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七百零一章 鬼母

第七百零一章 鬼母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薪火掌控我的肉身,必然是天衣无缝!任何人也不会知道我来过地狱,怀疑不到我的头上。←,”

    地狱轮回中,钟岳与狴和犴飞驰,心道:“这次成功救出庚王爷之后,庚王爷便不能留在这一界了,必须要远走他乡,等到他能够与云山界帝匹敌之后才能回来。”

    地狱轮回是摒弃肉身的世界,在这里肉身遭到镇压,神通也与外界不同,在这里灵魂越强实力便越强。

    狴和犴是百世神皇,修炼到神皇境界之后感觉到再难有所精进,便再次转世,因此他们的元神尤其是神魂被锻炼得极为可怕,在地狱轮回中能够发挥出大圆满神皇的战力,甚至更强!

    这也是钟岳请他们兄弟二人相助的原因。

    至于钟岳自己,这次炼成了先天真魂觉醒,修成了元神先天,他的元神相当于先天神的五分之一,也是极为可怕,虽然还不能打到狴和犴那等层次,但也相去不远,这是他敢于下地狱轮回的本钱!

    魂魄最难修炼,而他竟然炼成先天真魂,单单这一点,他便足以傲视群雄,踏足地狱最顶尖的强者之林了。

    他敢去营救庚王爷,所依仗的,便是他的先天元神!

    只是,他对地狱神通的了解不如狴和犴,否则便是他独自闯地狱轮回,而无需狴和犴帮忙了。

    没过多久,在地狱的第一关幽冥府终于在望,钟岳和犴放慢脚步,而狴则猛然加速,将自己的气息毫无保留的绽放,向幽冥府冲去!

    “大胆狂徒,胆敢冲撞地府!”

    守护幽冥府的一尊尊神魔震怒。连忙镇守城池,严阵以待,自从上次钟岳大闹地府,放出造物主贺兰和一干罪孽滔天的恶徒之后,地狱便变得森严许多,天庭甚至派来天兵天将。严防死守。

    而今的地狱比从前强大不知多少,其中还有天庭皇级存在坐镇,免得地府再次生乱,狴突然间绽放气息,顿时引动幽冥地府中的所有存在。

    镇守地府的府判和那尊来自天庭的皇当即气息绽放,两尊伟岸的身影冉冉升起,强大无边,沉声道:“宵小之徒,也敢冒犯天威。冒犯地威?还不授首……”

    话音未落,狴已经冲入城中,一掌硬撼那尊天庭的皇,两人手掌相碰,那尊天庭的皇轰隆一声巨响,身不由己向后倒飞而去,撞塌一座座恢弘府邸,连同后城墙一起撞塌。止不住身形。

    而幽冥府判则被狴一脚踢飞,然后他闯入数万地狱神魔布下的大阵。短暂的平静之后,大阵突然四分五裂,分崩瓦解。

    大阵溃散,数万神魔的身影漫天飞舞,被抛往四面八方。

    狴哈哈大笑,冲过幽冥府。直奔幽暗府而去,长声笑道:“闯你地府又有何妨?”

    地狱各城各府,各自震动,只见一尊尊伟岸存在冲天而起,遥遥向幽暗府方向看去。却见幽暗府的神魔大阵瓦解,镇守幽暗府的府判大口喷血倒跌飞去,继而镇守幽暗府的皇也被重伤。

    只见一道流光直奔第三城,幽魂城而去。

    “大胆!”

    各城各府的强者纷纷出动,这次天庭竟然派来十八尊皇级存在镇守地府,此刻十八尊皇再加上各府府判,强者蜂拥而动,准备堵截狴。

    “来者强横,快快通知狱皇!”有府判高声叫道。

    而在幽冥城外,钟岳和犴停下脚步,静静等待,只听地府中传来各种喧哗,各种叫嚷声,钟岳微微皱眉,他也没有料到这次天庭竟然派来十八尊皇来镇守地府,只凭狴能够闯的进去吗?

    “无须担心。”

    犴仿佛看出他的想法,笑道:“这点场面,我兄长还可以应付。等到他调虎离山,引开各府的力量,咱们便可以长驱直入,直奔镇狱深渊。”

    钟岳点头,狴和犴毕竟是兄弟,对彼此对方的实力应该了如指掌,他说狴能够应付,那就一定能够应付。

    又过了片刻,犴笑道:“咱们可以进去了。”

    钟岳起身,两人走入幽暗城,只见四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倒塌的宫殿建筑,不知多少地狱神魔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

    “必须速战速决!”

    钟岳和犴飞速前行,心道:“狴的实力太强,恐怕会惊动天庭,必须要在天兵天将赶过来之前将庚王爷救出来,不能多做停留!”

    狴已经闯入第七城阎摩城,十八府判与十八位天庭的皇围绕狴团团厮杀,将狴压制下来,钟岳看了一眼,松了口气。

    天庭的皇虽然厉害,但是在地府中也要受限制,被这里的天地大道压制,他们的元神和神魂造诣比狴要逊色良多。

    虽然他们联手能够压制狴,不过想要拿下他便没有可能了。

    钟岳和犴飞速越过一座座地府,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便来到阿鼻城,阿鼻地府,阿鼻城后方的黑暗空间中,冥海幽深,浩瀚无际,这里便是狱皇所居之地。

    而现在通往镇狱深渊的道路上,只剩下这一关了。

    “师弟,快去快回。”

    犴突然飞身而起,向冥海的方向而去。

    那冥海原本平静无波,突然间波涛汹涌,大浪掀起,浪花高耸空中,浪花旁竟然有一颗颗星球,只是在这朵大浪面前星球也小的可怜。

    “何妨妖孽,胆敢乱我地府?”

    大浪裂开之处,一个伟岸无边的身影冉冉升起,受托丧钟,抬头向上空看来,雄浑的声音高声道:“有胆报上名来!”

    犴居高临下,向下压去,哈哈笑道:“报上名来?狱皇,你当我傻啊?”

    两人碰撞,冥海剧烈震荡,狱皇闷哼一声被压回冥海,随即钟声响起,冥海裂开,这尊狱皇再次腾空而起,冷笑道:“大胆狂徒,凭你也想逆天改命,不知天高地厚!”

    钟岳凝目看去,放下心来,犴的实力要比狱皇高出许多,不会有任何凶险。

    他当即起身,向镇狱深渊走去。

    镇狱深渊外各种封印图腾时不时亮起,他这一次已经是轻车熟路,一路来到镇狱前方,双手千变万化,打出一道道法印,开启镇狱门户,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他脚下一顿,顿时无边的黑暗亮起一条道路。

    钟岳向镇狱深处走去,镇狱中安静得可怕,他的脚步声也没有发出,只有镇狱深处时不时有一两声细细的惨叫。

    过了片刻,钟岳突然心头一跳,停下脚步,脸色阴晴不定:“地狱轮回共有十八尊天界的皇镇守,显然是造物贺兰逃脱之后,天庭防备森严。贺兰是从镇狱中逃脱,外面十八层地府都有天庭的皇镇守,镇狱中不可能没有!现在,还要不要继续深入?”

    他敢肯定,前方必然有一尊来自天庭的神皇,应该已经发现了他,在等待他自投罗网!

    去,还是不去?

    钟岳沉吟,猛然咬牙,低笑道:“既然是我的二弟,怎么能不救?我现在万事俱备,甚至请动了狴和犴这两大高手,有了这个天赐良机,岂可退缩?”

    他继续前行,全神以待,气息越来越强,随时准备面对来自天庭的皇。

    镇狱中镇压的那些存在还是境遇无比惨淡,遭受无法想象的折磨,钟岳一步步深入,对四周的惨象视而不见。

    他已经走过前面诸多神明、天神、真神和神候的镇压之地,但是还是没有寻到庚王爷,前面便是神皇的镇压之地!

    “庚王爷前世是能够与界帝争夺帝位的存在,他虽然没有带着自己的灵转世,但魂魄也非同小可,重生之后,他的灵更是先天星河之灵,强大无比,的确要关押在更深处。”钟岳心道。

    “呵呵呵,果然来了,叛贼长庚的余孽……”

    突然,镇狱的最深处传来一个阴森的女子笑声,清晰无比的传入他的耳中。

    “你刚才已经察觉到我了,对不对?”

    那个阴森森的女子声音在黑暗中飘忽不定,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继续道:“你察觉到我,为何还要继续前进?嘿嘿,你对逆贼倒是忠心耿耿……”

    钟岳充耳不闻,继续向前走去。

    “逆贼长庚还幻想着夺回帝位,却不知这始终是一场春秋大梦。”

    那个声音出现在钟岳的脚下,仿佛在光桥的另一边,像是钟岳在桥下的倒影一样,与钟岳隔桥而立,钟岳走出一步,她也走出一步。

    钟岳向脚下的光桥看去,看到一幅姣好的面容,柔弱文静,是一位少女。

    “妗儿师妹?”

    钟岳心头一颤,突然光桥下的那少女面目晃动,又化作另一幅面孔,戴胜豹尾,是与他有过露水夫妻之缘的赤雪。

    赤雪露出惊恐之色,被一股莫大的力量撕扯,扔入一座囚笼中,备受折磨。

    钟岳面色阴沉,停下脚步,随即摇头轻笑,继续前进。

    “无情最是少年郎,你看到自己的所爱遭受折磨,居然还能继续前进。你不来救救我么?”

    光桥下赤雪凄怨的声音传来,接着那个诡异的声音响起,依旧与他的脚步重叠,道:“看来还不够呢。现在如何?”

    钟岳看到桥下又浮现出一位少女,是君思邪的面容,与赤雪和丘妗儿一起也被关押在囚笼中,百般折磨。

    “你想乱我心智?”

    钟岳视若无睹,悠然道:“你我从未见过,我却能看到自己所爱遭受折磨,这么说来你的神通是灵魂攻击,如同一面镜子,反映出对方内心中的种种虚弱,种种破绽。不过镜子只是镜子,虽然可以反映出来我的破绽,但是你却看不到。你的手段没用,还是现身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