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628.第628章 烧杀抢掠,家常便饭

628.第628章 烧杀抢掠,家常便饭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岳、师不易等人只觉毛骨悚然,他们的确不是狱界的生灵,甚至也不是这个六道界的生灵,其他神魔都以为他们是出身在此,所以让他们参与此次盛会,没想到神魔也看不穿他们的来历,却被狴和犴看穿!

    如果被他们知道钟岳等人出身自第一六道界的祖星,那就危险了!

    祖星所在的太阳星系被莫大的力量封锁了天地时空,封锁了道法神通,那位存在必然是至高的存在,手段通天,实力和势力必定大得可怕。

    若是钟岳等人来自祖星的消息传出去,后果也是极为可怕!

    “两兄弟还不是神魔,不可能如此神通广大,一定是试探。”

    钟岳心思剔透,诧异道:“贤昆仲说笑了,我们不是出身狱界又能出身自哪里?我们只是来自一个偏远的小地方,我们这些土著叫那里为寒灵星,也不知外界叫这颗星球什么名字。想来,贤昆仲不曾听说过寒灵星而已。”

    狴和犴祭起一艘金色楼船,灯壁辉煌,请众人登船,楼船向星空中驶去。星空昏暗,不知要驶往何处。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突然齐声大笑,拍手道:“钟师弟老奸巨猾,大狮子、老树和这位师妹也是城府深沉,不动声色,这位小师妹则是没有多少城府,天真烂漫,都没有露出任何马脚。唯独这位白泽师弟城府没有你们深,也不够单纯,所以听到我们的话,对我们动了杀心,将你们出卖了!”

    钟岳、师不易等人的目光落在白沧海身上,白沧海一脸惭愧,他刚才被狴和犴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的确动了杀心,但是并不强烈,不过哪怕是一丝的杀心也休想瞒过狴和犴兄弟二人。

    丘妗儿则心地单纯,没有想过这里面的条条道道。

    而师不易、六道老人和君思邪都是城府深沉,不动声色,即便是对狴、犴生出杀心也不会有半点的气机外泄。

    至于钟岳,正如兄弟二人所说,称得上老奸巨猾,嘴里谎话连篇,瞒天过海,甚至连所在的星球也信口编出一个,如果不是白沧海沉不住气,反倒被他糊弄过去。

    “你们有两点破绽!”

    犴继续道:“你们的来历可疑,我狱界乃是监狱,囚笼,关押重犯之地,你们四位居然都是天生灵体,其中甚至还有双灵体,还有咒灵体这等稀罕的灵体,这根本不可能在狱界出现。六道轮回把持整个六道界的血统,任何生灵的出身、出生地、血脉、种族、地位,都被规定得死死的。狱界中不可能一下子出现四位灵体,而且都是师出一门。”

    狴接口道:“想要孕生出日灵、月灵、木灵、水灵和咒灵,没有百万年绵绵不绝的祭祀无法办到。也就是说,需要百万年不间断的历史才有可能让祭拜的星球出现灵,曜爆发,才有可能诞生出灵体,所以灵体根本不是穷乡僻壤之地所能诞生的。”

    “另外一个破绽,就是大狮子和道流神树不像是你们的师尊,大狮子对钟师弟有畏惧之心,应该是钟师弟的仆从或者坐骑,道流神树与你们的关系不远不近,应该是朋友,但是没有深厚感情。”

    师不易和六道老人依旧不动声色,君思邪却有些沉不住气,连连向钟岳看去,等待他做出决断到底是干掉这两兄弟,还是干脆承认他们的来历。

    狴和犴洞察力惊人无比,短暂的接触便让他们看出这么多,这兄弟二人实在是危险!

    她虽是剑门门主,但是城府却还是不如师不易和六道老人深沉。这两个老妖怪精似鬼,就算狴和犴猜得再准,也很难让他们大惊失色。

    钟岳被这兄弟二人当场拆穿,也浑然没有露出惊慌失色或者恼羞成怒的神色,赧然道:“让两位师兄见笑了。我们的确不是出身自狱界,而是来自万象界。”

    他叹息道:“你们猜得没错,实不相瞒,师不易的确是我的坐骑,叫做师子座,道流是我请来助阵的前辈。我们师兄弟四人之所以没有在万象界参与选拔,是因为万象界强者太多,我们四人中有三位是出身自人族,地位低下。”

    他看了白沧海一眼,道:“而白兄虽是神族,但是没有激发咒灵体的妙用,与万象界的强者相争,恐怕会身死道消。我们知道狱界相比其他五界较弱,所以打算来碰碰运气,没想到遇到贤昆仲法眼无双,竟被识破了。惭愧,惭愧。”

    “原来如此。”

    狴和犴对视一眼,狴道:“你们能瞒得过这些神魔,但未必能瞒得过碧天法王,更瞒不过界主,他必会识破你们。界主只需要到六道轮回中查一查,便知道你们来自哪里。”

    楼船行驶到一片小行星带,穿过一块块冰冷的岩石,来到一颗体型最大的小行星上,只见那里耸立着一块块石柱石碑,却是一个古老的传送阵法。

    众人下船,登上这座传送阵,犴取出一块星盘镶嵌在阵法中,定位他们所居的星系。

    钟岳微微皱眉,瞒不过碧天法王和狱界的界主,的确是一件头疼事。

    碧天法王或许未必能识破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胜出,得到狱界界主的召见,恐怕不仅仅是看出他们不是狱界的生灵,还会看出他们不是这个六道界的生灵!

    那就糟糕透顶了!

    狴催动传送阵法,传送光流在星空中疾驰而去,继续道:“碧天法王未必会去六道轮回中查你们的来历,她的地位不高,没有这个权利,必须要贿赂判官,但界主便有这个权限了。你们想要顺利出赛,还需要瞒过他。”

    钟岳目光闪动,道:“想来贤昆仲一定有什么手段,可以让我们通过界主的审查,还请贤昆仲教我。”

    狴和犴打个哈哈,道:“钟师弟稍安勿躁。有神魔准备半路截杀你们了。”

    传送光流速度极快,但还是有神魔祭起魔神兵向传送光流出手,想要截杀钟岳等人,杀人夺宝。

    六道老人带着的宝物极多,岂能不让人动心?

    只见那尊神魔周身笼罩在黑光之中,站在一颗宇宙中孤独的岩石上,如同一个渔夫,远远撒网。

    他手中的罗网撒去,恰恰挡在传送光流的必经之地上,等待传送光流将钟岳等人传送过来,自投罗网,他便收网成擒。

    钟岳看向师不易和六道老人,正欲请他二人出手,狴和犴笑道:“几位是我狴犴崖域的贵客,还无需你们出手。”

    兄弟二人低喝一声,额头突然发光,并成一道光束,隐约是一根独角形状,向那渔网刺去。

    嗤——

    渔网被洞穿,破开一个大洞,传送光流呼啸而过。

    那尊站在星空岩石上的魔神吃了一惊,连忙收网,看着网上的破洞一阵肉疼。

    “狴和犴这两兄弟果然厉害,狴犴崖域要护住他们,这就不太好招惹了……”

    那魔神转身离去:“前面应该也有几个老家伙准备杀他们夺宝,估计也是无法得手。”

    传送光流距离狴犴崖域已经不算太遥远,突然黑暗的星空中,一尊魔神筋躯狰狞,光着膀子,一身无敌的力量,竟然推动一颗月亮般庞大的星球在宇宙中移动,向传送光流的必经之地挪移而去。

    显然,这尊魔神移星换斗,打算将这颗星球搬运到传送光流所经之地,让钟岳等人撞击在这颗星球上。

    以传送光流的速度,他们必然会被撞得粉身碎骨,死得不能再死,然后他便可以捡尸体和宝物!

    “狱界的神魔真是……”白沧海也不禁无语。

    “杀人越货,烧杀劫掠,无恶不作,这就是狱界神魔的家常便饭,你们很快就会习惯。”狴笑道。

    那颗星球已经被挪移到传送光流的必经之地,那尊魔神呵呵一笑,纵身一跃跳出星球,却见传送光流呼啸而至,奔着那颗星球而去。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只见那星球被撞穿一个大洞,传送光流呼啸而过,从星球的背面驶出,扬长而去。

    那尊魔神吃了一惊,上前打量,只见星核都被撞穿,心头不禁一跳:“是狴和犴那两个家伙,好厉害,好厉害,连我都没有这等手段,不愧是百劫重生的存在!惹不起……”

    钟岳面色有些凝重,狴和犴兄弟二人的实力可怕无比,魔神渔网,以钟岳的战力也勉强可以破去,但洞穿一个星球,钟岳自忖便无力办到了。

    而狴和犴兄弟二人,竟然连这颗星球也一击洞穿,这等实力,超出他良多!

    师不易也是面色凝重,钟岳办不到,他也是办不到,狴和犴的实力的确可怕。

    他们路上又遭遇几次截杀,有神魔在星空中布下一座杀阵,有的祭起一道大河,有的布下血海,想要劫道夺宝,都被狴和犴轻易破去。

    没多久,狴犴崖域星系到了。

    钟岳远远看去,只见狴犴崖域不是一颗星球,而是几颗星球被人以大法力改造,打造成了一个如同山崖崖壁的宏伟陆地,远远看去,便如同一片山崖林立,漂浮在星空中,围绕一颗太阳运行。

    这幅场面壮观,远远便见各色祥云漂浮在这座比星球还要庞大的山崖上,山崖上还有大海山川,迎着阳光一照,瑰丽万方。

    “非同小可。”六道老人低声道。

    “这里便是寒舍,我们百世重生建造的一个小地方。”

    狴笑道:“诸位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