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625.第625章 葬皇魔瞳

625.第625章 葬皇魔瞳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君思邪和丘妗儿眼睛一亮,暗道一声:“白师兄发威了!”

    “区区的咒灵体,也想害我?”

    逆皇根本不放在心上,血海滔天,到处都是血腥味,他的战意是杀戮,强烈无比的嗜血**。血海中无数神尸魔尸,怨念冲天,别说白沧海不懂如何催动咒灵体的威能,就算能,也休想突破这些神魔的怨念,让他遭灾。

    转世的魔皇,虽然还不是神魔,但他的实力绝对是神魔的档次!

    相比这些神魔的怨气怨念,白沧海的咒灵体能够发挥的威能实在少得可怜。

    逆皇从神座上奔下,不是奔向钟岳,而是奔向白沧海、丘妗儿和君思邪,其势如猛虎下山,奔腾激烈,杀气和血气滔天,一心扑食,将白沧海三人撕碎吃掉!

    白沧海、丘妗儿和君思邪心头一紧,顿时只觉自己被一股可怕的意念锁定,有如坠入血海地狱一般,到处都是沉浮的神尸魔尸,压得他们无法动弹!

    而逆皇,则如同一尊通知天地乾坤的魔皇,主掌生死,身躯无比广阔伟岸,掌控了他们的命运。

    他们现在才知道,达到神魔战力的炼气士是何等可怕,钟岳一刀清场,给他们的震撼还不算是特别强烈。因为,钟岳那一刀并非是针对他们,而现在,逆皇针对他们而来,让他们立刻感受到钟岳月汐爆发时那些死在刀下的炼气士感受到的大恐怖!

    正在此时,钟岳双手举起,虚握,拧腰,刀光冲天而起,一刀斩落!

    斩神三式第一式,日曜!

    这一刀落下,如同日曜爆发,太阳坠落,刀意浩浩荡荡侵袭而去,向逆皇席卷而去!

    逆皇哈哈大笑,身躯骤停,转身,嗜血杀戮的战意与钟岳的刀意轰然碰撞!

    “你的刀意刀光融为一体,兵就是法,就是神通,但是你的刀意根本无法近我的身,你的刀也就无法伤到我!”

    两人战意刀意碰撞,这片元磁重叠空间顿时剧烈动荡,被两人的神通迸发出的威能冲击得动荡不休,甚至连元磁力场也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痕!

    这些裂痕刚刚出现,便见滚滚的太阳神火射线和元磁神光涌入这片空间,好在双子星的元磁极为强烈,再一次将裂痕修补。

    逆皇长啸,探手向身后的血海抓去,只见血海疯狂涌动,一口血淋漓的大斧头被他从血海中抽出。

    那斧头大的可怕,斧面宽得吓人,血斧从血海中抽出时,只见一具具神尸魔尸纷纷扑在斧面上,斧面顿时浮现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这些面孔在惨嚎惨呼,正是那些死在逆皇斧头下的神魔!

    他竟是借这些死在他手中的神魔来炼自己的兵刃!

    绝对的凶人!

    “钟山氏,你的刀兵还嫩!”

    逆皇放声大笑,血斧抡起,斧光便是血光,霎时间血光照耀这片元磁重叠空间。

    钟岳脸色剧变,精神力席卷而去,君思邪三人立刻身不由己飞起,落入他的元神秘境之中,他们三人刚刚消失,便见血光缭绕,围绕他们所立之地转了一周。

    逆皇施展的神通,赫然也是魂兵、战意、精、气、神融为一体的大神通!

    冲向君思邪三人的血光只是余波,但即便是这余波也足以将他们三人一斧劈杀,而真正的威能是直奔钟岳而去。

    钟岳眼前只见无边无际的血色大幕张开,烈烈抖动,大幕突然嗤的裂开,向两旁飞去,一口血淋漓的斧头向他迎面砍下!

    与此同时,钟岳的识海之中,顿时出现一口血斧,斩向他的元神!

    这是逆皇的战意所化,这等存在的攻击意志也可以杀人,如果只是单纯的抵挡他的魂兵,而疏于元神防御,必然会被他的战意所斩杀!

    这等战意杀人最是防不胜防,钟岳的月汐那一招神通,其中有些狱界强者身上没有刀伤,也是元神被他的刀意斩杀的缘故。

    还有石云太子,除了被他的太阳神刀斩杀,还有钟岳的刀意也伤到了他的元神,刀意杀人对钟岳来说还是初初接触,但对于逆皇这等存在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更加纯熟!

    钟岳观想燧皇,火纪宫前燧树枝条飞舞,迎上血斧,将血斧挡住。

    与此同时,钟岳拔刀,不像先前那样慢吞吞拔刀,而是一鼓作气将元磁神刀拔出,一刀出现,光芒遍地,元磁神刀出窍,狂暴的元磁神光干扰逆皇气血,让他气血翻腾!

    叮——

    元磁神刀与血斧瞬息间碰撞在一处,刀意和杀戮战意向对方冲击而去,刀光斧光一瞬间便有千百记交错而过。

    “神魔易!”

    钟岳一手张开,太阳神刀陡然化作一卷太极图,将无数斧光挡下,斧光叮叮当当撞击在太极图上,力道几乎将太极图贯穿,让他连连后退,太阳神刀所化的太极图飞速转动,图破图合,将斧光悉数接住,卸去力量。

    刀光直奔逆皇而去,逆皇另一只手掌探手抓向身后的血海。

    他的血斧抽出时,血海空了一半,但还有另一半血海依旧存在,这一半血海中神尸魔尸还是极多。

    呼。

    一口大幡被他从血海中扯出,随着大幡被扯出血海,血海海面飞速降低,海中神尸魔尸纷纷向幡中涌去,待到大幡彻底扯出,血海干涸,神尸魔尸消失不见。

    幡面如同流动的血浆,隐隐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狰狞可怖的面孔,在哀嚎恸哭。

    血幡飘起,呼啦啦张开,钟岳的刀光射入血幡之中如同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逆皇手中的血幡脱手,冉冉飘起,如同拨浪鼓般飞速转动,冷笑道:“钟山氏,让我见一见你的斩神第三式,我倒想看一看,你如何斩神!”

    那口血幡转动,钟岳顿时只觉脑中元神几欲被拉出体外,不但元神,他的识海雷池也风暴涌荡,精神力呼啸飞起,想要托体而出向幡中流去。

    他的气血、肉身,也莫不被拉动。

    而在元磁重叠空间中,那些死在钟岳刀下的炼气士尸身突然血肉飞起,血球呼呼响血幡飞去,血幡不断转动,顷刻间所有死掉的炼气士血肉全空,只剩下一块块骨头!

    这大幡招摇不定,竟然想要将钟岳抽得一干二净,只给他留下骨骼,便如这些白骨一般!

    钟岳气血浮动,修为顿时受困,逆皇哈哈大笑,双手持斧杀至,血光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眼帘仿佛天幕般徐徐张开,诡异万分。

    “逆皇的神通,葬皇瞳。”

    狴突然开口,道:“听闻死在葬皇瞳威能之下的神魔数以万计,只是从未见过。听名字好像是神眼神通,原来是血斧神通。”

    犴点头道:“好神通。”

    赤红色的血光在眼帘中迸发,眼中一斧平切而来,极为可怕。

    臻瑶也是目光闪动,看向那一道张开的眼帘,道:“钟山氏的确嫩了些,比不上逆皇老辣,他不应该向逆皇挑战。”

    “不是向逆皇挑战,而是逆皇不容他,要杀他。逆皇要立威。”

    厉天行目光平静,道:“立威给我们看。他转世而来携前世余威,但毕竟是转世,带不走前世的魔皇兵,也带不走前世的宝藏,更带不走前世的修为。所以他要杀一个不逊于我们的高手,让我们对他产生畏惧。”

    臻瑶、狴、犴等人心中凛然,点头称是。逆皇前世死亡是被一位强大的存在击杀,灵魂被六道轮回接引而去,转世投胎,这次卷土重来,但他前世的宝物都早已被狱界的强者搜刮一空,什么也没有留下,只能从头修炼。

    狱界中的炼气士对待这位落魄的转世魔皇虽然依旧有些敬畏,但是已经大不如从前,因此逆皇要立威,表示自己即便卷土重来,依旧可以白手起家,依旧是无可匹敌。

    刀光乍起。

    绚丽的刀光如同大日坠落,惊艳无比,钟岳被血幡限制气血元神肉身,顿时感觉到实力衰减,但是日曜这一式神通依旧在他手中展现出惊艳绝伦的威能。

    刀斧相碰,钟岳闷哼一声,嘴角溢血,突然太阳神刀化作刀鞘,钟岳拔刀便斩,斩在血斧之上,将葬皇瞳的威能彻底挡下。

    他左手刀鞘扬起,竖起劈落斩向逆皇,又是大日坠落的异象,逆皇后退,血幡横档,被太阳神刀切入幡中,但太阳神刀也无力继续切下。

    却在此时大日坠落之地太阳神刀又是化作刀鞘,钟岳拔刀再斩,元磁神刀的刀光沿着太阳神刀斩出的那一道裂痕,继续斩下!

    嗤——

    这一刀劈得更深,几乎将血幡劈开,元磁神刀落下,太阳神刀再起,咔嚓一声将血幡生生劈开!

    钟岳踏步上前,拔刀,元磁神刀如同月汐引动潮汐波动,铺天盖地般将逆皇淹没!

    他的日曜和月汐这两招,几乎要化作一招,太阳神刀斩落之后化作刀鞘,元磁神刀藏在刀鞘中,拔刀再斩,元磁神刀落下,太阳神刀便又起,日曜和月汐两招神通循环往复!

    “不坏,不坏!”

    逆皇哈哈大笑,突然血斧横扫而来,钟岳刚刚占据一丝上风,被这斧头一扫,顿时口中吐血,被扫飞出去。

    “不算太坏!”

    逆皇大步上前,持斧斩下,被劈成两半的大幡合二为一,恢复如初,依旧不断转动,呵呵笑道:“你的第三式还不使出来吗?若是不使出的话,我便送你上路了!”

    “杀你何须第三式?”钟岳稳住身形,眼中寒光大放,突然一刀斩落!

    咔嚓——

    元磁重叠空间被他一刀劈开,顿时滚滚的太阳神火和元磁神光、太阳射线涌入这片元磁重叠空间。

    钟岳横刀,滚滚的元磁神光和太阳射线疯狂向他手中的两口神刀涌来。

    “只需要这两式,我足以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