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636.第636章 剧变突生(除夕快乐!)

636.第636章 剧变突生(除夕快乐!)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难道这个白无常与我一样,也是冒牌的地狱巡察使,趁乱潜入此地,修改生死簿?”

    钟岳总算将这一页生死簿剪下,目光闪动,精神波动化作沙哑的嗓音,传音道:“既然是同道,自然应当鼎力相助。不过,你说你是地狱巡察使,有何证据?”

    与这个白无常闹翻,对他并没有好处,此人能够以莫大的法力定住两尊鬼神族的天神,实力非同小可。若是与他冲突,能否战胜对方事小,惊动了地狱中的强者事大!

    不过他有灵牌在身,如果对方没有灵牌的话,真的发生冲突,钟岳反而拥有极大的优势,可以威胁此人。

    那位白无常面具下目光闪烁,取出一面灵牌,也是精神力传音,改变自己的音线,道:“我的灵牌在此。你的灵牌又何在?”

    钟岳见到他居然也拿出一面灵牌,果然与自己的仿佛,心中暗赞:“此人准备得极为充分。”

    他也将自己的灵牌取出,两人将两块灵牌对在一起,都看不出有什么破绽,相视一笑,都将灵牌收起。

    “原来是同僚。”

    钟岳哈哈一笑,沙哑道:“同僚之间,理应相帮。兄台请。”

    那位白无常称谢,道:“兄台请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第八层,然后又登上第九层,那位白无常登上第十层却还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上而去。

    第十层已经是六道界中的神界生死簿所在,神界中居住的都是神族魔族,地位还在万象界各族之上。

    “难道他是王族?他应该不是为了修改生死簿,而是为了将自己的名字从生死簿上拿掉,摆脱自己已定的命运!若是将印有自己名字的生死簿裁下带走,便可以不用受他人摆布自己的命运了。他想转世到什么种族,便可以转世到什么种族,命运握在手中!”

    钟岳跟着这位白无常登上第十三层,这里已经是王族的生死簿所在,生死簿的数量渐渐稀少,只有百十册。

    第十四层也只有百十册左右,第十五层的数量更少,不足百册,然而这位白无常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钟岳面色凝重,再往上去,便是天界的生死簿所在了,天界中居住的种族是六道界中最为高贵的种族!

    这种高贵不单单是皇族,同样也有统治这座六道界的至高存在的族裔!

    “到了!”

    那位白无常在第十六层停下脚步,翻开一卷生死簿,笑道:“便是这张纸,还请兄台帮我将它剪下来。”

    钟岳深深看他一眼,想要看穿这张面具下的面孔,不过面具乃是神级的宝物,根本无法看穿。而这卷生死簿上的种族已经被遮住,无法看出是什么种族,甚至连这张神光炼就的纸张上的许许多多名字都被遮住。

    这个白无常很是谨慎,心细如发,遮住生死簿上的那些名字,钟岳便无从得知他是什么种族,也无从分辨出生死簿上的那些生灵都是谁,更不可能知道他是谁。

    “他难道是那位扰乱地府的存在?还是说扰乱地府的另有其人?”

    钟岳祭起双刀,剪裁这张生死簿,那位白无常目光闪动,上下打量他,目光又落在钟岳施展的龙蛟剪上,似乎要从他的图腾纹脉络中推算出他是谁。

    不过龙蛟剪乃是风孝忠这个变态创造的神通,只传给钟岳一人,而风孝忠去了紫薇帝星,他从这门神通中也无从知道钟岳的身份。

    两人都是白无常的装扮,此刻两人也是有些尴尬,六道楼中一片安静,只有咯吱咯吱的剪纸声。

    过了片刻,钟岳将这一页生死簿剪下,那位白无常立刻抓在手中塞入自己的元神秘境。

    两人隔着面具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各自向对方拱了拱手,齐齐下楼而去。

    钟岳飞速来到第一层,抬手将白泽氏的那一页生死簿祭在空中,与漫天的生死簿混在一起,随即出楼。

    丘妗儿和栏兕尊神等在那里,见到他走出六道楼都是松了口气,三人飞速离去,向幽冥府外走去。

    钟岳回头看去,只见那位白无常也是慢吞吞走出六道楼,向外溜去。

    “师哥,他是……”丘妗儿也注意到那位白无常,连忙问道。

    “与我们一样,潜入此地修改生死簿的。”

    钟岳悄声道:“他也有一块灵牌,我在楼中遇到他,结下一线善缘。”

    “他也是假的,伪装成地狱巡察使?”丘妗儿吃惊道。

    “自然是假的。”

    钟岳刚刚说到这里,突然脸色陡变,正要加紧向外走去,然后便见天地剧烈震荡,恐怖的气息从远处疾驰而来,接着半空中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从天而降,抓向六道楼!

    那只爪子上长满了金毛,粗壮无比,皮毛下的肌肉将皮毛撑得狰狞隆起,一根根大筋崩起老高,隐约可以看到大筋中内藏的图腾纹。

    天空在这只手掌探落下来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被震得出现一道道长达万千丈的裂痕!

    而六道楼外的建筑如同遭到无形的撞击,剧烈震荡一下便纷纷瓦解,碎成齑粉!

    那只爪子所过之处,恐怖的地水风火涌动,以爪子为中心地水风火向外席卷而去,宛如要化作混沌一般。

    栏兕尊神被吓得魂飞魄散,暗道一声我命休矣,突然钟岳探手抓住他的手臂,身形横移,瞬息千万里,轰隆轰隆连续撞穿不知多少堵高墙,多少座宫殿,多少玉宇琼楼!

    那可怕至极的波动疯狂席卷,所过之处无不被摧毁,一堵堵高墙一座座宫殿一栋栋琼楼,在那毁天灭地的悸动中瓦解,粉碎,碎成齑粉!

    幽冥府中有着诸多鬼神,此刻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震得粉碎,魂飞魄散!

    栏兕尊神心惊肉跳,不敢回头去看,心中暗道:“常天机上使出手救我,怎么没有去救那个常不语上使?”

    丘妗儿的先天木曜真灵近乎觉醒,速度比钟岳丝毫不慢,风驰电掣,始终稳稳的跟在钟岳身后。

    她若是觉醒先天真灵,在地狱轮回中的战力绝对不会比钟岳逊色。

    这也是狴和犴让她伴随钟岳闯入地府的原因。在地狱轮回中,魂魄固然可以发挥巨大的威力,但灵魂一体,灵强大无边,也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能。

    “那个白无常,不是大闹地府的存在,大闹地府的是这只大爪子的主人!”

    钟岳狂飙,心中还是很好奇:“他不是大闹地府之人,那么这个白无常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们后方,毁灭狂潮涌动,四面八方奔袭而去,钟岳飞出不知多少万里,恐怕能够横跨几个星球的距离,但那股毁灭狂潮还是没有衰竭的趋势,不过威能已经大不如从前。

    幽冥城太大,太阳放在里面都是小不点儿,而幽冥府也是大得无法想象,那只大爪子尽管毁灭范围极广,但也不过是毁掉了幽冥府的一角。

    钟岳与丘妗儿的速度虽快,但也不曾冲出幽冥府。

    钟岳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天,只见一口巨大而透明的大钟突然出现,高悬在幽冥城的上空,这口大钟大得不可思议,比太阳也丝毫不小,而且越来越大,突然向下扣去。

    咣——

    一声巨响传来,透明大钟将幽冥府整个扣住,透明的钟壁上浮现出各种诡异图腾纹,一闪即逝,钟体又恢复透明,隐入空间之中。

    “出不去了!”钟岳面色凝重。

    后方那恐怖的毁灭狂潮涌来,轰然将他们淹没。

    栏兕尊神哞哞惨叫,撕心裂肺,两只牛眼中流下两行老泪,突然这头牛头神族看见钟岳和丘妗儿屹立在毁灭狂潮中,不动如山,那狂潮的威能已经不足以伤害到他们。

    栏兕尊神的叫声越来越低,尴尬的干笑两声遮羞。

    钟岳将他放下,看向六道楼。

    只见那只金毛大爪子扣住六道楼,狠狠晃动,想要将这座异宝连根拔起,却一时片刻间没能拔动。

    而在上空,云雾缭绕,阴云惨淡,只见那条粗壮无比的臂膀入云,隐约可见云后是一张狰狞可怕的面孔。

    这张面孔的身躯极大,但周身阴云缭绕,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种族,也看不清面目。

    他已经被罩在透明大钟之下,不过却丝毫也不见慌张。

    “他到底是什么档次的存在?难道是一尊神皇?”

    钟岳心中凛然,突然又有一十八股恐怖的气息动荡不绝,滚滚而来,降落在透明大钟上,接着,钟面上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手掌,然后一张巨大的面孔俯下,贴在钟上,却是一位三眼神人,第三只眼张开,无数神光如同大幕般照射下来,然后落在那金毛大爪子主人身上。

    接着,又有十七张面孔贴在钟壁上,向下看来。

    “十八地府的府判,竟然到齐了!”栏兕尊神吓得直打哆嗦。

    钟岳和丘妗儿也是心中一沉,十八府判齐至,以这口大钟扣住幽冥府,连他们也被困在钟下。

    这一战,无论谁胜谁负,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