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智慧穷绝

第七百五十九章 智慧穷绝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薪火闻言,不由动怒,冷笑道:“我的传承者会不如她?岳小子是前不久才真正成为我的传承者,如果他早年便是我的传承者,早就将你打趴下了!”

    少年雷泽丝毫没有生气,依旧追着钟岳向他攻去,他的一招一式都妙到极点,看不出有任何破绽,招式清晰无比,但偏偏是无法破,无法解。

    最为可怕的是在近战的能力上,先天神的强大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便是与钟岳近身一战也是将他压着打!

    少年雷泽的肉身防御力比他更强,力量比他更强,速度也要比他快了那么一分,而且他的先天法力更为精纯,先天元神更为纯粹,先天血脉提供给他无以伦比的气血!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所谓大人,便是先天神!

    与这等大人相争,如果是相同的法力、肉身、血脉和力量,那也是一件困难无比的事情,因为少年雷泽的神通变化多端,同样也精妙无比!

    何谓龙?

    龙本来便是易,是变化的相争,龙者,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作为第一个先天神龙,少年雷泽的神通变化自然是达到极致!

    更何况钟岳目前的法力、肉身、血脉和力量还比不上他,与他相争,自然只能落在下风。

    他唯一的可以依仗的地方,便是可以动用神兵、魔神兵,或许可以用威力强大的神兵魔神兵来压制少年雷泽。

    不过钟岳却始终硬撼硬抗少年雷泽的攻击,始终不曾祭出天元轮回镜。

    自从遇到司命以来,他一直以司命为追赶目标,而今总算追得近了,这时候便是考验他与司命差距的时候,若是动用了天元轮回镜,岂不是说他还是不如司命?

    司命走到这里也是通神境界,并未成神。他也是通神境界,如果不能在这个境界上追平司命,他今后再想要追平,那就更为困难了。

    “肉身、元神、法力和力量都不如他。想要胜过他,除了神兵魔神兵之外,便唯有神通!”

    钟岳目光闪动,竭尽所能抵挡少年雷泽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同时全力治疗身上的伤势。少年雷泽的攻击太快,让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即便是不死之身都难以扛得住少年雷泽给他制造出的伤势伤口。

    “想要在神通上胜过他千难万难,但并非没有可能。”

    钟岳突然顿下脚步,身躯一摇,现出伏羲真身,神魔太极图猛然张开,先天太阴之气先天太阳之气化作一轮烈日一轮大月,先天神气先天魔气组成黑白双鱼,日月变成鱼眼。双鱼游走,徐徐转动。

    钟岳手中双刀抛出,落入神魔太极图中,同时手中多出了一口先天神刀,天帝权柄所形成的先天神刀。

    先天神刀的刀身,便是他的第六道先天之气,先天修为化作的神刀。

    他的气息暴涨,铮——,刀光迎上少年雷泽,钟岳身躯大震。脚步移动,脚下的神魔太极图也随之移动,将少年雷泽的力量卸去。

    “他有弱点,那就是太纯粹。太阳刚,力量单一,大道单一。”

    钟岳脑中各种念头不断翻飞,推算少年雷泽的弱点所在。少年雷泽是纯阳之身,雷霆中诞生的存在,所以成也纯阳。败也纯阳。

    因为太纯粹,让他无法去领悟纯阴,他的神通,和他的功法,走的都是纯阳这一条路。

    “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和阳,他占了一个阳字,因此是独阳不长。而伏羲虽是他的后人,但是阴阳双生,阴阳相济,在变化之上要比他更强,比真龙更强!”

    钟岳脚下太极图不断衍生出新的变化,不断卸去少年雷泽的力量,让他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少。

    论攻击力,他远远比不上少年雷泽,毕竟对方是一尊少年先天龙神,论神通精湛,他也比不上薪火,薪火对雷荒天炉心经、宇清宙光玄经等帝级传承的领悟更深。

    即便是如此之深的领悟,薪火也自认不如少年雷泽。

    唯一有可能胜过少年雷泽的功法,便是伏旻道尊心经,只是这门功法实在太博大精深,钟岳也没有完全参悟。

    钟岳也有自己的长处,若论神通变化,阴阳之道,他的领悟却要在薪火和少年雷泽之上。

    薪火也是松了口气,到现在钟岳才算是站稳阵脚,只要站稳阵脚,便不会被少年雷泽所击败所击杀,便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难怪薪火会让你成为他的传承者,不过你还是有些稚嫩,不知道阳极阴生吗?”

    少年雷泽的神通突然一变,由纯粹的阳刚之力转化为纯粹的阴柔之力,然后阴阳结合,一鼓作气破了钟岳的神魔太极图。

    钟岳闷哼,被他重重击飞。

    “阳极阴生,他做到了这一步,岂不是完美无缺,没有任何弱点?”

    钟岳喋血,重重撞在一座雷山之上,将那座先天雷山震得拦腰折断,他踉跄落地,先天神刀向前斩落,恰逢少年雷泽的攻击冲至,又是一声爆响,钟岳被震得再次弹飞。

    钟岳落地,推翻自己刚才的推算,以阴阳之道破解少年雷泽的神通这条路行不通,必须再变。

    “先天神果然是厉害,在神通变化上压制他太难。不过他是以纯阳转纯阴,在法力的转变上慢了半拍,就如同我转换先天法力一样,也是慢了半拍,所以他也并非是完美无缺。”

    钟岳心思转动,这是少年雷泽的另一个破绽。

    他也有同样的破绽,而且他的其他弱点也更多。

    “不过,少年雷泽只要有弱点,那就并非是不可战胜!那就比一比,谁的变化更多,谁有穷尽!”

    钟岳压下伤势,长啸不绝,手中先天神刀如风如雨般向少年雷泽攻去,寻其隙,斩其道,破其神通,哪怕是被对方的力量震伤也丝毫不让,与少年雷泽拼尽神通变化。

    刀光之间,神通挥洒,钟岳不仅仅是将自己从前所学所悟的神通在刀光之中施展出来,同样也是将自己的各种领悟在刀光之中挥洒,形成新的神通变化。

    两人各种神通在攻击之中施展,速度越快越快,看得薪火也是心惊肉跳,唯恐少年雷泽收手不住将钟岳斩杀。

    快!

    更快!

    再快!

    这便是钟岳的攻击,以越来越快的攻击速度来弥补自己肉身法力上的不足,他手中的先天神刀也并非一直是神刀形态,时而化作一口大钟,时而化作一卷阵图,待到少年雷泽适应了便立刻再次变化,化作一口雷荒天炉!

    各种兵器变化不停,各有一番精妙之处,一番强大之处,而少年雷泽同样也是施展各种神通,信手拈来,威力比钟岳的神通威力更强更猛,将他逼得节节败退。

    时间一日又一日过去,少年雷泽的神通几乎无穷无尽,没有任何一种神通相同,在神通变化之道上,他竟然比钟岳丝毫不差。

    钟岳同样也没有相同的神通招数,他的弱点虽然更多,但领悟力却也惊人,借着战斗之机参悟宇清宙光玄经、雷荒天炉心经等各种功法,甚至从少年雷泽身上偷师,将对方的神通学了去。

    半年时间过去,这场恶战还在持续,还是没有相同的神通在他们手中重现。

    “这就是我过不去第八十关的原因。”

    薪火哀叹一声,心中默默道:“龙者,易也,伏羲者,易也。他们都是精通变化,精通于易。我只能复制出传承者和燧皇的神通,却不懂如何变化,如何开创……”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懂得虽多,但只是储存这些知识,不能活学活用甚至开拓创新。

    而钟岳不同,论薪火传授的每一种功法,他都没有参悟到极致,甚至只是学个皮毛,但是在变通变化上,在开拓创新上,薪火就拍马不及了。

    又过了八个月的时间,钟岳突然精神大振,他终于看到了少年雷泽的一道重复的神通!

    少年雷泽毕竟还是有穷尽的时候,神通重复,表明他在变化上达到了极限,有了第一种重复神通,便有第二种重复神通。

    重复了第一遍,便会重复第二遍、第三遍……

    只要重复了,便会给他破解的机会,等到少年雷泽再次施展出这种神通时,便是他击败少年雷泽的时机。

    突然,钟岳大脑一阵眩晕,心中不由一惊,他的大脑精力透支到了极限,领悟力开始急剧下降,手中的神通不觉重复了一招,让他心中一沉。

    他的底蕴耗尽,脑力也是耗尽了。

    战斗到这一步,他也智慧穷绝了。

    少年雷泽开始重复,他也开始重复,到底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薪火不由紧张起来,钟岳能够在弱势下坚持到现在,坚持到这一步依旧没有被击倒,已经很让他意外了,而今竟然拼到与少年雷泽一起智慧穷绝的程度,实在是让他喜出望外。

    只是下面的战斗才是最为关键的战斗,钟岳是否能在少年雷泽之前抓到他的破绽,将他击败?

    突然,钟岳与少年雷泽都是眼睛一亮,显然是识破了对方的神通变化。

    薪火更加紧张,胜与负,就在此一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