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650.第650章 神藏古地域

650.第650章 神藏古地域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牙楼船上,白沧海也是闲不住,四下转来转去,这少年怀春,见到船头韩妃风姿灼灼形单影只的倚靠在船帮边,说不出的孤零和寂寞,于是便走了上去,也靠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逗这女子说话。

    韩妃旁边,两尊天马神族神人木然的站在那里,对这小子视而不见。

    “他们都说狱界无善类,但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子。”白沧海突然道。

    韩妃一直一言不发,听到这话却仿佛触动了心灵深处,凝眸向他看来,两只眼眸似乎会说话一般,秋水剪瞳,只一看便险些将白沧海的魂儿剪了去,端的是比钟岳的龙蛟剪神通还要厉害。

    “真的吗?”这女子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眉和帘微微颤抖,看得白泽氏的少年心肝都是一颤。

    “自然是真的!”

    白沧海大声道:“他们说你恶毒,说你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说你最毒妇人心,所以才会被界帝贬入冷宫!但我知道,你只是被骗了,你是心地纯洁的女孩,怎么能够斗得过界帝后宫中的那些恶毒妇人?你放心,这次大比中我一定拼命保护你!”

    韩妃感动莫名,喃喃道:“谢谢你……”

    白沧海动情,还要再说,突然钟岳的声音传来,道:“白兄,到这边来,狱界神庭到了,咱们即将下船。”

    白沧海恋恋不舍的走了过去,一步三回头。

    “白兄怎么与韩妃搭上了?”钟岳微微皱眉,低声问道。

    “她是一个心地单纯的女孩,不是恶人。”

    白沧海道:“我觉得她特别能触动我的心灵,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钟岳面色古怪,道:“她是界帝的妃子,你不要自误。动了界帝的妃子,你当心死无葬身之地。”

    白沧海冷笑道:“没想到钟兄也是这样的人,我们之间是真爱!真爱是不分种族和地位,不分过去的……”

    钟岳哭笑不得,道:“你把界帝想得太简单了,把韩妃也想得太简单了。韩妃这个女子,绝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单纯,你知道她犯下什么罪被界帝贬入冷宫?你说她单纯,仅仅是陪你聊聊几句便单纯了?”

    白沧海争辩道:“界帝后宫倾轧反复,她这等单纯女子哪里能够斗得过那些老妖婆,一定是被陷害……”

    钟岳失笑道:“界帝是什么存在?统治六道界的存在,这个六道界中最强的存在,这等存在,什么后宫倾轧能够瞒得过他?我听几尊神魔说起过韩妃的罪过,这女子争宠,毒杀了天子,被界帝发现,这才将她打入冷宫。”

    天子是界帝之子,在六道界中,界帝便象征着天,他的儿子就是天子,就是帝子!

    钟岳继续道:“听闻是界帝的洛妃尚未出世的儿子,洛妃与韩妃是死对头,洛妃肚子里的天子还未出生便被她毒杀。界帝查出此事,念及旧情,所以没有杀她,不过要她在狱界中永世沉沦。她绝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单纯。”

    白沧海瞠目结舌,却在此时,韩妃的声音传来,轻柔的很:“人族,为何要坏本宫的好事?本宫只是玩玩而已,你坏我好事,难道便不怕本宫的势力?”

    白沧海毛骨悚然。

    钟岳淡然道:“界帝的妃子,钟某还未杀过。娘娘若是惹了我,钟某不介意砍翻了你。”

    韩妃深深看他一眼,轻笑一声,心中凛然:“这是个无法无天的恶棍!”

    左牙楼船触碰到地面,轻轻震动,停顿下来。碧天法王笑道:“诸位,随本王下船,去见狱界界主。”

    钟岳、厉天行、逆皇等人纷纷下船,只见左牙楼船的停靠地是一片灵气凝聚形成的灵液汪洋,灵液汪洋位于神庭之中,好似神庭的内湖,万千艘楼船停靠在此地,狱界各大星域的炼气士和神魔纷纷走下楼船。

    灵海生波,海底一条条长达万丈的白玉龙浮现出长长的脊背,漂浮在海面上,如同一条条白玉桥,通往岸边。

    众人走上白玉龙背,不过片刻便走到对岸,却见这些白玉龙又各自沉没海中,消失不见。

    “气派非凡。”钟岳暗赞。

    薪火这时候沉寂下来,没有声息,与他炼就的太阳神火融为一体。狱界神庭中强者众多,若是薪火不沉寂的话以钟岳目前的修为实力,恐怕会被人看穿他有这么一朵奇怪的小火苗。

    来到狱界,薪火对什么都很好奇,在他的那个年代根本不曾有六道界,不曾有六道轮回,也没有地狱,更不曾有生死簿。

    他沉睡这段时间,天地大变模样,神通的发展日新月异,这朵小火苗这段时间也在研究这方面的只是,很少跳出来指点钟岳,也没有再说配种之类的话,让钟岳颇为怀念有他插科打诨的日子。

    从那一艘艘楼船上走下的炼气士数量众多,数以万计,钟岳四下看去,只见这些炼气士被一尊尊法王率领,器宇轩昂,卓尔不群,每一位炼气士都很是出众,修为深不可测,不比左牙星域的逆皇等人逊色!

    左牙星域的逆皇、厉天行、狴和犴等人,哪一个是弱者?都是堪与钟岳并驾齐驱的存在!

    而这样的存在,竟然数以万计!

    想一想都让人感觉到恐怖、恐惧!

    这边是排名最后的六道界,六道界中排名最末的狱界的实力!

    若是换做天界、地界,恐怕实力又要再上一层楼,这等战力,让人头皮发麻!

    而更为可怕的是,还有其他两千九百九十八座六道界,每一个六道界都有六界,这些世界中像他们这样的年轻强者只会更多!

    而竞争也更加残酷,更加险恶,每一个炼气士都可以说是亿万里挑一!

    相比来说,祖星和昆仑都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小地方。

    钟岳不禁感觉到深深的压力,君思邪、丘妗儿等人的压力更大,她们的实力还不曾达到逆皇那等层次,丘妗儿要稍逊一筹,而君思邪则要逊色两筹三筹,参与这场大比,随时都会遇到凶险,可能会身死道消!

    至于白沧海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对这场大比的结果如何浑然不放在心上。

    群雄鱼贯而行,走入神庭。

    神庭中有一处空旷的天坛,天坛上一座座法坛漂浮,气象万千,各色神光喷涌而出,那是神位。

    天坛下则是长宽各有百里的广场,数以万计的炼气士来到广场之中,各自站定。

    突然,各大星域的一尊尊法王升腾而起,落在各自的法坛之上,跏趺而坐,又是各种异象争奇斗艳,绚丽非常。

    “界主驾到!”

    有金甲巨人擂鼓,鼓声震天,一位礼官大喝,但见一位虬髯大神在诸多神将神官的簇拥下走来,落在天坛中央的宝座之上。

    这尊大神甫一落座,但见神威动荡,让天地也晃抖了一下,空间扭曲。

    他的身躯广大无边,天坛下广场中的炼气士顿时只觉自己变得无比渺小,抬头看去,便见这尊界主伟岸如天,脑后六道神光成轮,徐徐转动。

    而那一尊尊法王、神官、神将,虽然也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境地,但在这尊大神面前,也变得细小,环绕在他的元神秘境投影形成的六道轮回周围。

    这些法王、神官、神将大大小小,修为强的,肉身广大,有万里之高,修为低的,也有数百里之高,就这样漂浮在那尊大神的脑后光轮之中,景象令人难忘。

    这尊大神,便是当今的狱界界主,六道界六大界主之一!

    狱界界主落座之后,颔首笑道:“尚天王将至,前来观礼,诸位稍等片刻。”

    说话之间,礼乐响起,天空中神乐袅袅似乎从大千时空中传来,钟岳抬头看去,只见天幕裂开,诸多捧着各色神兵的天将降临。

    初看时,这些神将还很小,但越是接近便越来越大,待来到神庭之中,只见这些神将也是肉身大不可量。

    这八尊神将也是气象不凡,脑后各有六道光轮,各自散开,躬身道:“请天王降临。”

    轰隆——

    狱界神庭剧烈震动一下,一个庞然大物从空间中挤了出来,却是一个法坛,但是要远比各大法王的法坛巨大。

    这法坛挤出空间,与界主的宝座并列。

    然后便见虚空生光,无边无际的神光从天空中照耀而来,落在那座法坛上。

    待到神光散去,只见一尊大神手托宝塔坐在法坛之上。

    “尚天王。”狱界界主颔首。

    那尊宝塔大神点头还礼:“界主。”

    狱界界主向一旁的礼官道:“尚天王已到,开始吧。”

    那礼官踏前一步,放开嗓门,声音传遍全场:“狱界各大星域此次与会炼气士,七万八千零二十三位,其中,真灵境炼气士九百二十位,通神境炼气士七万七千一百零三位。大比决出优胜者十位。”

    “此次大比,定在狱界上古禁区,神藏古地域。规则!”

    “一,诸弟子各有魂牌一块,斩杀一位对手,魂牌多出一星,斩杀对手越多,魂牌上的星越多。以星最多的前十位为优胜。”

    “二,诸弟子不择手段,各显神通,以二十八日一月为限,待到一月时间过后,接引出神藏古地域。”

    “三,优胜者十位,其余众,生死有命,轮回在天,魂飞魄散亦是允许。”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天坛下的诸多炼气士纷纷交头接耳,询问神藏古地域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们虽然也是狱界的生灵,但是大部分炼气士对这个神藏古地域却一无所知!

    “神藏古地域,传闻是地纪时代的遗迹。”

    狴突然道:“听闻是地纪时代的主宰,用来试验的试验场。”

    “试验什么的试验场?”臻瑶问道。

    狴和犴对视一眼,道:“六道轮回的试验场。”

    ————今天只有一章了,宅猪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睡觉,果果昨晚发高烧,宅猪和果妈一晚上都在忙着给她退烧,早上七点突然加重,高烧三十九度五,立刻去医院,下午才回来。她们娘俩去睡了,宅猪下午没敢睡,码字至今,只写了一章,实在坚持不下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宅猪的原定计划是今天去北京,下午三点到旅店,开始码字,明天再去给果果开刀手术,谁知出了这档子事。积水潭医院的门诊已经过期了,高铁票也过期了,没能来得及退票,唉,说多了都是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