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七百六十一章 鞭笞

第七百六十一章 鞭笞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一一观摩,感悟一枚枚先天道果中的先天大道,这里面有先天神气,先天魔气,其中又各自分为九种,各有不同之处,但论威能则不分轩轾。

    又有五行先天,分为五种,若是能够得到全部五枚道果,可以让他在五行大道上的领悟必然达到极致,可惜只能选择其一。

    还有阴阳之道,各分九种,对他来说也是极为有用,能够让他将先天太阳之气、先天太阴之气提升到极致。

    其中还有九种先天雷气,蕴藏雷霆大道,也是高深莫测。

    除此之外还有九种时光、九种空间、九种生灭、九种变化、九种情,四种万象,合计九十九枚先天道果。

    九十九枚道果,囊括神、魔、阴、阳、雷、五行、四象、宙、宇、生灭、易与情,对他来说都极为有用,但也难以抉择。

    他已经拥有先天太阳、先天太阴、先天神气、先天魔气、先天雷气,还有一道先天之气则是伏旻道尊传授给他的先天易气,易是变化,也囊括在九十九枚道果之中。

    如果他想获得更高深的领悟,当从阴、阳、神、魔、雷和易中选择,而如果他想获得更多的先天之气,则需要从其他方面入手,比如他目前对宇清宙光玄经的领悟不够,应该选择时光或者空间之道。

    “或者我应该选择易,毕竟伏羲是易……”

    钟岳细细打量先天道易的九枚先天道果,沉吟良久,向其中一枚先天道易道果伸手,他的手掌正要摘下那枚果实,突然又顿住。

    钟岳收回手掌,看了看脚下,先天神树扎根在他脚下的大地之中,而这大地是混沌气,这株神树正是从混沌气中汲取养分。

    “薪火,混沌气怎么样?”他的眼睛贼亮贼亮。开口问道。

    “当然是宝物!”

    薪火兴奋道:“绝对是一等一的宝物,混沌气是天地初开时留下的原始之气,先天神树也只有从这种混沌气中汲取养分,才能诞生出先天道果!这种混沌气已经很少见了。恐怕三千六道界之中唯有这里才有混沌气……你做什么?”

    钟岳祭起太阳神刀元磁神刀,心念微动,两口神刀合璧,化作一口雷荒天炉,试图把混沌气收入自己这口天炉之中。

    薪火一阵无语。连忙道:“岳小子你不要命了!这是滋养先天神树的宝物,雷泽若是知道你刨他树根,还不找你拼命?”

    钟岳头也不抬,继续收树根下的混沌气,道:“我的举动哪里能瞒得住他?我在这里收混沌气,他肯定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没有阻拦,估计是默许了。好沉!”

    他只收了少许,两口神刀所化的雷荒天炉便有些承受不住,两口神刀有要被压碎压成原型的趋势!

    钟岳吓了一跳。薪火冷笑道:“这混沌气比你从波罗界帝的宝库中收取的白耀金还要沉重许多倍,一缕气别说压碎你的魂兵,你扛在身上连你也给压碎了!你的宝物根本不能容纳……”

    钟岳取出天元轮回镜,让这朵小火苗进去充当镜灵,主掌明镜,又收了一团混沌气。

    “不要再收了!”

    薪火看到天元轮回镜中混沌气砸落,镜中的天地有崩塌的趋势,连忙叫道:“再收下去的话,这面镜子便被压穿了!”

    钟岳收手,挠了挠头。取出一盏破破烂烂的铜灯。

    薪火怒道:“这是我家!”

    钟岳眨眨眼睛:“没油了。”

    “我知道,但这是我家!”

    “反正没油了。”

    “臭小子,我和你拼了!”

    ……

    薪火心惊胆战,看着钟岳祭起铜灯往里面塞混沌气。灯内一颗颗已经熄灭的星辰和太阳被上空落下的混沌气压得支离破碎,让小火苗肉疼不已。

    “这混沌气果然是沉重,比白耀金还要沉重许多倍,用来炼宝的话……”

    钟岳摇了摇头,神刀中若是夹杂一缕混沌气,铁定的祭不起来。太沉了。

    “不过应该是好东西。”

    他继续催动铜灯收取混沌气,不得不说铜灯虽然破破烂烂,但是容纳的混沌气却要比天元轮回镜还要多,钟岳收取的混沌气压塌了灯中熄灭的星河近半的星辰和太阳,这盏灯却还能承受。

    “雷泽还没有阻止我,看来是不稀罕这些混沌气,既然如此,那我就都收了吧。”钟岳自言自语道。

    却在此时,突然混沌气涌动不休,钟岳心中一惊,却见他身边的那株先天神树猛地连根拔起,无数根须晃动,将所有的混沌气统统卷住,撒腿就跑!

    这株先天神树枝叶晃动,哗啦啦作响,无数根须抱着混沌气,还有一条条粗大的根须如同一条条大长腿,迈步如飞,向远处狂飙而去。

    钟岳把铜灯塞入元神秘境,连忙合身向前扑去,抱住一条树根不撒手。

    啪啪啪——

    那株先天神树根须抱着混沌气,枝条却如同一道道长鞭子一般抽下来,狠狠地落在钟岳的屁股和背上,将钟山氏的少年屁股抽得血肉模糊。

    钟岳咬紧牙关,死活不松手,枝条长鞭抽打在他的手臂上,钟岳双手吃痛忍不住放开,下半身却化作蛇尾缠绕在树根上。

    “薪火,快点抢混沌气!”

    钟岳脑后六道光轮转动,铜灯飘在其中,薪火从他眉心飞出,一脸悻悻,很不情愿的打开铜灯。

    啪——

    一根枝条抽来,抽在薪火身上,将这朵小火苗抽得嗷嗷乱叫:“你敢打我?我今天还就偏偏与你杠上了,把你的混沌气统统收光!”

    薪火发怒,正要借助钟岳的法力去催动铜灯,突然先天神树上一片先天神叶飘落,卷住小火苗,裹得结结实实。小火苗大叫一声,身躯僵直,连同树叶一起吧嗒一声跌落在地。

    又有一片先天神叶飘落,去卷钟岳,旁边还有十几根枝条劈头盖脸的抽来。钟岳蛇尾沿着根须游动,躲避那片先天神叶,一边催动铜灯,准备从先天神树的“怀抱”里抢来一些混沌气。

    突然只听咔嚓一声。那株先天神树竟然折断了自己的那条根须,将根须连同根须上的钟岳一起抛下,撒开腿脚狂飙而去。

    钟岳愕然,一边无意识的抓起那道先天根须塞到铜灯里,一边高声叫道:“我打到这里。理应得到一枚先天道果,现在我还没有得到先天道果,你怎么就跑了?”

    那株先天神树猛然顿住,钟岳欢天喜地的狂奔过去,将铜灯祭了起来,突然那株先天神树枝条舞动,卷住一枚先天道果,树枝发力,将这枚先天道果迎面狠狠砸来。

    咚——

    这枚先天道果正中钟山氏少年的脑门,将钟山氏少年砸的面目凹陷下去。道果镶嵌在脸的中央,仰面便倒,双腿抽搐不已。

    先天神树一击得手,根须和枝条手舞足蹈,似乎欢喜异常,转而又撒腿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过了片刻,钟岳这才缓过神来,把脸上的那枚先天道果抠出来,吐出满嘴碎牙,鼻子也渐渐隆起。悻悻道:“这混蛋神树也恁小气了一些……”

    “岳小子救我!”薪火的叫声传来。

    钟岳连忙跑过去,小火苗还被裹在先天神叶中动弹不得,薪火只是一团能量,没有形体。这片先天神叶居然能够将他裹得无法脱身,只怕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你先别急!”

    钟岳连忙吩咐薪火一声,取出铜灯,将薪火连同先天神叶一起收入铜灯之中,再盖上灯盖,切断先天神树与这片先天神叶的感应。树叶顿时舒展开来。

    钟岳打开灯盖,小火苗飞出,连忙飞上钟岳肩头。

    钟岳松了口气:“又得了一片先天神叶。”

    “这株混蛋老树,也恁得小气了一些!”小火苗叉腰道。

    “嗯,嗯,就是小气!”钟岳连连点头。

    “岳小子,努力生个纯血伏羲,咱们再进来把他的混沌气统统抢走,什么也不给他剩下!对了,果子也都给他摘光!”

    “嗯!”

    ……

    突然,第八十一重天雷泽消散,钟岳脚下顿时空空,从高空中跌落下去,飞行术好像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任由他腾挪变化也无法飞起来,只能咻的一声划破天际,从高空坠落。

    过了片刻,咚的一声巨响传来,古雷泽界的界碑前,老族长看着自己面前的大字型深坑,过了片刻颤巍巍道:“表弟,你还好吗?”

    “我还好。”钟岳从深坑中爬出来,讷讷道。

    老族长沉默片刻,问道:“表弟闯入第八十一重天了?”

    钟岳点头,老族长又是沉默良久,这才问出心中的疑惑,道:“从前若是有伏羲闯到第八十重天,都是风风光光的下来,为何表弟你……”

    钟岳赧然道:“我好像被那株神树暗算了,他故意压制我的修为,让我摔下来。”

    “先天神树暗算你?”

    老族长诧异:“他为何要暗算你?”

    钟山氏的少年连忙闭口不提此事,任由老族长如何打听,也死活不说。

    ……

    紫微帝星,紫光君王终于归来,回禀帝君,下界调查钟岳一事,道:“帝君,那钟山氏的确是伏羲余孽,我已经调查清楚,有证据在手。如今他被镇压在波罗六道界的天元轮回镜中,有波罗界帝看守。”

    帝君点头,道:“证据取来,我去与那位娘娘说道说道。”

    紫光君王将自己留影下钟岳变身的影像交出,帝君持此证据前去见神垕娘娘,神垕娘娘见了证据,笑道:“原来是伏羲余孽,你杀了他便是,何必问我?”

    帝君告辞,折返回来,道:“钟山氏已经被同党救走了。”

    紫光君王惊疑不定,帝君笑道:“那位娘娘如此淡定,肯定是知道他有惊无险。再过一段时间,下界便会有消息传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