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612.第612章 观察者

612.第612章 观察者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八卦的卦象符号起点显示不出来,显示出的是问号,宅猪表示没辙,而且没办法贴图,只能请大家搜索一下卦象符号然后自行想象书中的场景了……另,六道老人在钟岳元神秘境中,后文会提到,宅猪上章忘记提他了。)

    两个月后,钟岳已经被浸泡在星辰和阳爻阴爻的数字汪洋之中,火矅星方圆数千里,到处都是星辰和“?”“?”“?”“?”“?”“?”“?”“?”的数字,跃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懂。

    君思邪等人看得头晕眼花,白沧海也试图计算,结果精神力消耗过度,哇哇呕吐起来,因此不敢再看。

    “找到了!”

    突然钟岳霍然起身,漫天星辰和数字消失不见,只剩下九颗星辰,其中一颗是太阳,还有水曜星、金矅星、祖星、火矅星、木矅星、土曜星、昆星,另外,还有一颗星辰,太阳星系中多出的一颗星辰。

    太阳和祖星等星辰相继消失不见,只剩下最后那颗多出的星辰。

    “多出了一颗星……”

    师不易细细打量这颗星辰,喃喃道:“为什么会多出一颗星?这颗星从哪里来的?”

    钟岳难掩激动之色,笑道:“这颗星辰应该原本不在太阳星系之中,是多出的星辰,应该是从其他星空中搬运而来。满天星空,只有这颗星辰是真实的,而且是从外面真正的星空中搬运到太阳星系之中。它的轨迹,看似与太阳星系暗合轨迹,与诸天星辰也暗合轨迹,但详细计算之后,我发现它实际上是与诸天星辰暗合,但与太阳星系中的星辰轨迹有些些许偏差。”

    钟岳兴奋道:“所以,它是镶嵌在这张庞大无比的宇宙星空图上的一颗真实的星辰!”

    丘妗儿、君思邪等人听得似懂非懂,只听钟岳笑道:“宇宙星空图上的宇宙星空,都是假的,唯独这颗星辰是真的。而且是镶嵌在图中,你们说,如果穿过这颗星辰,是否便能来到图外?”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丘妗儿思索道:“师哥,你的意思是,我们从这颗星辰的星核之中传过去,便可以来到真正的宇宙星空?”

    钟岳点头,笑道:“各位,这是条漫长的道路,咱们准备上路了!”

    过了半个月,钟岳在火矅星上重新布置一座传送阵法,而师不易、君思邪等人则炼制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一道传送光芒闪过,他们被传送出火矅星,而那座传送阵法也分崩离析,神金锻造的传送柱和铜碑瓦解,能量耗尽。

    太空中,一座金碧辉煌的神殿驶入黑暗的星空,过了几个月来到木矅星,借助木矅星的引力场不断加速,将神殿抛向更远的星空。

    又过了数月之久,钟岳等人来到土曜星,借助土曜星加速,冲向更为遥远更加冰冷的星空。

    这座神殿从昆星旁边驶过,错过了昆星。

    钟岳急于离开,只是远远的望了昆星几眼,没有发现活着的生灵,便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颗星球厚重的岩石下,藏着一个个被冰封的虫卵,那是昆族的虫卵,等待出世,等待征服太阳星系和祖星。

    而这些昆族的卵并未被封印昆血,它们依旧是纯血的昆族,天生强大无比。

    早晚有一天,人族的脚步会来到这里,引起星球内部的虫卵复生,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神殿又在黑暗的星空中飘行了数月之久,终于来到第八行星,神殿降临,星球一片死寂。

    钟岳计算方位,推算走出浑天图的位置,良久之后,他终于定位成功。

    “师不易,有劳你了!”

    师不易祭起八极凶兵,不断向下挖掘,月余时间过后,总算将这颗星球打通。

    钟岳回头向太阳星系看去,只见一颗颗美丽星辰距离他们已经极远,须得借助神眼才能看清。

    “师哥,我们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丘妗儿站在他的身边,喃喃道。

    钟岳露出一丝笑容,赶走心中的惆怅:“待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会助我人族君临天下!天下不是祖星,是宇宙洪荒!”

    他哈哈大笑,走入通道。

    君思邪、白沧海和师不易也是回头张望,白沧海笑道:“大狮子,你怎么哭了?堂堂的妖神也会掉眼泪?”

    师不易擦拭眼角的泪水,摇头道:“不是哭,而是感伤,感伤离开生我养我的地方。你刚才没有看到钟老爷的眼泪,他才是哭了,我没有。”

    他转身走入通道:“我这一步迈出,便是妖族的传奇,可惜祖星上我的同族是看不到,也不会知道了。”

    君思邪怔然,向祖星挥了挥手。

    “再见,我的祖星。”

    再见,生我养我的地方。

    太阳星系外围,冰冷的星云之中,钟岳等人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来到这里,这里光线非常微弱,但他们也都不是凡夫俗子,各自炼就慧眼。

    众人放眼看去,只见这里极为荒凉,到处都是宇宙尘埃,还有巨大的岩石漂浮,冰块飘荡。

    这里好像是一个古老的战场,曾经有神魔在这里大战,将这里变成了废墟,不知多少星辰被打成尘埃。

    “那里居然还有一颗星球!”

    钟岳有所发现,带着众人赶去,没过多久,他们降临在这颗气态星球之上,只见一座巨大的宫殿漂浮在这座星球的表面。

    他们来到宫殿中,钟岳突然向星球看去,不由得一怔,这星球竟然是一个透明的球体,星球内部竟然折射出祖星和太阳星系的一切景象!

    他身躯微震,连忙细细看去,面色凝重。

    这颗星球能够折射出太阳星系的方方面面,甚至能够照耀到祖星和太阳星系中那些隐藏在虚空中的帝陵所在的方位!

    即便是太阳内部,这颗星球也能照耀到!

    “帝陵!”师不易呼吸急促,失声道。

    君思邪和丘妗儿也看到了星球内部的景象,失声惊呼,白沧海喃喃道:“到底是什么存在制造了这么大一颗星球?为什么留在这里?这个存在为什么要观察祖星和太阳星系?”

    这座宫殿,是最佳的观察地点,显然有一尊存在曾在这里观察祖星和太阳星系的动静!

    “岳小子,这座宫殿的主人,恐怕便是赐给风无忌敕令的那个存在!”

    薪火借助钟岳的眼眸打量这座宫殿上的图腾纹,从中分辨出其中的图腾纹理与敕令上的图腾纹理是同源所出,语气凝重道:“看来风无忌能够离开太阳星系,借助的便是这尊先天神所给的另一块敕令!”

    “奇怪,这里有风无忌的气息!”

    师不易鼻头耸动,突然道:“虽然很是微弱,但绝对是他的气味!”

    钟岳心中微动:“也就是说,风无忌也是走这条路离开的,那么这附近肯定有传送阵法,否则他不可能横跨星空。大狮子,你嗅一嗅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他气味消失的地方,肯定就是传送阵的位置!”

    师不易精神大振,当先一步,嗅着风无忌的气味前行,深入这座宫殿。

    宫殿广阔,内藏空间,不过这里已经空了,被人搬得一干二净,什么也没有留下,钟岳也隐隐嗅到风无忌的气味,显然是风无忌先他们一步来到此地,将这里的宝物搜刮一空。

    “风无忌气运不凡啊,居然能够拜这等存在为师,而且尽得其留下的宝物。”

    白沧海赞叹道:“这家伙了不得,把这里洗成白地,是个狠角色!”

    师不易在前面带路,过了良久终于寻到这座宫殿中隐藏的传送阵法。众人脸色都是一黑,只见传送阵法已经被风无忌打得稀巴烂,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应该是风无忌在传送前便留下了神通,待他传送离开之后,神通爆发,将传送阵摧毁。

    这座传送阵法气势恢宏,占地广阔,应该是一座星际传送大阵,能够将许多生灵传送到极远的地方,不是钟岳布置的传送阵法所能媲美。

    传送阵前还留下一块石碑,上面洋洋洒洒写着许多神文。

    “大圣贤者风氏无忌,于此地成神,笑看祖星土鳖蜗居弹丸之地,不胜唏嘘。祖星英雄,唯贤者无忌耳,后辈小儿若是有缘,得见吾字,当拜我留碑,我赐你离开之道。”

    众人脸色铁青,君思邪抬手抹去风氏二字,冷笑道:“你也配姓风?”

    丘妗儿将石碑打碎,道:“师姐,若是后辈真的有人来到这里,见到石碑恐怕真的以为他是大圣贤者,还是将石碑毁掉为妙!”

    师不易皱眉道:“这厮气量小的很,临走前还要把传送阵法破坏掉,不想让祖星后辈走出去,是狰狞小人。不过传送阵法被毁,我们如何离开?”

    钟岳打量残垣断壁上的传送图腾纹,突然眼睛一亮,寻出一块传送神石,笑道:“小道耳。风无忌只是用蛮力破坏传送阵势,但他对传送图腾纹一窍不通,以为这样就能彻底毁掉传送阵法,但对我来说修补这座大阵并不困难。这块神石上还有传送的目的地,只要这块神石在,便可以定位他的传送地点。你们等待数日,我便可以修补好阵法。”

    过了几日,钟岳重建传送阵法,将那块传送神石置入阵中。

    “六道老人,你能将这座神殿也收走吗?”钟岳突然醒起一事,连忙询问坐在他元神秘境的神土中的六道果树。

    这些日子,六道果树一直扎根在他的元神秘境中,随他一起来到这里,始终没有露面,而是在秘境中教导胡三翁,归墟六君子其他五株神药则没有跟随钟岳前来。

    “能。”

    六道老人的精神力波动:“我收走了这座神殿,你将传送阵放在何处?”

    钟岳呆了呆,这座传送阵与神殿融为一体,收了神殿便相当于连同传送阵一起收了,也就无法传送了。

    “风无忌这厮,真真是将此地洗成了白地,什么也没有给我留下。”钟岳叹息道。

    众人进入传送大阵,钟岳启动传送阵法,光芒涌动,传送大阵轰鸣,震动,光流裹着众人向宇宙星空中****而去!

    “宇宙这么大,终于能够走出去看看了!”白沧海哈哈笑道。

    “白泽氏闭嘴!”

    众人和大狮子齐声呵斥道:“你又忘了你是扫把星灵体,当心你的碎嘴惹事!”

    白沧海委屈万分,连忙闭上嘴巴。

    钟岳失笑,回头看向祖星方向,想起当年自己还是个背着药篓采药的少年,那是他第一次遇到薪火。

    “我的祖星,我的族人,今日我为你们踏上征程,等我回来……”他心中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