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436.第436章 以德服人

436.第436章 以德服人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瑶池云台还有瑶池金台,那里便是众神才能进入的地方,时不时有神魔远道而来,被一道虹光接引到金台之中,炼气士则是没有这个身份地位,只能呆在云台上。

    金台上,神光动荡,如同五颜六色的光幕瀑布,远远看去七彩缤纷,神威则在金台上晃动不休,却没有传出金台,但让人只觉阵阵心悸。

    “西王母国在昆仑境中的势力还真是大得无法想象,若是我祖星的那些宗主、门主、大祭司来到这里,恐怕连登上瑶池金台的资格都没有。”

    钟岳心中暗暗吃惊,与祖星相比,这里的神魔留下了太多的底蕴,远非祖星所能匹敌。祖星上的那些巨无霸在这里,恐怕都是登不上台面的人物。

    不过祖星的没落也与史上出现的巨无霸太多有关,这些神魔中的强者炼化祖星的空间,让祖星能够居住的领地越来越少,从一个浩瀚无垠的世界变成如今的不起眼的小星球。

    比如夏侯,便炼化祖星的一部分空间变成小虚空,这片空间,比现在的祖星还要庞大几分!

    还有其他各个神魔,你炼化一块我炼化一块,导致祖星越来越少。这其中做得最过分的,恐怕还要数前往祖星寻根,最终将自己葬在祖星上的伏羲氏的天帝。

    一朝朝天帝的帝陵,恐怕瓜分了祖星的绝大部分空间。

    就连轮回大圣帝这个不是伏羲氏的天帝,也将自己的帝陵放在祖星,还擒拿一颗颗星球环绕帝陵。这帝陵的空间,比小虚空还要大了不知多少倍!

    实难想象,这些空间若是释放出来祖星会变成什么模样!

    钟岳和丘妗儿四处搜寻,还是没有寻到凤族炼气士,心中不禁纳闷,那八只金光犼则是跑得无影无踪。

    瑶池云台上景色秀丽,钟岳和丘妗儿也并非是急于寻找,四下观览景胜却也颇为快意。

    “昆仑真是一处圣地,难怪赤雪能够登上神话榜,高高在上。”

    钟岳打量一根华表柱子,只见上面有着各种图腾纹理,极为深奥,应该是神魔所留的图腾纹,绘着神兽纹理,不禁赞道:“单单这根柱子都蕴藏着极为高深的功法,在我祖星上倒是少见得很。”

    丘妗儿站在另一根华表前,突然惊喜道:“师哥,这根柱子上好像刻着的是木灵的图腾纹!”

    钟岳上前打量,眉心第三神眼开启,打量上面的图腾纹,眼睛一亮,笑道:“这木灵图腾纹中蕴藏着一门很厉害的神通。若是能够参悟出来,对你颇有裨益。”

    他细细参悟,过了片刻,将这门神通大致领悟,传授给丘妗儿。

    丘妗儿很是开心,笑道:“云台上有这么多华表,不会每一根华表上都有功法神通吧?”

    钟岳抬头看去,只见云台广阔,数以千计的华表耸立,心中微动,道:“这里应该是一座神级大阵……咦,奇怪,好像是一座传送阵!这么大的一座传送阵,到底是传送到何处?”

    突然,一阵喧哗声传来,接着便是神通碰撞的巨响,钟岳和丘妗儿循声看去,只见云台上有炼气士在交手,心中不禁一动。

    那交手之地,神通很是霸道,气动山河,诸多炼气士身形此起彼落,祭起一件件巨擘级、法天级的魂兵,杀得天昏地暗。

    这里乃是瑶池,神威深重,即便是法天境、真灵境的强者在这里也是被镇压住一部分修为实力,因此交手的双方虽然修为实力很是不弱,但是却无法撼动此地的建筑,也无法形成太大的破坏力。

    毕竟,这里乃是当年的天宫。

    钟岳看了片刻,突然只见一头金光犼从战斗包围圈中杀出,怒吼一声,声音竟然比龙族还要响亮,震得不少炼气士吐血,不过这头金光犼随即又被一只大手抓住,拉入包围圈中。

    “好像是天吴尊神座下的那八只金光犼。”

    丘妗儿脸色微变,失声道:“这八个家伙又惹到谁了?怎么这么多炼气士围攻他们?”

    那片战场中,差不多有百十位炼气士在围攻八只金光犼,看得钟岳也是微微皱眉。

    “师哥?”

    丘妗儿抬头向他看去,露出询问之色,道:“他们虽然淘气了些,但是一路走来对我们颇为照顾……”

    钟岳抬脚向前走去,笑道:“咱们去见识一下昆仑境的炼气士,都有什么本事。”

    丘妗儿连忙跟上他,心中有些忐忑,低声道:“师哥,咱们去劝架将他们分开就好,不要大打出手。”

    钟岳点头,道:“你放心,我又不是喜欢暴力之人,能够用嘴皮子解决的事情,绝对不用拳头。我想来都是以德服人。”

    丘妗儿吐了吐舌头,细细回想钟岳用嘴皮子解决过哪件事,结果发现一件都没有。

    “师哥,你真的确定你从前都是以德服人?”少女问道。

    钟岳不答,走上前去,只见众多炼气士将天一等八只金光犼困住,打得几只金光犼显出原形,浑身是血,其中几位炼气士更是已经修炼到法天境的巅峰,向天一等金光犼出手时不像是在较量,反倒像是在要他们性命,狠辣至极。

    “师妹,你在外面看着,我去化解这段恩怨。”

    钟岳吩咐丘妗儿一声,突然身形一动,化作一道长虹闪电般切入战斗圈,挥袖一卷,将八只金光犼卷起,在众多炼气士到来之前振翅而去,切开众人的攻击,降落到战斗圈外围,迅捷无比。

    他这一来一去,快得好像电光一般,让人眼前一花,便将八只金光犼救出。

    “诸位,大家都是同辈较量,为何要赶尽杀绝?”

    钟岳挥袖,将八只金光犼放下,向正要杀来的诸多炼气士抱拳施礼,和和气气道:“还请诸位给个薄面,放过他们。”

    诸多强者围上前来,一位马面老者冷笑道:“你是谁?”

    钟岳谦逊道:“钟山氏钟岳。”

    “没听说过。”

    那位马面老者冷笑道:“你想化解恩怨?上次这几只金光犼趁着老夫落单,八个群殴我一个,将我骨头打断不知多少。这件事,你化解得了吗?”

    八只金光犼被打得连连吐血,气息萎靡不振,闻言抬头上下打量那老者,异口同声道:“你是谁?我们何时打过你?”

    那马面老者气极而笑,正要说话,突然天五抬起毛茸茸的爪子指着那老者,又惊又喜,叫道:“啊啊,你不要说,我好像想起来了!”

    过了片刻,天五抬抓挠了挠头,一脸尴尬,讷讷道:“你是谁?我们揍过的家伙太多,实在想不起你是哪个。”

    那马面老者被闷得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怒道:“我乃是马王尊神的座下弟子,马正丰!上次你们八个围殴我一个,我师尊马王尊神前去理论,天吴尊神护短,这才没奈何你们。今日我们师兄弟几个都在这里,正要找回场子,来个公平对决!”

    突然,一位牛首炼气士面色阴沉,冷冷道:“天吴尊神麾下的几只小猫,你们还记得当初你们去牛尊者那里,有一位奉命看守尊者宝库,却被你们绑起来严刑拷打逼问宝库封禁的青兕神族炼气士么?就是我!”

    又有几位炼气士走来,其中一位倒三角脸的炼气士冷笑道:“还记得当年佘神尊者的灵药园中,被你们打昏的那位羽蛇炼气士么?”

    又有几位炼气士走来,怒笑道:“你们八个小混蛋烤了我师尊雨良尊神的坐骑,他是我师弟,你们将他烤得半生不熟,还险些将他吃了!若非没有烤熟,我师尊赶过来,我师弟就遭你们毒手了!”

    越来越多的炼气士涌来,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钟岳不禁头大,心道:“天吴尊神能够活到现在,真是侥幸……这八只金光犼未免太活泼了吧?”

    他看向那八只金光犼,露出询问之色,低声道:“八位仁兄,你们真的做过这些事?”

    “你们谁还记得我们做过这些事?”天一抬起后爪挠挠脖子,询问道。

    “不记得了!”

    其他七只金光犼委屈道:“我们做过的事情这么多,谁还记得他们?”

    钟岳无奈,抬头道:“诸位师兄,这几位老弟玩心重,不曾害过你们性命,今日被你们打成重伤,你们也算是报了仇,不如就这样揭过。诸位意下如何?”

    丘妗儿心中一喜,暗赞道:“师哥果然是以德服人……”

    那马面老者冷笑道:“你说算了就算了?你是哪个?什么钟山氏?籍籍无名之辈!今日,这八个小东西都要死在这里,你若是胡言乱语,那就是这八个败类的同党,一起打死!”

    那羽蛇族炼气士笑道:“面子不是给的,而是自己挣得。你想让我们给你面子,自己来挣!”

    钟岳微微皱眉,客客气气道:“诸位师兄,我该怎么挣这个面子?”

    那青兕神族的炼气士笑道:“简单,将他们的过错你抗下来。”

    “原来如此……”

    钟岳气势陡然绽放,气血如同汪洋大海涛声澎湃如雷,摇身一晃,显出八臂明王之身,身躯高达百丈,哈哈大笑道:“早说要用拳头解决问题,我还费什么口舌?昆仑境的炼气士,我早想领教了!哪位师兄前来赐教?”

    丘妗儿愕然,喃喃道:“师哥,你不是说要以德服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