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八十六章 送头而已

第六百八十六章 送头而已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庚王爷微微一怔,看他一眼,低声道:“他们这是在故意打压我,你真的要出手?这个舞阳生比我逊色不了多少,而且知道我的所长在于觉察对方的力量,然后调动星河中诸神力量加以克制,所以他两掌动用了两种不同的力量,让我无法破解。他这等小角色,根本不可能知道我的本事,能够对我了解至深的,唯有界帝一脉。”

    他将话说得明明白白,钟岳若是接下这个场子,如果败了还好,而如果胜了,那就得罪了界帝一脉的势力。

    他虽然骄傲,但恩怨是非分得明明白白,钟岳虽然占了他一个便宜,但他也不能就这样让钟岳替自己扛灾。

    舞阳生一上来便向他挑战,说明是有备而来,就是为了打消他的锐气,打击他的脸面!

    而且从天界界主不阴不阳的话来看,显然是出自天界界主的授意。

    天界界主是当今界帝的亲信,而他则是与界帝争夺帝位的存在,不打压他打压谁?

    钟岳哈哈一笑,道:“我是什么势力,还会怕界帝一脉?而且这次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狱界的脸面。二弟尽管放心,看为兄手段。”

    他臭屁的样子让庚王爷恨得牙根痒痒,如果钟岳和舞阳生放在一起,他肯定要先揍钟岳,揍得他不再臭屁,揍得他自认二弟为止!

    不过钟岳却也没有说错,他的确不惧界帝一脉,只要钟岳将背后的神垕娘娘捅出去,谁敢动他?

    “舞阳生的实力很强,练就两条六道**道,各不相同,你确认你有把握?”

    庚王爷低声道:“他的实力极为可怕,而且疑似灵体,相当于你与余伯川的合体,这种存在我都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稍有不慎反倒被他压制。”

    钟岳迈步向前走去,笑道:“一切有我,你大可放心。”

    庚王爷气结,怒道:“被他打死了你不要怪我!”

    华界主麾下那些炼气士闻言都是轰然大笑。待看到钟岳越众走出,更是大笑不停。一看

    “一个人族!我的天哪,我看到了一个人族!”

    一位炼气士笑得打跌:“堂堂的前朝庚王爷,居然认了一个人族为兄长!而且是狱界的人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其他炼气士也是忍不住笑。道:“人族是什么种族?万族之中最为低微的血脉,最低等的生灵,庚王爷也是转世糊涂了,居然拜一个人族为大哥!”

    “即便是昆族的血统,也要比人族更加高等一些!”

    “狱界也真是无能,居然让一个人族进入了前十,看来其他炼气士也都是无能之辈,无需担忧了。”

    “我听说地界倒是天才辈出,很是了得,说不得此次能够与我天界争锋的便只有地界了。”

    钟岳对各种嘲讽充耳不闻。微笑道:“既然华界主说玩一玩,那就玩一玩。舞阳生,你偷袭我二弟,扫他威风,不知你可敢应战?”

    舞阳生冷哼一声,低声道:“作死。”

    钟岳心念微动,手中神光汇聚,刀鞘和神刀出现在手中,淡然道:“你不敢?”

    舞阳生哈哈大笑,背负双手。傲然道:“我偷袭庚王爷?就算我不偷袭,他也只是我的手下败将!狱界,穷乡僻壤,匪徒横行之地。能够诞生出什么天才?既然你向我挑战,那么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只出一招,你若是能接下我一招而不死,我便算是输了!你可敢答应?”

    庚王爷微微皱眉,低声道:“不可答应!”

    君无道在他身后忍不住道:“万万不可答应!答应他三招定胜负!”

    狴和犴传音道:“一招是诈。你若是信了一招,便会中了他的计。”

    “他说只出一招,你若是信了,便会想着防守,只要防住他这一招你便算是赢了,恰恰是中了他的计谋。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你若是全力防守而忽视进攻,便必输无疑,因为他恰恰可以全力进攻,不做任何防守!”

    钟岳传音道:“诸位放心,我是这方面的祖宗,他想在我面前玩弄这点心机手段,还玩不过我。”

    “一招便一招。”钟岳断然道。

    舞阳生露出笑容,高声道:“法界主,晚辈可否与这位人族师兄玩玩?”

    狱界界主迟疑一下,钟岳虽然杀他爱子,但有神垕娘娘撑腰,这个背景有些太大,若是钟岳有个闪失恐怕他吃罪不起。而且他虽然想让钟岳死,但内心之中也希望钟岳能赢过这一场,为狱界赢个脸面。

    毕竟他是狱界之主,若是狱界的炼气士丢脸,也就是他丢脸。

    庚王爷已经输了一阵,虽说被打个措手不及,但输了就是输了,丢脸就是丢脸,如果钟岳上去也输了,被对方打死一了百了,但丢脸的还是他这位狱界之主。

    突然,天界界主呵呵笑道:“法界主,晚辈们斗志冲霄,我们现在都老了,哪里有他们这等活力,不如就看看?你麾下的这些年轻儿郎不会连对阵一招也不敢吧?”

    他开口话,狱界界主冷哼一声:“这是在逼我点头!我若是不敢答应,这脸面丢得更大!”

    他心念及此,点了点头,传音钟岳道:“小心一些。”

    钟岳微微一怔,面色古怪,狱界界主居然对他说了一句小心!

    他却不知,狱界界主让他小心并非是关心他,而是他有个死伤,被神垕娘娘秋后算账。

    “两位界主既然已经点头,那么我便出手了!”

    舞阳生爆喝,眼中精光四射,脑后六道光轮浮现,盘古神人坐镇其中,大日飞出,落在脑后,竟然是一位日曜灵体!

    他的气势比刚才更加凶猛,神火滔滔焚烧天空,甚至有让天空融化的趋势!

    刚才他并未施展出日曜灵体的异象,而现在他决心一招杀敌,一招击毙钟岳扬名立万。所以连自己的大日真灵也一祭出,迫使钟岳不得不全力防御!

    他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是霸道,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天神。两条完整的六道**道如同一龙一凤环绕在他周围,更是助涨他的气焰!

    狴、犴、君无道、余伯川等人面色凝重,舞阳生的实力的确非同小可,对阵庚王爷虽然有偷袭的嫌疑,但这等实力在狱界中只怕绝对能位列前三!

    “可怕的家伙。天界的炼气士都是这么可怕吗?”厉天行低声道。

    相比舞阳生越来越可怕的气势,钟岳则显得平静许多,他一手扣住刀鞘,右手握住刀柄,随时可能拔刀。

    而在他周身,突然有无数图腾纹飞出,化作阴爻阳爻,不断组合变化,数以亿万的符文变化翻飞,疯狂计算推演。

    突然。舞阳生向前迈开脚步,重重跨出一步,神通酝酿。

    钟岳周围的符文变化更加剧烈,右手徐徐拔刀,拔出一寸刀身,无边的神光从刀身照耀出来,神光万丈,让人目眩。

    舞阳生微微皱眉,第二步便没有落下,双手变化。手中的神通立刻散去,换了另一种神通,然后第二步落下。

    哗啦

    伴随他这一步落下的同时,钟岳身遭无数图腾符文再次变化。衍生出不同的变化,而刀鞘中的神刀再被他拔出一寸。

    舞阳生额头冒出冷汗,第三步抬起落下,神通再次一变,更加凶猛霸道,但是神通还未出。钟岳的阴爻阳爻符文立刻再变,神刀再拔出一寸,神光更加猛烈。

    舞阳生第四步落下,又换了第四种神通,而钟岳的神刀也拔出了四寸。

    舞阳生额头冷汗渐渐增多,长街上出现这样一幅景象,舞阳生一步一步走向钟岳,而钟岳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两人的距离在不断拉近,而舞阳生每落下一步,便要换一门神通,一步一步走去,神通也换了一门又一门,每一种神通都极尽精妙,令人赞叹敬畏,

    但是这些神通竟然都是半招,刚刚施展出来,威能还未出,便被他换掉。

    而与此同时,长街另一边的钟岳虽然站立不动,但手中的神刀却在一寸又一寸的拔出,神光越来越炽烈,如同刀鞘中藏着一口骄阳,散出夺目光辉。

    随着舞阳生的脚步移动,他周身的阴爻阳爻符文也在不断变化。

    在场几乎所有炼气士和强者此刻都算是看了出来,暗道一声厉害,钟岳人虽然未动,按刀不,但是两人之间的较量自舞阳生第一步跨出时便已经开始。

    舞阳生亮出神通的一刹那,便被钟岳以恐怖的推演推算出破绽所在,将他这一式还未出的神通破去。

    舞阳生迈出第二步,亮出第二神通,又被钟岳破去,然后是第三步,第四步

    一式又一式神通被钟岳破得干干净净,所有弱点都被计算推演出来,如果舞阳生进攻,便必死无疑!

    但是他也不能退,退了气势衰竭,便会陷入与他攻向庚王爷一样的下场,而且钟岳蓄势更久,那一刀如果完全拔出来,肯定猛烈无比,就像是积蓄万年力量的大火山,寻常平静,但爆时必然石破天惊!

    舞阳生额头冷汗越来越多,迫不得已不断向前走去,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滑落,汗水湿透了衣襟。

    在钟岳的刀意下,他不得不变化神通,将自己所学的最强最精妙的神通不断施展出来,但在一步之间便被钟岳统统破去,迫使他不得不展开自己的聪明才智,不断的开创出新的神通招式。

    但新的神通招式破绽更多,更容易被破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距离只有两丈长短,华界主微微皱眉,咳嗽一声正要说话,突然钟岳长刀彻底拔出,雷霆般一刀斩下,舞阳生人头落地。

    钟岳反手插刀入鞘,转身走狱界界主身边,淡淡道:“区区小儿,前来送头而已。”

    明天宅猪一家就要离开北京家了,这次给闺女治病,前后二十天,宅猪虽然不说累但真的是累了,今天感冒,下午浑浑噩噩睡了两个小时,起来头疼欲裂,兄弟都是宅猪忍着头疼写出来的,果果腿刚做完手术,不能走路,需要抱一路,可怜天下父母心(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