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狱界十强

第六百七十八章 狱界十强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塔主心中凛然,有一种大恐怖袭来的感觉,急忙抬头看去,便见一道光芒迎面而来。

    “为何这道光芒给我一种毁灭将至的感觉?”

    那道光芒将他锁定,仿佛任由他逃往何处,都会将他击杀!

    他奋声怒喝,调动所有的修为法力,一道道神通向前迎去,他的追随者还在下界血祭众生,他的法力水准依旧维持在天神的层次,只见一道飞出,便化作布满图腾纹理的高墙,横在半空中,长达数千里,高达百余里。

    嗡嗡嗡——

    一声声震动传来,无数高墙哗啦啦拔地而起,瞬息间便有数以万计的墙面出现,横在他与那道光芒之间。

    塔主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无数道高墙轰然炸开,四分五裂,那道光芒来到他的面前,光芒中是一口奇兵,如同飞速旋转的椎体,越来越大,来到他面前时,已经如同堵住了他前方的所有视线。

    塔主怒吼,抬起双手奋力向前推去。

    嗤!

    旋转的椎体将他绞碎,他身上任何图腾、任何法力,包括他的肉身、元神、魂魄,统统化作乌有,不复存在!

    而在远处的山顶,钟岳浑身无力,跌坐在地上,他被这一击耗尽了自己残存的一切修为,甚至精神力也被消耗得一干二净。

    白沧海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禁连打几个冷战。

    太恐怖了,这门神通实在是太恐怖了。

    天神般强大的塔主布下数万防御神通,竟然被一击穿透,将塔主直接灭掉,实在太霸道太恐怖了!

    没过多久,白沧海将麻三寿小心翼翼的搬过来,与钟岳放在一起。

    麻三寿也是无比凄惨,肉身四处漏风,伤口中喷着血沫子,鲜血仿佛已经流尽。再无可流。白沧海连忙取出神药,助他炼化,为他疗伤。

    这还是麻三寿经历了玉池道液的洗礼,若是没有玉池道液洗去他的肉身、元神和法力弊端。他早就被塔主一击毙命。

    再加上他天生防御强大,而且开启了六道轮,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就算将他治愈,麻三寿也必然会因此实力大损,他最强的神通便是麻鳌之壳的防御。麻鳌之壳被塔主打碎,他没有修炼过不死之身,炼不回来。

    此刻的他,就像是乌龟把最坚硬的壳褪掉,遇到天敌便没有了自保的手段。

    “两大高手都已经负伤,我自己也有伤在身。”

    白沧海看着到底不起的钟岳和麻三寿,犯愁道:“若是这时候再来一个高手,那么我们三个便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呸呸,乌鸦嘴……”

    钟岳有气无力道:“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麻三寿也呸了两句。呸出两口血痰。

    白沧海尴尬一笑,道:“其实我这个咒灵体有时候也不太灵验,不是一直好的不灵坏的灵,有时候都不灵光的……”

    钟岳突然心中一沉,精神波动道:“白兄,坏的灵了!扶我起来!”

    白沧海连忙将他搀起,钟岳看向远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居然遇到了这个家伙……”

    白沧海抬头看去,看到前方走来一个笑眯眯的年轻男子,脑后六道光轮转动。一位位炼气士坐在他的光轮之中,很是虔诚,向他顶礼膜拜。

    他心中一惊,这个年轻男子他见过。在神桥之上,一手禳天祭祀大法险些将钟岳和逆皇这两大高手一举擒拿镇压!

    当时若非此人心太大,想要将附近的炼气士一起擒住,变成自己的祭司,结果超越了自己的力量,否则钟岳和逆皇根本无法逃脱!

    “天哪。逆皇也被他擒住,变成他的祭司了!”

    白沧海头皮发麻,看到那年轻男子脑后的六道光轮中居然有千余位祭司,其中一人便是逆皇,虔诚无比,向他祷祝,顶礼膜拜。

    “这下糟了……”他心中绝望道。

    如今钟岳身受重创,只能从残骨中提炼出一些精粹,炼就一副三寸大小的玉骨骷髅身躯,恢复到现在,骷髅身还是没有彻底复原,只是长大了不少。

    从钟岳骷髅身的大小来看,他的修为实力并未恢复,只怕身上的隐患不小。

    而从这个年轻男子脑后居然有千余位祭司来看,只怕此人的实力即便不如庚王爷,恐怕也相去不远。

    要知道,庚王爷的追随者也不过一千多位,而他的祭祀与庚王爷齐平,说明其实力的确非同小可!

    白沧海吞了口唾液,低声道道:“三寿,这个家伙是谁?”

    麻三寿气若游丝,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我不曾见过他……狱界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位大高手……咳咳咳!”

    他几乎将五脏六腑统统咳了出来,此刻实在是无力一战。

    “终于见到血骨邪神了。”

    那年轻男子早已看到他们,声音传来,笑道:“你们无需担心,我并无恶意。我此来只是要见一见你们追随的那位血骨邪神,并非要将你们擒拿炼化。”

    他的目光向钟岳看来,笑道:“所谓血骨邪神,应该是左牙星域的人族钟岳,对不对?”

    钟岳心中微动,精神波动,道:“这位师兄,敢问如何称呼?”

    “在下余伯川。”

    那年轻男子距离他们尚远,便停下脚步,看向钟岳的目光充满了欣赏和忌惮,道:“伯川此来,是来劝一劝钟兄,你既然已经足够踏入狱界前十,注定要代表我狱界出战,又何必大开杀戒?”

    他正色道:“上苍有好生之德,钟兄若是手下留情,少造杀孽,将来劫难必然会少了许多。狱界强者被你杀了这么多,将来恐怕必然会出现断层,你若是再杀下去,狱界的诸神诸魔恐怕都会对你不满,让你遭劫。”

    他话音未落,突然传出天空动荡,一位年轻男子迈步走来。落在不远处的山头上,一动不动。

    钟岳心中一沉,微微欠身:“厉兄。”

    来者正是厉天行,欠身还礼。

    突然。又有一道光芒飞至,落在厉天行旁边的山头之上,却是一个男装青衫女子。

    “无道师姐。”钟岳欠身施礼,心中一片冰凉。

    君无道还礼,默然不语。

    又见星光飞至。落在另一个山头上,落地化作一个少年,钟岳心中更沉,欠身道:“庚王爷。”

    庚王爷点头,道:“钟兄。”

    忽而又有两道光芒飞至,落地化作两位高高瘦瘦脸上长着金毛的少年,钟岳见到这两位少年倒是松了口气。

    “见过狴、犴师兄。”

    来者正是狴和犴,兄弟二人含笑还礼,道:“钟兄。”

    又有一道光芒飞至,落在一座山头上。

    叔夜也到了。

    就在这短短片刻间。便有狱界最为顶尖的强者齐聚于此,将钟岳所在的山头环绕在中央。

    众人默默不语。

    那年轻男子余伯川笑道:“今日诸位师兄师姐前来,并非是要大动干戈,而是要止戈罢战。钟兄,你以为呢?”

    钟岳摇头道:“我魂牌上只有两千多个星光,岂敢说自己稳稳踏入前十?”

    余伯川失笑道:“钟兄,你可知我的魂牌上有多少颗星光?”

    他取出魂牌,亮了亮,请钟岳观看,道:“我魂牌上有一千七百之数。已经是稳稳踏入前十了。据我所知,能够位列前十的高手,魂牌上的星光最多也就是两千之数。”

    厉天行亮出魂牌,淡然道:“我的魂牌有一千五百之数。”

    君无道也取出魂牌。亮了亮,道:“我比厉兄多一些,有一千六百之数。”

    “我也是一千五百之数。”叔夜亮出自己的魂牌,道。

    狴和犴取出各自魂牌,笑道:“我们兄弟的也差不多。”

    庚王爷取出魂牌,笑道:“我的少一些。有一千四百之数。”

    余伯川笑道:“现在钟兄应该信了吧?还有几位师兄师姐虽然没来,但他们的魂牌上的星光,也没有超过两千。我们狱界前十强者,加在一起数量也不到两万,而其中钟兄最多。”

    钟岳微微一怔,失声道:“前十的炼气士加在一起也不到两万星光,怎么可能?”

    余伯川摇头道:“不是不可能,而是死在寻宝途中的炼气士太多。我狱界进入神藏古地域的炼气士七万八千人,葬身在神桥上的多达四千众,而死在寻宝途中的,则多达四万众!”

    钟岳吓了一跳,这一下子便去掉了四万四千位炼气士,七万八千只剩下三万四千!

    这三万四千若是再减去前十的魂牌上的近两万人,则只剩下一万六七千左右。

    “其他的炼气士,魂牌上也多多少少有些星光。”

    余伯川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神藏古地域中还剩下多少炼气士?”

    钟岳摇头。

    余伯川又叹了口气,道:“原本不足一万,有九千多位炼气士,现在只剩下七千了,其中有两千多是死在你的手中。”

    白沧海瞪圆眼睛,神藏古地域中,竟然只剩下了这么点的炼气士!

    “经历了一场血洗之后,我们诸多强者有了自己的领地,手底下各有追随者,这些炼气士便都是聚集在各大强者的道场之中。”

    余伯川继续道:“我麾下有一千余位,庚王爷麾下有一千多位,其他强者如叔夜、君无道、厉天行,也各有数百位,然后便是大大小小的道场,约有三千多位。而那些道场,基本上都被你平了。即便没有平掉,道场之主也都是死在你的手中。所以我不得不出面劝你,手下留情。”

    他幽幽道:“你若是手下不留情,下一个要被你平掉的便是我们了。”

    钟岳心中凛然,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钟岳一意孤行的话,他们这些强者便要不得不联手,合力铲除他了。因为谁也不知道钟岳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他们的道场!

    ————好累,真的好累,这两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到五个小时,昨天晚上又失眠了,凌晨四点才睡着,八点就醒了去医院,宅猪好想休息啊,不过为了生计,还得继续码字。再次呼唤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