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437.第437章 五成功力

437.第437章 五成功力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瑶池金台之上,前来赴会的昆仑诸神云集一堂,神光缭绕,诸神向西王母献上来自天南地北的奇珍异宝,庆祝西王母万岁大寿。诸神宝相庄严,纷纷称贺,突然云台上传来喧哗声,一尊金甲神人微微皱眉,唤来一位神将,询问道:“下面在闹什么?吵闹天宫,成何体统?”

    “回禀金吾尊神,天吴尊神的那八只金光犼得罪了诸多神人的弟子,如今被他们揪住,正在围殴。”

    那位神将笑道:“那几个小东西一向胡闹,天吴尊神乃是最近些年崛起的年轻神明,但因为他们得罪了不少同道。刚才正是马王尊神的几位弟子发现他们,联合其他尊神的弟子将他们困住。”

    “原来是那几只小东西。”

    一旁,马王尊神头后扎着马尾,颔下长着几缕细长的胡须,笑道:“这八个小东西曾经还打了我的弟子,好不嚣张。如今被我的弟子痛打一顿,也是活该。”

    那位神将道:“刚才有一位年轻炼气士为这八个小东西出头,如今正与马王、牛尊者、佘神、雨良等尊神麾下的弟子对峙,说是要将这八个小东西的过错扛下。”

    金台上的诸神来了兴致,纷纷向下看去,却见钟岳与马王尊神的弟子马正丰对峙,笑道:“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帮这八个小东西出头?他是什么来头,不怕死吗?”

    佘神尊者漫不经心道:“关键是,这八个小家伙得罪了太多强者,连天吴尊神都扛不起,更何况他?”

    金吾尊神笑道:“马王的弟子马正丰,已经得到马王的真传。其他年轻一辈也是不弱,这位年轻炼气士是什么来头,竟然敢说要与诸神的弟子相争?他是哪位尊神弟子?”

    诸多神明纷纷摇头,道:“没有见过。”

    金吾尊神沉吟道:“这是妖神明王的法相,应该是妖族的炼气士,这位少年多半来自妖族。今日是瑶池盛会的大喜之日,让这些小辈们耍一耍,博得我们哈哈一笑也是一件趣事。不过,不能将这个年轻炼气士打死了。”

    诸多神明纷纷笑道:“若是他有性命之虞,我们随便一个出手,都可以将他救下。”

    瑶池云台上,钟岳早就兴奋难耐,自从来到昆仑境后,见到这么多尊神明,见到比祖星更加完整的传承,更强大的炼气士,不由激起他的雄心!

    他在祖星上,同境界上已经堪称无敌,同辈之中,除了辟邪他还没有交过手,其他年轻一辈中强者,已经再无他的对手。

    说寂寞那是矫情,但是没有同境界的对手印证,只会故步自封,想要进步,想要将法天境研究到极致,便唯有与同辈较量!

    与老一辈较量根本没有这个机会,比如鹏千秋鹏金逸,只会用境界压制他,不会公平一战,对他法天境修为没有多少益处。

    灵体境开轮境,他对手极多,逆开五轮,开启六道轮,将这两个境界修炼到极致,突破极限,所以才有无以伦比的成就!

    眼下他对丹元境和法天境的领悟,便不如开轮境灵体境透彻,正是因为对手在同境界时的修为实力跟不上他的缘故。

    他主动将八只金光犼的恩怨揽在自己身上,不是争强斗狠,而是求道问道之心强烈,想要与昆仑境的炼气士讨教彼此的所长和不足,并非是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而求道问道,最为直接的途径,便是直接较量,以武力来验证彼此的长短!

    昆仑境的炼气士传承绵绵不绝,神魔也数不胜数,绝对是一个让他提升修为,提升眼界的好地方。

    那位马面老者冷笑道:“籍籍无名之辈,不知天高地厚!”

    他身形陡然一变,向后跃出,身化马面神人,只见滚滚的火云将这尊马面神人托起,威风凛凛。

    这尊神人脚踏大火,身躯伟岸,眉心中一轮神眼开启,与脸上的另外两只马眼一起,形成三星朝日之势,冷笑道:“马王爷三只眼,我天驷神族的三只眼分别是火之星,火之精,火之阳!”

    他的三只眼中火光熊熊,一如火星,一如火灵,一如大日,目射神光,三道射线蕴藏恐怖威能,熊熊的火光焚化一切!

    钟岳顿时感觉到他这三眼华光中的图腾纹变化甚至还要超过大日天魔真经,显然是比大日天魔真经更加出色的火系功法!

    这位马面老者在法天境的修为无比深厚,要超过祖星上的法天境强者良多,让钟岳不由见猎心喜。

    “昆仑境的炼气士果然有些门道!”

    钟岳哈哈大笑,身形暴起:“就是不知道他能接下我几成功力!”

    金台上,诸神看向马正丰,也是赞叹连连,佘神尊者道:“马王爷,你这弟子的三眼华光,已经有你当年的几分道行。三眼神光,能攻能守,变化莫测,乃是一等一的绝学,马正丰能将这门功法修炼到这等造诣,实属难得。马王爷收了一个好弟子呢!”

    马王尊神心中颇为自得,连连道:“我这弟子资质一般,但是肯用心下苦功,修炼起来老老实实,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便是根基扎实……”

    他话音未落,只见云台之上,钟岳暴起,八臂放开,拳落如雨,竟然与三眼华光以硬碰硬,瞬息之间便轰出不知多少劝,暴烈无比!

    那马脸老者马正丰本来打算施展三眼华光抢功对手,一瞬间便被钟岳杀到跟前,只得化攻为守,以三眼华光布下一重重光盾。

    但是下一刻,光盾便被钟岳生生打破,钟岳欺身近前,一个照面之下便将马正丰打得口喷鲜血,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骨骼错位,如同一滩烂泥般从空中坠落下来。

    马王尊神眼角乱跳,只觉脸面挂不住,讷讷道:“他根基虽然扎实,但是缺少变通,遇到同样根基扎实又懂得变通的炼气士,那就有些不敌了……”说罢,自己老脸也是羞红。

    “我动用了五成修为。”

    云台上,钟岳缓缓降落,动容道:“昆仑境的炼气士,果然厉害……”

    “大言不惭!”

    突然,青兕神族炼气士冲天而起,摇身化作牛首神人,两只犄角怒插苍穹,擂胸大吼,咆哮道:“钟山氏,你不过仗着肉身本事欺负一头老马,你可敢与我一战?”

    他的肉身雄壮无比,遍体肌肉疙瘩,可见神力无穷!

    “我的弟子。”

    瑶池金台上,牛尊者满脸堆笑,向四周的诸多神明笑道:“这是我的弟子牛青山,我们青兕神族是一向不吹牛皮,不过我这弟子的确是出类拔萃,从他身上可以看到我当年的影子。这小子的力量,堪比我当年的力量……”

    诸神纷纷赞叹,却在此时,钟岳摇身一晃,从明王真身化作一头朱红色独角暴猿,头顶天,脚踏地,仰天咆哮,变成朱厌真身,西荒第一大力神族!

    青兕神族牛青山怒吼,与钟岳轰然碰撞,两人拳头相撞,仿佛山峦崩塌,巨响轰隆,震得下方许多炼气士头晕眼花,有些修为低的,直接被震得吐血!

    咔嚓——

    牛青山手臂断裂,骨头岔子刺破牛皮,露出白森森的断骨。

    牛尊者愕然,突然只见牛青山低头向钟岳抵去,两根牛角直插钟岳胸口,钟岳探手抓住他的双角,一头朱厌暴猿一头青牛神人在半空中角力,牛青山突然另一只手握拳轰向钟岳胸口!

    牛尊者心中暗赞,却在此时,钟岳用力一抽,将两根牛角从牛青山头上生生拔下来,向下重重插去,插在牛青山的后背上,再飞膝向上顶去,顶在牛青山的下巴上。

    只见空中满口碎牙乱喷,牛青山飞上半空,直挺挺坠落,砸在地面上,噗噗两声,牛角从他后胸进去,前胸出来,伤口滋滋飙血。

    牛尊者其他弟子连忙抢上前来,将他抢救回去。

    “还是五成战力。”

    钟岳微微皱眉,有些不悦,低声道:“昆仑境的炼气士,难道便没有能够让我使出全力的吗?”

    “放肆!”

    佘神尊者的弟子飞身而起,在半空中化作人首蛇身的巨人,尾巴扫起,向钟岳卷去,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小觑昆仑境的炼气士……”

    轰隆——

    钟岳显出伏羲真身,也是人首蛇身,一印盖下,那佘神尊者的弟子全身骨骼爆碎,如同死蛇般掉落下来。

    “我来会一会你!”

    雨良尊神弟子暴起,化作雨神真身,在半空中与钟岳遭遇,怒海滔天,钟岳身躯一震,摇身化作一头鲲鹏,张口一吸,怒海被他一口吸入口中,随即身形飞起,大鲲化作金鹏,抓起雨良尊神弟子,捏碎双肩。

    钟岳身形坠落,咚的一声落在云台上,将雨良尊神弟子摔昏过去。

    四周的雨良尊神弟子见状,纷纷怒吼,摇身一晃化作雨神真身各种神通、魂兵统统祭起,杀向钟岳。

    钟岳化作三足金乌神人,迎着诸多攻击杀去,大日焚天,太阳魔火和太阳真火熊熊燃烧,焚化空中怒海,羽翼横扫,火剑金羽在半空中汇聚成一道洪流,剑斩所有雨良尊神弟子,只一瞬间这些雨良尊神弟子便纷纷中剑。

    马脸老者马正丰镇压住伤势,向自己身边的师兄师弟抛了个眼色,众人会意,纷纷上前杀去。

    与此同时,佘神尊者的诸多弟子也一发涌上前来,祭起一件件法天级、真灵级的魂兵,他们一动,牛尊者的弟子也纷纷怒吼,化作牛首神人,扑向钟岳,场面大乱!

    金台上的牛尊者、马王尊者等神明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钟岳振翅而起,羽翼连斩,将一位雨良尊神弟子切得遍体鳞伤,双眸张开,阴阳二气纠缠射出,将诸多魂兵斩成碎片,探手向前抓去,漫天火蛟龙穿插飞舞,化作千龙璧,熊熊火光从千龙璧中****而出,将前方一位牛尊者弟子点燃。

    他五指一扣,化作五龙罩将一位佘神尊者弟子罩在其中,五龙缠身,大自在剑气来回穿刺!

    咚——

    钟岳化作朱厌暴猿坠落,踩在一位强者肩头,将他压得骨骼爆碎,接着化作夔龙,擂胸如鼓震得四周诸多强者东倒西歪。

    他闪电般****而出,脚踏双龙,变化成重黎神族,双龙矫腾变化,钟岳大开大合,将一位位强者重创吐血。

    更多的炼气士涌来,突然钟岳脑后突然浮现出一头六目星蟾的虚影,庞大无比的蛤蟆蹲踞在空中,身后浮现出六轮明月,蛤蟆张开大口开吼:“莽咕!”

    顿时四周一片大乱,一个个炼气士被震得东倒西歪,修为实力较低的炼气士更是被轰击得身不由己飞起,四面八方飞去,有人甚至被狂风卷在半空,手舞足蹈,不知被吹飞到何处去了。

    “糟糕,一不留神使出了十成法力。”

    钟岳心中一惊,连忙收回法力,只见四周云台上的炼气士哗啦啦坠地,倒了一大片,只剩下他还站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