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431.第431章 辟邪神皇

431.第431章 辟邪神皇

一秒记住【58小说网】acorncv.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万年前,发生在西荒神庭的诡异事件,而今神庭重现,在这片壮阔的神庭中重演。

    神魔虚影与虚影之间的战斗却是极为惨烈,一尊尊神魔虚影倒在血泊之中,神血长流,神尸魔尸伏地,怨念冲天。

    而鹏金逸等人也是被魔音所控,拼命攻击四周!

    这些神魔只是虚影,没有攻击力,被他们的攻击一穿即过,不过很快钟岳、鹏金逸、鹏千秋、夏重晋和夏重光便碰撞在一起,五人都是丧失了所有理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

    杀杀杀!

    杀光四周一切能够活动的生物!

    “嘟嘟呜——”

    空中的号角虚影一声高,一声低,催动诸神诸魔,杀得天昏地暗,广场之上所有的神魔都陷入厮杀之中,唯独辟邪神皇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眸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诸神的尸体堆积成山,战斗还在继续,诸神诸魔还在不断厮杀,突然一尊神侯脚踩双龙破空而去,又有一尊神侯化作白泽神人,也自离开,还有一尊龙神大口张开,龙吟不绝,但是却没有声音传出,而另外四尊龙神奔来,与他一起遁走。

    又有一尊神侯手持神翼刀劈杀四周的神魔,化作千里大鱼,飞速游走。

    还有一尊魔侯,以魔功对抗魔音,破空而去,还有孝芒神族的老祖化作三头盘獒,冲天而起,向月亮飞去,一头扎入月核之中躲藏下来。

    辟邪神皇依旧冷眼相看,没有阻拦。

    那口号角呜呜作响,神尸魔尸越来越多,神血如同汪洋大海。

    这些幻影只是重现五万年前的场景,而广场上钟岳、鹏金逸、夏重晋等人之间的战斗却是实打实的战斗,五人硬拼,谁也不管对方是敌是友,均是向死里下手。

    鹏金逸鹏千秋化作鸟首神人,羽毛为剑,翅膀为刀,拼死向对方砍去,夏重晋、夏重光吼声震天,以音波为攻击,以发丝为剑,也是不要命的攻击。

    钟岳现出伏羲真身,尾巴横扫,抽出鹏羽金剑便向前斩去!

    五人杀得浑身鲜血淋漓,夏重晋的头皮被鹏金逸削了下来,头发被鹏千秋扯光,张口大吼时钟岳直接将拳头轰入他的口中。

    鹏千秋身中数百剑,大部分都是鹏金逸的鹏羽所刺,钟岳只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剑伤,但这道剑伤险些要了他的命,几乎刺在他的心脏上,鹏千秋横移身躯,被切断四条肋骨这才躲过。

    夏重光、鹏金逸也不好过,各自遭到重创。

    而钟岳也是遭到重创,两条胳膊被砍断,蛇尾被剁掉,满口牙齿被鹏千秋一拳敲掉得一干二净。

    好在他进入法天境之后,不死之身再有不小的进步,只见两只小手从断臂处开始生长,很快长出双臂。

    长出双臂之后,又有一条条手臂从他腋下钻出,赫然有八条之多,钟岳从元神秘境中抓出一件件魂兵,一手抓住皓月镜,一手抓住壮阔山河珠,将这段时间从西荒各族盗取的宝物抓在手中,向鹏金逸等人痛下杀手!

    五人连连咳血,却依旧悍不畏死的向对方攻去。

    突然,那呜呜长鸣的号角声消失,正在交手的五人头脑顿时清醒过来,不由连打几个冷战,连忙各自向后退去,心有余悸。

    钟岳的头颅几乎被轰扁,接着又充气般鼓了起来,看得其他四人都是心中一凛,既羡又恨。

    “这厮,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呵呵的低笑声传来,辟邪神皇背负双手,看着广场上的数万神魔伏尸,露出一丝笑意。

    突然,呜噜噜的响声从半空中传来,只见一口奇怪的葫芦漂浮在半空。

    普通的葫芦或者一个节或者两个节,而这葫芦之所以奇怪,却是因为它长着六个圆滚滚的节!

    葫芦嘴开启,狂风大作,将诸多战死的神魔之灵吸起,收入葫芦嘴之中。

    “把尸体收起来,为我镇守陵墓,看守圣灵。”辟邪神皇淡漠道。

    接着,一尊尊强壮无比的神魔驾驶巨大的战车从皇城中驶出,战车上放着一口口长达千丈的黑棺,将一尊尊神尸魔尸装入黑棺之中。

    钟岳身躯微震,顿知五万年前的这一幕究竟所为何事!

    “辟邪神皇,屠杀这么多神魔,为的是培养圣灵!这葫芦六个节,其中五个节就是大荒剑门山、西荒孝芒神庙、东荒黑山、南荒天侯宫、北荒冰封古城,这五个地方下面的魔魂禁区中的圆球,其中藏着万千神魔之灵!”

    五万年前的一幕重现,本来就诡异万分,现在看到号角催使诸神诸魔自相残杀,葫芦收取神魔之灵,更是邪诡,令人不寒而栗。

    “不对,葫芦有六个节,东南西北和大荒各埋一个,这才五个节,还有一个节何在?”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辟邪神皇伸手,以手为刀,剖开自己的胸膛,从胸腔中掏出一颗跃动的神心,接着又在胸膛中掏出一颗心脏!

    一眨眼工夫,他便从胸腔中掏出六颗心脏,其中五颗,被那些收尸的神拿走,还剩下一颗神心。

    这颗神心突然滋长,越来越大,断掉的血管不断滋生,疯狂生长,粗大如同管道的血管四面八方蔓延而去,扎入神庭的地底,爬满一座座神殿、神宫。

    一座座恢宏建筑,上满都密布血管,如同罗网一般。

    辟邪神皇背后,一位宫装女子的虚影浮现,带着诸多辟邪族人。

    辟邪神皇面色淡然,抬脚重重一顿,神庭裂开,露出庞大无比的地宫,那是一座有如神庭般的建筑群落,是他的神皇陵!

    一口帝皇棺椁飞出,辟邪神皇身躯飘起,缓缓落入棺椁中。

    “五万年后,我将复生。”

    帝皇棺椁中传来她的声音:“你们去紫薇帝星,留下祖训,五万年后前来接我!只要吹响号角,便可以再现神庭,找到地宫!”

    帝皇棺椁的棺材盖一层层闭合,金棺徐徐飞入地底,神庭剧烈动荡,裂缝缓缓合拢,而葫芦的最大的节也倏忽间飞入裂缝之中,进入地宫。

    那位宫装女子探手抓住号角,带着辟邪族人纷纷飞起,消失不见。

    “找到了。”

    突然,一个青涩带着稚气的声音传来,钟岳和鹏金逸等人都是心头微震,急忙循声看去,只见一位少年手持号角迈步走来。

    钟岳与那位手持号角的少年目光对视,都是微微一怔。

    “辟邪师兄。”钟岳抹去脸上的鲜血,咧嘴一笑,嘴巴里被打掉的牙齿生长出来,很是洁白。

    那手持号角的少年正是西荒神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辟邪,向钟岳含笑示意,还礼道:“钟师兄。”

    他好奇的眨眨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向鹏金逸、夏重晋等人,露出理解的笑容:“看来今天,钟师兄也不太方便与我对决。”

    钟岳吐出一口血痰,客客气气道:“辟邪师兄说的是。辟邪师兄得到了我大荒剑门地底的圣灵,这次是打算复活令祖辟邪神皇么?”

    夏重晋、鹏金逸等人脸色剧变,连忙取出图腾神柱,向各自族中高层传递消息。

    辟邪视而不见,彬彬有礼道:“是这样呢。上次去贵门因为要取圣灵,事关重大,所以未能拜会钟师兄,还请师兄见谅。”

    “客气,客气。”

    钟岳咳出胸腔中的淤血,道:“我原本以为辟邪师兄是土生土长的祖星生灵,没想到师兄是来自紫薇神庭。师兄是怎么来的?”

    “被我族的前辈送过来的。”

    辟邪正色道:“钟师兄,马上便会有强者降临,辟邪先走一步。”

    钟岳点头,道:“师兄先走,我也需要离开此地。”

    辟邪施礼,钟岳还礼。

    文文静静的辟邪少年抬手,吹动号角,只见神庭陡然裂开,露出一道通往地底地宫的通道,这少年迈步走入地宫。

    鹏金逸、鹏千秋怒吼一声,振翅向那通道飞去。辟邪事关重大,是要去复活辟邪神皇,辟邪神皇复生,无论是对祖星的圣灵,还是对他们鲲鹏神族来说,都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辟邪神皇的墓葬中,必然有着数之不尽的宝物!

    别的不说,单单是辟邪手中的那口号角,便是无法想象的重器,比神翼刀、八龙镇天釜还要厉害不知多少的重器!

    两头大鹏刚刚飞到跟前,突然只见通道轰隆闭合,两位巨擘撞在玉石板上,撞得鼻血长流,头晕眼花。

    钟岳趁机长身而起,人在半空翻转一周便化作三足金乌,振翅而去。

    鹏金逸和鹏千秋死命攻打玉石板,也不能开启这地宫门户分毫,正在没奈何之际,神庭震动,轰隆隆向地底沉降而去。

    两人连忙飞起,却见夏重晋夏重光也头发飞舞,将他们托起,免得被西荒神庭一起拉入地底。

    “这里的事交给彭大先生,我们去追杀那厮,无论如何都要抢回神翼刀!”

    两头大鹏飞起,向钟岳追杀而去,夏重晋连忙高声叫道:“两位贤兄带上我们!”

    “你们俩,太弱了!”

    鹏千秋的声音传来,将夏重晋气得半死,怒笑道:“若非我们的手脚被白泽氏斩断,我一个便能降服你们两个!”