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677.第677章 华胥氏

677.第677章 华胥氏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虚空界之上的另一重世界,比虚空界更加高等的世界,薪火的那个时代那一界只是存在于幻想之中,还没有被开辟出来。

    “那个世界更加高等,更加神奇。但是,那应该是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世界……”

    薪火沉吟,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被开辟出来?一定不是那个不可能的世界,一定不是……”

    “不可能的世界?”

    钟岳心中微动,询问道:“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为何说是不可能的世界?”

    薪火不答,小火苗很是凝重,突然又自怨自艾起来,蹦来跳去的叫道:“我沉睡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苍天,我到底错过了多少有趣的事情?为何我会昏睡这么久……”

    这朵小火苗叫嚷了半晌,又跑到他的识海的角落里,蹲墙角去了,一副谁叫也不理的样子。

    钟岳摇头,这朵小火苗有着小孩子般的脾性,不过薪火的疑惑也是他的疑惑。

    薪火无故沉睡,的确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那时的薪火应该还很旺盛,不像现在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昏睡一次,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薪火沉睡了这么久?

    “上古隐藏着许多的秘密,我现在还不够强大,还没有资格接触到那些秘密,不过将来我一定会探明那些失落的历史!”

    他走入这座宫阙,宫阙静谧,听不到任何一丝声音。

    宫阙不大,门户不高,门中勉强能够挤进两三人。

    白沧海和麻三寿战战兢兢跟在他的身后,大有局势不妙随时丢掉钟岳开溜的架势,钟岳看到前方的景象,身躯僵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只踏入门中一步,身后是小小的门户,眼前则是无垠无际的海洋,找不到岸,这座门户也不是岸,而是孤零零的立在海洋中的一扇门!

    白沧海和麻三寿从他身后探头向前看去,也是震惊莫名。

    血海。

    浩瀚无垠的血海,望不到尽头,他们站在门下,飘在血海上。

    突然,血海中传来虚无缥缈的歌声,仿佛有一位少女在血海下歌唱,只是听不真切。钟岳踏前一步,想要倾听那女子的声音,忽然滔天般的压力镇压下来,他的骨骼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几乎将他压碎!

    钟岳转身,艰难的那扇门户走去,让他吃惊的是,那座不大的门户已经变得大不可量,超越世间任何门户,巍巍无穷,仿佛能容纳一个天,一个世界!

    而白沧海和麻三寿则便得无比伟岸,大的不可思议,甚至给人一种比星球还要庞大不知多少倍之感!

    这并非是错觉,而是真的,白沧海和麻三寿如此庞大,距离他仿佛只有一步之遥,而他距离白沧海和麻三寿的距离,却仿佛隔着一个个星系那么遥远。

    他竭力向门户走去,艰难的前行。

    他每走出一步,身上的骨骼便一根接着一根噼里啪啦的碎掉,碎骨化作齑粉,钟岳的骷髅身毕竟是练成了不死之身,骨骼随破随生,每跨出一步全身的骨头便几乎换了一遍!

    “岳小子,这是先天神的气息,血海是先天神的血,你扛不住,换做我来!”薪火紧张万分道。

    钟岳立刻放开精神,薪火顿时掌控他的身躯,钟岳立刻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图腾纹立刻重组,实力疯狂提升,速度顿时加快,向那门户而去。

    那先天神的血所化的无边血海,踏前一步便会进入其气息笼罩范围,距离越远压力便越小,不过钟岳踏前一步,恰恰跨入其气息范围,被立刻镇压,而那宫阙门户则仿佛恰恰能够抵抗先天神的气息。

    薪火加速狂奔,突然全身图腾纹涌出,落在脚下,身形顿时化作一道流光,竟然是催动了宇清宙光玄经,直接传送,一次传送便是千万里,身形连连闪烁不定,向门下闪遁而去!

    而钟岳却是微微一怔,血海下的那个女子的歌声竟然变得清晰了,字正腔圆,很是悦耳。

    “咦,这歌声……歌界中也有这样的歌声!”

    钟岳心神大震,连忙道:“薪火停下!”

    “停下就死了!”

    薪火控制他的身躯连连传送,速度越来越快,身躯也在渐渐变大。

    以这种速度,如果是寻常时候,只怕在他们精神波动之间便是数亿里地,而在这里甚至还没有跑出一只脚掌的距离。

    远和近,只是相对来说,一尺的距离对于人来说很近,但对于蚂蚁来说就很遥远,对于微尘来说那就更远了。

    而空间距离也是如此,从白沧海、麻三寿那里跨出一步,看似一步的距离,但其实却是亿亿万里,甚至比星系还要遥远,只是这空间被上古大神通者缩小到一步的距离。

    钟岳刚才跨出那一步,便是跨出亿亿万里,跨出容易,想要回去就难了。

    钟岳也知道如果停下恐怕便会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只能拼命记忆那歌声,想要将歌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歌声唯美曼妙,所唱的与歌界的歌声不同,虽然钟岳并没有学过先天神语,但是记住那音调却还不算麻烦。

    薪火叱咤,拼尽全力催动宇清宙光玄经,传送速度越来越快,宇清宙光玄经运用到他这种程度神乎其技,即便是钟岳也甘拜下风自愧弗如。

    钟岳虽然也学会了宇清宙光玄经,但是还无法做到心念一动便传送出去的地步,必须要借助神金炼制传送阵法,选定传送方位,这才能传送出去。

    而薪火却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传送,这等造诣远在钟岳之上。

    “薪火自身没有身体,没有法力,没有精神力,他是借用我的法力、精神和身体,施展出如此可怕的传送神通。他能够做到,说明我也能够做到。”

    钟岳赞叹,心道:“而我现在做不到,说明我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我原本以为修炼到我这一步,能够提升的空间有限,现在看来还是眼界太浅。在狱界的炼气士中称雄算不得什么,能够在三千六道界的所有炼气士中称雄,甚至在紫微帝星的炼气士中称雄,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随着薪火不断传送,那歌声越来越模糊,渐渐分辨不清语句,钟岳透过三只神眼向前看去,只见随着他不断移动,不断接近门户,白沧海和麻三寿的身躯竟然也在慢慢的缩小,而那座门户也在慢慢变小。

    终于,钟岳的身躯一顿,出现在白沧海和麻三寿面前,门户与这两人都恢复成正常大小,薪火松了口气,将骷髅身的掌控权还给他,继续躲在他的识海角落中自怨自艾。

    白沧海和麻三寿吓了一跳,失声道:“钟兄,你刚才怎么突然一下消失,又突然一下出现?”

    钟岳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向他们解释自己刚才的那段经历,那段经历太匪夷所思,即便说了恐怕他们也不信。

    “你们,千万不要向前走,否则必死无疑。”钟岳最终告诫他们道。

    两人大惑不解,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钟岳脑中回响那女子的歌声,不断在脑海中吟唱,不过想要唱出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那是先天神语,天生的大道之音,人族的喉咙根本无法吐出那样的音调,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体是一个骷髅?

    而且,想要唱出,须得有对先天的大道之音有着过人的领悟,这方面他便一无所知了。

    钟岳思索,突然道:“薪火,你能不能唱出这样的音调?”

    他精神力波动,将自己所听到的歌声传给薪火。

    “先天神语我倒是学过一些,只是能否唱出,便不知道了,你没有了肉身,所以只能用精神吟唱,你让我试试。”薪火道。

    钟岳放开精神,薪火再次入主他的身躯,调动精神,精神嗡鸣,将他所听到的那歌声唱了一遍。

    门户前方,血海泛波,他的精神嗡鸣竟然与血海下传来的歌声共鸣,只见血海的波浪越来越大,似乎随时都可能扑到门户上。

    薪火也看出不对劲之处,当即一遍又一遍的吟唱,但见那血海的波涛越来越高,似乎血海下有巨大的魔怪在兴风作浪。

    突然,血海裂开,一位美丽的佳人从血海中冉冉升起,明亮的眼眸照耀,赛过了明月,赛过了太阳。

    她的美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是无双的美,是无法形容的美,没有任何一丝瑕疵,给钟岳的感觉便像是遇见先天月神一样的惊艳,一样的不可方物。

    钟岳怔然,看着那先天神女眉心的第三神眼,然后便见这少女庞大无边的身躯从血海中彻底升起,那是一具蛇躯。

    “伏羲神族?”

    钟岳心头大震,随即摇了摇头,这不是伏羲神族,她没有龙鳞,而且伏羲神族并非是先天神,而是雷泽氏与华胥氏的后裔。

    她也不是雷泽氏,雷泽氏先天神龙,没有第三神眼。

    “华胥氏是先天蛇神,天生第三神眼,伏羲神族的第三神眼便是继承自华胥氏,她是华胥氏的先天神!”钟岳头晕目眩,喃喃道。

    血海中冉冉升起的那个少女,正是华胥氏的一尊先天神女,不知为何会留在血海中,而且在血海中歌唱。

    薪火精神波动,疑惑道:“你是华胥氏的谁人?为何把自己的皮囊丢在这里?”

    “把皮囊丢在这里?”

    钟岳不解,这明明是一个鲜活的华胥氏先天神女,透着灵动,为何薪火会说这是一具皮囊,为何说把皮囊丢下?

    “这是她褪掉的皮,并非是她的真身,她的真身应该已经走掉了。”薪火传音道。

    “燧皇创造的宙魂之火啊,燧皇的时代已经湮灭,伏羲的时代也已经没落,你居然还活着。”

    那华胥氏的先天神女声音悦耳如同音律,脆生生道:“我是后土的遗蜕,褪掉污垢身,留下纯道神。燧皇创造的宙魂之火,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