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557.第557章 神灯

557.第557章 神灯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月神目送孝芒老祖的灵魂远去,并没有追杀。这女子仿佛不愿意让自己的身子沾染到任何尘埃,不愿让自己的心灵蒙上任何污浊,即便是孝芒老祖盗取月核,将她掳走炼化,强行剥夺她的精气和先天太阴之气,甚至冒充月灵取而代之,代她接受众生祭祀,她也对孝芒老祖没有半分的怨恨。

    对她来说,孝芒老祖的所作所为好像只是过眼云烟,她只收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便足够了,报复孝芒老祖对她来说只是件无趣的事情。

    远处魔云动荡,魔云中一颗巨大的头颅探出来,向下方的神女看去,跃跃欲试。巨大的头颅下便是小巧的神女,相映成趣,四周是滚动的地水风火,破败的山河,形成一幅瑰丽的景观。

    魔侯。

    他被这场战斗惊动,从坟墓中飞出,待来到这里战斗已经结束,只看到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

    “若是掳走做婆娘……”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石化的孝芒老祖肉身,脸色大变,转身便走,化作一道魔烟直奔魔族大陆而去。

    过了不久,这尊魔侯之灵钻入自己的坟墓中还在不断打哆嗦。

    “孝芒死了,那女子是一尊先天神!不过若是能够掳走做婆娘……”

    空中突然又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一片浩瀚汪洋竟然漂浮在空中,龙祖之灵也被惊动,从海中龙城中冉冉升起,驾驭一片汪洋而来。

    这条敖氏真龙盘绕在海面上,巨大的头颅从海洋上探出,长长的触须从高空中涤荡,垂落下来。

    巨大的龙首张开大眼,围绕神女旋转半周,突然龙祖吃了一惊,连忙化作龙首人身的年轻男子,正要走过来搭讪,突然醒起一事,连忙洗了把脸。

    洗过脸后,龙祖又运转法力显化出一面镜子,照了照全身,整理衣冠,最后目光落在镜子中自己的脸上,顿时自惭形秽,将镜子打烂,掩面而去。

    只听咔嚓一声雷声传来,大海连同龙祖一起消失不见,返回东海,郁郁不欢。

    神女看了看已经变成碎片的月核,挥了挥衣袖,所有破碎的月核飞起,落入她的袖中消失不见。

    她走向月亮,没多久寂静而荒凉的月亮上,便多出一位孤独的神女。

    她于月亮中诞生,月亮就像是一颗巨大的蛋,孕育了她。

    不过孵化她的并非是月亮,而是那一道先天太阴神水,当年归墟中钟岳与裳卿大战,裳卿祭起一道先天太阴神水,这道神水一出技压群雄,让所有人都遭遇莫大的危机。

    太阴神水是太阴之气炼制而成,比太阴之气的档次要高出许多,正是这道太阴神水让她得以补充被孝芒老祖夺去的本源太阴之气,这才得以成熟、出世。

    那一道先天太阴神水乃是一尊先天月神赠给轮回大圣帝的宝物,已经被她炼化,得到了不知多少好处,她能够一出世便让孝芒老祖毫无反抗之力,剥夺孝芒老祖的先天精气和太阴之气,靠的便是太阴神水。

    这尊神女正欲走入月亮之中,突然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月亮上自然是没有任何声音,一片死寂,然而太空中却有着异乎寻常的波动传来,不断震动,突然化作声音。

    那声音滋滋啦啦沙沙作响,以一种不同于各族的语言传播,很是古老,音节奇特。

    神女侧头倾听片刻,仿佛能够听得懂这奇特的音文,摇头道:“我现在还不能离开祖星。”

    那个声音消散,过了不久又有异乎寻常的波动跨越空间而来,还是化作那种奇异的声音。

    神女倾听,再次摇头道:“我为人所救,须得报恩,报恩之后方能离开。”

    许久之后,又有波动传来,还是古怪的音节,听不懂的语言。

    神女点头,道:“好,我报恩之后一定前去。”

    那个声音消失,波动也无声无息的散去。

    神女思索,凝望宇宙星空,目如秋水翦瞳,幽深宁静,过了良久才收回目光,低声道:“如何报恩?”

    她思索良久,走入月亮之中,看了看中空的月核,然后将衣袖中的月核抖出,对比了一下,摇了摇头。

    月核太少了,不足以填补月亮中心的空洞。

    孝芒老祖盗取月核,吞掉了不少,这几万年中一定有许多月核流失,被孝芒神族的强者炼制成魂兵。

    现在的月核已经少了近半,若是强行塞在月亮中,肯定让月亮在自转时左摇右晃,说不定便会跌到祖星或者飞到太空中去。

    这神女只能将月核碎片炼化,炼成一颗明珠收起。

    “报恩……”她轻喃道,迈步走下月亮,来到剑门。

    剑门此刻还沉寂在一片悲痛之中,剑门上下的弟子、长老默默看向南方,那里传来惊天动地的悸动,即便是身在剑门也能清晰的感应到。

    “是钟长老在拼死一搏吗?”长老会的十位长老惊疑不定。

    这股悸动实在太强烈了,即便是神战也未必能够引发如此强大的波动,钟岳应该还没有这等本事。然而如果不是钟岳,又是什么存在战斗?

    过了不久,波动平息。

    神女走到剑门山中,水子安、左相声等剑门强者痴痴地看着她走上山来,看着她从自己身边经过,竟然忘记了阻拦,忘记了询问。

    她走过之处,只剩下一个个木雕泥塑般的剑门弟子。

    突然,水子安醒过神来,连忙一路小跑追上前去,高声道:“姑娘,请留步!”

    神女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水子安,露出询问之色。水子安怔然,只觉自己忘了刚刚涌到的话,小老头饶是八面玲珑,见过不知多少大场面,但面对如此完美无瑕的女子也有些乱了心神。

    “姑娘,你找谁?”过了片刻水老头才清醒过来。

    神女轻声道:“钟岳。”

    水子安露出沉醉之色,赞道:“你的声音真好听……等等,你找钟岳钟长老?他……”

    他终于想起钟岳,心境沉痛,涩声道:“姑娘,你来晚了,他估计已经身遭不测了……”

    “他还没有死。”

    神女平静道:“我与他一起游历许多年,知道他是生是死。他若是死了,我便不会来了。”

    水子安愕然,吃吃道:“你们一起游历了许多年?”

    神女点头:“朝夕不离。”

    水子安错愕:“还朝夕不离?姑娘,如果钟长老回不来了,你怎么办?”

    神女侧头想了想,道:“他会回来的。”

    水子安呆滞,只见这神女走向镇封堂,坐在一处凉亭中,形单影只,有一种圣洁冰清难以接近的感觉。

    他想走上前去细细询问,却又觉得唐突佳人,自惭形秽不敢上前。

    诸多长老纷纷涌上前来,剑门上下不知多少弟子也纷纷围上前来,将水老头围得水泄不通,纷纷询问神女来历。

    “来找钟长老的?钟长老如果不回来她就永远的等在那里?”

    “还有这等痴情的女子?”

    众人错愕,水子安唏嘘道:“钟禽兽啊钟禽兽,你又坏了一位少女的前程。这厮,简直就是勤劳的小蜜蜂四处沾花惹草,唉,君门主危险了……”

    其他长老心有同感:“真禽兽!君门主和丘长老都危险了!”

    “你们谁去问一问她是什么来历?为何她如此肯定钟长老一定能活着回来?”水子安道。

    众人纷纷摇头,道:“这么美丽的人儿,我在她面前恐怕说不出话来。”

    “我去!”

    左相声迈步走向亭中的神女,越走越近,待来到亭边左相声停下脚步,转身回来,羞愧道:“我走到她身边,突然觉得自己好丑,没有资格与她说话,于是就回来了……”

    “水长老,还是你去!”

    众人纷纷道:“您老的脸皮最厚!”

    水子安硬着头皮上前,过了片刻回来道:“她说昆神、母神和其他神魔死了很多,不过钟禽兽没死,躲在一盏灯里去了,只是她也不知道灯落在哪儿了。至于她的来历,她说她是月亮中诞生的神明。”

    “月亮中诞生的神明?”

    众人都呆了呆,桃老太太失声道:“先天神?”

    水子安点了点头,面色凝重:“一尊先天神,而且是女的!君门主危险了……这丫头怎么还没有从水矅星回来?”

    他也是不久前才通知的君思邪,君思邪即便全力赶回也需要数月的时间,不可能这么快便能回到剑门。

    而在此时,南方浩瀚汪洋之中,一座海中陆地之上,到处都是大漠和绿洲,几只大尾巴肚子上长着袋子的两足怪物蹦蹦跳跳跑过,还有几只大鸟撒腿狂奔而去,绕过一个乌黑冒着黑烟的山峦。

    那山峦漆黑的外壳下时不时有光芒闪过,接着黑色外壳不断脱落,露出两只大鳌,啪啪剪动两下。然后黑色外壳悉数崩开,一头母神一道道触手飞出,四面八方而去,如同一个个巨大的肉口袋,传来恐怖的引力,将无数大陆上的生灵吸来,向触手中落去。

    “咳咳咳,都是些普通的生灵,吃了它们根本不能让我的伤势有所恢复。真想吃掉一些炼气士……”

    那头母神模样变化,化作一个美艳妇人跌坐在地上,呼呼喘气,呼出的气流中还带着腥臭的污血,正是大真老母。

    “不过比起其他神魔,我还算是好命了,不但逃出生天,居然还得了这件宝贝儿!”

    大真老母心念一动,从元神秘境中取出一口破破烂烂的铜灯,笑道:“能够在先天神和神侯的攻击下而不损,肯定是了不得的异宝,说不得我昆族的大兴,便要应在这件宝贝上!”

    “呵呵呵,我是远古的灯神!”

    突然灯里传来一个声音:“你寻到了我,我可以帮你完成三个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