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549.第549章 见地皇

549.第549章 见地皇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炼魂成灵这条路他已经试验过了,即便是借助龙岳、波旬两大化身,再加上数十株神药,甚至还有他的三只神眼,九转太极元丹,以及鳞片神镜的照耀,他都没能成功,钟岳不禁对自己这条道路是否可行产生了怀疑。

    若真是无法炼魂成灵,难道他便一生被困在法天境,永远无法进入真灵境?

    若是这是条死胡同,他真的能够放弃正确的道路不走,而去一门心思的钻死胡同?

    明明有一条前辈高人走出的康庄大道,何必折磨自己,去走歪歪曲曲的悬崖小道?

    钟岳心境动摇,脑中浑浑噩噩,两种心态在脑海中交锋,一个执意要炼魂成灵,一个则劝他改弦易辙,感悟伏羲之灵。

    突然,钟岳肉身之中精气如狼烟溢出,龙岳和波旬体内也有精气溢出,灰蒙蒙一片。

    “这是怎么了?”

    胡三翁等神药大惊,板蓝老翁颤巍巍道:“是散功!他心境不稳,对自己产生怀疑,以至于修为散乱,只怕要掉些修为了!”

    “会死吗?”龙葵紧张兮兮道。

    板蓝老翁信心满满道:“应该还不至于。我们这么多神药在这里,就算死了也能给他救活了!他的修为,是建立在从前他不可动摇的信心之上,如今信心不再,心境不稳,修为便会跟着不稳。”

    万丈高楼平地起,心境如基石,修为便是万丈高楼建立在基石之上,基石浮动,修为不稳,于是便有了散功这一说。

    钟岳对自己炼魂成灵产生怀疑,功力便会散去不少。只是他现在还在犹豫挣扎,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正站在悬崖边缘!

    基石不稳,万丈高楼若是坍塌,很有可能便会被夷为平地!

    “岳小子,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我带你去一趟帝陵。”

    薪火的声音突然传来,将钟岳唤醒,钟岳心中一怔:“去帝陵?什么帝陵?咦,我的修为怎么消失了半成之多?”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处在散功之中,不禁悚然,连忙收束自己的心意,免得心猿意马导致修为继续跌落。

    “自然是去伏羲的帝陵。”

    薪火笑道:“我带你去见昊易,第五代伏羲地皇!你没有伏羲之灵,如果有缘的话,说不得他可以给你伏羲之灵,让你突破!”

    钟岳迟疑,默默点头,突然醒过神来,道:“我们真的可以去第五代地皇的帝陵吗?”

    小火苗得意洋洋:“哈哈哈,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看我虽小,但是我的脸面大着呢!我要进昊易的帝陵,谁敢挡我?看守帝陵的那小家伙,肯定是屁颠屁颠的恭维我,恭迎薪火大老爷!”

    钟岳有些不信,从少昊钟对薪火的态度来看,好像历代帝陵对薪火似乎都有些不太欢迎的样子,薪火真的能够带他进入昊易的帝陵吗?

    “岳小子,我需要借助你的肉身感应镇守帝陵的昊易琴!”

    薪火丝毫没有被历代帝陵厌恶的觉悟,大咧咧道:“我与那个小丫头很熟,放心,她一定会让你我进去!”

    钟岳敞开心神,别无所想,薪火立刻入主他的肉身。

    钟岳的气势气息陡变,从前他温润如玉,像是一口藏在鞘中的利剑,而现在则浑然是一口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狷介狂放,不可一世。

    薪火恨不得在脸上写上我很牛这三个字,这朵小火苗入住他的肉身之后立刻开始催动精神,感应冥冥,没过多久便从祖星隐匿消失的空间中抓住一丝熟悉的波动。

    他驾驭钟岳的肉身膜拜,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只听虚空中琴音一响,钟岳面前的空间陡然裂开!

    钟岳身处佘文举元神秘境中的空间之中,但是冥冥中却有一股沛然无匹的力量传来,琴音穿透不知多少空间,直接撕开这重重空间,打开一条通道。

    薪火当即驾驭钟岳肉身迈步走入其中,笑道:“琴妹妹,我来看你了!”

    琴音铮鸣,蕴藏怒气,只听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传来:“伏羲氏可以进来,臭火苗滚开!”

    薪火大步走了进去,突然不再控制钟岳的肉身,从他识海中跳了出来,笑道:“臭火苗?谁又惹你生气了?”

    钟岳恢复肉身掌控权,四下看去,只见四处金碧辉煌,紫气涤荡,一根根巨大的金柱在紫气中若隐若现。

    他抬头向上看去,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神殿,有如天宫天庭般伟岸壮阔,神殿似乎没有顶,能够看到一轮蓝色大日漂浮在云雾之间,似乎是在神殿中运行,很是奇特。

    而云雾之间,又有月亮若隐若现,群星璀璨,有如真实的存在一般。

    这些日月星辰到底是真是假,钟岳也不敢肯定。

    而那一根根金柱上,隐约可见有龙躯盘绕,神威震撼,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有一条龙躯动了一下,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动弹了一下。

    “昊易地皇已经故去了不知多少年,帝陵中不可能还有龙活着吧?”钟岳心道。

    他脚下也是云雾飘渺,脚步落下,像是踩在空中,又像是脚踏实地,感觉很古怪。

    帝陵。

    第五代伏羲的陵墓。

    薪火离体,在一根根金柱间飘来飘去,笑道:“琴妹妹,你在哪里?还不出来,岂是待客之道?”

    天空震动,一张古琴从空中飞下,琴音铮鸣,无人自弹,围绕钟岳飞来飞去,只听那个小女孩声音传来,欢快道:“伏羲氏的少年,你怎么与这朵臭火苗混在一起?臭火苗只会使坏,只会把你教坏,伏羲氏的少年,你年幼无知根本不知道在悠久的岁月里,这朵臭火苗的名声到底有多臭……”

    薪火追着那张古琴飞来飞去,怒道:“谁臭了!我明明想得很,你休要败坏我的名声!”

    那古琴飞临钟岳头顶,钟岳抬头看去,心中不禁骇然,他看到一张长达数十万里的大琴飞过,琴上布满奇异的纹理,复杂至极,压根看不懂!

    那张大琴飞过,远去,又变得如普通的琴瑟一般大小,钟岳悚然,不是琴变小了,而是琴飞远了,看起来小了!

    这张琴疏忽来去,瞬息之间便是不知多少万里!

    而这座帝陵中的神殿,恐怕也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估计空间极为辽阔!

    钟岳心中微动,鼓荡法力,用足了力气向前迈出一步,他这一步只怕能跨出数十里的距离,然而他发现自己还是站在原地,距离前方的金柱似乎还是那么远,没有拉近任何距离。

    “果然如此……”

    那张古琴咯咯笑道:“臭火苗,你是宙魂之灯,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你也快灯油燃尽熄灭了吧?你既然寻到了传承者,为何不寄托在他的灵魂之上,延续薪火?”

    薪火追她不上,气喘吁吁,怒道:“要你管?今天我带他来,便是为了你们伏羲氏。你们伏羲氏已经快要亡种了,只剩下一个半伏羲,他就是其中半个。这个忙,你帮还是不帮?”

    那张古琴笑道:“我帮伏羲氏,不帮你!少年,如果你是薪火的传承者,那么我就不可能帮你了,我讨厌这朵臭火苗!”

    钟岳定了定神,躬身道:“我此来,想拜见昊易地皇,请地皇释疑解惑。”

    “你想见昊易地皇的灵魂?”

    那张古琴停顿下来,一根琴弦上浮现出一个扎着两根牛角辫的小丫头,冰雪可爱,坐在弦上,晃着脚丫子道:“想见地皇的灵也可以,你的祭品呢?祭祀给地皇的灵,他的灵才会从虚空界中降临。”

    钟岳呆了呆,摇头道:“我没有祭品……”

    “以我的面子,还要祭品?”

    薪火愤愤道:“琴妹妹,你是知道我的,我亲自跑过来,你居然还要祭品?”

    那牛角辫小女孩冷笑道:“不奉献祭品,难道要地皇燃烧本源降临指点他吗?如今已经没有生灵祭祀伏羲了,地皇若是消耗本源降临,便会损伤灵魂,让灵魂更加枯萎!臭火苗,在我这里空手套白狼,你休想。没有祭品的话,你们便回去吧!”

    薪火还待再说,钟岳笑道:“琴姐姐,念在我也是伏羲氏的份上,可否你祷祝告知昊易地皇,便说弟子修行遇到困扰,有惑不解,敢问他,没有伏羲之灵,如何修成伏羲真灵?”

    薪火接口道:“你再告诉他,便说我要借他的肉身看一看,再借他的元神看一看,最好他能从灵中分出一缕,赠给岳小子!”

    “你的话我会通报地皇。”

    那牛角辫小女孩点头,冷笑道:“不过臭火苗的话想都别想!”

    薪火只觉自己的脸面七零八落,委屈不已。

    琴音响起,一阕音律从神殿中传出,传达虚空,袅袅而去。过了片刻,突然帝陵震动,钟岳心中一惊,只见无边金光从神殿的深处传来,金光涌动如潮,将一口帝棺冉冉托起。

    那帝棺距离他看似不远,实则极为遥远,相隔不知多少万里之遥。

    只见帝棺开启,一尊人首蛇身的伏羲天帝屹立在棺上,声音震动,遥遥传来:“少年,你是要伏羲之灵,还是解惑?”

    那牛角辫小女孩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喃喃道:“地皇的灵魂竟然从虚空界降临了?竟然为了这半个伏羲氏,不惜耗费本源降临……”

    钟岳躬身拜道:“弟子……”

    薪火连忙道:“要伏羲之灵!他是天帝,他的灵哪怕一丝一缕,都胜过你千百年的苦修!你观想他的肉身,其实用处不大!”

    “弟子……”

    钟岳迟疑,咬牙道:“弟子请地皇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