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568.第568章 审判

568.第568章 审判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尸坑中,那些伏羲氏的尸骨安静的可怕,尸骨们仰头,空空洞洞的目光看向上方的钟岳,一言不发。

    他们已经死了,似乎不知道自己已死,还想摆脱镇压,摆脱炼化,继续战斗!

    或者说,有某位邪恶的存在故意这么做。

    这位邪恶存在,知道他们死得不甘,死得充满怨恨,知道他们的意志充满了不屈,即便死亡也无法将不屈的意志消磨,知道他们死后斗志还不曾消散,知道他们为种族的执念还在,因此把他们镇压在这里,炼化他们,提炼出他们的斗志,提炼出滔天的仇恨,提炼出已死的伏羲氏的灵力。

    死后也不放过伏羲氏的尸身,让他们不得安宁,这是何等大的仇恨?这是何等的残暴残忍?

    “我会解救你们出来的,我的族人,同胞。”

    钟岳起身,走向远处,喃喃道:“我会的,会让你们得到安宁……”

    大真老母距离钟岳不远不近,始终吊在他的身后,胆怯的打量四周,稍有动静便立刻躲藏起来。

    这头母神也被接二连三的诡异吓到了,明知钟岳是它的敌人,不死不休的对手,但它还是想要接近钟岳,不愿独自面对这座自然之城的诡异。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它也遭遇到三四次诡异事件,诡异爆发,将它卷入上古那段血腥岁月,险死还生。

    它的信心已经被彻底打垮,只觉自己是面对无法抵抗的力量,而接近钟岳则让它感觉到安全一些。

    它身为神的自尊心,已经荡然无存!

    钟岳绕过万尸坑,迈步向自然之城的核心地带走去,一边走一边数着数字,低声道:“一,二,三,四,应该还有五和六。辟邪神皇麾下的那些神魔,虽然路上死了许多,但真正的杀机还是在核心地带,在那里他们触动了诡异,让诡异爆发,悉数死亡。那么,他们应该是走到了六……”

    “我走的地方应该是一,第一次是进入二,然后又退回一,再进入三,退回一,再进入四,再又回到一。下一步是进入五。”

    大真老母距离不远,听到这话不禁纳闷:“这小子傻了吗?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难道他看到自己的同族被杀,被镇压,已经失心疯了?倒是个可怜的家伙,我若是能够逃生,一定好好的疼爱他,养殖他……”

    核心地带已经很近,这里的道路崎岖相盘,如同巨人的肠胃,他们或者真的有可能是在巨人的肠胃中。

    隐约间仿佛有鼓声传来,随着他的接近,鼓声也越来越响,震得仿佛天地都在晃动不休。

    “五,快要到了!”

    钟岳放缓脚步,打量路上的一具具庞大惊人的尸骨。

    这些尸骨应该是辟邪神皇麾下的那些神魔,他们在核心地带遭遇到诡异爆发,立刻向外逃去,结果死在路途上。

    神魔的实力是何等的强悍?

    但是在诡异爆发时也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他们一身修为,统统被诡异吸干,血肉腐烂,骨骼和神兵中的灵力也被诡异吸收,变成了凡物。

    那次诡异爆发一定极为猛烈,让神魔也来不及逃脱,就这样横死在此,只剩下一具具骨骼留在这里。

    这些骷髅还可以看出当时他们是何等的惊恐,骷髅脸部扭曲,有的在绝望嘶吼中死去,有的咬碎了满口的神牙,有的殊死抗争却不知自己在抗争什么,有的则跏趺而坐,选择在宁静中有体面的死亡。

    钟岳细细扫视,试图从这些尸骨中寻到一些有用的线索,过了片刻,他从腐烂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本金册。

    金册应该是神金所铸,神金的灵力已经消散,变成普通的黄金,上面的文字还在,是通用的神文,记载着他们在这座自然之城中的遭遇。

    留下金册的,应该是西荒神庭的一个史官,详细备至的记录了他们此次探索逝去文明的历程。

    钟岳翻看一遍,得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他们的确挖掘出不少上古的秘密,得知那个逝去的黑暗时代更多的秘辛。

    埋葬在自然之城的诸多神魔,追随一位至高存在之子,自然老祖,来到祖星。他们与自然老祖一样,并非是祖星土生土长的神魔,而奉天命而来,要完成一件大事,剿灭乱党。

    他们遭到祖星土著和叛党的强烈反抗,但还是在诸多伟大的存在的帮助下完成了,开创了万世不易的伟大基业,乱党被彻底剿灭。

    不过最后一役,杀得天崩地裂,自然老祖也因此遭受不治之伤,这些神魔也死伤殆尽。

    而且,这件事情并不光彩,剿灭乱党的事情如果传扬出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派他们前来的那位至高存在也不容许他们活下来,让这件事传扬出去。

    这件事干系太大,如果传出去对那位至高存在的名声会有很大影响,是一个让其对手攻击的污点。

    所以幸存的神魔没有离开祖星,他们将乱党镇压于此,将自己和乱党一起埋葬。

    而自然老祖,那位至高存在的亲子,也将自己埋葬,作为镇压叛党的最后一环,让乱党永世不得超生。

    “什么至高存在派来自然老祖?他们口中的乱党应该便是伏羲神族,为什么说剿灭伏羲神族这件事并不光彩?”

    钟岳迈步向前,心中有些不太理解,剿灭伏羲氏对自然老祖来说应该是莫大的战功,为何还要怕消息走漏?

    自然老祖和这些神魔为了保护这个秘密,甚至选择自绝在自然之城中,让他们用性命去守护,自己封自己的口。

    “万世不易的基业,建立在乱党的无数尸骨之上。”金书上写道。

    这册金书还提到他们也见到了上古时期的战争,好像是穿越了时光回到上古的黑暗时代,也参与了那场大战,死伤很多神魔这才逃出。

    钟岳精神大振,细细阅读这些神魔的经历。

    有些神魔莫名其妙的参与到第一次围剿之战,惨死战场,到了第二次黄沙大漠中,还有些西荒神庭的神魔则被当成战俘,开颅种药,死于非命。

    第三次他们遇到了可怕无边的存在,天空中一道道光轮化作一座座六道轮回,扭曲时空,让他们死伤惨重。

    而第四次,他们登上一座地底桥,下方是一道阴森长河,长河中有不详生物游动,他们甚至在桥下看到了先前死掉的那些神魔的脸。

    当时阴森长河突然涌荡,河浪拍来,他们天旋地转,睁开眼睛时来到一座无比恢弘的大殿,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审判他们的可怕存在,又有不少神魔死亡。

    经历了这一切,他们又莫名其妙的回到城中。

    幸存的神魔继续探寻自然之城的核心地带,他们在那里发现了另一座自然之城。

    金书上的记录到此戛然而止,没有了后续。

    “他们应该是在发现另一座自然之城时,遭遇到最后一次诡异爆发。”

    钟岳合上金书,思索道:“金书上说是第五次,但其实是第六次。其实,地底光芒也是一种诡异,只是被他们忽略了。他们所说的地底桥,应该是在……”

    他抬头看去,看到一个通往地下的洞口,阵阵阴风从里面吹来,洞口是一尊古朴而伟岸的雕塑的嘴巴。

    这尊雕塑是一头很古怪的神兽,羊身人面,虎齿人手,眼睛长在腋下。

    钟岳打量这神兽雕像两眼,迈步走入雕塑的口中,拾阶而下,没过多久便听到水声传来,一条瘦窄的桥梁横跨在一道地下阴河上方,在这里目光无法看远,只能看到这条大河的一半,另一半则隐没在黑暗中,不知这条地下阴河有多长。

    这条桥同样也是如此,仿佛桥梁是架在黑暗之中一般,让人提心吊胆。

    “随我一起来的只有大真老母,大真老母没有死,那么我在桥上应该不会看到死者的脸了吧?”

    钟岳心道,登上这座瘦桥,向黑暗对岸走去。

    哗啦——

    阴森长河突然涌荡起来,水流便得极为急促,浪涛越来越高,隐约间可以看到河下的确有什么巨大的躯干在游动!

    突然,钟岳身躯一僵,他看到了水浪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的脸,徐徐从水下飘起。

    黄沙大漠中,那位告诉他不要怕的老者。

    水下那老者的面孔飘起,向他伸出手来,然后他又看到一张张面孔,有的熟悉,有的陌生,是他在一次次诡异的旅途中看到的伏羲氏的面孔。

    他们在阴河中挣扎,从水底冉冉升起,水下一只只手掌探来,探向钟岳。

    河中大浪越来越高,距离桥面越来越近,浪涛中一只只惨白的手掌距离钟岳也是越来越近,被河水浸泡惨白的面孔也愈发清晰。

    钟岳屹立在桥上,一动不动,突然一道惊天大浪扑来,河水将他淹没之前一只只手掌抓住他的身躯,随即河水淹没这道地下桥。

    大浪过去,桥上的钟岳消失不见。

    “你可知罪?”

    钟岳还未张开眼睛,便听到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喝道,他张开三眼,然后便见金书记载的那座无比恢弘的大殿,大殿上坐着一尊人面羊身的可怕存在,而下面则是无数灵魂,伏羲氏的神灵。

    “伏羲氏,我判你有罪!”

    那尊人面羊身的存在张开大手,抓住一尊伏羲氏的神灵,将其送入口中,大口嚼动。

    “你可知罪?”它提笔指向另一尊伏羲氏的神灵,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