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七百零九章 两个禽兽

第七百零九章 两个禽兽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婉君?”

    钟岳纳闷,看向君无道,君无道面色微愠,冷哼道:“是我的名字。”

    一位少女在胡三翁的引领下走来,很是明媚,笑道:“岳侯爷,你不知道婉君的真实名姓?天梭神族以衣和布为两大姓氏,其中衣姓高贵,君无道本来便叫做衣婉君,我原本听到君无道这个名字,也是吓了一跳,心说谁这么大胆,原来是婉君。”

    钟岳见礼,道:“石公主。”

    石阴姬连忙还礼,笑道:“你是侯爷,无需多礼。我今天也不是前来寻岳侯的,而是来会一会闺友。婉君,咱们许久不见,好生叙叙。”

    君无道冷哼一声,走到她身边,埋怨道:“如今我叫君无道,不许叫我本名!”

    “你叫君无道,岂不是连我爹都骂了?是我爹要娶你,又不是我。”

    石阴姬瞥了钟岳一眼,低笑道:“你现在有情郎了?的确比我爹英俊,难怪你不愿意嫁他。”

    君无道脸色微红,连忙看了钟岳一眼,发现钟岳似乎没有听到,这才松了口气,埋怨道:“你不要瞎说,我与他不熟的。我嫁给你父神有什么好的?他多少嫔妃多少娘娘?”

    石阴姬笑道:“他明明穿着你给织的衣裳,还有靴子,我认得你的手工。还有他将你留在身边,还不是打着金屋藏娇的意思?你现在就是他的小金丝雀儿,被他养着,调戏着,早晚上手把玩。”

    君无道呸了一口,道:“我不喜欢臭男人!”

    二女说说笑笑,走得远了。

    钟岳思索道:“原来她得罪的那人便是当今的云山界帝,云山界帝想要娶她,被她拒绝这才将她打入狱界,难怪她叫君无道,原来是说界帝无道。”

    “岳小子。石女和婉君,都适合交配。”薪火突然出声道。

    钟岳吓了一跳,连忙道:“薪火,你又瞎说什么?”

    薪火一幅过来人模样。有模有样的点评道:“婉君漂亮,生的儿女一定漂亮,石女则胸******大,生养得好,二女都是不错的交配对象。你的妗儿师妹就有些瘦弱了。不太好生养,你君师姐胆子野,坐不住窝,也不太好生养。对了,还有那个叫徵颜的小丫头……”

    钟岳讷讷道:“徵颜师妹太小了点吧?”

    “嗯,须得再等几年。”薪火点头道。

    胡三翁又走了进来,道:“老爷,门外有个姑娘自称徵颜的,前来拜会老爷。”

    “刚刚说她,她便来了。请来。”钟岳心虚道。

    过了片刻。徵颜拂尘搭在胳膊弯处走了过来,远远看到钟岳,便连忙道:“我不是来寻你的,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是来寻婉君师姐的!婉君师姐呢?”

    钟岳笑道:“去侯府花园了,与石族的公主一起。”

    徵颜不急于前去花园寻君无道,凑到跟前,笑嘻嘻道:“你现在风光了,做了侯爷了,有没有想过纳一房夫人?你知道吗。无道师姐原本名叫婉君,听闻是天界的第一美女,除了她之外,天界还有其他几位美女。被称为十绝色。”

    钟岳愕然,道:“我现在还年轻,没有成家的念头……”

    徵颜放下心来,笑道:“还有,你前几日传我的逆转先天,我还有些疑惑不解。正好问你。”

    她向钟岳请教,钟岳知无不答,指点她如何修行,过了良久,君无道,也即是衣婉君与石阴姬的声音隐约传来。

    徵颜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好了,我明白了,改日遇到疑难再来请教你!”说罢,一溜烟走掉了。

    “她不是来寻无道师姐的么?怎么走了?”钟岳纳闷。

    石阴姬走来,笑道:“岳侯,我此来除了要见婉君,还有便是替居隐送战帖的,你收下吧。”

    她取出一张战帖,钟岳接过展开看时,只见上面写道:“明晚子时,你与我,纯阳雷劫第四十九重,争夺六道界第一炼气士之名,不见不散!”

    钟岳摇头笑道:“居隐口气好大,威神六道界有什么可争的?”

    石阴姬诧异道:“看不出岳侯居然与世无争,连威神六道界第一的名头也不放在心上。居隐是居方神族的强者,居方神族,八大皇族的提挺氏的后裔,在天界有着很庞大的实力,不逊于我石族。居隐的实力非同小可,是你的劲敌,不可小觑他。”

    “威神六道界第一的名头太小,又不是三千六道界第一。”

    钟岳笑道:“而且也不是紫微帝星第一。”

    石阴姬目光闪动,笑道:“那你去不去?”

    钟岳不置可否,将战帖丢到一旁的胡三翁手中,道:“到时再看。”

    石阴姬笑着离去,钟岳将她送出岳侯府,目送她远去,突然道:“婉君,石阴姬为人处世如何?”

    “她很有心计,是个狠角色。”

    君无道刚刚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狠狠瞪他一眼,嗔怒道:“不许叫我婉君!叫我君无道!”

    钟岳笑道:“还是衣婉君更好听一些,名字美。”

    君无道脸蛋微红,瞪他一眼,转身离去。钟岳唤来胡三翁,又将战帖拿过来,细细查看一番,笑道:“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祸水。”

    石阴姬离开岳侯府,又来到居隐所居的齐岳侯府,寻到居隐,笑道:“我适才从岳侯府过来,岳侯托我给你送张战帖。”

    居隐脸色微变,接过战帖看时,只见上面写道:“明晚子时,你与我,纯阳雷劫第四十九重,争夺六道界第一炼气士之名,不见不散!”

    居隐眼角微微跳动,合上战书,冷笑道:“小小人族,居然还敢挑战我?当我居方神族是吃素的不成?”

    石阴姬吐了吐舌头,笑道:“你别火气这么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也冲上纯阳雷泽四十九重,他也是。我父神封他为岳侯,封你为齐岳侯。便是说你与他并驾齐驱,不分伯仲。”

    “齐岳侯?”

    居隐淡淡道:“为何是齐岳侯而不是齐隐侯?即便他不来寻我,我也要寻他!我与他,早晚会有一战!”

    “消消火气。消消火气。”

    石阴姬劝道:“你与他一战,千万不要打生打死,威神六道界第一的名头没有这么重要。”

    居隐盛怒不减,石阴姬只得告辞离去。

    这女子回到宫中,这才笑吟吟道:“鹬蚌相争。两败俱伤,我再趁着他们受伤之际一举将他们击败,我便是威神六道界第一炼气士了。”

    “阴姬,你又在弄些什么?”石姬娘娘走来,笑问道。

    石阴姬连忙说了一番,石姬娘娘摇头道:“你像你爹,工于心计,长于阴谋,但早晚吃亏。”

    到了第二天子时,居隐独自登上纯阳雷泽四十九重天。雷泽只要打过便不会重来,因此对他来说一步一重天走上去即可。

    居隐来到四十九重天,四下看去,只见四周无人,只有自己站在那里。

    他又等了许久,子时已过,居隐勃然大怒,只听一个声音笑道:“居隐兄居然真的来了。”

    居隐怒气冲天,只见钟岳慢吞吞走上雷泽,恨不得将他一把拎上来。冷笑道:“你现在才来?”

    钟岳慢吞吞登上雷泽四十九重天,伸个懒腰,笑道:“我来送书给你看。”说罢,丢过来一张战帖。

    居隐展开战帖看去。微微一怔,顿时恍然大悟,连忙取出自己的那份战帖,道:“我这里有一份一模一样的!”

    “你的也是她送的?”钟岳眨眨眼睛,笑问道。

    居隐点头,道:“是她送的。”

    两人对视一眼。心知肚明,突然钟岳与居隐齐齐一动,向同一个方向奔袭而去,势如奔雷。

    轰隆!

    两人齐齐轰出一拳,拳头轰破空间,那片空间震荡,一声惊呼传来,石阴姬从那破碎的空间中现身,连忙伸出手掌封挡两人的拳头。

    剧烈的震荡传来,石阴姬闷哼一声,她面对钟岳或者居隐任何一人都难能胜出,平手的几率很大,而现在是两人夹攻而至,顿时让她承受不住,倒跌飞去。

    钟岳纵身追上,腋下突然钻出六臂,加上原来的两条臂膀,八条臂膀,八只拳头狂风暴雨般向石阴姬轰去。

    石阴姬气息不稳,被他乱拳轰倒在地,尖声叫道:“大胆!我是界帝之女,你敢动我?”

    钟岳将这女子放倒,骑在石阴姬身上乱拳轰下,石阴姬尖叫,挺腰,试图将他摔下去,不过钟岳拳落如雨,打得她只得双手抱头,又羞又怒,任由她的小蛮腰如何发力,始终无法将钟岳摔下去。

    钟岳突然扭过头来,拳头依旧落下,道:“居隐兄,你不来两下出出气?”

    居隐看得瞠目结舌,闻言连忙道:“她是石公主,逼她现身小小惩戒一下也就算了,钟兄何必揍她?万一被界帝和石姬娘娘知道……”

    “你怕了?”钟岳笑道。

    居隐冷哼一声,硬着头皮走上前去:“你都不怕,我岂会怕?”

    钟岳道:“我帮你摁住她两条腿,当心踢到你。”

    “两个禽兽!”石阴姬尖叫道。

    两人拳打脚踢,出了一番气,将衣衫不整的公主扔在纯阳雷泽四十九重天上,快步下了纯阳雷泽。

    “舒坦。”

    居隐整了整衣衫,舒了口气,笑道:“我还从未打过公主,今日总算是尝尝鲜了。”

    钟岳也整了整有些乱的衣衫,笑道:“这小妮子就是欠揍,打过之后百般舒爽。居隐兄,天色已晚,不如去天居楼,我请你喝酒。”

    居隐笑道:“钟兄,天居楼很贵的,我怕你请不起。我知道你刚来到天界不久,虽然封侯,但是得到没有多少实质的好处。”

    钟岳眨眨眼睛,道:“听闻天居楼是居方神族的产业,如果与居方神族的侯爷一起进去的话……”

    居隐哈哈大笑道:“我请你!”

    两人尽释前嫌,畅饮一番,谈论起功法神通,相互印证,只觉相见恨晚。而纯阳雷泽四十九重天上,石阴姬也爬了起来,鼻青脸肿,衣衫不整,香泪满腮:“两个禽兽这样欺负我……”

    她回到宫中,石姬娘娘笑吟吟道:“吃亏了?”

    石阴姬连忙诉苦道:“我的计谋被那人族识破,结果他们俩好上了,联手欺负我,娘亲为我报仇!”

    石姬娘娘摇头道:“我说过你工于心计长于阴谋,活该吃亏。你与居隐本来便都比那个人族弱了一线,他大奸若忠大智若愚,如今你在他手中吃了点亏也不算什么。你的功法神通是我与你父教的,居隐的功法神通是来自居方神族,而他的功法神通则是自创,高下便在这里。”

    “娘亲不为我报仇?”石阴姬气愤不平道。

    “我不能报仇,谁都可以,唯独我不可向岳侯出手。”

    石姬娘娘悠然道:“我是你父的左膀,他借我石族之力这才登上界帝大位,但我石族也成为了他的隐患,所以要寻找一个右臂来掣肘我和石族。这个人族钟岳,便是他未来的右臂,我若是动他,你父便会与我翻脸。你父工于心计,我与他虽是夫妻,但是他对我的防备更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