人身躯巨震,眼耳口鼻中血流不断,突然一位先天宫弟子元丹破碎,气息萎靡不振。

    眨眼间波嘀等人也是遭受重创,元丹纷纷炸开,力场完全被破去!

    “祭元神!”波嘀面目狰狞,厉声叫道。

    众人将元神祭起,有的面色灰败,有的面色潮红。眼中流露出死志,这是困兽最后一搏,元神若是被射杀,那就真的死了。

    第二波箭雨射来,波嘀嘿嘿笑道:“诸位师兄,来世再会吧……”

    他催动元神,迎上那些箭羽,东阿、熙和等人也各自驾驭元神迎上。却在此时,突然钟岳眉心中一枚元丹飞出,当空一照。嗡的一声轻响,先天元丹力场径自张开,数万箭羽被定在元丹力场之中。

    钟岳闷哼一声,嘴角溢血。振翅飞去。波嘀等人松了口气,唰——,战舰上又是一片箭雨射来,咄咄咄射入先天元丹力场。

    钟岳又是闷哼一声,先天元丹力场遍布裂痕。接着第三波箭雨射至,钟岳暗叹一声:“我只能走了。抛下他们,以宇清宙光玄经离开……”

    他正要收了元丹,突然漫天箭雨陡然间静止下来,接着无数箭雨倒飞而回,以更快的速度射了回去!

    战舰上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数万神魔被自己射出的箭光洞穿肉身,洞穿元神,那些箭光甚至射穿他们的身躯,将巨大的战舰洞穿,眨眼间那艘战舰便千疮百孔!

    “祝师神族真是好大的胆子,连先天宫的弟子也敢动,也敢杀。”

    一个声音传来,只见霞光从虚空中涌动,一点点的光芒溢出,神光之中一位中年男子迈步走出虚空,来到钟岳身边,遥遥向战舰看去。

    战舰上,所有神魔死得一干二净,只有文昌殿下手持兵祖所化的神弓,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先天宫大弟子,造物戏志言,参见文昌殿下。”

    那尊造物主躬身见礼,含笑道:“我这几位师弟,让殿下费心了。”

    文昌殿下眼角跳动,身后传来噗通噗通的声音,密集无比,那是祝师神族的神魔尸身倒地发出的声音。

    “不必多礼。”文昌殿下声音沙哑,道。

    戏志言含笑道:“如今这里已经变成是非之地,殿下请回吧。”

    文昌殿下点头,转身折回,一道纱绫飞起,横跨星空,向祝师神族的帝囷圣地而去。

    “可惜不能杀他。”戏志言摇了摇头。

    “大师兄!”波嘀等人纷纷躬身。

    “你们居然能逃到这里,坚持到我来到,实属侥幸,元丹都碎了。”

    戏志言打量众人,摇了摇头,看向钟岳,拱手道:“易先生。”

    钟岳还礼,道:“大师兄知道我?”

    “我已经听紫光君王说了先生的事情,刚才先生拼死守护波嘀他们,志言都看在眼里,对先生佩服万分。”戏志言笑道。

    “原来如此。”

    钟岳沉声道:“如今碧渊被困在帝囷的仿造品之中,那件仿造品很是了得,其中有八尊神皇与他争斗……”

    “帝囷仿造品?”

    戏志言脸色剧变,失声道:“糟了!”

    他挥袖一卷,将钟岳等人统统卷起,风驰电掣返回,他毕竟是造物主,速度快的惊人,没过多久便追上文昌殿下,文昌殿下心中一惊,以为他要杀自己,却见戏志言一道流光飞逝而过,这才放下心来:“我毕竟是天帝之子,他还不敢动我。”

    小半个时辰之后,戏志言冲至帝囷圣地附近,远远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帝囷漂浮在半空中,不断滚动,心中松了口气:“帝囷大阵犹在,六师弟应该还活着……”

    突然那座帝囷急剧缩小,九尊神皇迈步走出,哈哈笑道:“碧渊小儿终于授首!此子倒也厉害,居然坚持这么长时间才死在我们手中,先天帝君的弟子,确实了得!”

    戏志言手脚发凉,木然的站在那里,仰头看天,眼中泪如泉涌。

    “老六,我来迟了一步……”

    他脸色苍白,突然哇的吐了一口金血,钟岳等人站在一旁,心中恻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那九尊神皇看到戏志言,心中一惊,正打算溜走,突然看到一道纱绫铺来,横贯星空,文昌殿下在纱绫上疾步如飞。

    “文昌殿下到了!”九位神皇松了口气,对视一眼,连忙转身溜走。

    戏志言面色如纸,突然开口道:“殿下留步。”

    文昌殿下停下脚步,笑道:“造物戏志言,你有什么话要对孤……”

    戏志言探手拔剑,一道雪亮的剑光切开天空,文昌殿下错愕。

    戏志言收剑,神剑回鞘。

    文昌殿下脸上错愕的表情凝固,头颅滚落下来。

    “殿下,借你的头一用。帝君的六弟子死了,须得让天帝之子陪葬。”

    戏志言探手抓住那颗头颅,道:“殿下,我要带着你的头回去见帝君。”(未完待续。)xh:.254.198.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