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情债难偿

第七百四十六章 情债难偿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有些迷茫,三千六道界虽大,虽然浩瀚无际,但是何处才是他的容身之地?

    这次他的身份暴露,已经变成了三千六道界的第一通缉犯,如果大摇大摆的在三千六道界行走,肯定不行,必然会引起各路豪强的围剿。

    而现在他前往雷泽还是有些早了,先天肉身尚未炼成,他没有把握能够度过八十一重古雷泽界。

    “我想先将白沧海与天云十八皇、师不易等人接出来,然后为白沧海寻一个同道。”

    钟岳笑道:“我答应为他找一个天生咒灵体的师尊已经很久了,一直没有时间,现在是该完成这个承诺了。”

    狴和犴对视一眼,道:“那么你需要尽快了,你被劫走的事情,很快便会传到威神六道界,云山界帝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必然会在曾经的岳侯府布下重重埋伏。”

    钟岳点头,犴继续道:“还有一件事,你被抓之后你的岳侯府原本是要被拆掉的,师不易、白沧海和六道老人等人都要被变卖为奴,不过十七帝子出面接收了你的岳侯府,将白沧海等人纳入自己的门下。”

    钟岳松了口气,向三人再次称谢。

    狴、犴兄弟二人异口同声的笑道:“我们原打算待你成长起来之后为我们护道,方便我们兄弟转世,便是想到你将来有可能暴露身份,若是担任我们的护道人,隐匿一段时间,也可以让你藏一藏锋芒,不曾想你现在便暴露了。”

    钟岳正色道:“小弟必然信守承诺,将来做两位兄长的护道人,绝不反悔!”

    狻猊突然问道:“这是你现在的打算,我且问你,你成神之后的打算呢?”

    钟岳肃然:“我要去紫薇星域!”

    狴、犴、狻猊都是吃了一惊,去紫薇星域?

    真是好大的胆子!

    狴和犴将他送出圣山,只见钟岳屡次改变容貌。向微虚天圣境而去,兄弟二人齐齐叹了口气,狴道:“父神吩咐我们不远不近,不亲不疏。这次我们还是太近了一些,太亲了一些。将来他若是事发,我们恐怕也会跟着遭难,还会连累父神。”

    犴摇头道:“他有难,岂能不救?想来吃过这次亏之后。他会谨慎一些。”

    狻猊身躯渐渐石化,化作一尊神像,神像中传出声音:“你们修炼红尘百劫,只差一世便将大成,跳出六道,不在轮回,获得大成就。伏羲钟岳吃了这次亏之后,居然还要上紫薇星域,将来他必然会惹出大事!所以你们千万不要与他牵扯太深,太深的话。我恐怕你们九十九世的修为都会功亏一篑!”

    “老五放心,我们自有分寸。”狴、犴笑道。

    钟岳来到岳侯府,此刻的岳侯府已经变成了十七帝子赫连天正的一处府邸,内外都有天兵天将把守。

    钟岳上前,有门神挡路,钟岳取出一面白无常面具,笑道:“尊神持此面具见十七帝子,便说有故友来访。”

    那尊门神进去通报,没过多久,那尊门神走出来。客客气气道:“殿下请先生过去。”

    钟岳跟随那尊门神进入岳侯府,没多久便被引入府中的书房里,十七帝子赫连天正手中捏着白无常面具,上下打量钟岳。露出狐疑之色,挥手让那尊门神退下,随即封印书房,免得被外人探知。

    “岳侯,你好大的胆子!”

    赫连天正看到钟岳恢复真容,脸色变了变。失声道:“你居然逃出来了!居然还敢回来!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界帝的后宫,后花园!你若是露面的话,立刻就死!”

    钟岳笑道:“所以我没有显出真身,而是改装易容前来见你。”

    赫连天正脸色阴晴不定,过了片刻,叹道:“你的胆子太大,我是服了。你的人都在府上,你这次回来是打算将他们借走的罢?”

    钟岳点头,道:“有劳殿下。殿下,我是伏羲,你不怕被我牵连?”

    赫连天正目光闪动,笑道:“你是伏羲与我何干?你被关押起来,从未来过我这里,而且师不易、六道老人和天云十八皇也是自己逃走的,我又不知道此事。”

    两人相视而笑,赫连天正精神波动,没过多久师不易、白沧海、六道老人和天云十八皇走来。众人相会,都是又惊又喜。

    “事不宜迟,我们尽快离开,迟则生变!”

    钟岳取出天元轮回镜,将众人收入轮回镜中,道:“诸位老哥哥老姐姐,你们的石眼我在路上帮你们除去,否则便会引来石姬娘娘!”

    他向赫连天正躬身称谢,赫连天正还礼,钟岳面容身材再次改变,血脉气息也随之变化,向岳侯府外走去。

    赫连天正也不起身送他,任由他自己离开。

    钟岳即将走出岳侯府,突然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道:“这位师兄,我问你一个事儿,你们家岳侯回来了吗?”

    钟岳抬头看去,只见两位女子向自己走来,其中一个是鬼心眼极多的石阴姬,而另一个则是恢复女儿装扮的君无道,也即是衣婉君。

    钟岳心中一跳,停下脚步,道:“我也不知。石公主和依姑娘去问一问十七殿下吧。”

    二女有些失望,衣婉君黯然,摇头道:“估计他是无法回来了……”

    石阴姬叹了口气,道:“我还没有抽他几鞭子呢,这家伙就被那个紫光擒走了……”

    钟岳迈步向府外走去,突然君无道的声音传来:“你站住!”

    钟岳站住身形,回头笑道:“两位姑娘有何指教?”

    “你怎么知道我姓依?”衣婉君目光炯炯,上下打量他,问道。

    钟岳笑道:“天界第一绝色,我如何不知?”

    石阴姬也醒悟过来,冷笑道:“你这个炼气士倒是奇怪得很,其他男子见到婉君的女儿装扮,无不神魂颠倒,而你却目光清澈,居然没有多看我们两眼,要么你不是男子,要么你就是见惯不怪!”

    钟岳愕然,笑道:“难怪两位姑娘疑惑,只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所以虽然两位姑娘如同天人,我也是视而不见。”

    “人?”

    石阴姬冷笑一声,祭起鞭子:“你刚才说道心上人,还说道天人,这么说来,你是人族炼气士罢?为何我感应到你的气息是神族的气息?”

    衣婉君与她一前一后将钟岳堵住,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想要将他看穿。她们心思细腻,都动了疑心。

    钟岳无奈,道:“两位姑娘有何贵干?”

    石阴姬眼珠子转动,突然祭起长鞭,一鞭子向钟岳抽去,冷笑道:“不管你是不是他,先抽你一鞭子再说!”

    啪——

    一声脆响传来,钟岳不躲不闪,任由这一鞭子落在身上,纹丝不动,道:“两位姑娘,在下可以走了吧?”

    石阴姬又祭起长鞭,想要抽下去,又有些犹豫。

    钟岳迈步从衣婉君身边走过,突然身后的女孩颤声道:“你带我一起走吧!”

    钟岳顿下脚步,又迈步向前走去,笑道:“姑娘,我欠下了太多的情债,不能再欠了。我这一路上,必然是艰难险阻,困难重重,不能带着姑娘。”

    石阴姬咬着贝齿,突然大声道:“你到底是不是他?”

    钟岳走向岳侯府的门户,声音传来:“你已经抽过我一鞭子了,心愿了了吗?”

    石阴姬闻言,身躯一颤,眼中有泪夺眶而出,钟岳转身挥手,走出府外。突然衣婉君追上前去,笑道:“艰难险阻,会比我在狱界还要恶劣吗?我在狱界,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随时可能死亡,随时可能被其他魔头霸占。岳侯已经不会回来了,我也无法呆在天界,还是要回到狱界中去,与其回到狱界,不如随你一起走。你的前路险恶,应该不会比狱界更加险恶吧?”

    钟岳微微一怔,只觉心中涌出一股暖流,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阴姬,你来吗?”衣婉君回头向石阴姬看去。

    石阴姬俏脸上露出犹豫,迟迟不绝,突然贝齿咬下,摇头道:“我不去,我是威神六道界的公主,界帝之女,为何要跟着一个穷小子四处流浪,朝夕不保?你们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

    衣婉君错愕,跟着钟岳远去。

    “婉君!”

    石阴姬大声道:“我比你强,我睡过你的男人!不过你不用怪他,是我逼他的!”

    衣婉君身躯微震,继续向前走去。

    在他们背后,石阴姬面色冷峻得有些残忍,等到他们走远,这位公主走回自己的府邸,一边走一边哭得稀里哗啦。

    “我不能跟你们走,我是界帝之女,是我娘的女儿,我跟着你,他们就会捉到你,我不能走……”

    路途上,钟岳让衣婉君也进入天元轮回镜中,而自己则加快速度,飞速向天界边缘废墟中的那座废弃传送阵赶去。当年送走庚王爷的,便是这座传送阵。

    几日之后,他来到那座传送阵,立刻将天云十八皇从天元轮回镜中请出,十八位神皇魔皇各自坐下,钟岳飞速道:“你们的石眼和手足是石姬娘娘的封禁,我若是破解封禁石姬娘娘立刻便会感知。而不破解,石姬娘娘便会知道你们的方位,所以要一鼓作气,将所有的封禁统统在短时间内破掉,在石姬到来之前离开!”

    “请钟王爷动手!”录天王神情激动,沉声道。

    钟岳正欲动手,突然呆了呆,想到了石阴姬为何不跟随自己一起离开的原因。

    “情债难偿啊……”钟山氏的少年心中默默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