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569.第569章 诡异爆发

569.第569章 诡异爆发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罪!”

    那尊伏羲氏的神灵大笑道:“我伏羲神族战败,只能怪天道无眼,天道不公,何罪之有?”

    “伏羲氏,我叛逆有罪!”

    那尊羊身人面的存在探手将他抓来,塞入口中,一阵大嚼吞了下去,随即提笔指向另一尊伏羲氏神灵,喝问道:“你可知罪?”

    钟岳面无表情,四下看去,突然看到鬼鬼祟祟的大真老母,心中微动:“果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大真老母没有登上这座桥,但也被卷了进来。”

    大真老母看得心惊肉跳,惊恐的看向那尊羊身人面的存在,面色苍白。

    它也看到钟岳,却没想到钟岳居然冲它微笑,心道:“钟山氏的小鬼,果然已经被吓得傻掉了,比我还要不堪!”

    审判继续,一尊尊伏羲氏的神被那模样古怪的存在吞吃,距离钟岳越来越近。

    “你可知罪?”那怪物提笔,指向钟岳。

    钟岳微微一笑,道:“知罪。”

    那怪物微微一怔,似乎是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然后翻动面前的卷宗,突然冷笑道:“原来是你!自然老祖正要寻你,请老祖降临!”

    大殿剧烈动荡,突然整座大殿分解,无数砖瓦雕梁画柱统统四下飞散,只剩下他们脚下的地面孤零零的飘在黑暗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一张巨大的面孔从黑暗中飘来,缓缓接近,越来越大,正是自然老祖的面孔,上下打量钟岳,呵呵笑道:“小鬼,你这次还能逃脱吗?”

    “我已经知罪,为何还要逃脱?”

    钟岳抬头仰视这张巨大的面孔,笑道:“你来抓我便是。”

    那张面孔围绕他徐徐旋转,上下审视,悠悠道:“明明伏羲氏已经被杀光,你怎么可能还存活于世?我很好奇,让我来拿出你的魂魄,搜寻你的记忆……”

    黑暗中一只手掌探来,慢慢接近,突然一股滔天大浪袭来,大浪席卷一切,将钟岳和大真老母卷起,消失不见。

    钟岳张开眼睛,只见自己还在桥上,不有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迈步继续向桥对岸走去。没过多久,大真老母面色苍白的来到河边,登上这座孤桥,战战兢兢的向对岸走去,依旧紧随钟岳。

    这道桥长度惊人,走了许久一人一虫这才先后来到桥的对岸,钟岳脚踏实地,前方的黑暗渐渐散去,四周慢慢清晰起来。

    大真老母也下了那道孤桥,向四周打量,这头母神微微一怔:“这里有些眼熟……”

    这里的确很是眼熟,他们看到了熟悉的神金山脉,看到了满地的白骨。钟岳打量四周,然后胎教向前走去,没过多久他走到神金山脉的一处地点,抬头看去,看到一段漆黑的树桩,树桩中隐约还有暗淡的神光传来。

    那是一株几乎灵力散尽的神树!

    钟岳长长吸了口气,继续前进,大真老母心惊胆战的跟在他的身后,离他越来越近,这头母神心中生出可怕的念头,四下连连观望,突然直勾勾的看向地面,颤声道:“地上有我的足迹……”

    它回头看去,只能看到后方一片黑暗,无边的黑暗,黑暗中隐约有一座桥。

    “钟山氏,我们好像来过这里!”大真老母叫道。

    钟岳回头看了一眼,露出恍然之色,道:“踏入此门,无回头路,原来说得不是进入城中城门便闭合,无法逃出来,而是说逃到这里,还是无法回头。”

    他想起城墙上的话:“踏入此门,无回头路。诡异爆发,只余尸骨。”

    现在看来,那些神魔应该也走到了这里,然后发现现在的情形,所以留下那些话。

    他继续前行,大真老母硬着头皮跟上他,没过多久,它几乎来到钟岳的背后,战战兢兢,却在此时,它看到一个身形在向前赶去。

    那是另一个钟岳。

    另一个钟岳的前方,还有另一个大真老母,肉身被斩前的大真老母!

    它竟然看到了进入自然之城之前的自己!

    此刻,那个大真老母已经来到一座城的城门前,那座城城门是一只大嘴巴,自然老祖的头颅为城楼,大口张开,牙齿锋利,而城的四周是他的四肢,顶天立地。

    大真老母呆呆的看着自己向那只大口走去,不由打个冷战,失声惊呼,尖叫道:“不要进去,不要进去,危险!”

    它的声音刺耳尖锐,竭力呼喊,但是前方的另一个钟岳和另一个自己似乎充耳不闻,根本没有听到它的话。

    而另一个钟岳也来到城门前。

    “不要进去啊——”大真老母尖叫道,奋力向前冲去,试图阻止另一个钟岳和另一个自己入城。

    但是他们仿佛身处不同的时空中,另一个自己根本没有听到它的叫喊声。

    终于,另一个钟岳也来到城门前,在城前停留片刻,然后走入城中。

    大真老母越过钟岳,冲到城边,只见另一个钟岳也走入城中,不由失魂落魄,瘫软在地。而在它身后,钟岳走来,停在城门前。

    “死了,我们都已经死了!”大真老母抬头,惨笑道。

    钟岳一言不发,抬头打量城门,城门上的一根锋利的牙柱上写道:“危险,不要进去,快走!”

    这字迹与他从前所见的,一模一样,没有半分区别!

    而城门前的那些尸骨,也与他先前所见一模一样。

    大真老母笑如哭,如鬼魅:“钟山氏,我们都死了!再也出不去了!从前的什么恩怨,死后统统一笔勾销了,我不会再找你报仇了……”

    钟岳充耳不闻,继续饶有兴趣的打量这座城。

    突然,他们身后传来轰鸣,大真老母急忙回头看去,只见无边的黑暗侵袭而来,里面阴风阵阵,恐怖的阴风和黑暗卷在一起,还有那惊天动地的厮杀声,战场战斗的呐喊声!

    隐约间,它还看到黑暗中有黄沙大漠烈日滚滚的情形,那烈日被黑暗笼罩,模模糊糊仿佛只能看到神车驰骋砍头种药的清晰!

    还有最终一战,还有审判,夹杂在那黑暗中,向他们滚滚冲来!

    那便是诡异爆发,尚未来到他们跟前,大真老母便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在枯萎,自己的元神力量在狂泻流逝,它的一身灵力都在消散,要被诡异吞噬!

    “终于要死了,不用再受这折磨了……”

    大真老母如释重负,低声笑道:“钟山氏,没想到我会与你死在一起,咱们可以说是两个老对头了吧?”

    “放心,我死不了,你也死不了。”

    钟岳目光温润,微微一笑,身后诡异爆发已经席卷而来,将要将他们吞噬,突然,钟岳叱咤,神翼刀冲天而起,钟岳身后一座座祭坛出现,万神屹立在祭坛之上齐齐膜拜!

    “祭!”

    万神祭刀,咔嚓一声巨响,神翼刀的威能被激发,前所未有的强大,一刀斩向城楼!

    刀光如电,闪电般切入城楼的一个楼阁中,那楼阁乃是自然老祖头颅的眼睛部位,被一刀切入,顿时只见鲜血顺着刀向外狂喷,滚滚的神血从天而降,散落到一座座祭坛之上。

    这些神血刚刚落在祭坛上,祭坛的威力更加暴涨,将神翼刀的威力催发得更强更大,无数刀光剑气钻入那个楼阁之内,嗤嗤嗤无数鹏羽金剑切入其中,****横扫,顷刻间楼阁便化作齑粉!

    “好疼啊!”

    他们面前,那张大口猛然闭合,又突然张开,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吼:“我的眼睛——”

    吼声将钟岳连人带刀掀飞出去,连同大真老母一起吹响那侵袭而来的诡异,但是随着这个吼声响起,那黑暗中的诡异顿时烟消云散,不见踪影。

    钟岳和大真老母被吹飞百十里,还未落地,便见那座自然之城轰轰隆隆爆响,城池竟然化作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缓缓站起来,一只眼框流出黑血,已经被钟岳刺瞎,犹自抬起手掌捂住面孔惨叫。

    嗡,嗡,嗡——

    一道道光轮从钟岳等人身边缓缓升起,竖立在那巨人脑后。

    “果然如此。”

    钟岳看向四周,只见四周的景色陡变,不再是神金山脉,而是绿藤遍地,森林遍地,他们还是在自然之城中。

    大真老母失魂落魄的看向四周,吃吃道:“我们怎么会……”

    “是元神秘境。”

    钟岳脸色淡然,道:“他共有六大元神秘境,其中最大的一个元神秘境笼罩全城,我们踏入其中便是走入他的第一个元神秘境。阴风吹来时,将我们卷入第二个元神秘境,待玩弄我们一番后,便又将我们送回第一个元神秘境。然后遇到迷雾时,我们被送入第三个元神秘境,又被他玩弄一番,再将我们送回来。而那个万尸坑,看似伏羲氏的不灭英灵将我送回上古见证那段历史,其实则是将我们送入第四个秘境。”

    大真老母呆滞,喃喃道:“那么孤桥大殿审判,是第五个秘境?第六个元神秘境何在?”

    钟岳道:“是刚才我们踏过的那条神金矿脉。”

    “不对,不对!”

    大真老母突然醒悟过来,叫道:“你说的还是不通!我们在战场中见过那么多的神魔,那样激烈的战斗,你我都身负重伤,我还被在脑袋上种下大药种子,不可能是秘境中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